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通道的尽头再也没有人进来。

    各队伍都紧张的看着周围,脸上肌肉紧绷着,那些脾气暴躁的现在也只能憋屈的站在一边。

    “诸位,你们都来到这里了,那就进行比武一次吧!规则很简单,队伍经过战斗后,胜利次数越多的人排名越往前。所有队伍都要对战一次。一刻钟后,站在一起的是一个队伍。”

    就在众人不耐烦的时刻,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声音和玉石宫殿打开时出现的一样。

    唐璐宗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拉着郑云飞和范孥往凡心学院的小队靠近。

    “你们几个要不要和我一起组队?”唐璐宗轻轻的捅了捅一个凡心学院的人就开口说。

    唐璐宗几个人本来就是凡心学院的长老,所以他们在看到唐璐宗的时候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最开始看到凡心学院的人点头时,唐璐宗以为他们要和他们三人组队,脸上的表情也有一些恼怒。

    不过,就在恼怒刚刚出现的时候,唐璐宗就看到众人齐齐的摇了摇头,而且被自己捅过的那个凡心学院的人还直接开口说:“不需要。”

    听到声音时,唐璐宗三人都是一愣,接着就看到凡心学院的面具队伍集体往旁边移动了一下。

    见此,唐璐宗脸上的恼怒也消去了,他本来的意思就是要凡心学院的队伍独自行动。随后,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郑云飞以及范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也许他们能够给我们创造出一份惊喜呢?”

    ……

    时间很快就到了一刻钟。

    一刻钟结束的刹那,众人发现面前的那九条通道关闭了,同时还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浓雾将通道尽头覆盖了。

    “比武,正式开始。比武的胜利一方会坚守到失败。”

    浓雾弥漫通道尽头的时候,那熟悉的声音再次从众人耳边响起来。

    然而,声音完全落下的瞬间众人发现周围变了。

    所有的人都站在比武台上,比武台大约有一千多平方米,但是比武台的数量却足足有十四个,而且每个比武台只有两支队伍。

    两个比武台之间互不相见,似乎周围只有一个比武台一样。

    在其中一个擂台上,凡心学院的面具队伍正在看着自己的对手。

    整个比武台的场面就是十比四,面具队伍的十个人都是年龄很小的少年;而他们的对手却是四个中年人,观察他们的眼睛就能发现一个很明显的动作:眼珠子在转动时速度非常快!而且除了经常战斗的人之外,这种动作是很少出现的。

    “看你们这身高,想必你们应该是小孩子吧?这样,我也不欺负你们,你们直接认输吧!这样大家都不用多做什么,不但省力还能省点灵力。”

    在面具队伍的对面,同样有人在打量自己的对手。

    面具队伍里面一个似乎是领头的人听完对手的话,他便轻轻的扬扬头道:“哦?小瞧我们这群孩子?兄弟们,我们,被小瞧了,大家伙要不要教训一下他们?”

    比武台上,回答不是声音,而是面具队伍的气息。

    仅仅是一个眨眼的时间里,面具队伍的气息就已经达到了吐纳境四重!

    十个吐纳境四重的气息在比武台上扩散着,林千月谨慎的盯着四周说:“这群人应该是某个势力的宝贝,实战并不会经历太多,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实战经验取胜,大家都按照平时办事的时候去对付他们就绰绰有余了!木棉萍,你记得找准时机做到一击必杀!”

    说着,林千月身上也爆发了气息,是吐纳境四重,只是她的修为似乎还有隐藏。

    而同时,林千月的队友唐维和水白亭也将吐纳境四重的修为释放出来,灵力已经快速的运转起来。唯独木棉萍的修为没有暴露,她本身就是个刺客,修为更是一击必杀的关键,所以刺客的修为都是很神秘的。

    林千月的队伍平时都在宫本武会中接任务赚钱,所以他们平时都有非常多的战斗,这也使得他们的战斗经验比其他人更丰富一些。

    而且林千月的队伍里还有一个专业刺客——木棉萍。

    作为一个刺客,最重要的是把自己融入环境之中,时刻保持着自己不被发现。接下来则是要掌握最佳攻击时间,刺杀的机会一般只有那么一两次,所以刺客执行任务的时候都将生命和任务成功捆绑在一起。

    然而,就在林千月说完的时候,面具队伍中一个人已经消失了!

    水白亭是第一个发现情况的人,他看到一个人消失的时候,他马上就小声的提醒道:“大姐头!对面也有刺客!”

