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狼来了!”

    “狼……都是群居动物啊!我们该怎么办?”

    ……

    狼嚎引发了镇民的惊慌,焦急气氛快速的把镇民们笼罩。一个个擅长打猎的猎人也开始行动起来。

    不擅长打猎的则是临时学习,想要把狼群消灭。

    然而,事实却是和想象的不一样。

    没过多久,一辆车快速的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两张不算是太大的飞行翼让车厢飞了起来。

    看到车的人都变成了木头,一个个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在车的前面,十六头狼正在高速奔跑,身后的车厢完全就是在飞行。

    不一会儿,十六头狼停在了一块还算是比较平稳的地方,不过下一瞬间狼却是温顺的趴在地上休息。狼的后面,车厢已经稳稳的停在地面上,两侧的飞行翼也被收了回去。车上,凌建已经将周围的情况看了一下,当他看到周围的大棚时也隐约明白了一些情况,但是对于兰庭的大小凌建却是有意见了。

    不过凌建也没有立即发火,毕竟周围有很多人看着呢。

    这一幕惊呆了很多人,唯独兰榆快速的跑近车厢。

    “兰榆,你原来跑到这里来了,怪不得我去你府上找不到你。”凌建从车厢上走出来对兰榆说。

    “副院长不好意思,昨晚被我大哥扫地出门了,你自然是找不到我。现在已经是早上了,你又赶路了这么久,要不先休息下?”兰榆恭恭敬敬的开口说。

    “副院长?难道他就是那个什么学院的人?”

    “是凡心学院!”

    “这个人看起来很强大的样子,那可是十六头狼……”

    ……

    凌建正想开口说话时,周围的声音却是让他生出了好奇心,等听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对兰榆开口说:“他们都知道凡心学院了?还有,你怎么会被扫地出门?”

    兰榆苦笑着扫了一眼说话的镇民,接着才就开口道:“知道,我拿凡心学院的名誉去保证他们两天内能回到家了。副院长还请您不要生气。至于扫地出门,那还是利益惹来的祸端,我大哥还有我三弟都不相信我。”

    “你!真是……”凌建听到兰榆的话,他马上就恼火的看着兰榆,兰榆一看马上就要跪下来请罪,但是凌建略带疑惑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你,你干什么?”

    凌建的声音落下时,兰榆的双膝已经着地:“我这不是让你责罚吗?毕竟我代表不了凡心学院……”

    凌建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拉起兰榆说:“给我起来!你身为我们的开院长老,你依然有资格代表凡心学院,这事你不用担心。而我的意思是你的承诺太长了,你去和他们说,今晚就能让他们回到家里去。”

    兰榆一听,他连忙就点点头,接着就让身边的一个人开始散播消息。

    “好了,现在你来告诉我这三个城门就能够覆盖的兰庭算什么吧!”凌建皱着眉头拉走了兰榆。

    兰榆苦笑着回头看了一眼兰庭,接着就开口说:“这个地方不是我的封地,是我花钱买下来的。本来我打算用家族的强大经济买下更大的一块地,但是我的提议遭到了兰家的拒绝,我唯有出此下策完成兰庭的建造,要不然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我的私人经济也就买下了这块土地,除了它我可是一无所有了。”

    凌建听到‘兰家的拒绝’这五个字的时候,脚步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他回过头对兰榆问:“你们现在的兰家只会看眼前利益吗?”

    兰榆听到凌建的话,他没有立即回答凌建的问题,而是抬头看向天空,眉间也渐渐多出了一丝丝皱纹。

    凌建见此心生疑惑也跟着抬头看向天空,发现天空还是正常的早晨场景:云朵如同穿上了朝红的衣裙在翩翩起舞,太阳如同害羞的主角一般在云朵身后跑出来,清晨那湿润的风还会吹过众人的身体。

    这让凌建越发的迷惑,低下头正要询问兰榆时,兰榆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父亲过世之后,兰家就一直是这样了,我自然是知道家族的问题所在,但是我的意见我大哥并不采纳。家族这种情况,主要还是我大哥在管理,但是他并不适合管理,而我又身为侯爷,兰家多多少少会有些担心我卷走家中财富。”

    这一刻,凌建也明白了兰榆看天的缘故,当即他就对兰榆表示了歉意:“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其中还隐藏了伯父的……”

    兰榆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就开口道:“无妨,都过去多年了。现在,该谈谈兰庭了,如果不满意的话,我们现改吧!”

