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以后,平凡的出凡阁楼内已经多出十六株美莴菜,,至于三叶的太低级了,平凡并没有打算移植,而九叶的则是因为需要薛壶的血浸泡一日一夜才可以,因而每一株美莴菜都只是六叶的。

    薛壶摸了摸有些许苍白的脸部,接着开口说:“这些美莴菜都是已经结果的,只要时间足够、灵气充足这两个条件没问题的话,那美莴菜也可以很快长出来了。”

    听到薛壶的声音,平凡猛然穿越了时空,那周围已经不是始衍大陆的景色,取而代之的是绿油油的草地,地面上的草地并没有任何的杂草一眼就蒙看到就是美莴菜,其中六叶的美莴菜已经是不存在,唯有九叶美莴菜独自展示着特有的风骚。

    看着平凡渐渐陷入幻想的美梦之时,薛壶却是不轻不重的咳嗽了一声道:“咳……院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刚刚放的血有点多了……”

    薛壶说完之际,平凡已经彻底清醒过来,只是前面的话却是没有听到。

    平凡侧着脑袋一想,接着就明白了薛壶的意思,脑际则是划过一个大海碗的红色液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不需要在这里多做什么了,我也要走了。”

    薛壶得到了平凡的首肯,他自然是欣然接受了,他轻轻的说了一声告退就消失在原地。

    薛壶离开的刹那,平凡顿时感到眼前一亮,似乎薛壶的存在很碍眼……

    有感之时,平凡也快速的反应过来如果不是薛壶放血过多导致脸色苍白,那么一切都将不会有任何问题。

    随后,平凡就放眼扫了周围的土地,心里想着美莴菜未来的美好发展前途。

    ……

    两个小时后,平凡出现在了金鼎大陆内,此时金鼎大陆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交易区,人群也越发的密集。

    一个周边长满花花草草的大平原上,一个小小的镇子正在努力张扬着它的独特风姿。

    镇上一部分的修炼者正在努力的在住所附近开辟一块块药田,一些种下有些许时日的灵药已经长成拳头高的幼苗……

    在药田的不远处,一个建筑群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景象和药田的伶仃数人成了明显的对比。

    平凡缓缓的走在同样建筑群的小道上,路边的普通花草散发着大自然独特的味道,整个世界似乎都清新了。

    不一会儿,平凡已经走到了一块药田边沿,那一株株灵药那浓郁的灵气让平凡心头大动。

    低头一看,只见一株不到半米高的果树正挂着一颗又一颗香气诱人的果实,果子那淡淡的红色在绿色的叶子衬托中特别明显。

    平凡稍一打量就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老人,道:“老伯您好,这药田是您老人家的吧?”

    老人脸上已经布满了褶皱,脸上的眼睛却是如同年轻人一般明亮,听完平凡的话之际,他的声音已然从嘴里飘出:“小伙子你说的不错,这块药田的确是我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看上了这株文竹果了,只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交换条件我就可以把它送给你,只是很多人都尝试过了,最终它还稳稳的留在我手里,不知道小伙子你会不会把它拿走?”

    老人看着平凡说完一番话时,他的心里也出现了一番感慨:“这小伙子估计才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能来到这里的也是一些大少爷,估计有点能力吧!”

    在老人感慨的时候,平凡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老人的小细节,老人无论是谈论与否都在看着自己的左侧,似乎那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平凡的灵魂力往左侧覆盖过去之时,一个比较大的建筑群陡然出现在距离一百多公里外,从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怕是比面前这镇子要大十多倍。

    平凡很随意的收回了沟通金鼎大陆的灵魂力,目光再度落在旁边的果树,道:“老人家您是想要一个归隐之地避世吧?”

    老人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一副触电的样子陡然取代了原有的平静,右臂微微抽搐了一下就被藏在了老人的身后。

    看到老人的动作,平凡眼里登时闪过一丝精光,心里确认自己的猜想并没有和实际差别太大,老人肯定是在某处经历过一些特殊的事情,而且他的右臂则是那些事情刻在他身上的标记。

    老人从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他就已经开始注视平凡的双眸,在老人藏手臂的刹那平凡眼里闪过的精光就已经被老人看到,当即老人就恢复了原本的平淡:“既然你都发觉了,那我就明说吧!没错,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至今为止我还没有寻找到合适的地方,不知道你有没有推荐?”

    “有,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知道您是超越了吐纳境的前辈,所以小子斗胆请前辈您担任我院的客卿,你的任务只需要在一个地方为我的院中弟子指点迷津,自由方面并不会有太大的限制。”平凡一听,他就觉得心中招揽老人的可能增大了不少,接着他就抛出了客卿之职。

    ‘超越了吐纳境’六个字的字音刚一出现,老人身上就展示出一种修为差距中存在的压制。

    “老人家您这真是人老心未老啊!这厚重的修为压制可不存在丝毫的迟暮感!”平凡感受着身上庞大的压力,他表情郑重的恭维了老人一句。

    老人被平凡的一句恭维惊醒,视线快速的打量了一眼平凡就开口道:“小子,你怎么知道我的修为超越了吐纳境?”

    平凡毫不犹豫就把柯天拉上,语气里带着点点的怡然自得:“我的学院内有一名洗伐境的副院长,他身上的气息和前辈的一样,故而我才能猜出您的修为不再处于吐纳境。”

    老人抬头看了看天空,脸上闪过一缕又一缕的沧桑之意……许久之后,老人才低头看着平凡开口说:“看来你的学院并不简单,只是也不会是天下九院的一份子,虽然比不上我的所属势力,但你小子并没有以前的那些人一般肤浅,至少没有用金钱名利这些东西诱惑我。但是,想隐居的我并不想担任所谓的客卿,恕我无能为力。”

    平凡并没有回应老人的话,轻笑一声就转动着身子打量周围,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

    老人两眼一瞪就加大了压制平凡的力道:“小子,你笑什么?”

