“切,我还以为你黄穆是个冷血的杀手,没想到这一看到孩子就被植入了魂种,看来你也是个有历史的人啊!”现在阵法核心处,平凡被现实打破了想法。

    摆摆手,阵法随之消散,黄穆痴呆的看着地面。黄穆的视野里,两条大美腿高高的矗立在地面,但是黄穆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侍女这时候显然还沉浸在幻境中,她对于外界的变化已经失去了感知,唯有等清醒的时候才能知晓情况。

    “你叫什么名字?”平凡伸手拍了拍黄穆的肩膀问。

    黄穆感觉到肩膀的手便立马暴呵:“你……啊!头好痛!”

    然而,最后的话音却是提示着定魂阵的效果不错。

    定魂阵是平凡在洞穴里面的收获,是一个名为业魂宗的传承,定魂阵具有幻阵和禁锢阵法的两种功能;而且第二种功能还是禁锢阵法的升级版本,能够对阵中之人种下魂种从而成为布阵者的奴隶。

    平凡看着黄穆挣扎的样子有点不忍心,于是走上前一步制住黄穆就开口说:“虽然我很讨厌奴隶,但是你现在就是我的奴隶这个事实是没错的,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可以考虑解除我们的主仆关系。”

    平凡的声音刚一落下,黄穆果然就停止了挣扎,他抬头看着平凡说:“我叫黄穆,你说的都是真的?”

    黄穆说完后,他似乎轻松了不少,痛苦的表情消失了。随后一个释然的表情就取代了原有表情。

    平凡也不答话,他只是静静的走到侍女的身边拍了拍侍女的肩膀,被平凡这么一刺激,侍女骤然清醒过来。

    意外的眼神落在了侍女的身上,平凡的声音也隔了片刻就响起来:“你这个侍女的接受能力不错,我告诉你们俩,我们的主仆关系是可以解除的,只要你们的好好的给我办事,具体时间看具体情况而定。”

    “好的,谢谢主人。主人您需要萍儿做什么我都可以的。”侍女一听到主仆关系还可以解除,她一下子就激动得跳起来,激动过后她跑到平凡的身边妩媚的吹着气。

    侍女的身高并不是太高,在平凡这个刚刚满十八岁的年轻男子面前居然还低了一个头,侍女吹出的温润气息把平凡的脖子搞得痒痒的。

    感觉到脖子的异样,平凡早就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了,但是平凡却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于是乎当即就摆摆手拒绝道:“以后别老想着这点破事,如果你不想解除主仆关系的话,你就继续吧。”

    平凡的干脆利落让侍女有些吃惊,不过平凡也因此躲过了一些风波。

    同时,侍女的吹气动作也停止了,她静静的垂手站在一旁看着地面等候吩咐。

    “你刚刚说你叫萍儿,全名叫什么?”平凡终于感觉到脖子的异样消失,他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

    “回主人的话,我叫李萍。”侍女认真的开口说。

    “嗯。”平凡点点头,接着就继续道:“以后你在外面就当不认识,在没有人的地方就叫我少爷吧。黄穆,该你说了。”

    “好的少爷。”李萍乖巧的点点头就站到了一旁。

    而黄穆则是郑重的点着头说:“你说得没错,我就是黑纹的成员,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识别我的身份?”

    平凡神秘的笑了笑,接着就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眼睛时不时扫过黄穆。

    尴尬的挠挠头,接着就清了清嗓子说:“黑纹在这儿,有一个据点,据点的成员实力不是太高,但是平日里都能够收集很多信息。如果,您要摧毁黑纹的话,我可以指点您过去……”

    平凡摇摇头:“不不不,我有办法清除你们体内的魔气。”

    平凡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般划过黄穆内心,恢复正常的念头从无到有长成了一棵大树。

    霎时间,黄穆开始对美好的未来生活进行了幻想,眼前似乎出现了自己想象的美好东西。

    “别高兴得太早,我的事情还没完呢!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再说吧。”平凡看着黄穆一脸美好的样子,嘴角露出无奈的笑容说。

    瞬间,黄穆的美好生活被冻结,目光痴呆的落在平凡的身上。好一会儿之后,黄穆才抖抖身子说:“我马上带主人您去接管黑纹的分部。”

    说着黄穆就已经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没走几步他就发现平凡并没有动,脚步缓了缓然后又站到了平凡的身边。

