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一刻钟左右,一个中年人推开了房门,平凡侧头一看,只觉中年人有点面熟。

    “奇怪,这人怎么像是我见过的?”平凡将中年人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但是一下子却又反应不过来。

    此时,中年人已经坐到了平凡的对面:“年轻人,这儿你的年纪最大,所以我来和你谈生意,有问题吗?”

    中年人说话时两撇寸长的胡子一抖一抖的,颇具节奏感。

    平凡不轻不重的点了点头:“行,那先来看看其中一份材料的价值吧!邓龙。”

    邓龙一听,便随手取出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中年人。然而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却把中年人镇住了,双手颤巍巍的接过储物戒指,体内灵力迅速注入戒指中。下一瞬间,一大堆的各类灵药堆积在地面上。

    小山一般的灵药刚一出现,一股磅礴的灵气就开始在房间内肆虐起来。

    “啊!好舒服!”

    “要是天天在这种地方生活,我们可是想修为提升慢一点都不行啊!”

    “我也……”

    平凡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东倒西歪的一群人,目光很无奈的回到地面上的灵药山:“这些灵药价值怎么样?”

    中年人听着声音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汗珠道:“这里的灵药太多了,我一个人清点不过来,我想去请另外几位鉴宝师过来帮忙……不知道公子您意下如何?”

    平凡看着中年人说话的时候喉结不断地上下涌动着,脸上的汗水也一把接一把的檫不掉,心里觉得很是搞笑,不过平凡却是里外不一的点点头:“没关系,你去叫人吧!时间可不是太多啊!这儿的戒指还不少呢……”

    说着,平凡还放眼扫了扫自己的几个人,但这一幕在中年人看到时,人都成了次要,而主要的却是一枚枚的储物戒指,金光闪闪的九枚戒指如同一座山压住了中年人。

    中年人的衣襟一下子湿透,接着就猛的转身朝门口走去,嘣的一声过后,房门已经经历了开和关两个过程。

    看着中年人鉴宝师离开,平凡的嘴脸也漏出了一丝无奈:“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我们这么多东西他们能不能吃下啊?”

    “啊?那他们吃不下的话,我们是不是还得多跑几个商会?这样一来,计划又得变了……”

    邓龙本是一吊儿郎当的样子半躺在椅子上的,平凡的话落下一秒后他已经认真的站到了平凡的身边,脸上透露着点点失望。

    平凡与之对视片刻后,心里也想到了同样的可能。

    这下,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认真起来,一个个目光都盯着自己的储物戒指,脸上各种复杂的表情在不断变化着。

    不知道多久之后,平凡一行九人还在思考中,中年鉴宝师已经重新打开房门进来,不过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黑色的,原本的灰色被黑色取代后,中年鉴宝师的精气神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龙海!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你叫我们过来干什么?”

    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女人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房间,但是房间里还是那么的熟悉,除了多出几个人外,其他的都没有任何改变,于是甘林芸这个老女人就开始打出了第一枪。

    “对,院长还在这里呢!你这不是在玩我们吗?”随着甘林芸的第一枪响起,第二个人也马上接过了话头开轰。

    ……

    “嗯?龙海……姓龙的!龙信!原来是那个家伙的族人,怪不得第一眼看到就觉得熟悉。”

    在一众新进来的鉴宝师争吵的时间中,平凡第一个反应过来,紧随其后的则是邓龙,邓龙几个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外人,心里战意正在不断提升。

    然而,平凡等人的清醒并没有使现场的口舌之争平息,战争依旧在升级中。

    平凡轻轻的跺了跺脚:“我说你们这么多位在这里吵架不好吧?还做不做生意了?”

    说着,平凡就一挥手将自己手上的灵药放在地面上,灵气肆虐的场面再度重现。

    这一瞬间,所有鉴宝师瞬间闭上嘴巴,目光炽热的看着地面的各种灵药,这一幕恰恰把他们心中的震惊表达了出来。

    “快点吧,这里还有八个戒指呢!”平凡也不理会众鉴宝师的震惊,他自顾自的提醒了一下。

    这一刻,鉴宝师的震惊似乎都被冰冻成冰块,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温度,但却特别的复杂。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其中一个看起来脸色比较红润的老太婆才清醒过来,她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平凡,接着就走到人群最后面,目光快速的扫荡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片刻后,老太婆走到了一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面前说:“楼主,这是不是那个预言的那一件事?”

