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小妖界之后,奴天陌就将铭心取了出来。将铭心看了个遍之后,发现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的时候,他就将铭心抓在手里往家的方向赶去。

    修炼了生灵经之后,奴天陌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亲切起来,似乎自己和他们都是亲兄弟一样。

    奴天陌哼着轻快的调子走在路上,心里想着奴角和日后的自己。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奴天陌已经可以看到银湖村了,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小点,但是奴天陌已经很开心了,因为他成为了修炼者。

    在银湖村中,一个修炼者就是银湖村发展的领头羊,领头羊越多,发展的速度也就越快,不过这也是要看领头羊在不在羊群里。

    看着远处的小点银湖村,奴天陌忽然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视野里。

    “爹!你回来了?”奴天陌看着熟悉的面孔,他马上就小跑着撞到了奴角的怀里。

    “嗯。我回来了。走,我们回家。”奴角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接着就手一用力把奴天陌放在了脖子上坐着。

    奴天陌对奴角的这一举动很不懈,他把下巴放在奴角的脑袋上问:“爹,你这是干嘛?”

    “瞧你这小子这么舒服还问这么多,真是的。”奴角用手拍了拍奴天陌的腰部轻笑道。

    奴天陌安安静静的坐直起来,他手里还紧紧的抓着手里的铭心。这一刻,奴天陌感觉自己回到了几年前,他的记事的时间比较早,大概是两岁的时候就已经能记事了。

    那时候,奴天陌经常能坐在奴角的肩膀或脖子上,那些日子一整天都会开开心心的……

    然而时间不饶人,仿佛才过去了一个眨眼的瞬间,几年已经过去了。

    不知道多久后,奴天陌忽然开口问:“爹,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我现在是炼气一重。”

    奴角听到声音,他的脚步顿了顿才继续前进,他轻轻的开口说:“我儿子真厉害!都已经是炼气一重了!什么时候你教你爹我修炼吧?”

    “爹~我就知道爹最厉害了!要不爹爹就告诉我吧?刚刚你把我拉上来的时候,我可感受到了修炼者特有的气息。”奴天陌伸手摸了摸奴角的脸道。

    奴角感受着儿子手掌的柔软,心中开始浮现了一种没有仇恨的温柔:“沫颜,我们的陌儿长大了。”

    好一会儿之后,奴角才轻轻的开口说:“陌儿,我的修为以后你就会知道了。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记住你对外就说我没有修为,是个普通人。我听村长说了,你的资质很好!只要你努力修炼,你的修为肯定会快速提升的,不过你一定要将基础打牢,只有基础牢固,日后能走的路才会更长,不要为了突破而把未来抹杀。”

    “我知道了。爹,我一定会听你的。”奴天陌感觉到父亲认真,他便郑重的点点头说。

    “好!我们回家。”奴角轻笑着加快了脚步。

    在很远的一个地方,岚龙正在盯着奴角和奴天陌看。

    “想我岚龙也一千多岁了,如今终于在有生之年看到传承被人带走,我也能死而无憾了!过几天,再去看看这奴天陌,能接受那位的传承,想必也不会太简单的。”

    岚龙看着奴角背上的奴天陌,一番沧桑的话语从嘴里吐出。出了小妖界之后,奴天陌就将铭心取了出来。将铭心看了个遍之后,发现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的时候,他就将铭心抓在手里往家的方向赶去。

    修炼了生灵经之后,奴天陌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亲切起来,似乎自己和他们都是亲兄弟一样。

    奴天陌哼着轻快的调子走在路上,心里想着奴角和日后的自己。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奴天陌已经可以看到银湖村了,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小点,但是奴天陌已经很开心了,因为他成为了修炼者。

    在银湖村中,一个修炼者就是银湖村发展的领头羊,领头羊越多,发展的速度也就越快,不过这也是要看领头羊在不在羊群里。

    看着远处的小点银湖村,奴天陌忽然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视野里。

    “爹!你回来了?”奴天陌看着熟悉的面孔,他马上就小跑着撞到了奴角的怀里。

    “嗯。我回来了。走,我们回家。”奴角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接着就手一用力把奴天陌放在了脖子上坐着。

    奴天陌对奴角的这一举动很不懈,他把下巴放在奴角的脑袋上问:“爹,你这是干嘛?”

