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凡阁楼中,平凡正在突破中,整个空间的灵力正在疯狂的被平凡吸收。

    在平凡的体内,灵力正在不断的震动体内经脉,经脉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

    随着经脉的扩张,能够进入平凡的丹田的灵力也在不断增多!

    ……

    唐璐宗吃饱喝足之后就找了一张椅子悠闲的躺着,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张口就问:“你们说平凡出来之后会不会已经是突破到吐纳境第五重了?”

    “我觉得吧,平凡出来的时候十有八九能够突破成功了。但是需要的时间就不知道了。”郑云飞听到唐璐宗的声音时,他马上就开口说。

    郑云飞也和唐璐宗一样,他们都是坐在一张椅子上休息。

    不过,范孥却是认真的开口说:“我觉得平凡很快就可以出来了,而且他也肯定突破成功了。说不定,他的实力比我们还要强一点呢!”

    范孥的话一出,郑云飞一个反应就弹了起来,等他彻底在地面上站稳的时候,他的声音才响起来:“这怎么可能!他的积累应该没有我们多吧?”

    范孥嘴皮子动了一下,正想说话的时候,药朴的声音已经传来:“积累并不代表实力。”

    这一次,娜莲并没有反应,她似乎对药朴的话很认可。

    范孥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转头看向娜莲,发现娜莲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不过范孥和娜莲的意见一样,所以范孥就没有开口说什么。

    唐璐宗听着娜莲的话,他并不是和范孥一样的想法,他脸一沉就开口说:“你这个小丫头懂什么?我看你们就是一普通人!对修炼一点儿都不懂的菜鸟!”

    娜莲转过头瞪了一眼唐璐宗,道:“没错,我就是菜鸟!那,你是什么?”

    娜莲说着,她的身上的气息开始缓缓提升,不一会儿娜莲所展露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吐纳境三重!

    然而,唐璐宗脸上却已经写满了震惊,甚至有往畏惧的方向转移!

    随着时间的过去,娜莲展露的修为在吐纳境三重彻底停止。但是也在同一时刻,唐璐宗的震惊彻底被恐惧取代:“这,这怎么可能!她的修为怎么会这么高?”

    “我感觉她的实力已经能和我相比较了!”郑云飞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发现一股痛楚从大腿处传来,于是他便将自己的结论说了出来。

    在一旁,范孥嘴角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一个微怒着响起来:“娜莲!在这里炫耀什么?”

    娜莲听到微怒的声音时,她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就没了。

    郑云飞看着娜莲身上的气息一下子消失了,他马上就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平凡慢悠悠的走近娜莲,脸上还有一股微怒的表情。

    郑云飞看到这里,心里将微怒的表情和之前的声音联系起来,最终他确定那番话只能是平凡说出来的。

    娜莲小跑着来到平凡的身边弱弱的开口:“主人……”

    “以后你就不要再这么做了。你要牢牢记住。”平凡看了一眼娜莲,声音也慢慢的变得柔和。

    “是!少爷,以后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娜莲听到平凡没有责怪的声音,她脸上马上就堆满了笑容。

    平凡摆了摆手,接着就将目光转移到唐璐宗的身上:“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平凡的声音一出,唐璐宗才从惊吓中反应过来,但是却没有办法回答平凡的问题。

    “我来说吧。”范孥看了一眼唐璐宗,接着就对着平凡开口道:“在你去修炼的这段时间里,外边又来了很多人,不过我也看见我们凡心学院的人了,你看我们要不要让他们回去?还有……”

    平凡听完范孥的一席话,他对自己突破修为用的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有所了解。

    凡心学院派出了一个小队来到东岭潭了,但是他们都带着面具,一身修为也隐匿起来,外人根本不清楚他们的修为。

    “师兄,这里好多人,等一下我们应该准备点策略才行,我们必须保证生命才行。出来之前,副阁主们就千叮万嘱要我们注意安全。”

    “嗯,我们进去之后,就一起行动。我们不要单人独自行动。”

    ……

    凡心学院的这个小队,他们在东岭潭边上的时候也在强调着行动的方案。

    在旁边,其他人则是对凡心学院这个队伍很好奇,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哪个队伍会带着面具。

    “这旁边的队伍认识吗?就带着面具的这个队伍。感觉以前没见过。”

    “这,不太清楚,我们这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新的势力成立,说不定这是某个新势力的人吧。”

