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平凡和唐璐宗已经往阵法里面注入了一个多小时的灵力,而体内的灵力也几乎消耗了一半。

    “嘿,范孥看起来应该要准备突破完成了,你觉得呢?”

    唐璐宗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平凡转头一看,却发现范孥的气息正在不断拔高壮大!

    看到这里,平凡的心也是缓缓的落下了,接着就转头对唐璐宗说:“我的想法和你差不多,不过也不知道要多久。我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了一半了,要是再来一个小时,估计也就只能让他自己来了。”

    唐璐宗听到平凡的话,他的脸部表情就开始冷凝,最终变成了不会变化的冰脸。

    片刻后,唐璐宗的表情才开始融化,不过却是铁青的。

    平凡看到唐璐宗的表情变化,他的嘴角再也维持不到那种平静,嘴唇线的弧度开始由大到小产生变化。

    到了最后,平凡的嘴唇线再也没有变化的可能了,于是笑声就清澈的传开了。

    唐璐宗听到平凡的笑声,脸上开始长出了一根又一根的黑线。

    不过,这时候平凡却是忽然大喝一声。

    “千蜂针,去!”

    唐璐宗一听,他眼里就看到了碧水龟的身影快速的弹射而出!

    “这,这是怎么回事?它不是被幻阵困住了吗?”唐璐宗一脸吃惊的看着碧水龟开口道。

    唐璐宗脸上的吃惊不是装的,但他并没有任何的畏惧之意,他手一抖,一柄长剑就猛的出现在他手中。

    长剑刚刚出现在唐璐宗的手里,唐璐宗就大吼一声施展了剑法。

    “枯叶剑!”

    剑气从声音出现的刹那就从唐璐宗的长剑散发,随着唐璐宗的舞动,剑气开始纵横在半空中!

    剑气和剑意不一样,剑意是领悟而成的,而剑气是每个用剑之人都要学会的。

    剑意虽然可以利用手段显露,但是却需要付出代价。

    很快,纵横的剑气就开始朝着碧水龟横空移动,而剑气也如同失去了锋利,就像是那迟暮的老人一般。

    另一边,平凡的千蜂针已经抵达了碧水龟不远处,随时就可以攻击到碧水龟。

    然而,就在平凡认为千蜂针的攻击可以奏效之时,碧水龟张嘴喷出了一道水幕!

    透明的水幕刚刚好出现在千蜂针之前。平凡看到水幕,他心里就觉得水幕肯定可以拦截千蜂针,所以他便心念一动,小部分的千蜂针改变了移动轨迹。

    千蜂针的移动速度极快,在阳光里根本就找不到在空中的踪迹!

    然而,碧水龟却却能够清晰的看到,只见它再度张开嘴巴吐出一道水幕。

    新的水幕刚刚出现就已经一分为二,接着水幕就围住了碧水龟。

    “这碧水龟怎么这般聪明?”平凡看到碧水龟的做法,他忍不住在心里想。

    不过,平凡也看准了一个目标,碧水龟的后面防御空缺,正好可以进行偷袭。

    有了目标的同时,平凡也快速的将千蜂针分散,因为千蜂针太多很容易被看清楚,所以平凡改变了方案。

    细小的千蜂针快速的移动着,碧水龟动也没动,它就盯着平凡看。

    “哈哈,你就应该这样!不过,你可要倒霉咯!”

    看到碧水龟的样子,平凡很是认真。但是,平凡忽略了一件事,碧水龟的修为已经停止增长,但是最终的实力却是达到了吐纳境七重!

    吐纳境七重的实力,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达到,唯有碧水龟这一头妖兽。

    平凡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千蜂针,千蜂针距离碧水龟的背后越来越近。

    不出一会儿,千蜂针就靠近了距离碧水龟不到十厘米的背背部的地方。

    然而,就在这时平凡才发现不对:虽然千蜂针还在移动,但是移动的速度却是减缓了不少。

    “平凡,那是没用的。碧水龟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吐纳境七重,如果它连这点东西都注意不到,那它的实力也太烂了点。要知道这可是一头妖兽,它的实力比同等级的修真者还要强上几分!”

    在一旁,唐璐宗一直在看着,当平凡发现不对的时候,他才缓缓的提醒平凡。

    平凡听到声音,他的眉头皱了皱,心里则是将唐璐宗的话记下。随后,平凡就将千蜂针一并收了回来,因为千蜂针对碧水龟已经失去了作用。

    千蜂针被收回的同时,唐璐宗的枯叶剑已经横推至碧水龟的面前。

    不远处,范孥已经即将突破完毕,浑身的气息已经渐渐稳固,只要多修炼一段时间,范孥的实力就算是彻底保证在吐纳境五重了。

    范孥此时已经在稳固他的修为,不过也知道了平凡和唐璐宗的动作,他知道自己要尽快完成突破,然后快速加入战局。

    再看另一边,郑云飞的气息平稳,实力也有缓缓提升的趋势,他也进入了突破到吐纳境五重的状态。

    ……

    “什么?”