    林千月一听,她马上就紧张的盯着四周:“什么?刺客!”

    而这时,凡心学院的面具队伍却是动了。

    一群人快速的施展着武技冲上来,有几个擅长近身战的则是已经和自己的队友拉开了距离。

    “啊!”木棉萍的惨叫突然响起来。

    林千月侧头一看,木棉萍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他带着一个面具,手中的一把匕首已经往地面上滴血。

    孔目冰冷的目光扫过木棉萍的颈部,那里细微的颤动已经消失,孔目确认自己的对手已经死了,于是目光就接着扫过林千月。

    而木棉萍的身体却是软软的倒在地上,一个血红色的伤口在背部非常明显。

    木棉萍的身体倒地后没过多久,身体就消失在比武台上。

    这一瞬间,林千月就反应过来了,她死死的盯着面具队伍的刺客并且大吼道:“我们轻敌了!大家不要把他们当做菜鸟了!这群人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唐维和水白亭听到惨叫的时候,他们就觉得事情不对,还没搞清楚的时候林千月的声音就传开了。

    瞬间,唐维和水白亭都进入了战斗状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

    在多次做任务时,林千月的队伍已经训练出一种默契,背后始终交给林千月,强攻则是由唐维和水白亭负责。

    然而,这时候林千月却是发现面具队伍的刺客快速的动了起来!于是,她便取出自己的长鞭开始施展鞭术。

    林千月的长鞭是一阶法器下等法器,在攻击的时候能够增快灵力的运转,长鞭类型的法器可以说是最难缠的,柔软的长鞭根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改变移动方向!

    很遗憾的是林千月的对手不简单,面具小队里面的刺客是云隐派的派主——孔目。他修炼了一门步法,步法能够使自己的周身形成环境,从而更好的融入环境。

    林千月仅仅是将长鞭取出来攻击的时间,孔目已经消失在视野中。

    “这怎么可能?”林千月看着已经失去踪迹的对手,心中震撼的想着。

    “这个女的居然是修炼鞭术的!我应该先将那两个男的给处理掉,然后一起围攻那个女的。反正那个女刺客已经被我击杀了,进下来就不用担心偷袭的问题了。”孔目快速移动的时候,他在心里思考着一个可行的行动方案。

    不一会儿,孔目就回到了队伍的中间。

    “兄弟们,那个女的是修炼鞭术的,看起来应该不是好惹的,我独自对付她很危险。”孔目显露出身形时,他便快速的开口说。

    就这孔目的话,除了已经与队伍脱节的四个人之外,其他人都已经知道孔目的意思了,众人的目光都牢牢的锁定在对手中两个男的身上。

    脱节的四个人已经和水白亭、唐维交上手,灵力不断触碰,爆炸也在不断地产生。

    脱节的四个人并没有用法器,他们只是用肉身和修为来对战。水白亭和唐维见此他们也没有动用法器,他们知道这种战斗是提升经验的最好时刻。

    “真是奇怪,这四个人联手居然都这么弱?那么说来那个刺客才是最厉害的?”

    唐维交手的时候,他发现对手简直比妖兽山脉里面的妖兽还要好对付!

    妖兽山脉里面的妖兽都没有什么灵智,它们只知道争夺食物以及让自己在敌人面前生存。

    而人类的话,修炼的功法武技都是实力的一种体现,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人类终归比妖兽难以对付,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水云亭的反应也不赖,他交手了一段时间后便察觉自己的对手很弱,基本上没什么经验。

    于是,水白亭就一边战斗一边侧头看林千月:“唐维应该也察觉到这个情况了,只是大姐头会怎么对付?”

    作为队友的大后方,林千月自然清楚队友的对手是个什么情况,而且她也有了打算。

    林千月猛的往前疾跑,手中的一阶法器长鞭随风飘荡,但孔目却清楚长鞭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危害,所以他的目光并没有盯着林千月,而是将唐维牢牢锁定。

    “维摩,你用箭术给我制造机会,我们两个联手将那个女的击杀!同时还能给孔目制造机会,那么这一局我们就赢了。”冠南看着远处正在快速移动的林千月压低压低声音道。

    维摩听到声音,他便轻轻的点了点头,手中出现了一张弓,弓身上刻着一条蛇,但是却没有名字。

    维摩看着手中的弓,心中就浮现出几个副阁主联手炼制法器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