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清安坊市和云竹楼不是同一个势力,但是都在各自领域对客人进行了保护。

    平凡就被带到了一个小房间中。“公子,您请稍等,我们坊市特邀的灭兽殿人员很快就会来和您进行交易。另外,所有的毁灭兽价格都在这张价目表上,您可以先行查看。”坊市内的侍女非常尽心尽力的提示着。

    “嗯,我知道了,你也歇会。”说着,平凡的目光就落在了旁边的价目表,但是价目表上高级一些的毁灭兽的杀兽点都偏高。

    正是这时候,门发出了吱呀的一声,一个中年男子进入了房间内。

    男子的着装正是灭兽殿的长袍,而且还是蓝色的。

    “这儿居然有一个灭兽殿的长老?这想来并不简单!看来也是有大人物坐镇的……”

    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着装,平凡心里一下子就有了想法。

    黄穆看到房间里的平凡在打量自己,当即他就开口问:“小伙子,你见过这一身长袍?”

    平凡笑了笑,道:“有幸见到过另外一位长老而已,故我才认得这身衣服。”

    “原来如此!那小友我们现在就进行交易?”黄穆长老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同时提出了交易。

    平凡点点头,右手一抓一挥,五枚储物戒指便腾空而去。

    一旁的侍女刚一看,手掌已经捂住了那张吃惊的小嘴巴,但是眼睛还透露着不可思议的吃惊。

    黄穆只是一惊,左手往前一探五枚储物戒指就落在了他的手里,同时他也盯着平凡乐道:“年轻人真是土豪!我喜欢和这样人做朋友。”

    平凡把黄穆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特别是吃惊的表情只维续了一瞬间的时候,平凡心里的另外一个猜想已经有了证实。

    “这个大家族出来的家伙恐怕是和黑纹的人有同样的打算……”平凡以极快的速度给自己准备了一个行动方案,同时脸上也皮笑肉不笑的应付着:“大家都是有钱人,做朋友总是合乎情理的,像你我这种人,利益最大化才是我们需要的。你先清点一下里面的东西吧!”

    平凡说完,黄穆就点点头开始清点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而平凡则是盯着黄穆在心中补充了一句话:“利益最大化也得有命!”

    时间一点点过去,黄穆的清点速度也不赖,仅仅是一盏茶的时间里,他已经将所有的储物戒指检查完,并且已经有了杀兽点的具体数目。

    只见黄穆在原地停顿了一下,他就抬起头对平凡说:“这儿的所有东西一共价值为一千五百六十万,请你取出灭兽令好让我转杀兽点给你。”

    “噢?这多了五百万啊!这该不会是长老你自掏腰包送给我的吧?”平凡冷笑着扫了一眼黄穆,随即就再度接口道:“那储物戒指我可不卖,就你们这见识还没有资格拿走这些储物戒指。”

    “哼!我们灭兽殿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这里指指点点了?再犹豫这些东西就都是我的,谁会管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黄穆听着平凡的话,他也是一惊,不过他并不在乎,他很强势的开口说。

    黄穆说着,他很自然的伸手抹了一把不存在的虚汗,眼角边一道若隐若现的黑纹登时暴露在平凡的视野里。

    看到黄穆眼角边的黑纹,平凡一下子反应过来之前那个跟踪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也是黑纹的家伙?我说怎么那个人不跟踪我了呢?”

    平凡咬着牙跺了跺脚道:“你先让我想想,这五个储物戒指等级很高,这个价格我得考虑下。”

    平凡说完,他就开始释放灵魂力开始观察四周,但灵魂力这东西实在是太少人知道了,就连黄穆也不例外,平凡只听到黄穆点点头同意道:“行,我给你一刻钟考虑,一刻钟之后,如果你的价格超乎我的考虑,那,很抱歉。”

    平凡冷笑着装作没听见的思考,实际上灵魂力已经锁定了一个东西,整个房子内唯一具有两种不同能力的盘栽。

    这一切,黄穆都没有发现,他的双手正在不断的抚摸着手上的戒指,眼里释放着欢喜的光芒。

    平凡灵魂力快速的在地上选取着合适的位置,但是却不经意间发现旁边的侍女似乎发觉了什么,当即边传音说:“你不要乱说,事后我会告诉你为什么,还有……算了,你先听我安排,等下我给你一百万杀兽点。”

    平凡果断的传音带来的效果也不错,只见侍女的举动真的停止了,这下平凡也安心了不少。

    而另一边,平凡也将一个小型阵法放在了盘栽的底部,盘栽的叶子开始了由绿变红的状态。

    平凡选择的盘栽也算是比较珍贵的一种植物,正是具有安神静心的安龙草,传说这是龙的一种伴生植物,龙历来都是狂躁无比的,而安龙草的气味则正好把龙的狂躁给消除,它也因为这种作用而被一些佣兵发现并大量培育。

