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璐宗走的时候,他的背影一脸的坚决,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郑云飞回头看了一眼平凡,却发现平凡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范孥看着平凡的举动,他便冥想着转过头,但是看到范孥时却是大吼出声:“糟糕!是范孥出事了!”

    郑云飞的声音刚刚出现,他就已经快速的弹身跃向范孥,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迟钝!

    在树上,平凡听到郑云飞的声音时,身体受到了惊吓,几乎从树上摔了下来!

    平凡恼怒的扫了一眼郑云飞的方向,心里非常的不满:“这郑云飞在干什么?”

    不过在看到郑云飞的动作时,他马上就发现了不对。

    “我记得云飞后面那棵大树应该不是蓝色的吧?”

    原来,在郑云飞的背后有一棵树变成了通体的蓝色!

    平凡仔细回想了一下,通过对比发现那棵蓝色的大树确实是不存在的!

    然而,现在却是突然出现了一棵蓝色大树!

    接着,平凡有看到一个人影在渐渐远去,远去的方向正是蓝色大树的右边,蓝色大树正好处于人影的背部方向。

    “那个人是谁?”平凡疑惑的盯着人影看了一眼,接着就将鹰燕瞳给运转起来,“唐璐宗?他去那边干什么?那里似乎是迷雾区域!”

    平凡正想着,却忽然听到郑云飞的声音:“范孥!我来帮你!这碧水龟已经变异了!很难对付的!”

    对于碧水龟的情况,作为对手的范孥自然很清楚,而且在路上的时候,唐璐宗也曾经解释过碧水龟的特性,所以他在听到郑云飞的话时,他便面露喜色。

    接着,范孥就大叫一声:“好!让我们两兄弟一起联手对付它!”

    然而,就在范孥的声音响起没多久,一声出自范孥之口的惨叫也接着响起!

    “啊啊啊!”

    平凡凝睛一看,只见范孥的左肩已经出现了一个伤口,伤口还在不断地涌现血液!

    看着范孥的情况,平凡也注意到那碧水龟吐出来的水箭已经消失了一支!

    “不会吧?范孥的伤是这么来的?”平凡皱着眉头看向碧水龟。

    远处的碧水龟似乎有所察觉,它迅速抬头瞄了一眼平凡的方向,接着就继续将目光聚在范孥的身上。

    范孥被水箭射中左肩时,一股巨力将他击飞,落地时也是直接买地上滚动起来!

    狼狈不堪的范孥伸出右手摸了摸左肩,接着就将目光锁定在碧水龟身上。

    面对碧水龟的目光,范孥毫不犹豫的用眼光反击,假如眼光可以杀人的话,碧水龟已经死了……

    但是,眼光终究是眼光,并不是杀人的工具。

    一边,郑云飞一柄大长刀刀刃凌空划过。天上的太阳照射买刀刃上时,刀刃上闪过那一抹寒光!

    寒光非常耀眼!那碧水龟的的脑袋也随着寒光的出现收缩了一下!

    在此之前,平凡也注意到了碧水龟的动作,在看向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一种轻蔑!

    “轻蔑?这家伙似乎对自己很自信。”察觉到碧水龟目光的自信时,平凡心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它自信的来源是什么?难道是范孥和郑云飞都不是对手?”

    “不对!这碧水龟肯定是变异了,要不然怎么会这样自信?看它的修为也不过是吐纳境三重,如果不是变异的话,它又怎么会面对郑云飞和范孥都不害怕?而且,还能够自信的看向我这边,显然它已经发现了我!”

    平凡心思一转,随后它就得到了一份结果。

    “吃我一刀!”

    郑云飞低吼着,手中的大长刀已经快速的落下!

    锋利的刀刃不断的切割着空气,碧水龟眼里的轻蔑和自信依旧未曾变化!

    平凡眼睛一动,手中的弓弦被他拉的紧崩起来,似乎稍微再用点力就能够将翼翎弓拉折似的。

    这时候,平凡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攻击范孥的两支水箭中,除了一支击中了范孥之外,剩下的一支水箭也消失了!

    平凡目光迅速搜索着,却是始终没有发现目标!

    “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那一支水箭怎么会无缘无故消失掉?”平凡无比冷静的盯着前方。

    然而,还没等平凡的想法落下,郑云飞那边就发出了咣当一声!

    听见声音,平凡立即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郑云飞的大长刀已经狠狠的劈在地上!

    大长刀入土直至刀刃末端,但是这还不是奇怪的地方!

    在距离大长刀不到一米的位置,一块半圆形的刀刃碎片静静地躺着……

    “这刀刃该不会是郑云飞的大长刀吧!?”

    看着半圆形的刀刃碎片,平凡心中霎时间就闪过了一个念头。

    远处,郑云飞正震惊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大长刀,虽然他没有看到刀刃的情况,但是他却知道地面上的碎片意味着什么!

