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东升西落重复了五次之后,平凡组建的队伍达到了一百多人,每个人都身经百战,对敌经验无比丰富。

    “老大,现在我们已经有一百多个人了,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管理的制度了?”一个人很认真的站在平凡的面前开口道。

    平凡听到声音就缓缓的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一百多人,目光的平静就如同一潭死水般恒古无波。

    被平凡扫视到的人都非常认真的站直了身板子,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气场迅速成型。

    感受到精神气场的成型,平凡则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嗯,那就改。说说你们的意见吧,我先保留我的意见。”

    随着平凡的话音落下,一个颇显老成的中年人就站出来道:“老大,我觉得我们可以成立一个冒险团,毕竟我们现在这种队伍就是冒险团的前身,组建冒险团可以让我们更好的发展。”

    颇显老成的中年人是平凡收入队伍里的第一个成年人,名为方泽,做人做事老成稳重,队伍里很多事情都有他的影子。

    方泽的一番话代表了一部分人的心声,在所有人的心里,冒险团还是一个最接近各大势力的组织,首先利益分配方面比各大势力要好;其次冒险团一般都是团队行动,收获里极少会存在出工不出力的情况。

    因为冒险团的人都来自四面八方,甚至有些人根本就是天下皆我家的心态,所以冒险团根本难以统一意见,它只是介于民众和大势力之间。

    但是,方泽的话并不能代表全体,只见年轻貌美的云竹说:“不妥。冒险团在发展前期需要庞大的资金招收队员,然而我们的资金都在修炼上,没有多余的,你总不会要冒险团而不要命吧?”

    方泽听着云竹的话,两眉之间不禁微微抖动了一下,接着目光就落在了云竹的身上:“既然是这样,那是不是可以说你已经有打算了?”

    云竹肯定的点了点头,两腿一动就靠近了平凡。在平凡的身旁,云竹非常认真的看了一眼平凡,随即就面向大家伙道:“我们都是出来冒险的人,但是,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无所定居的漂泊下去,所以我就想开一家店,我们的冒险所得就可以摆在里面出售。要知道各个商会的价格都是偏低的。”

    方泽刚一听完云竹的话,云竹的思路就已经清晰的在心里呈现,只是考虑到实际情况并不是太乐观,方泽就开始挑刺:“你这意思就是既要留一条路给大势力的方向发展,又不想组织关系复杂的冒险团,这种想法很不错!但,你想过没有?我们在这儿根本就没有立足的……”

    “咳,你们两先别争。我来说说我的看法,我呢是支持云竹的做法的,但是我不明白你选择的地方在哪里,现在我就明确的告诉你们,我要你们去最边缘的那个地方发展,最好不要过快的接触星龙城。其他的你们就自己谈论,我带着小龙他们先离开了,有什么事我们再去寻找你们。”

    平凡看着眼前的谈论有变化为吵架的趋势,当即就开口将吵架的种子扼杀。

    说完,不单单云竹和方泽没了声音,就连那原本在人群中的窃窃私语也随之消失。此时平凡却是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小龙,你们八个跟我走。”

    平凡的声音一出,八个人就一个接一个的站起来,动作非常迅速……几个眨眼的时间里,九个人就已经在众人的视野里消失掉。

    原地,九十多号人楞楞的看着平凡远去的方向,心中很是不惑。

    “老大这是怎么了?”

    “奇怪,老大今天好反常,以前他专业的窃听能力消失了。”

    ……

    方泽和云竹楞楞的对视一眼,脑袋都有些机械的转向平凡离开的方向,但是他们却是连背影都不曾看到。

    七天之后,九个人从一个大山脉中走出来,一行人身上破破烂烂的,些许暗红色的血液还刺眼的挂在衣服的破洞边沿。

    “呼,我们终于出来了!”

    “经历了里面的各种危险后,我发现我的修为提升可是非常神速啊!”

    “可不是嘛……咦,龙龙他在干嘛呢?”