    只是,安龙草的作用还有另外一个,那就是具有极强的催幻作用,催幻作用平时都隐藏起来需要特定的条件才能激发,此时安龙草的叶子也将会变成红色。

    而平凡布置的阵法正是安龙草的特定条件之一,所以安龙草的功效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原来的能力,一种让人渐渐陷入幻境的力量快速的取而代之。

    不出半刻钟,平凡的眼睛已经明显的看到周围有了变化,变化的循序渐进正好骗过了黄穆的眼睛。

    看到这儿,平凡边开始用灵魂力辅助自己开始凝聚符文布置阵法。

    在平凡全力以赴布置符文的时候,黄穆忽然对平凡开口说:“我说,小伙子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这都快一刻钟了。”

    “再等等,这不是还没到一刻钟嘛!毕竟,这点时间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五个储物戒指可价值不小吧?”平凡头也不抬的应付了一声就没了生息,而这时候正是布阵的关键时刻。

    阵法只剩下最后的两步,其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布置阵法核心,阵法核心越高级,被破阵的几率就越小。

    而黄穆说话的时候,平凡刚刚布置着核心,黄穆的声音把平凡吓了一大跳,正在源源不断输出灵力的手一颤差一点就把符文的凝聚解散了。

    平凡的凝聚速度也因为黄穆的声音提升了不少,生怕黄穆突然发现阵法的存在。

    所幸的是黄穆并没有转移注意力,一刻钟时间到来之后,平凡的阵法完美布置成功,黄穆也抬起头看向平凡了。

    “哎?小伙子你脸上怎么这么多汗水?”黄穆的目光刚一落在平凡的脸上,他就看到了满脸的汗水。

    平凡微笑着转头看了看黄穆,然后就开口问:“你是黑纹的成员吧?”

    听到平凡的声音,黄穆猛的厉吼,但是接下来就忽然一愣反应过来:“我好心问你……你,等等,你说的是黑纹!你怎么知道黑纹的存在的?”

    平凡听着黄穆的话,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接着就掐着一个法印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你就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告诉我吧。”

    黄穆半信半疑的看着平凡沉默了,眼光躲躲闪闪的样子证明他心里有鬼。

    平凡的心里也是没底,对于黑纹仅仅停留在那一封信的认识,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就连信息是否正确都不知道。

    不过,平凡还是没有停滞下手中的动作,一个又一个携带着灵魂气息的符文陆陆续续落在地上并消失。

    黄穆的内心很烦躁,想想这又想想哪的,因为内心烦躁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平凡偷偷进行着的举动。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和平凡的初心并驾齐驱,本来平凡还以为要花大心思才能够拖延时间的,结果黄穆却是自己把时间拖住了。

    这么一来,平凡需要做的事也只剩下一件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黄穆身边的侍女被平凡弄走了。平凡的手也在不久后停止了凝聚符文:“这定魂阵终于布置完成了,接下来就坐等这家伙被植入魂种了!”

    平凡很满意的看着自己布置下来的阵法,心里已经开始幻想着吞并整个黑纹组织的美梦。

    “喂!我说你怎么还不把你知道的信息告诉我?”平凡满意之余,他还对着黄穆开口喝道。

    黄穆皱了皱眉头,接着就抬起头反问:“你以为你真的知道黑纹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吗?哈哈,你别想太多……”

    然而黄穆的声音还没落下,平凡的身影已经消失了,黄穆一个人茫然的看着四周,却发现房间似乎不再是房间了,但是细看之下却又是。

    站在阵法核心处,平凡很随意的看着一面镜子,镜子里面就是黄穆的周围环境,晚霞的风悠悠扬扬的吹着,绿茵茵的小草很不情愿的被压弯了腰。

    远处,一座破败的茅草屋中,茅屋外一个年迈的老爷子正拄着拐杖看向屋内;屋里头,三个女人两个站着一个躺着,一个孩子刚出世正在哇哇大哭着。躺着的女人听到孩子的娃娃哭声,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并要求把孩子给她抱抱。

    茅屋外头,年迈的老爷子一听,脸上也露出了激动的笑容,两行激动的眼泪也挂在了脸上。

    激动之余,年迈的老爷子一回头就看到了黄穆:“儿子!你怎么才回来!你媳妇都生了,你这个做丈夫的也不陪陪她,赶紧进去吧……”

    声音起初很生气,但是到了后面却变得柔和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