    “管他们是谁,我们拿走我们的东西就行了。”

    ……

    除了凡心学院这个队伍之外,其他的一些新势力的队伍也被别人议论,不过他们的心态可没凡心学院的好,有些人已经打在一起了,原因就是一些可有可无的议论。

    松涛学院这边,带头的人知道凡心学院的存在,而且他们也知道戴面具的那一支队伍就是来自凡心学院,但是他们都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谁都想看看凡心学院的实力。

    凡心学院这一队人马的举动被松涛学院关注的事情,作为当事人的面具小队并不清楚,他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的东岭潭。

    天慢慢的暗了下来,但是天空中能够看到的蓝色区域这时候却是非常的耀眼。

    整片夜空都被蓝色覆盖了,原本月光的那种皎洁已经消失,地面上之情的人并不在意皎洁的月光存在与否,他们只知道玉石宫殿;但是,那些不是修炼者的普通人看着夜空时,他们脸上都写满了忧愁,蓝色的天空在他们的记忆里非常深刻,两年前……

    “唐璐宗,我现在继续去修炼,你们在这里观察周围,另外密切注意我们的人,如果我们的人有意外,必须要出手。”平凡看了看外边的东岭潭,此时东岭潭已经差不多被蓝色全部覆盖。

    唐璐宗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就看见平凡的身影消失在面前。跟着平凡一块儿消失的还有药朴和娜莲。

    “药朴、娜莲,你们以后切记不要随便展露你们的修为。我还想着让你们当我的一道杀手锏呢!你们的修为要是时刻暴露着,那么我这杀手锏可以说是不存在了。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经常显露自己的修为。”平凡进入了出凡阁楼后,他便侧着头和药朴、娜莲开口说。

    药朴和娜莲听着平凡的话,他们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苦笑。

    不过这时候平凡已经不再管药朴和娜莲,只见平凡已经盘坐在地上开始修炼。

    ……

    次日清晨,天空已经开始泛白,蓝色区域也正好将整个东岭潭覆盖完毕。

    这一瞬间,唐璐宗马上就通知了平凡。

    在出凡阁楼中,平凡感觉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有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于是平凡就将震动的东西取出来,只见是松涛学院的弟子腰牌在震动,而上面显示着一句唐璐宗的话:“玉石宫殿即将开启。”

    平凡看着弟子腰牌的信息,心神一动就离开了出凡阁楼。

    唐璐宗的出云亭中,唐璐宗三人已经死死的盯着东岭潭的映像。

    平凡出现在出云亭的时候,唐璐宗作为主人都没有注意到。

    平凡看到这里,心中也露出了一丝好奇,于是便走到了唐璐宗身后,眼里顿时就看到东岭潭的情况了。

    此时,东岭潭正在有一些尖尖的东西升起来,而且速度还不慢。

    “这难道就是玉石宫殿的顶部?”平凡看着正在升起来的东西,心里出现了一个疑惑。

    这时候,唐璐宗忽然低下头看了看他的手,只见上面还放着松涛学院的弟子腰牌。

    “这平凡怎么还不来?”唐璐宗低头看到弟子腰牌的时候,嘀咕的声音就跟着响起来了。

    平凡听着嘀咕的声音,他便走上前拍了拍唐璐宗的肩膀,道:“我不是平凡吗?”

    “啊!”唐璐宗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惊慌失措的往前跑了几步。

    “璐宗,你跑什么啊?”平凡疑惑的挠了挠头,接着就再度开口。

    这时候,郑云飞和范孥也反应过来了。郑云飞只是笑了笑,但是范孥却开口说:“院长,这家伙刚刚在我们面前说你坏话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怕你的。”

    唐璐宗一听,他的脚步生生在一次跨步中停下。回过头一看,发现在自己身后的人小的是平凡时,他便涨红着脸说:“范孥你可别乱说话!平凡你也知道,我从来不做这种事情的,你可要为我的声誉负责啊!”

    平凡转头看了一眼范孥,只见范孥的嘴角有一丝藏不住的笑意;接着他又将目光转移到郑云飞的身上,只见郑云飞已经在那儿前俯后仰的笑着,只是没有发出任何笑声而已。

    看到这里,平凡已经知道情况了,于是他便开口说:“唐璐宗,你的举动很不正常啊!”

    不过这时候平凡已经将目光投到了东岭潭上。

    外界,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事情:玉石宫殿时隔两年后重新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