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凡的斑斓星离开之后,火灵子带着平凡以及凌建来到了一处平原上。

    此时此刻,寂静的黑夜中,九十九个小小的亮点悬挂着,微弱的星辉悄然散落在草原上;风,轻轻的吹着,小草或树叶在风的调动下把星辉变成了海浪……

    “看,那就是我们的百星炼神阵,只是还缺少一个主要的星球才能够启动大阵。”火灵子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亮点说。

    火灵子说完,目光里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份惊喜,却掺杂着点点复杂。

    听完火灵子的话,平凡的思绪飞到了程力的身上,目光也盯准了百星炼神阵,眼里闪烁着点点犹豫。

    “终于知道为何看起来会有点违和了!”凌建在听到火灵子的话时,微微眯着眼睛看向上方的阵法。

    平凡低头看了看凌建,接着又把目光定在火灵子身上,道:“如果程力修建星球,那么百星炼神阵是不是就可以启动了?好处又有什么?”

    火灵子回头看了一眼平凡,心里想到了百星炼神阵的特性——百星炼神阵中,兼容着一个两仪阵,能够利用两个阵眼产生出力量。

    当然,两仪阵的两个阵眼所能产生的力量也是不一样的,主要还是看阵眼的力量。

    ……

    火灵子稍稍整理了一下,他就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现今,百星两仪阵已经有了一个阵眼,能够产生灵力供我们修炼,而如果程力愿意的话,我们就可以产生一种生命力。届时,我们疗伤也会更快一些。”

    “如此甚好!”平凡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那么接下来程力就交给你了,他就在我的斑斓星里。凌建,你是想找到下一个战友是吧?”

    火灵子听到平凡的声音,他直接就消失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把自己高高挂起。

    凌建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只要你能够让那些人成功的拿下天剑峰,这一切就不再是什么问题了,传送门就在上面。”

    凌建说完,他便随手打开传送门离开了,原地仅剩一人一妖。

    平凡摸了摸额头,接着就把手放在蚕宝的身上道:“蚕宝,等会儿啊,你还得自己去玩,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说着,凝玄阁平时一直没什么人的第二层就多了一个人,一身蓝灰色的长袍在草地上略显刺眼。

    不过是片刻,蓝灰色长袍就伏倒在草地上,星空中投落的斑斑点点星光在夜色中特美。

    此人正是平凡,蚕宝已经坐在了胸膛上享受着平凡呼吸带来的大起大落。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小时,平凡微微抬了抬脑袋,发觉蚕宝正香甜的在胸膛上睡着,呼吸一吸一放的有些唯美。

    平凡盯着蚕宝轻轻起伏的身躯,嘴角微不可查的出现了一丝弧度,眼睛也随之看向远方。

    “该去看看天玄了……”说着,平凡就盘腿坐在原地,整个过程中蚕宝都没有任何察觉。

    周围的青草不知在何时摆动了身躯,平凡的衣襟也随风飘扬,飘扬的衣襟抚醒了蚕宝,迷茫的眼睛扫了一眼平凡,蚕宝的身体已经到了三米开外。

    看着平凡的样子,蚕宝那原本细小的一双眼睛登时变圆,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气急败坏的蚕宝浑身白毛不知不觉间染上了金色,一丝丝的金色妖娆的展示着神圣。

    然而,此时此刻平凡并不知道蚕宝的变化意味着什么……在空灵珠世界中,平凡正好从星繁殿第三层离开。

    从星繁殿出来的平凡径直来到了龙湖镇,只是身影相貌并不是缘由的模样,一身黑色的道袍迎风招展,头上一顶尖尖的垂纱斗笠遮盖了面容。

    不多时,龙湖镇的范围上多出来一个黑色的身影。远远看去,龙湖镇似乎经历过一些更改,远处那昔日略显古朴的城墙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崭新岩石城墙。岩石墙上大大小小的石块错落有致的堆积着,上边还时不时有符文的印迹闪现。

    “这城墙好像要比之前的大一点,也不知道平谷有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平凡一边边从远处靠近一边打量着新城墙,“咦,这城门怎么跑到那边去了?”

