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心急,不过也真是时候告诉你了。”逍遥尊者轻笑着取出一块玉石,手指缓缓的从玉石的表面划过,眼里似乎透露着些许落寞,“这就是契约。在我们逍遥大陆又一个百年一次的聚会,天才聚会。这天才聚会的前十名会进入一个奇异的世界,你的任务是把它送到墨玉石台上。这样,逍遥大陆的禁空大阵就会结束运转,这样我们这儿才能出现真灵境以上的修炼者,而魔窟之灾才会彻底结束。”

    “魔窟之灾可以结束?”平凡听到了和凌建不同的意见时,他一下子就震惊得跳了起来。

    “可以结束的,这是我逍遥宫一万多年探索出来的结果,但是需要真灵境的修为才能布置净化之阵。真灵境的力量具有一种循环规则,这循环规则能够净化本源,所以有真灵境的晋级机会之后,魔窟之灾很有可能就会真的结束了。不过,目前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布置一个净化之阵需要十万名真灵境的人才能够做到,但是现在我们连一名真灵境的人都没有。而且,禁空大阵的存在是保护逍遥大陆,一旦禁空大阵停止运作,那么我们将面临血魂族的再次入侵。这些都要你来处理,目前逍遥星已经陷入了另外一个困境之中,逍遥宫已经无法脱身了。”

    逍遥尊者沉重的看着平凡开口说。

    在逍遥尊者沉重的话语之后,柯天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逍遥尊者,不好意思,我来打扰一下。其实,除了凡心学院之外,还有其他更加强大的势力,您为什么不选择他们呢?”

    柯天的声音一下子就提醒了平凡,平凡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接着就支起耳朵听着,他也想听听逍遥尊者的解释。

    逍遥尊者听到柯天的声音时,他无奈的抬手扶了扶额头,接着才开口说:“假使他们任何一家势力能够将人送出逍遥星之外的话,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这凝玄阁的用材非常讲究,在与惶重殿的配合中更是有天下无双的威力,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伪装它的一个能力。凝玄阁的作用是开辟一个空间节点,空间节点是临时的,但是却足以让一个人安全离开,这个能力除了逍遥宫的人知道外,也就只有你们两个人知道了。至于凌建,他已经在准备之中了,应该在不久之后就能够完成我交给他的任务了……”

    听着逍遥尊者的话,柯天看了一眼平凡,接着就开口打断道:“停。你暂且可以不用说了。因为你说的话都是以大局为重,在利益上根本就没有倾向于我们凡心学院的因素,我想结盟的事是不是有点草率了?毕竟结盟都是建立在利益关系上的。”

    柯天的话一下子就让逍遥尊者闭嘴了,他转过身沉默了。

    在另一边,凌建已经出发去第三个顶点,陌墓倒是留在了凡心学院中。

    三角之域的第三个顶点是兰庭,此时的兰庭已经空无一人,城外则是大大小小搭建着一些简易的大棚。

    大棚非常的大,看样子已经占据了几平方公里。大棚里面鱼龙混杂的,很多人都对兰庭修建感到不满,但是作为镇长的李智却是没有任何表示,时间越拖越长,大家也是对此议论纷纷。

    “镇长,我们都在这外边住了这么久了,里面的房子也都修建好了,为什么还不让我们回到镇子里面去住呢?”

    “就是,我们这都风餐露宿两个多月了,您不会就这么对待您的镇民吧?”