    此次前来猎杀碧水龟的只有四个人,其中三个都是用剑的,而唯独郑云飞用的法器是刀类!

    所以郑云飞非常清楚地面的碎片从何而来!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大长刀为什么会破碎!

    远处,平凡依旧在树上,不过他却变得非常震惊:范孥施展的两柄琉剑直接被两支水箭击碎!

    青色的琉剑破碎的刹那,范孥张口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血液一下子就落在了地上,而且地面上鲜红色的色块特别的明显!

    武技被破产生反噬!

    范孥吐血的时候,平凡便精神一凝,接着就将箭头锁定了碧水龟!

    碧水龟微不可查的眼珠子动了动,接着就转身往地面上行走起来!

    平凡看着碧水龟的举动,心中不可控制的出现了一个念头:“它不怕翼翎弓?”

    念头刚落,翼翎弓上的箭羽已经急速离开……

    只是此时碧水龟又张嘴吐出了一道水箭!

    看着第五道水箭出现,平凡的眉头瞬间变成了核桃:“这家伙的水箭能一分为四,我该怎么应对?”

    此时,郑云飞忽然一跃而起,一柄长枪被他忽的甩飞……

    “咦?这长枪不简单啊!”

    平凡看到郑云飞的动作时,他还看到了另外一幕:碧水龟在郑云飞跳起来的时候还是很平静的,但是长枪出现之后却是往后退了一步!

    碧水龟退去一步后,它似乎发现自己落了气势于是又往前走了两步!

    看到这里,平凡很是无语,但是碧水龟眼里的惊慌却是被他牢牢记在心里。

    长枪破空的速度很快。仅仅是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长枪已经距离碧水龟不足两米!

    碧水龟脑袋微微扬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长枪,而在一侧破空而来的箭羽则是被他无视了!

    长枪急速前进的距离很近,所以它的攻击自然也就比平凡的箭羽快,只因为平凡的箭羽从远处射来。

    碧水龟的右侧,长枪正在带着一股青色的力量靠近。左侧,一支锋利的箭羽也不赖:在远处已是能看到那寒光正在闪烁!其锋利程度可想而知!

    这一刻,碧水龟的眼中再度出现了轻蔑的神情,只见它一甩头,一道气墙就开始往长枪靠近!至于平凡的箭羽,他似乎并不打算处理,唯独有一道水箭在空中不断绕圈……

    长枪叮的一声撞上了什么东西……

    平凡凝神一看,却发现郑云飞的长枪狠狠的插在了岩石表面!岩石表面上仅剩半杆长枪的枪柄在抖动。

    除此之外,平凡还看到了一枚滚动的石子。石子并不是太大,不过是鸽子蛋大小,但是滚动的速度却是飞快!

    平凡看着滚动的石子,然后又回头看了看插着长枪的岩石,到上面除了被长枪刺中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却是完好无缺!

    至此,平凡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这头碧水龟竟然还有这能力?它那笨重的四腿能够做到这一步?”

    不过,仅仅是闪过的念头而已,因为平凡射出的箭羽已经靠近了碧水龟!

    “嗤啦!”

    正当平凡以为自己的箭羽也会无效时,一声利刃划过肉躯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到声音,平凡立马将目光转向碧水龟,只见碧水龟的左前腿已经被箭羽划伤!

    错愕的表情很快就出现在平凡的脸上,他目光扫了一眼碧水龟的那一道水箭,却发现水箭已经消失!在碧水龟的附近,地面上有一小块地方湿透了!

    “这,这该不会是碧水龟的那一道水箭造成的吧?”平凡看着湿透的小块地面,平凡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不可能吧?”

    接着,平凡就看到了碧水龟浑身一抖,先前的那种轻蔑感觉立即从它身上散发而出!不过,在看向郑云飞的方向时,碧水龟却会不自觉的目光躲闪起来。

    碧水龟的细微变化被平凡完全看在眼里,当即他就觉得郑云飞应该是击杀碧水龟的关键人,于是平凡便开口道:“云飞!你刚刚那招还能用不?那招应该可以克制碧水龟的!”

    郑云飞掷出自己的长枪后,他也紧张的看着,先前自己用大长刀砍向碧水龟的时候,大长刀居然没有一道水箭厉害!

    所以他对自己的攻击依旧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状态,一旦攻击出现问题,他一定会再度改变攻击的方法,从而让碧水龟无法攻击范孥。

    此时,范孥也是反应过来了,他挣扎着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接着就朝着平凡的方向靠近。

    平凡距离范孥也不过是十多米的距离,但是距离郑云飞却是有点远,只因为他施展千琉剑时前进了。

    这时候,郑云飞也听到了平凡的声音,不过他只是平静的开口说:“那不是武技,而是一套特殊的修炼之法,不过既然有用,那就多用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