    原来,平凡在走近龙湖镇原有的城门处时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建筑,一个阁楼状的建筑,阁楼底下就是一个巨大的城门,而要有城门那里却不再像城门,仿佛就是装饰品一般。

    带着好奇心,平凡很快就来到了高大的阁楼下方,此时平凡才发现城门大约有二十米高,宽度也有接近十米,可以让两辆战车并行且不显拥挤。

    不过,也就是这时,平凡发现城门的两侧居然有两根柱子,柱子上各自雕刻着两条盘旋而上的巨龙,四个龙头分别以两高两低的姿态汇集在城门头顶。

    四个龙头中央,一块金色的牌匾轻轻的随风飘动,上方的字更是让平凡震惊……

    两刻钟以后,平凡一个人找到了平谷,此时平谷正处理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忙碌的平谷根本无暇顾及周围都有谁,不过在一刻钟之后他还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前方,平谷隐约间觉得自己的前方站着一个人。

    “忙着呢?”平凡看到平谷抬头动作,他当即他就率先开口。

    平谷抬头的时候他才知道平凡已经到了,当即他就陪笑道:“就是星龙城刚刚成立不久,这里还得好好的把事情处理好,要不然我那里有办法吸引更多的人前来?”

    “嗯,辛苦你了。对了,你的队伍组建了没有?”平凡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心里突然担心起平谷会叛变。

    平谷一听,愣神片刻后就意味深长的说出一番话:“已经在组建了,虽然实力比星龙城差那么一点点,但是有我在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什么?队伍已经组建了!平凡不可思议的看着平谷,心中无数个五味瓶瞬间破碎。

    看着平凡变幻莫测的心情体现,平谷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一刻钟过后,平凡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接着就开口问:“龙湖镇如今已经是我们的领地了对吧?”

    “对,而且近十多个城池里已经没有我们的对手。”平谷轻轻的笑了笑,接着就点点头道。

    看着平谷的样子,平凡最终没有继续留在平谷身边。

    出了城主府,平凡一个人独自来到了一个看起来挺不错的酒楼里点了吃食送酒。

    为什么?平凡一直在思考平谷的意图,但是三坛酒水过后,平凡还没有得到答案,一个也没有。

    ……

    一天以后,平凡出现在另外一个城市,黑色的衣服已经换成了原有的浅蓝色长袍,走在街道上还不算显眼。

    “到了,先挑几个好苗子吧!”平凡看着面前的破败建筑群,心里非常肯定的留下了一个决定。

    远处,几个小孩子正在开心的玩耍,游戏特别的简单——老鹰抓小鸡。老鹰是个瘦弱的男孩子,稚嫩的脸蛋因为运动过多已经布满了汗珠,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停顿,双腿努力的迈动着。

    “龙龙,快来抓我啊!”

    “龙,只要你画到我们这儿的任何一个人,我就请你吃一颗糖!”

    ……

    在小鸡的队伍里,一个个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有的甚至是连续好了好几次。

    平凡就静静地现在原地看着这群小孩子,心里也想到了自己以前无忧无虑的童年,天空很宁静,一个慈祥的中年人拉着一个小孩玩,孩子的手里抓着一个风筝线的卷筒……

    在平谷的住处,一个和平凡相差无几的年轻人正和平谷谈话,座位几乎挨在一起,说话的声音也很小。

    ……

    “陈宗韫,你是我的三大弟子之一,现在我要你接任我的职务,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星龙城就拜托你了。”平谷说话的声音忽然响亮起来。

    坐在一旁的陈宗韫忽然听到‘接任’的字眼让他吃惊不以,接着就开口说:“师尊,您?”

    “你放心,等你实力到了,我就带你去见你的几位师兄。如今你的两位师兄已经各自有七个徒弟了,你的十多个徒孙已经各自招收弟子,那么接下来就该你收弟子了,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平谷似乎早就知道陈宗韫的反应,陈宗韫的声音刚一响起就被打断了。

    说完,平谷的声音又再度响起,陈宗韫不可思议的看向殿外。

    然而,在陈宗韫的吃惊消退后,平谷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当陈宗韫回头的一刻,平谷的所有痕迹都已经消失:“师尊,你……”

    时间倒退到陈宗韫看向殿外之前。平谷的声音在整个星龙城上空回荡:“各位居民,现在我宣布,我将卸任城主一职!新任城主是我的徒弟,他将带领大家走向繁华大道!”

    平谷的声音落下之际,星龙城里一片寂静,些许的哭泣声为星龙城染上了悲伤的气氛。

    只是这一切平凡都没有亲身经历,就连知情者的身份也不是第一批的。此时此刻,平凡正带着一支十个人的队伍猎杀毁灭兽。

    空闲之余,平凡想的最多的是平谷,平谷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平凡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