    ……

    李智听着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的话,心里也是很无奈,当初侯爷让他空出整个镇子的时候也没说要多久,现在兰庭都已经完工了,但是却没有人能够进去居住,而且这都快入冬了……大冬天在外边住大棚可不是好想法。

    李智苦思冥想之后,他就想着明天去问一下兰庭,不过现在还是要拖住大家:“大家听我说……既然这兰庭已经修建完毕,那么我们很快就可以进去居住了。”

    ……

    在距离兰庭大约有十多公里的位置上,一个私人庄园已经汇聚了三个侯爷,三个侯爷分别是神威侯谢军、骑士谢羽路和兰榆。

    兰榆看两位老朋友都来了,于是就设下宴席邀请两位朋友,因为兰榆的命令,庄园中没有下人伺候三位侯爷,不过他们却吃的非常开心。

    时间总是走的飞快,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后半夜。

    宴会结束之时,兰榆还非常客气的再次感谢:“谢军、谢羽路,感谢你们两个带着队伍来帮我,要不然我这边还得耽搁不少时间呢。”

    “这说的哪里话?我们的队伍虽然先行一段时间,但是你这边也完成得差不多了,我们的人只是负责了收尾的工作,谈不上感谢。”喝的半醉的谢军一听,他连忙就摆摆手说。

    至于谢羽路则是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他正趴在桌面上呼呼大睡,这是彻底喝醉了。

    兰榆和谢军一样都是半醉状态,不过看到谢羽路的状态时却是笑了。

    “想不到你弟弟这个花花公子居然会喝醉,真是少见啊!”兰榆揶揄的对谢军说。

    “兰榆啊,你可别看我弟弟是个花花公子,其实他还是跟老实的,我从来就不让他喝酒,今日他喝醉也是正常的。”谢军醉眼一扫谢羽路,接着就微笑着开口说。

    然而,谢军的声音落下之时,兰榆看到谢军的身体跟着倒下了……

    “侯爷!所有的弟兄们都回来了,他们现在都在我们安排的地方睡觉呢!”

    一个爽朗的声音从一个门外边响起来。

    听着突然出现的爽朗声,兰榆忽然清醒了一下,接着就喊道:“我知道了,?月你进来一下!”

    兰榆说完,一个大门就被猛的推开,而此时兰榆正好扶着一张太师椅坐下。

    ?月一看周围环境,接着就看到了喝醉了的两位侯爷,当即他就开口道:“侯爷您这是把两位侯爷都喝倒了?侯爷真厉害!”

    “行了,别拍马屁了。赶紧把两位侯爷送到客房里面休息。还有安排人来把这儿清理下。”兰榆摆了摆手就开口吩咐。

    ?月显然是兰榆的心腹,在兰榆的话说完时他就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不一会儿,两波人就分前后带走了谢军和谢羽路,不过这时候一个穿着金色甲胄的人却是出现在兰榆的面前。

    身穿金色甲胄的人是一个将军,姓兰名骅,在兰家的地位也挺高,是兰榆的弟弟。

    兰骅冷漠的扫了一眼兰榆,接着就冷哼出声:“兰榆,瞧你那鬼样!还好意思带走我们兰家的人?你省省吧!”

    “行,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兰榆听到弟弟兰骅的话,脸部似乎瞬间变得苍老,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兰榆就挥挥袖子说,“不过,你能代表大哥的决定吗?”

    然而,兰榆的话还没落下时,一个人的声音就忽然响起来:“老三的话就是我的话,从明天开始你就离开我兰家吧!要不是还有两位侯爷在府中,你今晚就被我扫出去了!”

    声音即将落下的时候,一个人才幽地出现在大门前。此人长相和兰榆、兰骅都有些相似,不过却是一个心眼极小的人。

    兰榆抬起眼皮看了看自己的三弟,接着就将目光锁定在自己的哥哥身上:“兰健阳,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听你们的吧。无颜,去把你的冒险团的人都带来,让他们在门口等着,我们今夜就走。”

    兰榆的声音刚落下,一个人就从暗中走了出来:“是!无颜马上去办。”

    兰榆点了点头,然后就将目光转移到最开始进来的那个?月身上,道:“?月你带亲卫队把两位侯爷送到兰庭中去。”

    ……

    兰庭周边,一些人眼尖的已经看到了正在前行的车队,黎明时刻的火把显得非常明亮。

    “镇长,你看这是不是侯爷的队伍?”一个镇民看着长达十多米的车队,他连忙朝着身边的镇长开口问。

    “或许是吧!不过,也许是过往的车队也说不定的,虽然我们镇子很贫穷落后,但是少量的商队还是会经过我们镇子的。只可惜……镇子已经没人了。”镇长李智看着前行的车队,心里的猜测从他的口中传出。

    “这个简单,这新的兰庭已经修建大门,如果他们是商队的话,他们肯定不能进去的。要是大门打开了的话,我们就跟着进去!”

