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岭潭上,蓝色的区域已经消失,那原本矗立在东岭潭水面之上的玉石宫殿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正在融化的冰面。(书屋 shu05.com)

    冰面上一个又一个的队伍快速的离开,他们看着身边的人都非常的警惕,但是谁都不敢说自己得到了什么东西。

    于是一群又一群人在满怀警惕的氛围中离开了,唯独平凡还在岸边上站着,众人看平凡的眼光非常的怪异,只是每个人都身怀重宝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惹是生非。

    在平凡的身后唐璐宗三人肩并肩站立着,再往后就是天沐等十个人。

    平凡静静的看着正在消融的冰面,目光微微带着些留恋,但是吐纳境八重的气息却完美的隐藏着,谁也没有察觉到平凡到底处于何种修为。

    时间并没有在平凡的留恋中停下前进的脚步,只见冰面消融了一半的时候,唐璐宗忽然跨出一步开口道:“院长,柯天那边传过来消息说有急事要你回去一趟。”

    “有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平凡转过头问。

    “没有,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回去一趟?”唐璐宗摇了摇头说。

    听完唐璐宗的话,平凡有联想到了谢军,如今已经是三天过去了,谢军应该已经来到了文澜,那布置九元微仪阵的九件三阶法器应该也被带来了。想到这里,平凡就点点头道:“走吧!一起回去,那九件三阶法器应该已经到了。”

    唐璐宗和郑云飞以及范孥一听,三人都激动起来了。

    接着唐璐宗就欣然点头说:“我们赶紧走吧!说不定真有什么急事呢!”

    随后,平凡就带着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向文澜。

    在半个小时以前,一道白光坠落在文澜内,许多人都看到了,但是等所有人都赶到位置时,白光坠落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唯独能够证明白光出现过的就只有一个大坑。

    此时,柯天和凉风已经来到了现场并经过了勘察。

    凉风摸了摸紧锁的眉头开口问:“你觉得这应该是怎么一回事?”

    在凉风的身边也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柯天,柯天本身就是一个洗伐境的人,只是不知道何种原因致使他留在了晴杨镇,但是他的见识却是除了凌建这种老古董复活之外最高的。

    柯天侧头看了一眼凉风,目光闪烁着开口道:“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过我想这应该和宝物有关系。但是,在这里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能够与宝物联系起来的地方,就这一点我就不能确定具体是什么一回事了。”

    说来也奇怪,因为地面上的大坑焦黑焦黑的,而且直径达到了十米,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会猜测有什么宝物出现过,然而却是谁也找不到任何有联系的东西,似乎一切都只是假象。

    地面上的大坑谁也不会看不见,在附近的人都相信一定是有宝物在这里出现过了。

    “两位副院长,我们派去检查的人回来了,根据他们说出来的消息分析,这大坑的确是由一道白光造成的,而且这白光还是从文澜之外进来的!”

    大家都在寻找宝物踪迹的时候,跟着柯天一起出来的一个长老忽然开口说。

    柯天眉头一跳,接着就开口道:“查出来了?那有没有查到是谁拿走了宝物?”

    那个长老摇了摇头,接着就开口道:“根据我们的长时间调查得到的结果是这边没有人,而且我们的人也不在方圆十里之内,而十里之外就是一个小型的村庄,根据我们的了解,那个村庄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那,这大坑到底是怎么回事?”柯天伸手指着前面的焦土大坑,眼睛斜着看向那位长老。

    长老沉默不言的站在原地,目光牢牢的盯着大坑,眉头却是紧锁。

    凉风侧头看了看柯天,接着就开口道:“这里的事情有多少人已经知道了?清楚么?”

    长老一听凉风的话仿佛是遇到了救星一般,只见他认真的开口说:“根据我们的了解,这儿也就是来了几个人,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同一个势力的,要不要调查一下?”

    “不用了。”凉风思索着看了一眼地面的大坑,接着就砖头对柯天说:“反正也没有什么,而且也没有什么人知道,那么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在这儿有人做做样子就行了,我们还有事情呢。”

    凉风的话很轻,但是柯天却是一下子惊醒,接着他就点着头说:“斐长老,接下来就麻烦你带队在周围搜寻一下了,务必把样子做足,这件事恐怕不会简单的。”

    斐长老就是那个汇报情况的长老,当他听到凉风的话时,他就已经隐隐猜到了最终的结果,而柯天的话则是证实了他的想法,所以在柯天的话刚刚说完时,他就已经开口应承:“两位副院长放心,我一定会安排人把事情做好,绝对不会有蛛丝马迹流露出来的。”

    凉风的话刚刚说完,柯天就已经将一道传送门打开,凉风一看就转身走进了传送门之中而柯天则是紧随其后也离开了……

    斐长老看着已经消失的传送门眼里有些羡慕,不过仅仅是一瞬间之后羡慕就消失在他的眼里,取而代之的是崇拜。

    在崇拜过后,斐长老就迅速在原地进行安排。不出半个小时,一支支队伍就开始散开,最终开始围绕椒图大坑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巡逻。

    也就在斐长老的各项安排开始落实的时候,平凡已经带着十三个人进入了文澜之内。

    平凡身后的十三个人分别是唐璐宗三人以及面具小队不过收获颇为丰富的众人脸上都有一种特别的喜悦感;特别是面具小队他们本来就在这里出发的,如今他们成功完成任务回来更是有一种自豪感,脸上似乎还能找到炫耀的感觉。

    平凡站在文澜内看了一下前方已经郁郁葱葱的小平地,心中浮现了文澜起初被建成的时候,文澜内的那一片荒芜。

    经过一阵情绪变化之后,平凡的心情恢复了原有的平静,随手一抬就将传送门给打开了:“走吧,我们先进去,既然是柯天给我们发的消息,那么事情就应该不会简单的。”

