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璐宗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熏菖草处理完毕,并且已经将熏菖草点燃。

    刚刚开始的时候,平凡就看到了一道烟,然而一个眨眼之后却是再也看不到了。

    接着,平凡就感觉自己的灵魂如同被禁锢了一样,只是他的行动并不受阻,一切都很正常。

    此时,郑云飞的青色手指狠狠地点在了碧水龟的身上!

    顿时,血液泡沫四溅而起!

    “太好了!这碧水龟终于被杀死了!”

    平凡看到血液泡沫纷飞的那一刻,他忍不住欢呼起来。

    然而唐璐宗却是在一旁摇摇头,接着就神色凝重的开口道:“就算被击中脑袋,变异之后的碧水龟也不会这么容易被击杀。更何况现在郑云飞只是击中了它的右前腿,这根本不能立即致命。”

    说着,唐璐宗的神色又发生了变化,变得认真起来。

    只听唐璐宗接着开口说:“从熏菖草被点燃之后,碧水龟就开始变成真正的变异碧水龟了,除非它没有嗅到熏菖草的特殊气味。”

    似乎碧水龟在验证唐璐宗的话一样,唐璐宗的声音才刚刚落下,碧水龟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摇摇晃晃的碧水龟身上还能看到一些血迹,血迹在青绿色的龟甲上并不明显,但是那妖艳的血红还是很容易被看到的。

    片刻后,碧水龟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此时碧水龟的眼里已经没有原来的那种轻蔑,眼里透露出一种疯狂。

    “这怎么可能!”

    平凡吃惊的看着不远处的碧水龟。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碧水龟变异之后就具有一种逃命的本事,它可以利用它的本命水复活。而我刚刚带回来的熏菖草则是它的克星,这一次只要杀死它,我们就能够得到它的龟甲了。”唐璐宗非常认真的开口说,“但是从现在开始,碧水龟的实力将会真正的展现!”

    听到唐璐宗的话,平凡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不远处的碧水龟眼中已经露出了仇恨的目光,而且身上的气息也在不断地提升着。

    原本的碧水龟不过是吐纳境四重的实力,但是在仇恨的目光出现的时候,实力却是在不断的增长。

    仅仅是一会儿之后,平凡就愣住了!

    “这……这碧水龟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吐纳境五重!而且还在不断增长!”

    唐璐宗白了一眼平凡,而后才认真道:“现在它的实力已经增长到吐纳境五重,而且增长的速度还保持在稳定的速度,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这头碧水龟的实力应该是吐纳境七重!”

    平凡听到声音,他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碧水龟,发现碧水龟并没有任何的伤痕!

    原本平凡射中碧水龟的箭羽也不知道在何时消失了,平凡也没有注意到了;但是现在平凡却是观察不到箭羽!就连周围的土地也不曾发现箭羽的踪迹!

    唐璐宗观察了一下碧水龟后,他还没有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便抬头看了一眼平凡。

    只见平凡这时候正在四处张望,脸上尽是迷惑。

    唐璐宗心思一转,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于是便开口说:“你找的是在它身上的箭羽吧?不用找了,那箭羽肯定被它的力量震碎了。现在的它可是完好无损的。”

    “我的确是在找我之前射中他的箭羽。不过你怎么知道箭羽已经被震碎了?”平凡皱了邹眉头开口。

    “你忘了?我可是一个家族的人,如今虽然已经被驱逐家族,但是我在以前却是看到过一本关于碧水龟的记载。所以这些我都懂,但是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我们要想办法击杀碧水龟才行!”唐璐宗淡淡的开口说。

    听到唐璐宗的话后,平凡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固良曾经的一句话:“唐璐宗是一个大家族的嫡系,他的家族要找他回去处理事情,以后你们相遇后应该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了,但愿你们的差距不要拉得太大。”

    之前平凡听到固良的话时,他并不以为然,而且还责怪固良对自己不信任。现在平凡想起这事情的时候,他终于明白固良说那一番话的意思了,而且固良如今也离开了,会不会是因为同样的事情呢?

    平凡低头看了一眼唐璐宗,眼里带着点点疑问。

    但是唐璐宗看到平凡的疑问时,他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然后目光就转移到了范孥身上。

    此时,范孥正在全力突破。

    而在不久前,郑云飞的青色手指击中了碧水龟时,他确实忽然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了!

    “咳~这下不能再运转碧青决了,再这样运转碧青决的话,我这身体就彻底承受不住了。”

    郑云飞看着地上的鲜血,右手缓缓将嘴角的血迹擦去。接着,他便盘坐在地上开始修复伤势。

    这一幕正好被平凡看在眼里,他低头看了看树下的范孥,心中期待范孥能够快点突破,因为在场的所有人中,只要他突破成功,那么最高实力的也只有他了。

    范孥正在努力突破着,外界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庞大,距离吐纳境五重的晋升要求也很快就可以达到了。

    吐纳境突破的要求不是太高,但却是最重要的基础,一般能够决定日后能够达到的成就!