    平凡闷哼一声体内经历就运转起厚土决抵御修为压制,同时平凡还略显轻松的开口发问:“老人家,你觉得周围的土地和文澜之外的土地有何不同?”

    “此地的泥土具有淡淡的灵性,在很多有修炼场的势力里都普遍存在,只是比天下九院却是差了些许。为何有此一问?”老人环视了周围的诸多药田,接着就给出了他的答案。

    平凡也随着老人的目光扫向周围的药田,嘴里轻松的吐出一句话:“倘若我说这些土地都是我的,你信不信?”

    老人一听,视野骤然在平凡身上来回移动,脸上布满了嘲讽:“如果你真的是这块土地的主人,我就按照你说的去做。不要求太多,只要你是这儿一平方米土地的主人就行。”

    平凡听着声音,轻松缓缓被微笑取代:“此事当真?”

    其实在微笑的后面,平凡已经狂笑起来,平凡对老人的话有着绝对的胜利权,但是在场的老人却是不曾得知平凡的身份,连名字都不曾听说过。

    “当真!”老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而下一瞬间老人却是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高大的各种树木林立在不远处,一阵阵古筝之音不知从何处传出。

    放眼望去,那云雾缠绕的不是山之巅是什么?

    细数之下,高低错落的山顶如画般映入眼帘,美妙不可言的感觉油然而生。

    抬头小观,蓝蓝的天空中悬浮着一条看不到尽头的五彩云带……

    看到这如诗如画的优美景色,老人的心骤然被吸引,心神早已沉入美景之中。

    平凡早已看过这周围的景色,微微一惊讶就盯上了天空的五彩云带。

    细看之下,平凡隐约看到了一颗颗的小珠子,但是却被一种透明的纹路笼罩在其中不会落入大地。

    心神稍凝,一层层复杂的纹路也出现在视野中,平凡的眼眸也出现了一种意外。

    左眼一座闪烁着五彩光芒的大陆不知不觉间浮现。

    右眼则是浮现出一个宫殿的样子。

    “世界的传说居然在今天出现了!只是神瞳还未曾觉醒……罢了,神瞳之事还不是不要干涉太多了。”距离平凡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火灵子不知道在那里矗立了多久,只见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浑身雪白的妖兽,妖兽的身子不断地挣扎着,但是一双古铜色的大手却是牢牢的锁住妖兽,使其无法自由行动。

    浑身雪白的妖兽正是平凡的第二个妖兽,变异的蚕食兽,蚕宝。

    过了一会儿,火灵子才轻轻摸了摸蚕宝的脑袋,蚕宝在火灵子的手搭上脑袋时,它居然安静下来了。

    ……

    时间一晃而过,等平凡彻底从沉思中脱离之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老人已经是在地上修炼了半个多小时。

    虽然老人提前了半个小时清醒,但是平凡双眼的异样在老人苏醒前就已经消失,老人看到的只是一个普通到极致的修炼者。

    意念力感应到平凡转醒,老人立即就结束修炼站在了平凡的面前,道:“小伙子,你醒了,那就赶紧证实你说的话吧!”

    平凡客气的看了一眼老人,接着就转头朝着一个方向开口道:“你已经迟到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还不打算出来吗?”

    平凡所看的前方不到一百米处,一棵高大的树木背后缓缓走出来一个人,一身绣满火云的长袍在森林里特别的明显,他正是火灵子。

    由于老人的意念力还没有转化为灵魂力,所以老人的探索范围并没有增大,只是和一些低级的修炼者一样使用意念力。

    凡心学院中,拥有灵魂力的也不过是四个人,平凡、凌建、柯天以及平凡曾经的分身断指。

    灵魂力的修炼需要特殊的功法,它完全脱胎于普通的修炼速度,而修炼灵魂的最低要求也是洗伐境。

    老人虽然已经超越吐纳境,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合适的灵魂类型的功法,因而他一直都是在使用意念力。

    火灵子缓缓从大树背后走出来之际,老人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嘴巴可以轻轻松松的塞下一个鸡蛋。

    “这,这是为什么?”老人转头看着平凡难以置信的开口问。

    平凡心里暗叹一声,接着就缓慢的开口说:“在这儿的压制比外面的压制更强,你的意念力并不能发挥出与外界一样的实力,而我是这儿的主人,影响并不存在,所以我我才会察觉到那个人的所在位置。另外,我们的力量不一致,我的是灵魂力,想必你应该清楚另外一些事情了。”

    平凡的话,无疑是勾起了老人的心思,一个才吐纳境八重的小伙子都能够修炼灵魂类型的功法,那这都说明了什么……

    在老人思绪纷飞之际,火灵子已经来到了平凡的跟前。

    火灵子看了一眼心思活跃的老人,脑袋缓缓的点了点头:“资质不错,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功法使他停滞在当前的境界。如果他愿意加入的话,我可以给他一个提升的方法。”

    平凡吃惊的扫了一眼老人,但是却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情况。

    在旁边,火灵子的话虽然是对平凡说的,但是老人身为洗伐境的修炼之人,他的五官自然比正常的要敏锐许多,所以火灵子的话被他一字不落的停在了耳里。

    “你……你是说我程力还有晋升的可能?”老人在火灵子的声音刚落下之际就猛的大吼道。

    这老人正是程力,一个苦苦修行的一员之一,年轻时有幸加入天下九院中的林天学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