    在之前约定中,一般都是平律给平凡传递消息的,这也只是因为一个约定:如果没有是什么急事就平律通知,即使的话就交由柯天进行传递。

    唐璐宗等十三人都不知道约定的是事,但是他们都清楚一个事:平凡说的不简单绝地对不会是简单。

    于是所有人都很快的进入了传送门内……

    “平凡,你来一趟金鼎大陆吧!柯天就在这里。”

    平凡刚进入到凝玄阁之中,火灵子的声音就忽然响起来,听到火灵子声音的不仅仅是平凡,而且还有在凝玄阁内的所有人。

    “难道这次的事情和火灵子也有关系?”平凡听到声音就走皱着眉头在心里想。不过想归想,平凡还是第一时间打开了传送门并进入了其中,但是这次他却没有带上其他人。

    在金鼎大陆的某个地方上,火灵子和一个有些糟蹋的老头在喝酒,酒的香味足足蔓延了周围的十几米,由此可见就并不是普通的酒。在两人的身后,柯天正一丝不苟的端着一个酒壶。

    如果平凡和凉风看到这一幕的话,两人都会惊讶一个人,那就是天岛道人。他们两人都知道火灵子的身份很是神秘,但是如今却能和一个糟蹋之人同桌喝酒,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然而整个金鼎大陆中都没有人知道天岛道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就连柯天也是不知道的,他只是在回到凝玄阁的第一时间就被火灵子给喊过来了,至于天岛道人的身份也成了一个谜团。

    在凝玄阁中,唐璐宗等人已经盘腿修炼,二而平凡则是循着自己以前的记忆去找火灵子了。

    没过多久,平凡就顺利找到了火灵子,不过在看到天岛道人的瞬间他心中就出现了谜团:“这天岛道人难道有什么打来头不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得了了!以前可是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妥的……”

    在平凡不断分析的时候,火灵子已经看到了他,于是火灵子就喊道:“平凡,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在火灵子出声的时候,天岛道人也看到了平凡,不过此时他却是轻笑道:“平凡你是在猜测我的身份吧?”

    “怎么?你们是互相认识的?”火灵子皱皱眉头就开口问。

    “师弟你可知道净魔天宫的来历?”天岛道人看着正在走近的平凡,眼珠子一转就转过头对火灵子询问。

    天岛道人的声音不大,但是修炼者的感知都很强大,所以天岛道人的话被平凡听了个完整!

    这一刹那平凡的内心是崩溃的。

    不过天岛道人的注意力并不在平凡身上,所以他并不清楚平凡内心的复杂,但是柯天注意到了,只不过他也和平凡一样都对天岛道人的事情一无所知,最终他只是轻轻的摇了摇。

    火灵子别有深味的看了一眼平凡就知道他并没有知道两人的身份,随后他才对天岛道人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和师傅都精通推演,所以在你提出要离开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推演到了一些事情,于是也知道你的能力的我们就制定了一个辅助计划:就是我和我的本命法器融合以另外一种方式辅助你,如今天鬼魔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就该离开了。”天岛道人很平静的说出来一番话。

    火灵子听完,他的眉头瞬间成了苦瓜,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似的。

    这时平凡也站到了火灵子的身边,眼睛平静的看着火灵子和天岛道人。

    一旁,柯天将平凡的表情一一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平凡和自己一样——都是不清楚情况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火灵子抬起头看着天岛道人问:“既然你们早就知道事情的结果,那你们怎么还让我出来?”

    “师弟,你是知道的,作为逍遥宫的人,一切都会以合适的代价保护世界,就连师傅也一样,所以你就是那一个代价,不过也成功的让你专心离开了那个伤心之地。”天岛道人很平静的看了一眼火灵子,一道深沉的声音也在不久后响起来。

    火灵子严肃的点了点头,接着就转过头看向平凡:“师兄,这是不是我们的九师弟?”

    天岛道人看到火灵子的动作时,他的脸就已经稍稍有了一些变化,不过他还是认真的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我?这不可能吧?”听到火灵子的声音,平凡一下子就蒙了,他的内心只有一句话。

    好在天岛道人接下来的话让平凡的心稍松了一点点。

    天岛道人谨慎的摇了摇头开口说:“在师尊的安排中,他并不是师弟。”

    天岛道人说完之后,他的表情就变得复杂起来,似乎有什么事情让他很纠结似的。

    火灵子早已经是一个老古董,所以天岛道人的谨慎让他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此时此刻,平凡也注意到天岛道人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却又不能开口问。

    一旁的柯天看到这种情况时,他则是慢慢的把酒壶放下,目光犀利的盯着天岛道人,然而他的心中则是出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恭敬。

    压抑的气氛慢慢的扩散,最终所有人的变成了压抑的源头。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后,天岛道人忽然打破了压抑局面:“平凡,你还记得东岭潭有一座玉石宫殿的事情吧?”

    “记得,我刚刚从那里回来。”平凡听到玉石宫殿的时候就是一愣,接着就把实际情况说出。

    天岛道人这一刻似乎把心放在了地上,声音变得轻松起来:“那玉石宫殿其实是我师尊他老人家带过来的,里面藏有一份礼物和一份结盟契约。”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契约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众人都十分清楚结盟意味着什么;但是出道不久的平凡却没能一下子转过弯来。

    平凡皱着眉头开口问:“结盟契约?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天岛道人没有回答平凡的问题,他只是慢慢的拿出了一样东西,那是平凡很熟悉的玉石宫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