    除非,日后有大机缘。

    吐纳境的突破最重要的就是经脉的大小问题,经脉越大,能蕴藏的灵力就越多。但,这也不是说全部的经脉都能够拓展。

    吐纳境的修炼,最开始的一重比较简单,就是开辟丹田,其次就是冲击几条半关闭的经脉,直至吐纳境四重。

    从吐纳境第五重开始,就要打通一些全封闭的经脉。

    吐纳境主要就是开辟丹田和开拓经脉,其中的经脉是奇经八脉,吐纳境一重是开辟丹田,其次就是冲击半封闭经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这三条经脉分别对应吐纳境二重、三重、四重,只要用灵力稍稍冲击一下就可以打开,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足够的时间,能开辟出丹田的人都能够轻松完成。

    而,吐纳境五重对应的经脉则是阳维脉,阳维脉属于奇经八脉之一,而且因为穴位的数量较多,冲击阳维脉的时候需要的灵力则是海量的……

    “范孥突破吐纳境五重估计没那么快,虽然之前他已经突破到了吐纳境四重巅峰,但是冲击经脉可不是简单的,我想我们应该为他争取点时间。”

    平凡在看范孥的时候,唐璐宗同样也在看,只不过他的见识远远比现在的平凡多,只听他认真呢开口说。

    平凡肯定的点点头回应唐璐宗的话:“这是自然的。我先用幻阵将它困住。”

    说完,平凡就甩手将九阵塔给甩了出去。

    九阵塔稳稳的落在碧水龟的周边,而一股庞大的灵力也在其中释放而出!

    庞大的灵力迅速的朝周围扩散,一道道符文迅速的凝聚成为一道道阵纹。

    ……

    不出一刻钟,平凡的拿手幻阵已经成功被布置。不过,这也多亏唐璐宗以身犯险为平凡争取时间,要不然幻阵根本就困不住碧水龟。

    幻阵内,碧水龟暂时被困住了,但是它却似乎可以无视幻境……

    平凡看着自己用九阵塔布置的幻阵一晃一晃的,心里也是突突的跳着,凝重的表情逐渐出现在脸上。

    下一瞬间,平凡忽然踏出幻影步进入了幻阵内。

    “平凡你来了!”

    唐璐宗看着身边多出来的人,嘴里快速的说了一句话。

    平凡迅速扫视了一眼四周,此时他并没有用阵法的控制权,而是将自己置身幻阵环境扫视:“幻阵没有失灵,那么,很有可能就是碧水龟对幻阵免疫了。”

    平凡心里想到结果后,他便转头对唐璐宗说:“嗯。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幻阵似乎只能当困阵用,所以我打算在外面想办法。”

    “什么?你说幻阵对碧水龟无效?”唐璐宗听到平凡的声音,他忽然转头大喊道。

    唐璐宗震惊声音突然响起,平凡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耳朵:“我说你能不能小点声?”

    唐璐宗尴尬的挠了挠头,接着就不好意思的开口说:“好……那我们先出去吧。”

    平凡点点头,接着就伸手拉住了唐璐宗的手。两人快速的往后褪去,而平凡迅速的将阵法打开一个缺口让两人可以褪去。

    唐璐宗离开阵法后,他就转头走到了距离阵法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这时候,唐璐宗的脸上出现了疑惑,在他看来,就算幻阵对碧水龟无效,那么也应该属于一个困阵,但是阵法怎么看起来要随时破灭?

    平凡看到唐璐宗的疑惑,他则是往前走了几步,说:“根据我的感应,这碧水龟现在正在直接撞击阵法!如果没有灵力的支援,这阵法应该很快就会被打破。”

    唐璐宗听完平凡的话,他脸上的疑惑瞬间就转换为震惊:“那你还有什么别的方法没有?”

    平凡侧头看了看唐璐宗,接着就开口说:“有是有,不过范孥还没突破完成,我们这根本就没有办法实施。”

    平凡的话勾起了唐璐宗的一段回忆,在来到东岭潭之前,范孥就曾经布置过一个剑阵,剑阵配合他得到的传承威力大大的提高。

    唐璐宗想到这里,他马上就开口说:“你是说范孥的那个剑阵?”

    “没错,当时我们布置那么多的阵法中,也就那一个剑阵威力比较大,所以我就想到了他。”平凡郑重的点了点头说。

    “也好,那我们先注入灵力稳定阵法吧!”唐璐宗听完,他便点点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