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宫殿出现的时候,一道人影缓缓的出现在火灵子和天岛道人的前面。

    看到出现之人,火灵子和天岛道人都变得恭敬起来。在人影的前面站着错愕的平凡。

    出现的人影不是别人,而是那个赠送天道茶具给平凡的天道之灵。

    “师尊,您交给我的任务已经进行了一半,很快就可以把任务做完了。”火灵子恭敬的声音在不久后响起来。

    天道之灵轻轻的点点头说:“嗯,我知道。天岛你的任务完成得也不错,接下来的事我来说吧。”

    说完,天道之灵的目光就固定在平凡的身上,道:“平凡,我们又见面了。要不,你把茶具拿出来吧?好久没喝茶了,这次我来泡一壶茶来给大家评论一下我的手艺。”

    平凡一听天道之灵的话,他的错愕就从身上散去,手里迅速的将天道茶具从意念空间中取出:“天道之灵前辈,您请用茶具。”

    火灵子看着平凡的动作没有丝毫的不满,而且还隐隐有些赞许,只是在听到称呼的时候他的脸就带上了些许愠怒。

    火灵子的动作除了天道之灵之外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发现弟子火灵子有训斥的倾向时,他就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火灵子不要斤斤计较。接着,他就接过了天道茶具开始摆弄起来。

    “咦!平凡你的运气可真好,不但雷髓空间得到了,而且还得到了意念空间。这可真是好事!”天道之灵看着平凡取出天道茶具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个很惊奇的地方。

    “师尊你是说第二个雷髓空间?”火灵子一听,他马上就想起了一些事情,于是就开口问。

    在火灵子的声音还没有落下时,天岛道人还补充了一句:“不单单是雷髓空间吧?我记得逍遥星还没有出现过意念空间。”

    天道之灵听着两弟子的话,他还慢悠悠的泡着茶,茶叶已经被他放入茶壶中,一股清香缓缓的从茶壶的壶嘴飘出。

    茶的清香让平凡为之陶醉,他泡茶的技艺虽然在提升,但是天道之灵的茶艺却是非常高超,两者相差甚远。

    天道之灵行云流水般倒满了五杯茶,然后就抬起头看着平凡说:“没错,你们两个说的都正确,但是还有一个地方你们没有想到,我们凡界第一个地狱空间的人就是平凡。”

    接着天道之灵就对火灵子开口说:“赶紧把茶水给大家伙送去,别样让大家伙等急了。”

    然而火灵子却还在吃惊中未能回过神,当然处于震惊中的病并不仅仅是一个人,就连火灵子的师兄也在震惊中。

    平凡回过头看了一眼柯天,接着就对天道之灵开口询问:“敢问地狱空间是什么东西?”

    天道之灵愕然的看了一眼平凡心中原本要呵斥弟子的话都憋回了肚子,然后才开口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刚刚突破吐纳境八重把吧?而且你还没有查看过你的意念空间。”

    平凡吃惊的看看天道之灵,脸上的表情无疑是确认天道之灵的话。接着,平凡就地盘坐下来开始查看意念空间。

    这时候,火灵子才突然回过神并迷茫的看向天道之灵:“师尊您刚刚喊我干什么来着?弟子我刚刚分心了听不太清楚,还望师尊再说一次。”

    天道之灵看了一眼平凡,发现平凡在修炼的状态中,于是就开口道:“我刚刚让你端茶给平凡……”

    火灵子一听脸上登时就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不过这时候天岛道人却是伸手拉住了火灵子:“师弟别这样,有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在其中,你切记不可轻举妄动。”

    天道之灵那个看到这儿时,他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回头我找时间亲自和你说,现在你就先听我安排。”

    “是!师尊。”火灵子愣了愣,接着就开口应道。

    虽然火灵子应声了,但是天岛道人还是感觉到他内心的不满,不过在想到多年以前的那些话的时候还是闭紧了嘴巴。

    这自从平凡开始修炼之后,柯天就一直在观察剩下的几个人,但是对于每一句话他都抱着很大疑惑,他根本没能领悟其中的意思。

    没过多久,平凡就结束了修炼,他抬头看着天道之灵询问:“前辈,我的意念空间中怎么会出现雷电的?”

