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天沐看着唐璐宗身边的阵法失落的开口道。(书=-屋*0小-}说-+网)

    巴林龙一脸迷糊的看着天沐问:“为什么?”

    “那是一个能使幻术失效的阵法,名为避敌迷踪,现在也只有一些大家族才有这样的阵法。有这个阵法在,孔目就等于失去了最佳的攻击时机。”天沐无奈的开口道。

    就在天沐的声音落下时,孔目的身形重新在天沐身边出现。

    “怎么办?他们那边一个三重两个四重,动手的话,完全就是一场单方面屠杀……”孔目无奈的看着对面的三人开口道。

    天沐听到孔目的声音,他的眉头不自然的皱了皱,接着就无奈的开口道:“两个四重……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维摩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一旁的克南看了一眼天沐,接着就开口说:“无论怎样都好,我们都要努力一下,万一我们赢了呢?”

    天沐一听,他的眼睛瞬间就闪过一丝精光,接着就重重的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们大家一起出手吧!看到我们的运气在悬殊实力中的高低!”

    天沐的声音出现时,凡心学院的十个人都认真的点了点头,体内的灵力也迅速运转,武技已然在准备中。

    唐璐宗身边,在天沐身边出现孔目的时候,唐璐宗和郑云飞以及范孥也进行了讨论。

    “老唐,这段日子里,我们都在为精武门的事情而忙碌,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我想我们应该全力以赴,要不然我们三个长老可就亏大了……”

    范孥牢牢的盯着对面脸色紧绷的张开口说。

    唐璐宗侧头看了一眼范孥的紧张,目光随即就转移到郑云飞的身上:“范孥说得没错,不过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郑云飞点点头,声音也接着从嘴里传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孔目已经看出了我们的实力。作为一名刺客,孔目已经有足够的判断能力,所以我觉得孔目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修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的打算应该是全力一拼。”

    范孥听完郑云飞的话,他的眉头出现了一种别样的凝重:“没想到他们的刺客居然有这样的实力,这是我之前一直都没有听说过的事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实力。”

    “范孥,云飞他说的都是对的,那个刺客的来头了不简单,至少他的身法就不简单,能够随时幻化环境的功法不多,但是我却没有知道任何一门身法能与之相比。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希望等下我们要全力以赴面对他们,输赢不重要,但是必须倾尽全力!明白吗?”唐璐宗郑重的点点头开口道。

    两方人马的商议几乎在同一时间完成,而且所有人的功法也在同一时间运转……

    首先是天沐的一角桃源,桃源扇被天沐抛在空中,而内部的阵法则是在升空之时往唐璐宗身边坠落。接着,克南的松铁剑也出现在他的手中,一招强大的涟漪剑术已经开始酝酿……直到孔目的身形从人群中消失,这也仅仅是几个呼吸只见就已经完全准备好。

    “这阵容有点意思!”范孥看着凡心学院的十个人的各种举动,他的内心出现了一种欣赏的态度。

    唐璐宗看到天沐等十人的一举一动时,他的内心不但存在着欣赏,而且还带着一种特别的肯定:“要是这样的阵容都没有,凡心学院的那几个创始人级别的副院长也太逊了,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也来全力以赴吧!”

    然而,就在唐璐宗的声音刚刚完全消失时,天沐的一角桃源已经将唐璐宗三人彻底覆盖。

    唐璐宗看着全新的环境时,他瞬间就明白了缘由,内心也在同时浮现了一个指点的念头。

    于是唐璐宗便连忙吩咐道:“你们两个先别动手。”

    “好,我听你的。”唐璐宗的声音刚落,郑云飞已经当机立断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范孥先是看了一眼唐璐宗,不过却是愣了一会儿:“你打算在这当年指点一下他们?这样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对了,要是你们遇到他们的攻击了,也给我好好的指导一下,这批人可是凡心学院的第二领头,除了平凡之外,也就他们几个可以带领同辈发展了,让他们有点实力还是不错的。”唐璐宗听完范孥的话,他立即就狠狠地刮了一眼范孥呵斥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人,没想到他们还有这样的一层身份。”尴尬的范孥挠了挠头道。

    郑云飞忽然捅了捅范孥开口道。“好了,赶紧去办吧!人来了……”

    随着郑云飞的声音落下,克南已经手持松铁剑施展涟漪剑术靠近。

    涟漪剑术非常的华丽,让人看起来就像是在跳舞一样,有一种动人的优美感觉。

    “这剑术有点意思,不过这应该是某个公子哥开创的吧?中看不中用的一套剑术随手就能给他破掉!”范孥看着在前面不远处草地舞剑的克南冷哼。

    郑云飞一听,他那本来准备出去应对兴鹰的身体生生停住,目光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范孥,不过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郑云飞停顿的这段时间里,冠南已经和兴鹰分别站在两个方位盯着郑云飞。两人的衣物都是无风自动的轻柔,无疑他们的体内都在运转着庞大的灵力。

    郑云飞自然也注意到了对面的情况,只见他一上来就将碧青决中的长青枪使出,一身吐纳境四重的实力也瞬间展露在众人面前。

    “吐纳境四重!比我们高了两重啊!”冠南在吐纳境四重的气息出现时,他就立即察觉到了情况。

    “没关系,我们全力就行了,他们可是两个吐纳境四重的……胜负还是非常悬殊的。”兴鹰很随意的摇了摇头说。

    “也对。”在兴鹰的声音落下时,冠南已经将他的绝活霸龙枪给舞得天花乱坠。

    郑云飞还敏感的注意到了一个他非常羡慕的地方:一丝丝的枪意时不时从兴鹰的寒铁枪中泄露出来。

    枪意和剑意一样,都能够使攻击发挥更大的威力,但是同样的要求也很高,想要凝聚出枪意,对枪的熟悉程度要非常高,凝聚处枪意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觉:枪不再是一件兵器,而是自己的手臂。

