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流逝,唐璐宗被围攻的时候已经隐隐约约和众人不分上下,偶尔有些破绽展露出来但是天沐等人没有掌握时机的时间,于是在一旁观察的孔目蠢蠢欲动了。

    嗤啦~

    唐璐宗一个不小心被周玥以一柄短刃划伤了手臂,手中的长剑一抖就要掉在地上了。

    “这五个人修为低,但是他们的配合已经在前面的多场比武中得到了磨合,已经隐隐带上了默契,要是孔目还不出手的话,我也只能用尽全力了……”

    唐璐宗侧头看了一眼被划伤的左臂,目光随即在周围扫描着,他相信孔目一直在盯着自己,因为范孥和郑云飞都没有破解阵法的能力,特别是多个阵法重合的情况。

    然而唐璐宗的想法并不能如愿,只见天沐慢慢的退在后面开始布置阵法,布阵的速度非常快,这些唐璐宗都非常的重视,只因阵法所用的阵基是三柄长剑!

    “剑阵!天沐这小子肯定是在布置剑阵!”看着天沐的阵法以长剑为阵基,一个让唐璐宗心慌的想法展露在他的内心,“不行!如果让剑阵布置完成的话,我就算我发挥全部实力也会非常的狼狈,而且还有可能会失去让这一场比武胜利的可能性!我要阻止他不知阵法!”

    剑阵在逍遥大陆上属于中等阵法,但是其威力却能够和上等阵法相比拟,一般的上等阵法的攻击范围都有限,而且很多上等阵法都是需要范围才能够施展攻击,但是剑阵却不需要,只要将剑阵布置完成就可以灵活攻击,这是普通阵法所不能比拟的地方。

    唐璐宗本身就是一个涉猎阵法的修炼者,所以他非常清楚一个剑阵对个人的影响。

    事实上,天沐的确是在布置阵法,但是阵法布置需要时间,而且需要一定的激活时间。

    不过天沐相信其他人会给他准备的时间的,因为他们都希望得到胜利,最后一场了……

    唐璐宗看着对面的天沐,心中一横就将全部的实力爆发出来,而攻击则是直接锁定了天沐。

    唐璐宗的攻击只是一招普通一点的剑术,但是在吐纳境三重的全力加持下,四个吐纳境二重居然挡不住!

    剑术打破飘叶四个人的封锁后依旧气势无双的朝着天沐高速移动。

    天沐自信飘叶四个人的实力,所以他退后布置阵法的时候就已经全力以赴,所有的精力都集中中凝聚符文身上。

    在天沐的专注之下,唐璐宗的剑术根本没有被天沐察觉,而剑术的攻击速度实在是太快,飘零四个人的声音还没传出就已经距离天沐不到两米!

    “糟糕!看天沐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有攻击锁定他……”孔目一直在寻找机会偷袭唐璐宗,所以唐璐宗对天沐发出的攻击也被他看在眼里,但是他还是希望天沐能够反应过来自己应对攻击。

    时间并不会停留,只见唐璐宗的攻击已经距离天沐不到半米了!在这个时间里,孔目已经站到了天沐的身旁,但是所站的位置并不会影响到天沐布置阵法。

    孔目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天沐,目光迅速扫过郑云飞和范孥两位长老,心中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天沐被唐璐宗长老打败,那么一角桃源的压制就会立即降低,到时候郑云飞和范孥两位长老的实力将会恢复,而取胜也变成了一瞬间的事情。

    想到这里,孔目就当机立断将一门强大的防御武技运转,而正在布阵的天沐也被孔目用防御武技包裹。

    孔目刚一施展武技,唐璐宗三人马上就感应到了,郑云飞被擅长近战的冠南和兴鹰牵制,而且又没有什么隐藏起来的手段,所以他知道孔目的时候也只能专心应对来自两个近战弟子的攻击。

    范孥感应到孔目的时候,他正好将心草剑阵布置完成,只是阵基还没有摆放,但是范孥作为一个精英弟子,多余的法器还是有的。

    只见范孥径直把三柄法器长剑扔在隐藏有阵法阵眼的位置,一个阵法陡然出现在一角桃源中!

