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宫殿的抬升速度很快,仅仅是半天左右就已经完全展露在东岭潭之下。(书=-屋*0小-}说-+网)

    大门处,有两座接近三米宽、五米高的巨龙雕塑,那鳞片就像是真的一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而在大门两侧则是挂着两块长形牌匾,牌匾从十五米左右的大门中间开始出现,直到距离地面还有半米的位置才停下来。值得一提的是牌匾的材质,那是明眼人都能看到的木头,经过东岭潭的水洗礼之后还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而牌匾却是没有任何的破损,另外牌匾上根本就是看不到任何文字。

    光看这玉石宫殿的大门,东岭潭边上的人就已经惊呆了,在众人的记忆和传闻中,就算是天灵国的皇宫都不敢用龙的雕塑放在大门前,然而这玉石宫殿却是这么做了。要知道,天灵国的皇宫都是用珍贵的炼器材料浇筑而成的,而玉石宫殿用的玉石却是非常普通的,没有一丝的灵力或者是灵气。两者一进行对比,那么玉石将会是一文不值的东西。

    “你们说这玉石宫殿的主人是谁呢?龙的雕塑啊!”

    “龙的雕塑可是个禁忌。这个玉石宫殿的主人不会不知道吧?”

    “这玉石宫殿肯定是某个大能人的府邸,就算天灵国也没有能力管辖他,应该是来自天灵国之外的国度吧!”

    ……

    东岭潭边上,各种猜测不断飞扬而起。

    在唐璐宗的出云亭中,唐璐宗的表情很夸张,一副看见了世界毁灭的样子。

    郑云飞伸手拍了一下唐璐宗,道:“你小子搞什么呢?”

    唐璐宗侧头看了一眼郑云飞,接着就将目光扫过范孥和平凡,并且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平凡的身上:“那种龙的雕像很像我们学院的一个地方的风格,你们去过缘茶那个买茶具的地方没有?”

    “没有。听都没听过。”郑云飞很干脆的摇了摇头道。

    范孥转头看了一眼唐璐宗,接着就开口说:“我进去过,但是没能买到茶具。”

    “我也是,进去了,没能把茶具买走。要是我能把茶具买下来的话,如今我应该是个茶道人士。只可惜,那位老人说我不适合泡茶。”唐璐宗听到范孥的话,他便说出了一番感慨。

    平凡听到这些话时,他便想起了固良说的话:“我在松涛学院好几年了,几乎每隔半年就来缘茶来选茶具,但是却没有一次能够买下一套茶具;就连最差的那一副都买不到。”

    不过,除了想到固良的话之外,平凡还想到了天道之灵,他说自己身负纪天神眼,是要担负大责任的。

    直到至今,平凡还不曾知道纪天神眼是什么东西,唯有天道茶具被他放在意念空间接走飞扬的尘土。

    当然,平凡也记得另外一个眼睛——逍遥天眼。

    平凡得到的信息告诉他,逍遥天眼是逍遥尊者留下来的东西,负责培育一个又一个的天才。之后的其他就没有人知道了。

    “平凡,你怎么看?”唐璐宗转头看向平凡问道,“之前你也去过缘茶的,想必你会知道一些情况吧?”

    “没错,这玉石宫殿的风格和缘茶非常像,有可能缘茶里面的那位老人就是这玉石宫殿的主人。”平凡将所有的一切都联系起来,最终将结论告诉了唐璐宗三人。

    “那这么说来,这也是需要有缘人啊!”唐璐宗皱了皱眉头,接着就开口说。

    “有缘人?”平凡的眉头一飞,他就想到了自己取走了天道茶具的事。

    接着,平凡就陷入了沉思中。

    外界,一些人已经将玉石宫殿给搞清楚了:玉石宫殿刚刚好把整个东岭潭覆盖,所有的建筑大小都非常的吻合。

    另外还有人注意到玉石宫殿只有一个出入口,但是大门紧锁着谁也进不去。

    “大家伙们,要不我们合力攻击一下这玉石宫殿?也许在我们的攻击之下就能够打破这大门呢?”

    一个人脑瓜子一转,他就提出了一个建议。

    “没用的。两年前,我们就这么做过了,当时攻击还没进入玉石宫殿的范围呢!攻击就在我们眼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我们从来没用攻击过一般。”

    “就是,你有力气你来!”

    ……

    没过多久,大多数人都提出了拒绝的意见,场面也一度沉寂下来。

    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假如,这一次成功了呢?谁知道玉石宫殿经历了两年之后会怎么样呢?”