    “冠南,你的枪法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我很意外啊!不过,实力上的差距不是你能够随随便便就跨越的。”

    枪意让郑云飞吃惊了一番,不过他的吃惊并没有维持多久,只听郑云飞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见笑了,我如今才不过是十岁的孩子,而长老您已经是几十岁的大人了,您还是我要超越的目标。”冠南很平静的回应了一句。

    但是在郑云飞的眼中却有一种惊艳,一个才十岁的孩子却能够领悟枪意,至于后面的刺激性语言则是被他过滤掉了,作为一个已经四十多岁的成人,郑云飞还没有斤斤计较的习惯,特别是对孩子方面。

    不过时间一长,冠南就看出了一些门道:郑云飞虽然修为达到了吐纳境四重,但是枪意方面还是处于起步阶段,也只是能在偶尔之间展露出枪意。

    仅仅是在冠南看出门道的刹那,长青枪已经和霸龙枪撞击在一起,灵力碰撞的瞬间就产生了爆炸。

    在灵力爆炸的位置,一股巨力猛的将交战的两人推开。郑云飞和冠南都同时往后退去,前者只是后退了一步,后者则是退了数十步。

    这下,两人的实力相差彻底拉开,不过兴鹰也随即加入了战斗……

    兴鹰的法器是一柄刀,刀身移动的时候就像是有树叶在不断流动,看起来非常的奇特,而它的名字也有点特别——流叶刀。

    流叶刀是几个副院长联手炼制的法器之一,法器中被凉风刻上了大量破空类型的阵法,所以流叶刀移动的速度非常快,在所有法器中,流叶刀受到空气的阻力是最小的,而且看似流动的叶子也不简单,那是一种特别的放血槽,血液能够迅速的通过从而使刀身不易被吸附在血肉之躯中。

    有兴鹰加入的战斗,虽然还是一面倒的程度,但是冠南很清楚郑云飞已经可以被拖住,具体的输赢也就是时间来决定了。

    郑云飞这边的战斗激烈,其他两处也同样,只见范孥这边只有克南一个人在和他正面对战,维摩的一支支箭羽会在某个方向突然出现。

    冷不丁的箭羽在维摩的精准掌控下,攻击的方向极为刁钻,而且范孥如果闪开也不会因此而伤到克南,这样一来范孥也被拖住。

    范孥一边躲闪着两种攻击,一边在心里分析着可行的方案:“这克南的剑术虽然很华丽,但是攻击却没有丝毫的华丽感觉,每一剑都能够锁定我的要害部位,都能够和我的心草剑进行比较了……看来他的涟漪剑术不简单呐!”

    忽然范孥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案:“有了,心草剑阵!”

    接着范孥的每一次躲闪都带上了目的,一道道符文在克南不注意的情况下被注入一角桃源的地面。

    另一边,天沐正带着人围攻唐璐宗,唐璐宗本身就是一个阵法师,所以天沐对唐璐宗特别的忌惮,在一角桃源中,无论是唐璐宗还是郑云飞,他们的实力都会被压制,尽管压制的程度不大,但是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一点点的压制也是弱势群体提高胜利的机会,所以天沐就将目光盯住了唐璐宗。

    唐璐宗有条不絮的操控着阵法应付天沐等人的攻击,目光还时不时的打量着周围,他很清楚自己身处什么地方,所以他的目的是一角桃源的破绽,只有打破破绽才能够迅速取得胜利。

    除此之外,唐璐宗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寻找孔目。孔目自从战斗开始之前就已经消失,谁也不知道孔目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但是唐璐宗自己就是最弱的一个,所以他的判断自己就是孔目的目标,也因为这个判断使他一举击败了天沐等人。

    ……

    谢军已经带着十二个供奉来到文澜两天,在这两天里谢军才明白文澜和云生的联系是什么,而且他也接触到了一门阵法——两仪魂体阵。

    阵法被谢军拿到手时,他脸上写满了震惊,不过他也因此知道了断指的来历。

    “这两仪魂体阵的修炼不简单,你可要好好的掌握,我们修炼出这门阵法的时候,都是两个月之前,而我们已经修炼了一年多了。”柯天认真的看着谢军开口说。

    “有这样能力的阵法需要时间长很正常,有些阵法一个阵法大师研究了一辈子都没有成功,而这个阵法应该会简单不少吧?”谢军信心满满的开口道。

    谢军刚说完,他似乎又想到了平凡,于是就在读开口问:“话说平凡用了多久?”

    柯天犹豫的想了想,接着就开口说:“平凡?你估计是比不上他了,半年左右吧。”

    这下谢军猛的一抖身子道:“什么?才半年!他的资质居然这么高!”

    谢军的声音落下时,他已经转身离开了,似乎要尽快修炼打破平凡的记录。

    然而背后的柯天看到这一幕时,他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还是我故意说的假时间,如果你知道真正用的时间不到半个月的话,那……”

    随后柯天也转身离开了,不过这时候接收到了平律的通知:凌建带着陌墓还有一个小队到达了羽都,所有的炼城工作已经在准备中。

    “太好了!凌建终于回来了!”柯天知道消息后就兴奋的大喊起来。接着他就找到了其他的副院长把好消息说了出来。

    凌建的消息在短短的一刻钟内就传开了,这也就意味着三角之域的计划即将完成第二个顶点!

    三角之域一共需要准备三个顶点、一个中心,如今三个顶点中的云生已经准备好许久,而羽都也在准备中,只要把第三个顶点兰庭建成,那么三角之域计划就成功了!因为作为中心的文澜早已完成!

    这一刻,所有知道计划和消息的人都兴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