    心草剑阵的形成迫使一角桃源的压制减轻了几分,而天沐运转一角桃源的压力则是增加了些许。

    但是这一切天沐都没能反应过来,心草剑阵一经形成便发动了攻击,目标就是替天沐抵御唐璐宗剑术的孔目。

    范孥从催动阵法到发动攻击,所用的时间也不过是一个眨眼,但是一个眨眼过后孔目却是消失在一角桃源中。

    克南等几个人察觉到孔目消失后,他们都浑身一震,接着就不要命的将各种各样的武技使出。

    然而,多少天花乱坠的武技都好,一个吐纳境四重强者催动阵法的攻击依旧是势如破竹的收割生命,一条条生命从范孥的剑气中不断消散……

    除了范孥之外,郑云飞和唐璐宗也没有闲着,只见唐璐宗一手执剑穿梭于各人周围,主要作用就是吸引注意力,时不时还能偷袭一两个人。

    不过,唐璐宗也仅仅杀了两个人,比武就已经胜利了,因为郑云飞的速度也很快,而且他的修为在吐纳境四重,对一身灵力的掌控更加稳固,攻击的时候灵力的运转也快了不少。

    在郑云飞将最后一个凡心学院的人击杀后,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恭喜各位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比武,现在我来宣布一下奖励。”

    苍老的声音说到‘奖励’的字眼时,他的声音顿了顿,接着各个比武台上就出现了最后一场比武的对手。

    “也不知道我们的奖励是什么,不过玉石宫殿内部居然隐藏有这样的能力,想必我们的奖励应该也不会简单的吧?”唐璐宗看到天沐等人时,他就轻笑着开口说。

    天沐笑了笑,目光抬头看向了天空。

    此时的天空已经出现了数不清的光团,光团之内有什么谁都看不到,但是苍老的声音却是在这个时候再度出现。

    “这些光团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有的是功法,有的是法器,有的是丹方……等等。这就是你们的奖励,不过需要自行选择,第一名可以选择二十八个光团,第二名可以选择二十七个光团,第三名可以选择二十六个……以此类推下去,最后一名只能选择一个,但是这一个也不是简单的,因为这些光团里面的东西每一件都比通道中的珍贵。”

    苍老的声音落下时,唐璐宗的眼睛都放大了好几倍,他根本没有想到奖励居然会有这么丰厚,不过接下来却是懊恼,因为他的排名是第六,按照苍老的声音的规矩,他只能选择二十二个光团。

    唐璐宗的吃惊和懊恼并不会影响光团被取走,只见第一名的林天郡都城的队伍迅速取走了二十八个光团,而他们的身形也在第二十八个光团被取走时消失了……

    第二名的队伍取光团的时候,有些犹豫,但是二十七个光团还是很快被取走了;当然,第二名的所有成员也在二十七个光团被取走时消失了。

    第三名也是如此……

    在一个密室中,平凡还是没能找到离开的方法,但是灵气充足的密室让他的修为提升的速度非常快,在凡心学院的面具队伍和唐璐宗三人站在同一个比武台的时候,平凡的修为已经成功突破到了吐纳境八重!

    “啊!想不到我在这密室呆了三天就突破了四个境界!虽然只是小境界,但是历史上能有多少个人能够做到这样的?”平凡感受着体内庞大的灵力自豪的感慨发言。

    感慨发言的声音落下时,平凡有想到了空灵珠世界,凌建曾经说过一句话:只要修为能够达到吐纳境八重就能从空灵珠世界取出东西。这句话让平凡的心一下子就活跃起来,心里想着自己就在密室中,就算进入空灵珠世界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于是就打算进入空灵珠世界。

    然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平凡就发现了一个事情:空灵珠世界进不去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平凡苦恼的看着周围大吼。

    大吼出来的声音非常响亮,但是在密室中却没有任何的回声传出,这让平凡变得更加郁闷了。

    随后平凡又多次进行尝试进入空灵珠世界,但是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失败!