    矮小的年轻人似乎还沉浸在灵药堆积的小山里,老太婆的声音落下许久都没有任何反应。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但是矮小的年轻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周围的其他人却也没有任何表示。

    平凡皱着眉头看了看年轻人,眼睛里漏出了一丝吃惊:“这年轻人怎么感觉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

    明明平凡是在心里想着,但是矮小的年轻人却是猛的抬头,目光如炬的盯着平凡,也不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看到矮小的年轻人的反应,平凡心脏猛的一跳,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心里冒出来:“嗯?这家伙又心理感应能力?”

    同时,平凡也想到了平谷,平谷就是这么一个人……

    想着想着,一个低沉的声音就打断了平凡的思绪:“或许是,去试试看就知道了。”

    抬头望去正是矮小的年轻人在开口,但不只平凡一个人觉得他是个老人,邓龙几个人听到声音时也都疑惑的看着身旁之人。

    老太婆朝着平凡走过来,道:“小伙子,请你跟我走一趟,有点事情我等需要你去确认下。至于这些灵药……就你们先留着,等我们的事情确认与你无关之后,我们会以双倍价格收购,不知可否?”

    “这……”平凡听到老太婆的声音下意识犹豫起来。

    矮小的年轻人轻轻的笑了一声,道:“好了,小伙子你不必担心,云竹楼不过是我等隐藏身份的屏障,大势力的人不会做出你担心的事情的。”

    矮小的年轻人这话一出,平凡还没反应过来,但是他身后的一群鉴宝师却是骤然激动起来。

    “大哥!这……”

    “把我们的身份告诉他们会不会……”

    ……

    一众鉴宝师的吃惊在矮小年轻人眼里却无所谓,只见他伸出手轻轻的点向平凡说:“无妨,我有八成的把握确定就是他。我感应到天玄之冰的气息了,在他身上。”

    怎么可能?天玄之冰的事他怎么会知道的?平凡听到矮小的年轻人的声音,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突然从心里浮现。

    紧接着,平凡的脸色也恢复了平静,目光缓缓的扫过一众的鉴宝师。但是手指头的微微颤抖却是掩饰不了他内心的紧张。

    平凡的紧张除了自己人之外,其他的所有鉴宝师都无暇顾及,鉴宝师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矮小年轻人,一副担心矮小年轻人逃跑的样子。

    一会儿之后,老太婆才缓缓走近矮小的年轻人:“哦?你是怎么确定的?”

    矮小的年轻人嘴角扬起道:“你们忘了我主修什么功法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心里也随即闪过月轮法的特征。

    月轮法,墨玉宗的传承功法,一向以灵魂强大为代表的墨玉宗却是代代单传。

    一个墨玉宗的弟子,因为灵魂的强大感应的各方面能力也会增强不少。

    “既然是这样,那你的势力是什么?从你的语气来看,可不会是云竹楼的。”平凡已经在幻想着他能够抱着大腿找到天剑峰了。

    月轮子看着平凡,嘴角不禁勾勒出一道微不可查的弧度,心里也随即想到了自己组建的势力。

    四百年前,天赋惊人的张泽修为无限接近世界最顶峰,正是人生的最巅峰时刻。

    张泽只想静静地感悟天地至理提升修为,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十年后,张泽一个人背着一捆比腰身还大的柴木走向一个村庄。

    “老张,今儿又是砍柴啊?你都好长一段时间不种庄稼了,你家还有没有吃食?我家里还有点富余,你要是不够吃就过去拿点吧!”

    微微驼背的龙波从村口走过,发现张泽还是一如既往的背着柴木经过,心中不由的考虑到张泽家中的米缸。

    张泽听完龙波的话他并没有多想,修炼之人对于食物的需求已经不存在,偶尔有修炼之人喜欢吃东西,但那也不过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不过,眼前稍微狼狈不堪的村口草丛却提醒着一件事。

    几天前,风暴毫无预兆的降临南郭村,村民的大量庄稼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想到这里,张泽装作微微疲惫的样子和龙波打招呼:“龙波,你还是赶紧去整理你的大豆吧!要不然,过几天大风一吹可就真的没有了。”

    本是村民之间寻常的打招呼,但是一声巨响却是让龙波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南郭村的东北方向上,一座巨大的森林展示着大自然的磅礴生机,万木都在茁壮成长。也就是这样的一座森林却是凭空多出了黑色光柱!

    黑色光柱的周围,一棵棵大树不断地失去生机,枯黄,落叶,腐朽……

    仅仅是一刻钟不到,黑色光柱壮大一圈,周围出现了一大块圆形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