    “瞧你这小子这么舒服还问这么多,真是的。”奴角用手拍了拍奴天陌的腰部轻笑道。

    奴天陌安安静静的坐直起来,他手里还紧紧的抓着手里的铭心。这一刻,奴天陌感觉自己回到了几年前,他的记事的时间比较早,大概是两岁的时候就已经能记事了。

    那时候,奴天陌经常能坐在奴角的肩膀或脖子上,那些日子一整天都会开开心心的……

    然而时间不饶人,仿佛才过去了一个眨眼的瞬间,几年已经过去了。

    不知道多久后,奴天陌忽然开口问:“爹,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我现在是炼气一重。”

    奴角听到声音,他的脚步顿了顿才继续前进,他轻轻的开口说:“我儿子真厉害!都已经是炼气一重了!什么时候你教你爹我修炼吧?”

    “爹~我就知道爹最厉害了!要不爹爹就告诉我吧?刚刚你把我拉上来的时候,我可感受到了修炼者特有的气息。”奴天陌伸手摸了摸奴角的脸道。

    奴角感受着儿子手掌的柔软,心中开始浮现了一种没有仇恨的温柔:“沫颜,我们的陌儿长大了。”

    好一会儿之后,奴角才轻轻的开口说:“陌儿,我的修为以后你就会知道了。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记住你对外就说我没有修为,是个普通人。我听村长说了,你的资质很好!只要你努力修炼,你的修为肯定会快速提升的,不过你一定要将基础打牢,只有基础牢固,日后能走的路才会更长,不要为了突破而把未来抹杀。”

    “我知道了。爹,我一定会听你的。”奴天陌感觉到父亲认真,他便郑重的点点头说。

    “好!我们回家。”奴角轻笑着加快了脚步。

    在很远的一个地方,岚龙正在盯着奴角和奴天陌看。

    “想我岚龙也一千多岁了,如今终于在有生之年看到传承被人带走,我也能死而无憾了!过几天,再去看看这奴天陌,能接受那位的传承,想必也不会太简单的。”

    岚龙看着奴角背上的奴天陌,一番沧桑的话语从嘴里吐出。出了小妖界之后,奴天陌就将铭心取了出来。将铭心看了个遍之后,发现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的时候,他就将铭心抓在手里往家的方向赶去。

    修炼了生灵经之后,奴天陌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亲切起来,似乎自己和他们都是亲兄弟一样。

    奴天陌哼着轻快的调子走在路上,心里想着奴角和日后的自己。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奴天陌已经可以看到银湖村了,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小点,但是奴天陌已经很开心了,因为他成为了修炼者。

    在银湖村中,一个修炼者就是银湖村发展的领头羊,领头羊越多,发展的速度也就越快,不过这也是要看领头羊在不在羊群里。

    看着远处的小点银湖村,奴天陌忽然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视野里。

    “爹!你回来了?”奴天陌看着熟悉的面孔,他马上就小跑着撞到了奴角的怀里。

    “嗯。我回来了。走,我们回家。”奴角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接着就手一用力把奴天陌放在了脖子上坐着。

    奴天陌对奴角的这一举动很不懈,他把下巴放在奴角的脑袋上问:“爹,你这是干嘛?”

    “瞧你这小子这么舒服还问这么多,真是的。”奴角用手拍了拍奴天陌的腰部轻笑道。

    奴天陌安安静静的坐直起来,他手里还紧紧的抓着手里的铭心。这一刻,奴天陌感觉自己回到了几年前,他的记事的时间比较早,大概是两岁的时候就已经能记事了。

    那时候,奴天陌经常能坐在奴角的肩膀或脖子上,那些日子一整天都会开开心心的……

    然而时间不饶人,仿佛才过去了一个眨眼的瞬间,几年已经过去了。

    不知道多久后,奴天陌忽然开口问:“爹,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我现在是炼气一重。”

    奴角听到声音,他的脚步顿了顿才继续前进,他轻轻的开口说:“我儿子真厉害!都已经是炼气一重了!什么时候你教你爹我修炼吧?”

    “爹~我就知道爹最厉害了!要不爹爹就告诉我吧?刚刚你把我拉上来的时候,我可感受到了修炼者特有的气息。”奴天陌伸手摸了摸奴角的脸道。

    奴角感受着儿子手掌的柔软,心中开始浮现了一种没有仇恨的温柔:“沫颜,我们的陌儿长大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