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些都不是程力炫耀的资本,只见火灵子怀里的蚕宝不满的抬起头扫了一眼程力,一股庞大的压力登时笼罩程力的周身。

    压力来临之际,程力就已经运转了体内功法,但是蚕宝身为金鼎大陆的主宰之灵之一,实力怎会差劲?

    不过是两个眨眼的时间,程力那布满褶皱的老脸就凝聚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平凡反应过来之际,程力的身形已经摇摇欲坠了,当即平凡就扫了一眼蚕宝喝道:“蚕宝!还不赶紧收了那压力?”

    平凡的声音蚕宝实在是非常的熟悉,蚕宝一听他就缩了缩脑袋就撤去了程力身上的压力。

    压在身上的庞大压力骤然消失,程力也第一时间站直身子擦了擦汗,心有余悸的视线落在了蚕宝的身上。

    这下,因为平凡的呵斥而蜷缩在火灵子怀里的蚕宝抬起头,气势昂然的冲程力发出蔑视的目光,似乎在说不服再来一次……

    对比,平凡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就走到火灵子的身边示意火灵子把蚕宝抱过来。

    蚕宝的灵魂在平凡刚一有动作之际就已经知晓平凡的意思,当平凡站在火灵子的身边时,蚕宝才缓缓的收起那股轻蔑的目光,然后就一纵身跳到了平凡的肩头。

    平凡责怪的看了一眼蚕宝就抬起头看向程力:“你叫程力?我们来谈谈正事吧!”

    程力听到平凡提出正事,他的神情比之前更加慎重,无形的压力不知不觉间落在了程力的身上,压抑的气氛油然而生。

    在不知不觉间,程力内心已经生出了相信的种子,内心中认定平凡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也许只要一个合适的契机就会让程力俯首称臣……

    内心的感觉程力非常的清楚,但是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来源于什么地方,原因是什么都不知道。

    程力的内心世界平凡并不清楚,不过他只认定一件事,程力一定会加入凡心学院的。

    一旁,火灵子的目光也好奇的盯着程力,喉咙的不断蠕动无法掩饰火灵子的内心,此时的程力在火灵子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一般……

    程力吞了吞口水抬起头看向平凡,脸上一肃就强装镇定的注视着平凡点点头说:“不错,我就是程力。刚刚你说这儿是你的,我想知道你有什么可以证明的?”

    平凡轻轻一笑,道:“我给你选了一座生机勃勃的山峰做洞府,希望你不要介意。”

    程力一愣,接着就疑惑的看向平凡:“这不是我要的证明。”

    “噗嗤~”

    程力的声音才刚一出现,旁边的火灵子就笑出了声音。而站在平凡肩头的蚕宝也是滑稽的跳舞,似乎在嘲讽程力一般。

    程力见此,他就皱起眉头张嘴准备要说什么,但是平凡的反应更快。

    只听平凡缓缓的从地面上悬浮起来,一道威严的灵力压制从平凡的身上缓缓的散开。

    悬浮而起的平凡在空中如同神一般神圣不可侵犯!周身透露而出的灵力把时间的空灵排挤在周身,似乎时间都归平凡掌控……

    “起!”平凡低头看了一眼程力,右手伸出手指轻点不远处的一座高山,“这座山,你若愿意加入我凡心学院,它就是你的私人山峰。”

    平凡的声音落下之际,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程力只见一座山峰的山顶开始缓缓的上升……

    那原来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山峰成倍的放大着,露出在程力视野里的山越来越大,仅仅是一刻钟不到就已经看到了五百米高的山峰。

    十个小时后,山峰已经完完全全的出现在程力的面前,山上那青翠的植物还在滴落着一滴又一滴的露水,偶尔有露水滴落潭面,滴答滴答的声音好听极了。

    山峰之上鸟雀声连绵不断的从各处传出……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程力感觉到不真实,平凡的所作所为一直都被程力看在眼里,无论程力怎么不相信,那悬浮的山峰却是真的。

    这一刻,程力终于相信平凡的话了,只见程力认真的盯着平凡说:“你已经证明了你的身份,那么接下来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平凡侧头看了一眼火灵子,接着就开口道:“我希望你可以在这座山峰上帮我指点一些前来学习的弟子,不知道可不可以?”