    凌建看着前方的兰庭沉默了片刻,看样子应该是在思考,慢慢的凌建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用了。反正这外观的大小不影响内部,只是防御和攻击要做些改造罢了。再者,如果现在对兰庭进行改造的话,我们需要的时间了可不少,时间上来不及了,这段时间是最关键的时候,魔窟那边已经有动作了。”

    凌建说完,他就独自走向了兰庭,而负责拉车的十六头狼则是缓缓的跟在凌建身后,步伐非常统一,犹如经过了训练一般。

    兰榆看着一人十六狼的身影,心里犹如卡了一根骨头一般,心情很是复杂。

    凌建的速度不快也不慢,仅仅是半刻钟不到的时间里,凌建已经站在了兰庭大门的前方。

    兰庭的大门正中央位置雕刻着一朵偌大的兰花,加上其颜色的变化使其非常逼真。

    凌建看了一会儿逼真的兰花,目光回到了自己的座驾身上,只见十六头狼刚刚接触到凌建的目光,他们就快速的把车厢拉到凌建的身前。

    凌建三五两下就回到了车厢之内,他伸手把车厢内扶着照明的夜明珠转了一个圈,接着周围的环境就变了,这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新环境。

    新环境中,大约二十多人正慌慌张张的集中在一起排队,凌建看着面前的二十多人非常的高兴。

    “各位,你们都是我训练出来的,现在该去干活了。”

    凌建的声音刚刚响起来的时候,多出来的二十多人都马上行动起来了,他们快速的朝着各个方向跑去,最终分别在不同的位置停下来。

    如果此时有懂阵法的人从上空俯视兰庭,那么就会发现所有人的站位都隐隐契合一个阵法。但是兰庭的上空风和日丽,有的也只是零丁洋里面的孤云,人却是一个也没有。

    不久后,凌建找出来的二十多人都开始盘坐在地上开始凝结符文,一个大阵也开始缓缓的从无到有演变起来。

    “经过他们不分昼夜的训练,此玄火阵终于有这样的威力了,假以时日,火灵子的太阳就可以变成真的了。”凌建很满意的看着正在形成的大阵。

    然而,兰榆看到这大阵开始形成时却是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件事:谢军两兄弟还在里面!

    “等等!”想到谢军两兄弟时,兰榆当即就对凌建大喊,凌建听到声音自然就转过头看了一眼兰榆,见此兰榆接着就开口道,“谢军两兄弟昨晚喝醉了,他们两正在里面睡觉呢……”

    兰榆说到后面,他的声音不知不觉就变轻特一般。

    凌建扫了一眼兰榆,接着就跨出一种不知名的步法进入了兰庭之内;外面,阵法还在不断地布置着,似乎凌建的人都对凌建的举动很信任。

    不多时,一小队人马已经快速的从兰庭内出来,不过凌建却是早一步回到了他的座驾前盘膝坐下,似乎接下来的事情都和他无关。

    另一边,在谢军一行人离开了兰庭的时候,凌建口中的玄火阵突然燃烧起熊熊大火……这一刹那,已经盘膝坐下的凌建都刷的站立起来,因为这火焰意味着第三个顶点已经逐渐形成,而一个新的局面也即将拉开。

    在兰庭外,兰榆已经激动得留下了两行热泪,他从谢军口中得知,凡心学院并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