    唐璐宗看到自己的枯叶剑被碧水龟抬腿破开时,他忍不住惊呼一声。接着就闷哼一声,嘴角出现了一点猩红。

    平凡侧头看了看唐璐宗,心里回忆到枯叶剑被破的瞬间。

    枯叶剑横推到碧水龟的面前不到半米时,碧水龟忽然伸出一条腿一点,枯叶剑便瞬间崩碎,漫天的剑气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了最后,平凡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忍不住自己的震惊开口道:“这,这碧水龟也太强了吧?”

    唐璐宗苦笑着抬头看了一眼平凡,道:“他的强大,我们依旧要面对,范孥还没有突破完成,还需要时间。另外……郑云飞也在那边突破中,如果他们两个突破完成的话,对抗碧水龟就简单很多了。”

    平凡听到声音,接着就转头看向郑云飞的方向,只见郑云飞果然盘坐在地上修炼,而身上的气息也在缓缓增长着。

    随后,平凡就转过头看向唐璐宗,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继续抵抗一下这碧水龟吧!”

    唐璐宗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就挺直身子准备攻击。

    平凡看着碧水龟,目光非常的坚定,手中则是多出了一柄剑,不过这也不是唯一的一柄。

    在平凡的身后,八柄剑静静的悬浮着,不过平凡手中却是施展出星辉之光。

    ……

    在平凡的准备下,身后的八柄剑也施展出星辉之光,星光灿烂的样子使得平凡的面容模糊。

    星辉之光被施展时,剑气和唐璐宗的同样出现了,只是星辉之光的剑气带着些许高深莫测,而枯叶剑只是很寻常的。

    两者相比之下,星辉之光的剑气更显高贵。

    “平凡,你这武技很厉害啊!从哪里学来的?”

    唐璐宗看着平凡的星辉之光,他很是吃惊,同时也刺激他生出了好奇之心。

    平凡施展星辉之光时,听着唐璐宗的声音心里回到了过去。

    那一片封印之地的阵法已经崩毁,哪里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平凡便抽空开口说:“之前从一个神秘的地方得到的,但是我后来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地方了。”

    唐璐宗听到平凡的话,他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笑容,道:“这么说来,这功法是可以教给别人的吧?”

    唐璐宗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雀跃,但是平凡却毫不留情的打击道:“这功法我得到的时候就被告知不能外传,我也没有办法。”

    在逍遥大陆上,功法武技无疑是处于第二的宝物,许多人为了一本功法或者武技动辄就发动战争,这种事情是非常常见的。

    而排在第一位的则是各种修炼资源,灵石、丹药、灵脉等等。

    唐璐宗听到平凡的话,脸上的雀跃变成了失落,但是平凡丝毫没有改变的意思,他很清楚那一块封印之地从什么时候留下的,而里面的东西也会沾染上因果,假如唐璐宗修炼了星辉之光,那他就要承担一部分因果。

    因果这一关系在逍遥大陆上有时候存在,有时候不存在,一道事情能和过去一百年之前有联系的话,那因果关系就会很明显。

    而星辉之光的来头可不仅仅是一百年前,那因果关系就肯定会展现,这是不可质疑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平凡就不打算将星辉之光传给其他人。

    事实上,星辉之光的确沾有大因果,只是目前的平凡并不知情而已。

    “也过去这么久一段时间了,何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从封印之地被我解封之后,封印之地就彻底消失了,也不知道里面的各大家族怎么样了?”

    平凡想着想着,他就想到了封印之地里面的人。

    正当平凡在思考的时候,唐璐宗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唉,既然是这样,那星辉之光就不要传授给我了。这事关你的安危,还是用最好的方法解决吧。”

    平凡听到声音,他会心一笑,接着就将刚刚准备好的星辉之光朝碧水龟挥去!

    此时,唐璐宗也是反应过来了,他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嘴角露出了一丝尴尬的弧度。接着,他便快速的动起来,庞大的剑气再度从他的身上散开。

    如果单单是剑气的较量,那么唐璐宗肯定胜出,因为唐璐宗的剑气冲天而起,周身都因为剑气的存在而变得模糊,而平凡的剑气却如同不存在一样,只有一个手臂大小的剑气柱悬浮在他的头顶。

    唐璐宗看了看平凡的剑气,心中一阵感慨:“这剑气虽然比他强很多,但是却无法比较质量!看那施展武技的时候剑气似乎在浓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修炼的武技应该非常的高级!以至于他根本无法凝聚庞大的剑气提升实力。”

    平凡对唐璐宗的猜测一无所知,他只是盯着自己的九道星辉之光。

    &各位,今天的章节忘记定时了,刚刚检查才知道没有定时,现在补上,希望没有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