    火灵子听到平凡的话时,他疑惑的扫了一眼程力,正欲开口之际平凡却是示意火灵子不要管。

    火灵子虽然是金鼎大陆的一个主宰,但是他并没有时刻关注金鼎大陆上的变化,所以他对程力之前的所作所为并不清楚。

    因而在看到平凡的示意时,火灵子心中的疑惑迅速隐藏在心间。而这时候程力也重重的点了点头,“既然你证明了你的身份,而且还给了我这么一个好住处,我自然应该帮你做点什么,至于那株文竹果就算了吧。”

    平凡听到程力的话,目光在刚刚自己提起来的那座山峰上停留了片刻。

    山峰上的植物都是普普通通的植物,至于灵药这些东西还根本不存在。

    “这样吧,属于你的那块药田我一会就搬到这儿来,毕竟那也是你播下了种子的药田,要是就这样不管不顾,那就是浪费。”平凡内心忽然出现了一个让程力帮忙培育灵药的念头。

    程力闻言自然是大喜,不过他却是很清楚那些种子都是已经生根,想要移植刚刚生根的灵药是最难的……到了最后,程力脸上的大喜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心疼的释然。

    平凡一直都在看着程力,所以程力的表情变化也被他全部看在眼里,当即平凡就知道程力在想什么了,于是就开口说:“你是担心很难移植对吧?其实这件事你完全不需要担心的,你看这座山峰我都给你搞到这里来了,其他的你自然是不需要担心什么。”

    平凡的话程力认真的听在了心里,心里略做思考就已经得出了答案:“那好,就随你吧。我想去那座山峰去看看。”

    “好,我送你过去。”平凡微笑着点点头说完,平凡就抬腿准备送程力过去。

    但是在一旁的火灵子却是让平凡先留下:“平凡,我先把程力送过去吧!我有点事要和你谈。”

    “有事?”平凡收了收已经抬起的右腿侧头问了一句。

    一旁,程力看了看平凡又转头看向火灵子,心里一阵思索就开口说:“平凡,你有事就先忙吧,你送我过去就行了。”

    平凡尴尬的回过头看了一眼程力:“这……也好,我先送你过去。你穿过这座传送门就可以去到那边了。”说着,平凡就一甩手将一座传送门打开。

    程力点点头就走进了传送门之中,传送门把程力送走后就消失了,而火灵子看到能量门消失后就说:“这么好的一个人你居然不让他出去帮你?你这是脑袋被门挤了吗?”

    “程力一心想要避世,如果我现在就让他出手的话,我担心他会不愿意,而且我之前答应他的条件也就是给他避世的地方。”平凡无奈了看着对面的悬浮山峰说。

    火灵子一听完平凡的话,他整个人就愣住,痴痴呆呆的样子让平凡觉得火灵子似乎很陌生。

    “喂!你在想什么啊?”平凡疑惑的伸出手在火灵子面前晃了晃。

    然而令平凡意外的是自己的动作对火灵子并没有效果,只见火灵子依旧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随后,平凡也再度使用了另外的一些方法,但是一个小时后火灵子的状态依旧维持原样。

    “这火灵子到底发什么魔怔?蚕宝你来把他弄醒。”平凡近乎绝望的扫了一眼火灵子,接着就拍了拍坐在肩头的蚕宝。

    ……

    半个小时后,蚕宝也在平凡的视野里陷入了绝望,目光无奈的看着平凡,似乎是说面前的火灵子是个石头人,没有生命也没有修炼成精,不用再做无用功了。

    平凡转头看了看悬浮的山峰道:“走吧!我们带他去一个好地方,相信他会喜欢的。”

    说着,平凡就挥挥手打开了两座传送门。

    在平凡面前的传送门静静地矗立在空地上,而另外一座传送门却是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不出两秒钟就把程力吞噬了。

    ……

    一座高高的山峰上,一阵阵肉香正在不断地传出,香味中是不是还掺夹着朗朗笑声。

    地面上一群鸡伸长脖子看着香味传来的方向看着,眼睛里透露着点点好奇。但是山脚之下却是没有合适的登山点,近千米高的悬崖使山峰孤立在一旁,如同守望者一般看着远方。

    “这么美味的烤鸡好久没有吃过了!话说,你放生这么多鸡有用吗?”