    “这是雷髓空间和意念空间结合之后形成的,这就叫做地狱空间。地狱空间的雷电可以淬炼你的灵魂,作用不大却是胜在持久。不过你可以忽略不计了,你修炼的炼魂法不简单的。”天道之灵笑着开口解释。

    “噢!原来这就是地狱空间。”平凡恍然大悟的回忆到自己看到的一切。

    “来,喝茶!”一道不满的声音忽然响起来打断了平凡的回忆。

    抬头一看却发现是火灵子,但是现在的火灵子和原来的不一样,似乎很暴躁。

    平凡满腹疑惑的接过了茶杯,轻轻的押了一口茶,去的发现茶水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在味道里面能够感觉到四种味道:酸、甜、苦、辣。

    下一瞬间,平凡就愣住了,他根本想不到茶水居然还蕴藏着一团灵力!灵力在腹中化开,平凡迅速炼化了灵力之后发现修为又晋升了一截!

    看着平凡迅速炼化灵力的表现,天道之灵和天岛道人以及火灵子都笑了,不过他们都没有出声打断。

    不一会儿,平凡的体内已经没有其他灵力了,在灵力完全被炼化的时候,平凡就已经悠悠转醒。

    不过下一瞬间他却是听到了一句话:“其实你不必这么着急炼化体内的灵力的,在懂茶之人的面前,茶之灵力都是不需要进行炼化的,只要时间足够长,茶之灵力的效果会比你现在炼化的效果更好。”

    这声音无疑提醒了平凡,但是作为一个刚刚入门不久的茶道之人,一些常识性的问题还是不懂的。对此平凡只能无奈的笑笑……而声音的主人就是天道之灵。

    随后天道之灵的声音就再次响起来:“你也喝了我的第二杯茶了,那我就应该把我真正的身份告诉你了,其实我就是逍遥星的主人,人称逍遥尊者,只不过已经隐世太久了,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知道我的存在。不过,今天你注定要与我出现一段缘分。”

    “师尊给你带来的礼物已经在进行建设,只要时间足够,一切都会变成无价之宝。”天岛道人看了看天空就开口说。

    “无价之宝?”平凡疑惑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下一瞬间他就发现了一丝不对,天空中已经带上了一道又一道雷电,只是没有雷声出现而已,“这难道就是那一份礼物?”

    平凡的话才刚刚出现,逍遥尊者的声音又跟着响了起来:“这的确就是我给你带来的礼物,不过现在还不能算是礼物,因为它还不完整。完整之后的礼物应该叫做天铸城,我想天铸城肯定会让你感到满意的。”

    火灵子听完师尊逍遥尊者的话之后,他的目光暗淡了片刻,接着就迷恋的抬头看向天空。

    天岛道人看到火灵子的反应,他犹豫了一下就对逍遥尊者小声问道:“师尊,您看要不要告诉五师弟?”

    “嗯,你去说吧,我和平凡谈点事情。”逍遥尊者看了一眼火灵子,接着就轻轻的开口说。

    天岛道人听到逍遥尊者的话,他就点点头拉走了火灵子,而柯天则是抬头看向平凡,其中蕴含着询问的意思。

    “你可以不用走,但是你必须要保证这次的谈话不会从你这儿泄露,你能做到吧?”逍遥尊者自然注意到了柯天的反应,不过他并不介意柯天在场,所以他给柯天一个选择的机会。

    柯天感激的点点头,接着就恭敬的开口道:“还望逍遥尊者大人给小子植下禁制,这样一来我就能够同时办成两件事了。”

