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凌城这边,平凡已经修炼了三天,但是密室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周围都是墙壁,想要进出根本不可能。

    “奇怪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明明这里就是一个密封的密室,空气还是这么的清新。真是不可思议!”

    “时间好像过去了一天了,我到底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

    “这应该已经有两天了吧?这儿的灵气居然还是这么的浓郁,我都突破到吐纳境七重了!灵气还是原来的那般浓郁,要是时间足够,这应该可以让我突破到吐纳境八重了吧?”

    ……

    平凡在密室的时间里,玉石宫殿内部的比武台正在进行一场又一场的比武。

    不知不觉间,唐璐宗的小队已经战斗了二十六场,其中输了五场,现在暂时的排名是第五名。而孔目带领的面具小队则是排名第七,此时面具小队正在经历第二十七场比武。

    “流银箭!”

    维摩站在队伍的后方施展了一门武技。武技是箭术类型的武技,在维摩运转武技的同时,身上顿时出现一股破空而去的气势。

    破空的气势在孔目的眼里很平常,平凡组建的锋刃虽然没有平凡带领,但是平日里他们六个人都没有少出去做任务,所以六人都彼此熟悉自己队友的能力。

    除了孔目之外,其他的锋刃成员都非常的淡定,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盯准敌人的要害。

    此时,作为刺客的孔目已经隐藏了自己的身影,一双犀利的眼睛快速的扫视着四周,无论是队友还是敌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在眼里,但是有四个人却让他很无奈。

    让孔目感到无奈的四个人是他的队友,他们分别是巴林龙、王波情、黎水觥以及周玥;这四个人对锋刃的武技并不了解,而且维摩的流银箭还是第一次施展,所以他们都一个个傻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

    “喂!你们四个看够没有?你们要死了……”孔目看着四人的状态恨铁不成钢的低吼提醒。

    然而,孔目的话就如同乌鸦嘴一般,在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修为最低的周玥就被一柄长剑刺中要害离开了比武台。

    孔目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就使出了一门底牌武技:“鬼魂刺!”

    鬼魂刺是孔目最近才学到手的一门武技,威力比其他底牌差那么一点点,不过也没有人知道鬼魂刺的特点,最起码孔目能够保证在比武台上的人不会认识鬼魂刺。

    孔目的手里握着一根三棱刺,握住三棱刺的手已经紧绷起来,上面的血管都已经暴露出来,心脏的跳动致使血管有节奏的跳动着。

    在孔目最近的李波自然是最危险的,他很清楚一个会隐身的刺客意味着什么,所以在孔目的声音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警惕的盯着周围。

    然而,孔目的鬼魂刺本身就具有不确定性,再加上孔目修炼的功法,孔目在比武台上隐匿的能力更厉害。

    孔目的左腿往右一踏,身形就已经往旁边横移了两米,而李波的脸则是和孔目的三棱刺相距不到半米!

    在此时此刻,李波也是发现了距离自己非常近的三棱刺,只是他只是发出了一声惨叫就从比武台上消失了……

    孔目目光冰冷的看着正在消失的陌生人,他嘴角轻轻的抽动了一下而视线也随之转移。

    在面具队伍的第二十七场比武中,面具队伍只有十个人,而对手则是二十多人,这二十多人里,一个个都是伸手不凡的家伙。

    “这群人应该是某个人的私军,所有的动作都是那么的熟练。还有就是他们的兵器似乎都是制式法器,虽然做工并不精细,但是等级非常的高。”

    除了孔目在行动之外,作为天桂门的天沐也在盯着四周,眼睛谨慎的扫过所有的对手,心里已经将对手的情况有了一小部分的了解。

    随后,天沐心中很快就出现了解决的方案,他的手中忽的出现了一把折扇,折扇上有一幅很美的图案。

    图案中似乎就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有陡峭严峻的山峰,有一望无际的河流,河流的边上是绿油油的大草原,草原上还在上演着一场生死时刻:在一头美丽的鹿后面有一头健壮如牛的老虎在奔跑,嘴巴以惊人的角度张开着,似乎只要嘴巴一闭上就能够把鹿咬死,但是却又差那么一丝丝的感觉。

    只见天沐一甩手,一座阵法便从天而降,阵法落到地上的时候,开始快速的放大,仅仅是不到两个眨眼的时间,阵法已经覆盖了整个比武台。

    “头,我们被困在阵法里了!”