    “谁告诉你这是我放生的?”

    “难不成它……”

    在一个山洞中,两个声音来回响起,主题都和鸡有关。

    在山洞的最深处,一只浑身五彩斑斓的公鸡正趴在地上休息,但是每一句话出现时它都晃动了一下身体。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天,平凡的肚子已经鼓起来,活脱脱的一个孕妇。

    蚕宝在平凡的怀里舒舒服服的躺着,鼻鼾却是烦人的从旁边传出。

    平凡淡淡的看了一眼程力,身影一闪就去到了一棵大树上:“金鸡,出来吧。”

    一团五彩光在平凡的声音未落之际猛的出现,最终在一根距离平凡比较近的树桠形成一只大公鸡,五彩斑斓的羽毛好看极了。

    平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五彩斑斓的大公鸡,目光缓缓投落到山峰之外的各个山脉:“你现在应该有对策了吧?”

    “主人,我圈禁了一个山脉,山脉中是我的领地。”大公鸡轻轻的晃了晃身体,谦卑的声音就从大公鸡的嘴里传出。

    “那好,你赶紧建设吧!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进驻这儿了。”平凡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大公鸡就消失了。

    看着大公鸡离去,平凡也重新审视了一次所在的地方:金鸡星是法器的本名,如今直径已经达到了一千米,整个星球上各种植物茁壮成长着。

    “这儿的灵气比较充裕,是个培育灵药的好地方啊!找时间让程力安排下最合适不过了。”片刻后,平凡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

    而这时,火灵子的声音也适时响起:“平凡,我要一个人,就问你给不给。”

    人为至,声先到。

    平凡听着声音,微微一侧头就看到火灵子出现在面前,兴奋把火灵子的脸都覆盖了。

    “他会让你这么兴奋?”平凡皱着眉头一皱,灵魂已经将程力扫看了一遍,只是却没能发现什么。

    火灵子神秘的转过头看了一眼程力所在的方向,“你将他和其他的修炼者对比一次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平凡楞楞的将目光移到程力的身上,眼珠子上下移动了多次之后也没发现什么,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火灵子无语的垂下头,接着就提醒道:“要知道,程力可不是一般体质的人。”

    终于,一种特殊的念头在平凡的脑海里呼之欲出。

    平凡惊喜的回头看了看程力,道:“他的体质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助我们的吗?”

    火灵子绘声绘色的阐述着程力的大美好未来:“他身上的血液特别,如果要拿加入我们的计划……”

    半天后,凌建亲自来到了神器领域内。

    “平凡,你不打算解决天玄的问题了吗?”凌建轻轻扫了一眼平凡道。

    但,平凡在修炼根本无暇搭理凌建,一身强悍的灵力在平凡周身不断循环。

    火灵子在一旁轻轻的傻笑着,目光在凌建的声音响起之际猛的盯着平凡。

    此时,平凡正感受着自身庞大的灵魂力量,这本来是最好的力量搭配,但灵魂深处时不时传来的危机却无比特立独行,犹如困兽之斗般刺激着平凡的意识。

    不用别人多说,灵魂中传来的危机就是来源于天地间的至宝之一,天玄。

    天玄除了是至宝之一之外,还有一个第一,那就是灵魂至宝,天地间第一的灵魂类型宝物,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如今在平凡身上却成了催命符。

    在空间中,一轮凌建一手创造的太阳缓缓沉睡在某处,黑夜一如既往的覆盖了金鼎大陆。

    平凡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灵魂,除了被天玄禁锢之外,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片刻后,平凡从修炼中醒来,道:“凌建,你说的我都知道,放心,我回头就处理下。而火灵子,程力你要来干嘛?”

    火灵子迷恋的看向程力所在的方向道:“程力……现在,他是我们百星炼神阵的一个关键人物。”

    凌建在一旁轻轻的看着平凡,脸上似乎有一股凝重的力量在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