    ……

    平凡回头看了看山脉,心中想到了天剑峰,凌建提醒自己进来的时候曾说天剑峰才是去下一块大陆的关键,而平凡却始终没有打探到天剑峰的所在地。

    “老大,接下来我们准备去那里?”龙龙忽然跑到平凡的身边开口问。

    正在深思的平凡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浑身肌肉都在一瞬之间紧绷起来,这是平凡在山脉中成功度过七天的本能,也是平凡经历实战后得出的战斗本能。

    转头一看发现是邓龙时,平凡浑身紧绷的肌肉才缓缓放松下来,同时也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我记得这儿是我们进来的那个小镇子对吧?我想大家伙们都去附近的一个镇子放松放松,目的有两个。第一,我们身上现在都有很多的材料,炼器、炼药的材料都有在这里,我们先去提升一下我们的法器;其次,我记得这附近的龙竹镇最近有一场会武,第一名可以获得一件城主府送出的宝物一件,它就是我们的目标。所以,下一站我们就去云竹镇。”

    时间不长,平凡已经有了计划,整个计划的起点还是和方泽等人分开的那一天得来的消息有关。

    七天前,平凡独自一人带着八个孩子离开了,一路上九个人都在骑乘快马朝着东方前进,天黑之际终于抵达了云竹镇。

    云竹镇地处灵剑大陆的正东,却也是边缘地带,毁灭兽的时常光顾已经不再是惊人吃惊的理由。

    云竹镇的情况和其他一些城池有些不一样,一些城池的城主看上了云竹镇特产的云竹,于是乎就投资建设云竹镇,但是却一次也没有成功过,只因云竹镇中存在着大量的空间裂纹,一些毁灭兽能够通过空间裂纹直接开到云竹镇!

    这种情况下,云竹镇的发展成为了另外一副模样,不过敢在云竹镇生活的人完全都是实力高强之人。

    一个小时后,平凡和邓龙八个人来到了云竹镇最大的商会中。

    云竹镇中,三个商会掌握着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店铺,三个店铺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公平公正这就是没有任何异议的口碑。

    云竹楼就是云竹镇最大的商会,几乎掌握着整个云竹镇的经济命脉,而云竹楼没出售的各类宝物也是物有所值,欺骗客人的情况根本不存在。

    平凡刚一带着人进入云竹楼,云竹楼就有仆人来到了平凡跟前认真招呼起来:“这么多位兄弟你们好!请问几位需要什么类型的宝物?本人在云竹楼工作,有我带路的话,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哦!”

    虽然云竹楼的仆人说话很自信,但是他的眼睛却是期盼的扫向平凡身后的八个人,欢喜的想法油然而生。

    同时,仆人也在快速的搜索着各个势力的年轻弟子,准备用最合适的方法拍马屁,但是身为外来人的平凡根本不曾被云竹镇的人熟知,最终云竹楼的仆人只能赌一把。

    九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集体出现,这往往说明了对方的身份,肯定是最合适宰杀的大肥猪!

    当然,没有人会在不清楚底细的情况就随便对年轻人动手,特别是面生的年轻人,除非是傻子才会有可能。

    平凡看着仆人的眼神,他已经明白了仆人的心思,当即他就摸了摸手中的储物戒指开口道:“我们要卖东西。”

    这一刻,仆人的眼睛才落在平凡的手上:“请几位跟我来,我们云竹楼对客人的隐私很尊重,所以任何客人要出售东西都会在一个房间内进行的。”

    仆人以极快的速度说完后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脸上的肌肉僵硬的保持着微笑,但是额头上的一滴滴汗珠却是暴露了他的紧张。

    在云竹镇这种小地方,拥有储物戒指的人不多,也就城主一个人,而且还是祖传下来的,由此可见储物戒指在云竹镇还是很稀罕的东西。

    可,仆人却是看到每个年轻人的手里都戴着一枚储物戒指!

    “这群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历?”仆人越想越心惊,脑袋也时不时不听使唤的频频回头。

    邓龙老早就发现了仆人回头的动作,而且也一直维持着,但是次数多了,小孩子的好奇心就蹭蹭的长大:“嘿,大哥哥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啊?”

    本来平凡也发现了仆人异样举动,但是他也没多想,邓龙的声音一出,噗嗤的一声就从平凡的口里传出。

    仆人一愣,抬起的左腿都忘记放下,心里已经在纳闷这群年轻人是不是孩子?

    一瞬间后,仆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认真的转过头汗颜道:“没……”

    不过刚说了一个字后,仆人忽然觉得周围有点熟悉,眼珠子转了一圈发现自己已经到地方了,当即就一转话锋说:“到了,请大家进去稍等片刻,我马上去通知负责人过来。”

    说完,仆人也不管后面的几位什么反应就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