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后,凌建从文澜的三角图门中走出,脸上绽放着一种激动的笑容。

    凌建走出三角图门后,他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转身看向背后的三角图门:“三角之域终于全部完工,接下来就没我什么事了。”

    这番话凌建说得很轻松,但是这时候却没有人敢发觉在他的脸上不经意间泄露了苦楚。

    ……

    没过多久,凌建就回到了凡心学院中,此时此刻除了凌建一个人之外,其他人都在议事厅内。

    这次议事厅的主题有很多,有关于未来发展的,有修炼要求的,也有个人事情的。而且这次的议事并不是最高级的,就连一些非核心圈子的长老也出现在议事厅内。

    ……

    孔目看所有人都汇报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紧张的站起来说:“院长,您安排我寻找超然的事情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消息。”

    原本已经有些困乏的平凡一听,他的精神发生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但是他的心却沉入了回忆的世界。

    以前在平家的一幕幕缓缓的出现,而其中都存在着一个靓丽的女子:一头乌黑的头发一圈又一圈的盘在脑后,身上一袭浅蓝色的平膝长裙把两条小腿衬托得完美无瑕,而双臂也如同玉藕般灵巧惊人……

    “院长,凌建回来了,刚到的。”

    正是思念纷飞的时刻,断指的声音让所有的美妙场面成为了一块块碎片,而且碎片还在消失中。

    “嗯?”平凡一下子愣神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凌建什么时候回来过。

    柯天扫了一眼疑惑的平凡,接着就开口说:“凌建是半个月前离开的,他的回来应该是我们三角之域的最后一个顶点应该是炼成了。”

    三角之域四个字一出,平凡眼里就闪过了一丝精光,心里已经想到了凌建的一句话:“三角之域完成之时,繁荣也将随之而来。”

    登时,平凡就陷入了展望未来的美好遐想之中;大约一刻钟过去后才从遐想中离开,道:“柯天你接凌建过来这里吧,孔目你也和我说说超然的事情。”

    柯天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而孔目则是站起来说:“我们天灵国前十的家族中,其中一个家族是超家,不过此家族属于隐世家族,我们要……”

    平凡静静的听着孔目的话,目光里闪过了一丝丝精光,这种精光时刻向外透露着平凡内心的复杂。

    凉风等人看到的时候,他们都只是看到了复杂,也就无所谓的笑着。而现场的唯一知情人却是苦笑连连,他就是平律。

    当平律听到超然在超家的时候,平律就已经在衡量凡心学院和超家的差距,而且已经在时间的准备下有了一份完整的信息。

    “院长,超家是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二的家族,除了第一的那个神秘家族之外,实力方面目前已经直逼皇室,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估计他们并不会轻易的交给我们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要加速学院的发展才行。”

    平律自知此地不是普通的地方,所以他称呼平凡为院长。

    平凡听着自己五叔的话,心头也随即想到了模糊超家的实力,虽然超家公布在外的实力很模糊,但也有一个凝灵境的老祖宗在坐镇……

    至此,平凡就认同的点点头说:“既然你已经提到了,那目前有什么方案吗?”

    平凡的声音出现时,唐璐宗则是站起来开口说:“在松涛学院中,我们有一个特别的团体,他们修为都是不错的,但是他们只有一个任务,为学院寻找一些好苗子,这些年通过特殊团体加入学院的人都有很大的潜力,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进行效仿。”

    此时,凉风也隐约明白了一些事情,当即他就站起来说:“我认为这个方案完全可行,但是一年一次的年度招生比武实在不合适我们现在,所以我提出另外一个方案,我们到另外一些地方去收罗人才,以散财的方式,院长你看要不要考虑下?”

    平凡听到两个方案之时,他的内心正处于挣扎的状态,他还没有想清楚应该用那个方案,不过凌建却是回来了。

    凌建看到平凡沉思的样子就问了一下情况,眼珠子转动之间就又问了一些问题。

    如此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后,凌建终于将他需要知道的信息拿到手,当即他就开口说:“唐璐宗和凉风的方案都是可行的,而且两种方案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之处,所以我的建议是同时进行。”

    凌建前面半个多小时的声音都非常小,但是最后面这句话却是非常大声,正在沉思的平凡都被他惊醒。

    “可是,就唐璐宗的方案而言,我们就得安排人去做。而凉风的方案中资金是个问题。”平凡听完凌建的话,他紧锁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柯天就站在凌建的身后,但一听到平凡的话,他就从凌建的身后走到前面并开口说;“院长不必担心,目前我们学院已经有两个赚钱的大体系,一个是炼器,经过凉风的训练,我们的小部分弟子已经能够熟练的炼制法器,这些法器也是精益求精的成品,出售的价格还不低。另外,在断指学习了炼丹术之后,学院内也出现了大量适合学习炼丹的弟子,所以我们学院内的丹药需求已经充盈,最后再加上我们在文澜的各项收益,我们的经济完全不会因为这两个方案出现停滞,请院长放心。”

    平凡抬头凝视着柯天,目光在柯天的身上开回移动,大有将柯天用目光解剖的味道。

    柯天在平凡的注视下也是有些不自然,不过平凡的注视并没有持续多久,正当柯天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平凡就开口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想必我们学院内的财力已经真的没问题了,所以我同意你们的方案,不过有时间限制,一年之后这种情况我希望不会再次发生。”

    平凡的声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众多的副院长、长老都已经欣然允诺。

    此时,凌建也重新回到了柯天的前面,说:“如今魔窟已经开始出现变故,我想让我们的核心弟子进入魔窟进行历练,不知道你的意思怎么样?”

