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光柱所在的森林,在修真界称为魔龙魂林,同时被还冠与死亡森林称号的第一险地。

    魔龙魂林据说是一条魔龙的陨落地,因生前作恶多端引起了世界之主的注意而被击杀。但是魔龙落下的区域却是被大量魔气污染,最终一种灵魂类的生物逐渐繁衍起来。

    灵魂类生物白天无影无踪,晚上却是称为最恐怖的生灵。杀人于无形在这灵魂类生灵面前就是家常便饭。

    因为灵魂类生灵的存在,山中的灵药得到了很好的保护,灵气迅速在山脉中汇聚。

    经过多年的自然成长之后,灵药纷纷成熟,灵气也成倍成倍的增长着。

    各大佣兵团察觉到庞大的灵气从森林传出之际,各个佣兵团团长已经迅速组织人马进入魔龙魂林寻宝。

    然而,当时的魔龙魂林并不是第一险地,所有人只是将其当做普通的森林,寻宝心在口口相传中不断膨胀,进入魔龙魂林的寻宝人也越来越多。

    仅仅一年以后,魔龙魂林内的灵魂类生物进化成神龙状,龙的嘶吼声也开始彼此起伏不停;此时在魔龙森林内殒命的佣兵已经数不胜数,而且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进入魔龙魂林后还能出来,所以魔龙魂林才正式正式被命名为第一险地。

    虽然张泽已经沉寂了十多年,但魔龙魂林的各类传闻还是有些清楚的认识;除此之外,张泽还知道一个关于魔龙魂林的预言:终有一天,魔龙会复活。

    预言者得到答案的时候,他只来得及说出结果就魂飞魄散,其他的解决方法却是不曾传出。

    因此,当巨响从魔龙魂林传来时,一身庞大的修为气息猛的从周身散开。

    一秒钟以后,成捆的柴木骤然落地,张泽已经腾空飞走。

    “天哪!这张泽居然是神仙!”

    龙波微微昂起头看向天空的张泽时,震惊的话语从他口中传出。

    龙波五体投地在地上膜拜起来,也就是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的驼背已经不存在。

    不出片刻,张泽已经来到了魔龙魂林,灵魂力释放时已经知道了具体的情况。

    带着沉重的脸庞探查了一周魔龙魂林之后,张泽的脸上多出了一股阴沉:“这可怎么办?魔龙魂林里面的生物可不是普通手段能对付的……”

    此后一年张泽重新出道,再度成为修真界的风云人物,一个云竹帮横扫整个修真界成为第一势力。

    ……

    看着面前的矮小年轻人,平凡眉头不禁抖了抖,眼睛不断地扫视着鉴宝师,犹豫的神情也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增加。

    足足过去了半个小时,矮小的年轻人才从回忆里离开,他看着平凡认真的开口问:“云竹帮听说过吗?”

    平凡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认识,不过他却也隐隐有了猜测。

    只听矮小的年轻人说:“云竹帮是我的势力,如今实力可以成为第一大势力,接近四百年前,一场灾祸降临了灵剑大陆,云竹帮目前也只是将根源控制,解决的方法还没有……我的一个部下是预言者,他预测到你会来到这里帮助我们。我是云竹帮帮主张泽,也是墨玉宗的宗主。”

    矮小的年亲人说完,平凡就记住了他的名字,不过平凡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他坚信自己的命运应该自己做主。

    只见平凡伸手指了指想着身后的鉴宝师们说:“张泽是吧?你既然有这么多的部下,那让他们听从于你的理由是什么?”

    张泽似乎早已经预料到平凡的打算,平凡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张泽的声音就已经抢过了注意力:“我知道天剑峰的所在地。天剑峰除了灵剑大陆的那个人之外,估计也就我一个人知道了,你到了地方后绝不会后悔的。”

    “天剑峰?”在张泽旁边的老太婆一听,她忽然惊讶出声。

    平凡听到声音时,心脏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呼吸也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天剑峰……张泽怎么会知道天剑峰的存在的?