    住在大棚里面的群众看着熊熊烈火,一股热情忽然弥漫了在所有人的心头。也因为这样,要参军的人也一下子多了起来。

    这边烈火煽情之时,凡心学院中也在进行最后的一次洽谈,目的还是逍遥尊者带带来的结盟契约。

    “逍遥宫目前已经陷入了艰难的境况,我想和你们一起通力合作,你们负责整顿内部,我们负责外部,这些都是我们上一次洽谈就已经说好的,那么我就在上一次的基础上多加点东西,一座七阶灵石矿如何?”逍遥尊者沉稳的看着平凡开口道。

    平凡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杯,似乎是没有察觉到逍遥尊者在说话。一旁的柯天见此则是开口说:“灵石矿不同于灵脉,灵石矿只要开采就会减少,而灵脉只要不过度使用就不会有问题,那么为什么不给我们灵脉?”

    “平凡,有件事得告诉你,七阶灵石矿目前在我们逍遥星只出现了两座,一座是一百年前发现的,还没有开采,一座是一千年前发现的,新的那一座还没有开采过,我们是要将此灵石矿交给你,虽然我们逍遥宫的矿工不多,但是也挖了一千多年了,目前还剩下比较多的灵石,如果将新的七阶灵石矿交给你,那么你的财力将会达到恐怖的程度,所以我希望你考虑一下……”

    柯天的声音刚落下,天岛道人就站起身对着平凡开口说。

    “万一……新的七阶灵石矿是小的呢?”柯天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

    天岛道人这一刻气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说出了一个字:“我……”

    “小天,我来说。”逍遥尊者目光扫过柯天,目光接着就在天岛道人的身上停顿了一会儿,“平凡,我也知道这多多少少对你们不公平,但是我能给你的也就是一座七阶灵石矿外加六阶灵脉,但是这还不够的话,你也该发个话吧?我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答应你所有要求吧?”

    逍遥尊者喝停天岛道人的时候,逍遥尊者的目光已经在平凡的身上安家落户。

    这时候平凡才轻轻的抬起头说:“今天,我已经对一些事情有所了解,但是你们提出来的东西都对凡心学院没有太大的收益,而且转手间失去的并不会太少,而我想要的也不过是传承。而你们却一直在讨论什么灵脉、灵石矿……我很无奈。”

    平凡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平凡,似乎这一刻的平凡已经换了一个人一般。

    逍遥尊者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内心则是翻滚了起来,他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很多人都忌惮传承共享,作为逍遥宫的创始人,逍遥尊者自然明白其中的危害。

    “既然是这样,那你说说你的想法,如果不涉及核心的话,我可以将一些功法交给你。”逍遥尊者的心思高速运转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下定决心。

    火灵子和天岛道人一听逍遥尊者的话,两人马上就紧张的站了起来。

    逍遥尊者这时候却是示意火灵子和天岛道人坐下,眼里也释放着让人放心的神情。

    平凡听到逍遥尊者终于不再提灵脉、灵石矿,他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我想要三个区域的传承,其一是功法,越多越好,另外怎么得能够修炼到法相境吧?”

    逍遥尊者听完,他只是沉思了一瞬间就接过话头:“我可以将真灵境的功法都交给你,但是,真灵境和任属境的功法需要你自己上逍遥宫去取。当然,各类型的功法都会有的,而且数量不会太少。那其二呢?”

    逍遥尊者这番话说的很坚决,没有给平凡任何讨价还价的缺口,但是平凡也不会讨价还价,因为他要求的仅仅是法相境而已。

    所以平凡很爽快的同意了,随后平凡也将其二其三都一并提出,逍遥尊者也无一例外都同意了。

    “你需要的这些东西我回头就送过来,现在我也没把这些东西带在身上。”逍遥尊者看所有的事情都洽谈完毕后,他就看着平凡说了一句话,接着就将目光转向天岛道人,“天岛道人是我的徒弟,他来你这儿则是为了一个任务,如今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该带他回去了。”

    听着逍遥尊者平静的话,平凡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似乎在考虑天岛道人的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