    柯天说话的时候,目光牢牢的锁定着平凡,颇有一种害怕平凡瞬间离开的感觉。

    “你安排就好,有你在,我相信学院肯定会比在我的手里更好。我也该去找找她了。”平凡的一席话说完,情绪也随之低落了不少。

    平凡的情绪低落,所有人都看到了,只是知情人也只有一个,其他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平凡,似乎他们觉得有什么后续故事会爆出来似的。

    ……

    会场中沉寂了许久,平凡才一扫情绪的低落抬起头:“平律,目前锋刃达到什么程度了?”

    平律神情复杂的转过头对平凡开口道:“锋刃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不过你应该把他们带在身边,毕竟它才是专门为你服务的队伍。”

    此时其他人才猛的发觉事情似乎并不简单,一股压抑的气氛也迅速在会场内散开,不过是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里已是笼罩了整个会场。

    “不了。让他们去三角之域内的一些地方去发展发展吧,文澜这块地方就学院直接负责就好了。”

    平凡缓缓的转头,目光慢慢的扫过锋刃的六个成员。

    克南是第一个被平凡看到的,目光略一对接就已经迅速分开,但是克南却是目光暗淡的低下头,接着天沐也被平凡盯上,只是他的反应有所不同。

    “队长,我认为我们应该跟在你的身边,有什么事情……”

    天沐往前一步说着,似乎要讲很多理由,只是平凡并没有打算给他机会:“我有我的决定,多说也无用,好好的发现分部实力吧!”

    紧接着,其他人也被平凡仔细的看过,也有人认为他们应该跟着平凡一起走,但是平凡都一一拒绝了。

    当站在远处的维摩被平凡看过之后,平凡就伸手划开了一道能量门,略带透明的能量门静静地注视着前面的凡心学院高层。

    能量门可以传送任何人到凝玄阁的任何一个地方,这些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而且身为凡心学院高层的副院长们还深知它的能力。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里都闪过了一丝不舍,眼神里隐藏着些许盼望平凡留下来的念头。

    能量门出现后,平凡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他只是缓缓的转头看向在场的所有人。

    足足一刻钟过去之后,平凡的身体才开始移动起来,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平凡的身影却是骤然消失,能量门也伴随着平凡的离开消失了。

    平律楞楞的看着能量门消失的地方,目光有些沉重。

    如此过去了半个小时后,会场内的人才一个一个的坐下,坐下的一瞬间他们的脸上都带上了无奈。

    最终,还是柯天率先打破了沉默:“现在,我来安排一下近这段时间的计划……”

    另一边,平凡已经来到了始衍大陆上,他的目的只是去看看那罡风山脉。

    罡风山脉中一片又一片整齐的绿块展示着一种别样的美感,绿块中是一棵棵青翠的植物,植物上有三叶的,也有六叶的,九叶的也有。

    美莴菜,这正是平凡的主要目标。

    在一块不算是太大的种植地内,平凡正一丝不苟的收割着一株又一株的美莴菜,手慢悠悠的移动着,一柄只有一毫米厚的小刀锋利到了极致。

    一个人慢慢的从远处走过来,平凡恍若隔世的重复着他的动作,一株又一株的九叶美莴菜根茎不断分离,而后就消失在平凡的手中。

    来人是个男子,他一副对平凡的动作很是感兴趣的样子看着,宛若一个雕塑般固定在地面上,唯有眼睛在时不时转动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后,平凡终于抬起头:“你来了……帮我挖两株九叶美莴菜和六株六叶美莴菜吧!”

    薛壶低头看了看脚下,接着就拿出一柄小小的锄头在地上缓缓的挖泥,一株美莴菜的根部在时间和锄头的合力之下渐渐暴露在空气中,而薛壶一丝不苟的样子也和平凡不相上下。

    细心点的人若是在此地,那根部中细微的区别就会无限放大,那一种种灵力颜色的变化平凡根本无法实现,但是在场的也只有两人。

    此时此刻,平凡也只能是望色兴叹,他知道灵力只有修为达到任属境才会拥有颜色。

    薛壶在挖取美莴菜的时候,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让人甚是惊讶,不为别的,只因薛壶的修为只有区区的吐纳境三重!

    吐纳境三重在平凡的眼里已经失去了颜色,在吐纳境八重面前,也只有七重能稍稍露脸,又或者那些天资恐怖到极致的人,才能使六重展现出一份光彩。

    平凡轻轻的运转着鹰燕瞳,一身吐纳境八重的气息让薛壶微微紧张,薛壶的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汗珠,虽然很微小但是数量极多,稍不注意看就可以看到一面镜子。

    在平凡的鹰燕瞳之中,美莴菜根部的灵力变换一一放大,所有的一切都被平凡仔细的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大概一刻钟左右,两株美莴菜静静地悬浮在薛壶的面前,美莴菜的根部还有一层淡淡的五彩之色,看起来让人觉得美莴菜的根部才是最主要的部分,但根部却是体积最小的。

    平凡低头看了一眼美莴菜,接着就开口道:“这美莴菜已经可以直接种植了吧?”

    薛壶为难的看着面前的美莴菜道:“院长这还不行,因为这儿的土壤和其他的已经不一样了,他需要用我的血液浸泡一段时间才能种植。”

    平凡一听,他的眉头就锁在了一起,担心的看着薛壶说:“这么下来你岂不是要放很多血?我最起码也得种十来棵美莴菜才行啊!”

    薛壶低头看了看满地绿油油的美莴菜,他嘴巴动了动就开口说:“要是九叶美莴菜需要移植的数量不是太多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因为只有九叶美莴菜需要这样的特殊条件,其他的则是不需要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