    这句话瞬间成为催化剂将众人的热情都点燃了,于是东岭潭边上的所有人就开始攻击玉石宫殿的大门。

    第一波攻击刚刚落下,一座巨龙雕塑就噼里啪啦的碎开,这让众人都激动起来,攻击也越发的密集和凌厉。

    不过,有一群人却是出工不出力,他们就是凡心学院的十个人,在临出发之时,火灵子曾经告诉过他们一句话:今年,玉石宫殿会自动打开,在此之前所有的动静都是无用之功。

    正是因为火灵子的话让凡心学院的人出工不出力,他们的攻击看起来非常的凌厉,而且颇为华丽,但使用的灵力却是最少的,非常适合去给一些人演戏。

    在巨龙雕塑破碎的刹那,出云亭中平凡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平凡略一回忆就想到了天道之灵。

    而不知道在何方的凌建也在同一时刻停顿了一下:“逍遥尊者的气息,出现了。”

    “嘣!”

    就是凌建停顿的那么一段短短的时间里,一团伪魔气猛的在凌建身前炸开。

    “噗嗤!”凌建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副阁主!你怎么样了?”陌墓看着凌建被攻击,他一下子就紧张的大喊起来。

    陌墓的声音响起来后,凌建缓缓的站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液,道:“我没事。你不要分心,按之前计划的去做,这事关我们所有人的存亡。”

    “对了,把这次的事情搞完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凌建说完,他还不忘补充了一句话。

    “可以回去了?”陌墓听到凌建的声音,他的脸上忍不住被沧桑取代。

    ……

    而在金鼎大陆中,火灵子则是留恋的闭上了眼睛,嘴巴里呢喃道:“师尊,好久没有感受到你的气息了。你现在还好吗?”

    地面上,蚕食兽正疑惑的抬着头看火灵子。

    ……

    转眼间时间已经变成了黄昏,众人也停止攻击在地面上盘坐修炼。

    玉石宫殿的大门处的两座巨龙雕塑没有了,剩下来的只是巨龙雕塑的碎块。

    “看来这次的玉石宫殿开不了了。上次玉石宫殿出现的时候,傍晚时分就消失了,这次也到时间了。”唐璐宗看着外边红彤彤的景色,脸上出现了失望的神情。

    “你不是说还有人在这里修炼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吗?怎么玉石宫殿这么快就要消失了?”平凡皱了皱眉头问。

    “玉石宫殿消失后,周围浓郁的灵气并不会消失。所以才会有人在这里修炼。”唐璐宗侧头看了一眼平凡,接着就再度开口道。

    这下,平凡沉默了。

    东岭潭边上的众人此时也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他们想知道玉石宫殿会不会如同上一次那样消失。

    在一片神秘的空间中,一群人正在盯着前面的一幅画。

    画正在不断震动,似乎画卷正在被毁灭洗礼一般。

    画面中只有一朵梅花,很简单,但在场的人却是非常的认真,尤其是三个站在前排的人。

    前排的三个人中最中间的一个人忽然开口说:“四师弟要回来了。”

    站在右边的人听到声音,他脸上出现了一种失落:“天岛那小子的任务完成了就能回来,可是五师弟火灵子回不来了啊……大师兄,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被称作大师兄的人正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而没有说话的却是二师兄。

    只见大师兄侧头看了看三师弟,接着就开口说:“三师弟,我知道你和五师弟关系很好,但是当日是他自己要求离开的,我们如果做了些什么,我们师傅会怎么说火灵子?”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二师兄也开口道:“是啊!三师弟,我们逍遥宫的职责是保护逍遥星。在加入逍遥宫之时,我们首先要记住的就是一切以职责为主,这条入宫必记的宫训你难道忘记了?”

    三师弟听到大师兄以及二师兄的话,他便恭敬地对仅有一朵梅花的画拱了拱手,接着才认真的开口说:“我,没忘。”

    “那就好,别想这么多了。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大师兄重重的点了点头道。

    但是,大师兄的声音落下的时候,一滴眼泪却是滴落在地面上,那响声非常的明显。

    此时,无论是大师兄还是二师兄又或者是三师弟,他们的眼里都有着一股热流在涌动。

    没过多久,画面中的梅花离开了画面。

    梅花摇摇晃晃的飞走了,路过逍遥宫的众弟子时,速度稍稍降低了一点点,但是还是很快离开了。

    玉石宫殿的上空,一朵梅花忽然出现了。梅花的出现在场并没有人注意到,梅花一下子就印在了两座巨龙雕塑的中间。

    这一刻,玉石宫殿的大门发出了一个声音。

    “吱~”

    听到声音的众人猛的抬起头,只见玉石宫殿的大门正在开启。

    而在同一时刻,凉风发现自己的净魔天宫猛的出现在面前,并且失去了对净魔天宫的控制。

    接着,天岛道人的声音就从净魔天宫中传出:“要回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