    逍遥尊者作为一个过来人。他自然知道柯天的意思,于是他就点了点头道:“也好。”

    在声音落下的时候,逍遥尊者地右手已经将一道灵力打入柯天的脑袋:“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够查看你体内记忆了。”

    “真的吗?太好了!”柯天一听逍遥尊者的话便马上激动的跳了起来。

    逍遥尊者只是笑了笑,然后目光就转移到平凡的身上:“我给你看一场距离现在很久的战斗。”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还没反应就已经发现周围已经变了一个环境,周围都透露着一种荒凉,似乎大地已经失去了生机……

    逍遥尊者非常认真的开口说:“这儿,是一场大战的位置,也是最接近现在这个时间的战斗。”

    逍遥尊者说着,平凡和柯天就已经看到了两群人出现了,两群人的服饰皆不一样,一方的衣服比较接近逍遥大陆的风格,但是另外一方却是血红色的服饰,和逍遥大陆的服饰没有一点的相似之处。

    “那血红色衣服的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自称血魂族,其修炼和我们相差无几,但是每到月圆之夜时却要大量的血液供其修炼,而且行事作风当年也有违人道……”

    两群人出现的时候,逍遥尊者就开始给平凡和柯天普及知识。

    荒凉的气氛在两群人面前成了次要,取而代之的是两军对垒的豪迈气概。

    战斗一触即发,各种数不清的武技不断地从各人手中出现,而武技带来了数不清的伤亡……

    在战斗打响的时刻,平凡再也听不到逍遥尊者的话语,他的心沉入了战场之中,仿佛战场上的每一个武技都轰在他身上一般,脸上的表情复杂多变。

    柯天此时也在盯着战场看,他的目光牢牢的锁定自己一方的人,但是其中的伤亡让他的心情越发的沉重。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之后,周围已是千沧百孔,一截又一截来自死者、伤者的肢体铺满了整个大地,地面的尸体更是数不胜数!

    胜利的一方谁也不清楚,但是所有还活着的伤者都露出了绝望的神情,眼睛死死的盯住天空。

    此时此刻,天空已经化作一抹血红,一个能噬人的大窟窿悬挂在天空之上。

    环境忽的一变,接着逍遥尊者的声音就跟着响了起来:“你们刚刚看到的是一场由入侵者发动的战争,随后逍遥星的九块大陆以及多个海域遭到血魂族的入侵,不久以后,另外一个入侵势力也来了——魔族。他们投下了一方魔窟,加之血魂族的推动,最终形成了一次万魔横行、血魂过境的局面,然而我却还没有能力将这种局面后果完全清除,已经万年之遥了……”

    逍遥尊者的话中夹带了一种无奈,但是又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他的悲伤。

    “那结盟契约应该和这件事有关系吧?”平凡在心里把一切进行了一次推演,最终得出了一个自己认为比较好的结论。

    逍遥尊者听完平凡的结论时,他赞许的看着平凡开口道:“不错。你身为两个神瞳的继承者,你有足够的能力开辟一个完整的世界,事实上你也将这些做到了。本来,我以为你只能开辟一个类似金鼎大陆的世界,然而我却没有想到你还开辟了另外一个世界,始衍大陆可不简单啊!”

    平凡听到逍遥尊者的话,他很是吃惊,因为一个外人都不知道始衍大陆的存在,但是听逍遥尊者的话却是知道始衍大陆的存在的。这么一来,平凡的脸上就出现了复杂的表情。

    逍遥尊者看着平凡复杂的表情轻轻一笑,接着就开口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惶重殿是我六徒弟的本命法器,我对于惶重殿的了解更甚与你。”

    “既然这样,那你来告诉我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吧!当然,我是指契约的事情。”平凡听完逍遥尊者的话,他就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平凡的声音似乎就是一根导火线,逍遥尊者听着平凡的话时脸色一点点的凝重起来,目光里依稀透露着些许念想,这让平凡感到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