    平凡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八个小孩,目光骤然变得迷离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平凡的样子,邓龙等一行人心情都非常沉重,邓龙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只见邓龙的哥哥认真的低着头考虑着接下来的事,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邓龙的哥哥邓慕荣的神情也变的坚定起来,只见他考虑结束的时候非常认真的开口道:“老大,你应该去追逐你的梦想。”

    邓慕荣的声音惊醒了正在考虑的平凡,只见平凡轻轻皱了皱眉头就看向邓慕荣:“你两兄弟都知道的,我以前需要你们不过是为了我自己的一个打算,但是现在的你们还没……算了,你们去收集一下星龙城的信息吧!另外,再联系其他人往这里集合。七天,我给你们七天时间,如果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信息并且都和我的需要有关的,我就考虑带你们去天剑峰。”

    平凡以非常认真的态度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后,他两步化一步的速度站到张泽的身边:“等我七天,七天之后我就跟去你们说的地方。”

    “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后果会让你吃惊的。”张泽微微点了点头,语气非常的肯定。

    看了看张泽背后的大门,平凡一个人离开了。

    坐在云竹镇最高级的酒楼里,酒楼里莺歌燕舞、乐音诱人,但平凡却始终不为所动,目光一直盯着窗外的远方。

    舞姬中一个圆脸女孩看着平凡的嘴角露出了冷笑:“又是个为情所伤的大公子……”

    冷笑诞生的刹那,舞姬的眼角有一圈又一圈的黑纹在摇摆,黑色纹路在透露着无尽的神秘。

    平凡并不清楚舞姬的一举一动,但是背后却是激灵的一凉,正打算朝四周释放灵魂力时舞姬的声音却是陡然出现:“公子,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要不要过好我陪陪你?”

    平凡余光打量了一下舞姬,身材还不错,前凸后翘的标准妖孽,只是当看见眼角那一丝丝黑色纹路的时候,心里却突的一凉。

    “这绝不会是皱纹!难道是黑纹?那森林里的那封信难不成是真的?”看到舞姬眼角的黑色纹路,平凡心里猛的回忆到三天以前。

    在一个山坳里,有一个洞穴内非常华丽的洞口被隐藏在杂草从中。平凡一行人进入了洞穴后却只是发现了一封信,信被金色的寒蚕丝包裹着,信的也不是简单的信纸而是纯金的金片。信的内容只有一句话:黑纹重现之际,灵剑大陆将会有不可挽回的灾难降临,速速告知五行宗!

    平凡的思绪纷飞无数次后,他才从现实中回应舞姬:“谢谢姑娘垂爱,只是这时正直静思的好时机,我便不与姑娘闲聊了。你看,窗外正是金乌西坠的美好时光,我们应该好好的欣赏,所以请您自便。”

    这么一段话说完连带思考,平凡也不过是用了一个眨眼的时间,舞姬根本就不知道她眼角的黑纹触发了平凡的回忆。

    而平凡说完之后则是轻松的将目光投到窗外,眼珠子里分明只存在夕阳西下的万丈红芒。

    舞姬嫣然一笑,面前的凶器也随着她的笑产生了波动,只听她说:“既然公子有这样的雅兴,那本姑娘就不在打扰您了,不过有事情的话还是可以找我哦!”

    说完,舞姬就悄然退下,酒楼里的莺歌燕舞并不曾因为她的离开而受到影响,反而许多的舞姬都被各大家族子弟拉走,当然也会有舞姬因公子们离开而回到舞坛。

    舞姬离开后,平凡的眼里失去了万丈红芒,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忧虑:“这黑纹到底是什么来头?五行宗应该是五行大陆的势力吧?”

    在舞姬离开的时候,平凡已经利用鹰燕瞳将所有六楼的舞姬看完。最终的结果却是所有舞姬眼角都有黑色的纹路,纹路经过灵魂的对比是完全一致的。

    一致的纹路完全说明了事实,舞姬都是来自于一个地方,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黑纹。

    想到这里,平凡也失去了继续慢悠悠享受的心情,他以极快的速度吃完东西后就离开了,离开的过程中灵魂还发现了一个人在跟踪。

    “这应该就是黑纹的人吧?想不到我这么容易就被盯上了。”平凡以自己庞大的灵魂力观察着跟踪自己的人,心里做出了猜测。

    平凡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往前走,目标也一直没有变化。

    半个小时左右,平凡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清安坊市。

    清安坊市是云竹镇中唯一一个外人的势力,只是清安坊市里面的运作人都是商人,心里并没有对除了利益以外的东西感兴趣,所以云竹镇的各大势力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各取所需。

    平凡刚一进入坊市内,一个年轻的女子就走了上来:“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们这儿有……”

    平凡放眼看了一下坊市,发现坊市大的惊人,而且坊市内分类也特别的明显,单单面前的丹药区就分了好几个:恢复类、修炼类、疗伤类等等很多。

    所以,年轻女子的声音刚一响起时,平凡就开口说:“我需要兑换一些杀兽点然后去购买飞舟。你们这儿应该有的吧?”

    年轻女子一听,她自然是知道平凡的意思,同时她也知道面前的年轻人是个大主顾,当即她就愉快的开口答应,并且带领着平凡走向一个方向。

    在云竹楼中,张泽那一帮子鉴宝师已经坐在一个庄严的大堂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