    “这可怎么办啊?”

    “我还想多赢一场呢!”

    ……

    被困的这群人中,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一种悲伤的情绪渐渐弥漫了整个阵法。

    但是,有一个人却是非常的镇定,注意看的话,一定能够看到他眼里正闪着一种特殊的光芒。

    “这个阵法只有两个能力,一个是困人,一个是幻化场景。在我的不断融合之下,阵法里面的世界已经非常的真实了,只要我们尽快把问题解决,一切都不会是问题了。”天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一角桃源困住敌人之后挑明了自己阵法的特点。

    “这就是一角桃源?这个阵法听你说了很多次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快,快点运转阵法让我见识一下一角桃源的威力吧!”克南一听便连忙转头对天沐开口道。

    天沐转头看了看其他人,发现自己的队友都好奇的看着,当即他便点点头双手开始结印。

    在一角桃源之内,那原本在图中的老虎和鹿并不曾出现,不过其他的倒是都出现了;特别是天沐开始结印控制阵法时,河中流淌的水拍打河岸的力道越来越大,一阵阵阴冷的风呼呼的吹向草原上的众人。

    “啊!这风怎么会这么冷?”一个人抱着自己颤抖的身体开口道,目光也随后左顾右盼起来。

    “这风实在是太冷了,大家有没有觉得这是一阵阴风……”

    “别胡说!这风是用来攻击我们的,你们要是这样消极的对待敌人的攻击,那你们以后就不用跟我了!”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年轻人听着周围抱怨的声音,心中猛的浮现了一种可能,经过简单的推演,他觉得一切都可能是真的,于是他就大喝道。

    这年轻人一说话,其他人正在抱怨着风很冷的嘴巴都猛的失声,目光有些畏惧的看着年轻人。

    张松看着已经安静下来的众人,嘴角不紧不慢的露出了一种得意,接着就将目光转移到大草原上。

    在张松的心里,他的得意并没有隐藏,不过他也不清楚阵法的来历,而且他对正在吹向他们的风很重视,他很清楚风就是攻击,但是却没有解决的方案,因为风产生的位置是那一条横穿整个大草原的河流。

    “这风不简单呐!你在炼制桃源扇的时候加入了什么东西?”孔目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天沐的身边。

    天沐似乎早就知道孔目会这么一问,只听他慢悠悠的操控着阵法说:“当日炼器的时候,我加入了一根纳魂水草,所以才有这样的一股风出现在一角桃源之内。不过,也是我的运气不错的缘故,炼器之前的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一本古籍说纳魂水草这种药材用特殊手法炼制可以当做炼器材料用,而我炼器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纳魂水草,当即我就用记下来的特殊手法炼制了一次,结果还真的成了可以炼器材料,接下来你们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天沐的声音才刚刚落下,身边的人都已经暗自把自己的脑袋摇了几次,脸上的表情写着两个字——郁闷。

    纳魂水草生长在灵魂力庞大的地方,一般的坟场都不能让纳魂水草成长,而天沐随随便便就得到了纳魂水草并且还有特殊的炼制手法,这让其他人都郁闷自己的运气太差。

    “喂!你们在干什么?”

    天沐说完以后并没有听到其他人的声音,这让有些自豪的他有些失落,于是就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队友,结果却发现了八张脸的郁闷;这下天沐也郁闷起来了。

    听到天沐的声音,作为刺客的孔目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猛的跨入一角桃源之中。

    孔目刚一进入一角桃源内就隐藏了自己的身形,手中出现了一张弓,一支金色的箭羽也随后被架在弓上。

    “那个穿着蓝色衣服、脸上有疤痕的应该就是这支队伍的领头,要不然其他人不会对他有畏惧感的,只要我这一箭能够射中他,这次的比武就算是结束了。”孔目盯着蓝色衣服的张松暗自在想着。

    事实上孔目也是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了,在时间的推进下弓弦和弓组成了一个圆月,箭羽最前端箭头已经倒扣在了弓上。

    没过多久,孔目的箭羽就离开了弓的控制,而张松的身体则是在消失。

    张松的身体消失的时候,孔目的射箭速度就开始变得更加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