    “就是,我们总不能在这里老等着吧?”

    ……

    一些镇民不断的嚷嚷着。

    李智这个镇长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目光则是紧张的盯着那支车队。

    “驾!驾……吁……”

    然而,这时候李智非常熟悉的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

    李智犹豫了片刻,接着就快速的拨开人群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李智跑到声音传出的地方一看,发现在夜色中的人有些像兰庭,当即他就犹豫的开口问:“侯爷,是您吗?”

    兰榆转头看了一眼周围,接着就开口说:“是我。今晚,我是来做两件事的。第一件,最多两天你们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去,我可以保证。”

    “侯爷,您确定这不是酒后失言?我闻到了一股好大的酒味。”一个大胆的镇民忽然开口问。

    “问得好!侯爷,还希望您能醒醒酒再说,以免我们白高兴一场。”有人当出头鸟,其他人胆子也大了,当即就有人补充道。

    “诸位可以放心!我兰榆今天以凡心学院的名誉保证我不是酒后失言;同时也压上我的性命,这两天我都会和大家在一起同吃同喝,这是第二件事。如果,两天后你们还不能回到原来的家乡,那么我的命就是你们的了。”兰榆听完大胆之人的话时,他就大笑一声开口道。

    “我相信侯爷的人品!也就是两天的时间,我们还可以等一等,大家说是吧?”李智一听兰榆把命都压上时,他的心就放下了一半。

    “我们听镇长的!”众多的镇民此时都知道了兰榆的意思,所以在李智的声音出现时就大吼道。

    兰榆听着周围洪亮的声音,他自顾自的找到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坐下,目光迷恋的看着兰家的方向。

    这时候,那支举着火把的车队已经在众人的视野里消失,消失的地方正是新建的兰庭。

    一个负责观察的人一看火把已经没影了,他就连忙开口说:“快!正好侯爷在这里,赶紧去问问侯爷这是怎么回事……”

    机灵的人一下子就跳开了,不一会儿已经是来到了兰榆的身边。

    一个心急的人一来到兰榆的身边就理直气壮的开口问:“侯爷,刚刚有人进入了兰庭,您看……”

    “我被兰家扫地出门了,刚刚你们看见的那车队是我的两个朋友,他们刚刚在我的府上喝多了,现在也没个地方给他们休息,虽然是我的朋友,但他们都是侯爷,我总不能让他们睡在这里;虽然是我的朋友,但他们都是侯爷,我总不能让他们睡在这里,所以我就安排他们先去兰庭休息下,你们不用担心。”兰榆回头看了一眼兰庭的方向,接着就苦笑着开口说。

    “扫地出门……”李智凝重的看着兰榆,“侯爷您是喝多了吧?”

    李智的声音响起时,那个叫无颜的人也来到了,他带着身后的一群人来到了兰榆的身边道:“侯爷,我的人到了。”

    兰榆看了看无颜,接着就对李智说:“安排人看看谁想参军,要求忠诚就行,有无修为不重要。有的话去找他,他叫无颜。无颜,你负责编排一下,让想要参军的人尽快融入你们,还有就是在这两天里组织他们训练一下。”

    无颜一听,他就明白了兰榆的意思,接着就点着头和李智走到了一边。

    这时候,黎明已经过去了,天空开始出现鱼肚般的白色。

    “嗷……”

    一声狼嚎毫无征兆的响起,所有人的心的揪了起来,唯独兰榆轻松的说了一句:“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