    平凡尝试了大约二十次的尝试后,心里的念头死了,他开始安心的盘坐在地上开始巩固吐纳境八重的实力。

    ……

    在光团之下,一支支队伍都带走了自己能够带走的光团,而最终还剩下数不清的光团悬浮在空中,下面则是一个人也没有了。

    第七名凡心学院的面具小队取走光团后,一行人就回到了之前进来的通道上,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震惊不已,一些带有颜色的光团静静地悬浮在通道边上,而且光团之中还能清晰的看清楚里面的内容。

    “作为通道中没有拿到东西就参加比武的人,你们有权利拿走本该有的光团,通道中本该可以自由取走九个盒子,现在你们还没有取走一个盒子,所以你们可以任选九个光团。”

    在众人震惊的时候,那熟悉的苍老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

    天沐听到这里时,他一下子就如同弹簧一样跳起来,接着就对众人说:“大家快找找关于恢复类型的丹方!火灵子长老曾说过这里面有很多的恢复类型的丹方的!有了这些丹方,我们的实力会大大加强,到时候我们的修炼所需要的东西也可以很容易得到,毕竟我们才有恢复类型的丹方,一家独大的垄断丹药,我们需要的东西可就有人送来了。”

    随着天沐的声音出现,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了,他们都点着头说好,而眼睛已经扫过一个又一个的光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而隐藏在光团内的丹方也被十人一一找出。

    “天沐,现在这些属于恢复类型的丹方都已经找出来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赶紧取走?”巴林龙看了看面前的光团,目光有些炽热的开口道。

    天沐看了看巴林龙,目光停留了短暂的一瞬间后就开始移动,飘叶的四个人被天沐的目光扫过时,他们都有一种迷茫的感觉,不过却也没有开口问什么。

    天沐的目光移动的速度不快,但是也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扫过了四个人,而第五个人就是孔目,巴林龙很好奇的看着孔目,他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他不知道,而且也只有锋刃的六个人有资格知道,所以巴林龙想从孔目那里得到答案。

    孔目睁大着眼睛和天沐对视,目光非常的坚定,但是天沐却有一种犹豫不定的感觉。

    “事情我们都知道,但是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高级的功法秘籍,这一点恐怕长老们都不会不清楚,但是副院长他们也不会不清楚。在长老和副院长都知情的情况下,副院长依旧给我们下达只拿这些东西的命令,这就足以说明长老们和副院长们都有计划,在计划中我们就是执行者,如果执行者出了问题,那么整个计划也将泡汤,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局面,所以我觉得还是听从长老们和副院长们的话比较好。”

    兴鹰看着孔目和天沐对视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语重心长的将一些事情进行了分析。

    天沐听到兴鹰的声音时,他的神情才有些许的松动,但是眉头却是锁在了一起,似乎有什么事情压在心里。

    “你是担心我们没有更加高级的功法吧?”克南忽然走到天沐的身后并把手搭在天沐的肩膀上。

    天沐侧头用余光看了一眼克南,接着就沉重的点了点头。

    “刚刚兴鹰也说了,我们凡心学院已经有了应对接下来的计划,如果我们不能按照计划执行,那么计划就会泡汤,而学院方面也会因此重新制定计划。但是,制定计划很简单,最终的效益是否一致呢?在我们现今的计划里,效益应该是最高的,所以我们应该取走学院内需要的东西。”克南用力拍了拍天沐的身体说。

    天沐听完,他的手就缓缓抬起,最终将一个又一个目标取走。

    “平凡,逍遥大陆的魔窟交给你了……一定要保护好逍遥大陆!”

    在密室中,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