    “你的身份应该不是太高对吧?如果我就这么冒冒然去接管黑纹分部,那么我的计划就会暴露,说,你是不是觉得你灵魂上的魂种很容易解除?”平凡冷着脸开口道。

    黄穆吃惊的往后退了一步,他似乎很激动,只见平凡扶了扶额,接着就再度开口道:“你去找一个空白阵盘给我,我要在据点那里布置一个阵法。还有,把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拿走,戒指还给我。”

    平凡刚一说完,黄穆就连忙将储物戒指给空出来,一千一百万杀兽点也汇入了平凡的灭兽令中。

    看着灭兽令上的一串数字,平凡就对着李萍说:“带我去买飞舟和武器吧。”

    李萍一听有吩咐,她连忙点点头并且打开房门等候着。

    半个小时之后,平凡已经站在一艘飞舟面前,看着面前的最后一艘飞舟,平凡还是有些不满,在整个清安坊市中的飞舟都是注重豪华、舒适这类无用的功夫上,速度更是慢得可怜,最起码比不上他在龙湖镇购买的。

    平凡摇着头离开了清安坊市,最后进入了云竹楼中。

    张泽一脸笑意的看着平凡,说:“刚刚属下过来说你来了,我还不敢相信,想不到真的是你啊!这次是怎么打算的?”

    平凡转过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就提出要去其他地方:“这儿……不太合适聊天,先换个地方吧。”

    张泽一愣,然后就点着头说:“是我考虑不周,我带你去密室看看。”

    片刻,平凡就来到了密室中。

    平凡听到门被关起来的声音时,他便先入为主开口道:“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黑纹?”

    关门的手一抖,张泽接着就严肃的开口道:“黑纹,是一直主张毁灭这个世界的势力。根据我收集到的典籍来分析,除了最神秘的神日大陆之外,其他的各个大陆都有黑纹的存在。因为黑纹的行事作风都在毁灭,所以黑纹必须要毁灭!这,也是你这个外来者的必要任务。”

    “你知道我是外来者?”平凡吃惊的回头一看,只见张泽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告诉你,黑纹的踪影我已经找到了,但我不打算毁灭,而是收服。我有办法将他们身上的魔气剔除,使他们成为正常人。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平凡吃惊过后恢复了平静,他在一张椅子坐下后慢慢的开口说。

    张泽悠闲的走到平凡的旁边坐下,一副早有回答的样子看了一眼平凡,只见他轻轻的往前方点了点:“他告诉我的,他是这个世界的新主人。”

    平凡顺着张泽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前方并没有谁,心中登时恼怒起来。

    正要说话之际,平凡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人。

    平凡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呵斥语句被吞回肚子,吃惊的询问从嘴里泄露出来:“平谷,你怎么会在这里?”

    突然出现在平凡视野里的人就是平谷,此时的平谷和以往不大一样,一身金色的云袍取代了昔日的锦衣。

    “凌建他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我不叫平谷,我叫墨羽。”平谷平静的看了看平凡,然后就自己走到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平凡听着平谷的话,他一下子就蒙了:“好,你终于承认你的真实身份了。你认识凌建?”

    墨羽自嘲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才认真的开口说:“凌建,他作为灵羽剑的主人,而我是器灵,你觉得我们两会不认识吗?”

    “器灵?这灵剑大陆还真的是一柄剑演化出来的?”平凡听到墨羽的话,他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事。

    凌建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就说过灵剑大陆其实是一柄剑演化出来的,而这时候结合墨羽的话,倒也完全了。

    “还行吧,他目前在我的势力里当副院长,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平凡笑了笑,接着就结合自己的接触做了一个结论。

    墨羽刚一听到平凡的话,一番感慨的话语就出现在了密室内:“他还是那么的忙。从一开始就这样……他什么才能空闲下来?”

    这一刻,平凡心里突然表示赞同,因为平凡也没看见凌建什么时候有过时间空闲一点的。

    “好了。不说他了,我们该说说自己了。”就在平凡心中表示点赞的时候,墨羽的另外一番话也想了起来,“星龙城我已经交给我的徒弟打理了,我对他的要求只有一个,等你回去的时候把大权交给你。另外,星龙城内我已经成立了一个守护者阁楼,它是我的,也是你的,不管里面什么情况都好,不要把它拆了。这个空灵珠世界还得靠这个地方存在下去。”

    平凡听着墨羽的话,他心里突然想到以前墨羽的假身份说过的话:我要成立一个势力,独立于你的势力之外的势力。

    “行吧!看来你已经有你自己的打算了,那接下来该告诉我一点事情了。”平凡耸了耸肩膀,然后才认真道。

    “黑纹你也接触了,情况你也有了一点点了解,那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天剑峰了,五行大陆才能帮助凌建。”墨羽沉重的开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