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看着三人,目光有着认真,似乎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唐璐宗看着平凡眼里的认真,脑袋无奈的晃了晃,随即就开口说:“赌战场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有点像斗兽场,只不过战斗的双方都是人;而斗兽场战斗的双方则是人和妖兽。在里面,生死不论,上场前战斗的双方必须签订生死契约……”

    唐璐宗说了很久,平凡听着叙述时,身体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

    “这怎么会有这种地方的?”将唐璐宗的内容消化后,平凡才压制住心中的震惊开口问。

    “这是贵族世家用来娱乐的一种手段,一般来说上台的人都是一些奴隶,有部分则是他们捕抓过来的平民修炼者,再有一部分就是像我们这种自己去挑战的。”唐璐宗颇为无奈的开口说。

    唐璐宗刚一说完,他又接着补充道:“不过,我刚刚说的只是上台的人,在每场战斗的后面,都有很多人下注押谁是胜利者,这些赌注很大一部分都是那些贵族人的。”

    听完唐璐宗的一席话,平凡的没有忽的皱了皱眉头,心里想到了陌暮:“之前我就让陌暮去寻找奴隶市场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查的怎么样了?奴隶市场和赌战场我认为都应该消灭,泯灭人性娱乐还不如不要!”

    平凡想着想着,他又联想到了凌建,凌建在魔窟的一次震动中离开了,在目前还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传来。

    想来想去,平凡都觉得一团糟,于是就甩了甩脑袋说:“好了,把你们选定的几个阵法给我看看。”

    平凡刚一说完,唐璐宗就快速的结印,一个密封的箱子很快就出现在平凡的面前。

    唐璐宗伸手把箱子的上面部分取下,只见箱子里面装着六块能记录信息的玉鉴,玉鉴整整齐齐的摆在箱子底下。

    唐璐宗这些箱子里的玉鉴开口说:“这里是我们选定的六个阵法,只不过这些阵法都各有优缺,我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用那个。对了,这些阵法都是环境阵法。”

    平凡很随意的靠近箱子,然后伸手拿出一个玉鉴开口说:“哦,你就给我说说吧!”

    唐璐宗转动眼珠子扫了一眼玉鉴,然后就对平凡说:“你现在手里拿的这个玉鉴,上面记录的阵法是两仪玄剑阵,布阵要求需要一个两仪之地才能发挥最大威力,目前我们这并不合适,因为能当做两仪之地的不是在断刃峰两侧,而是在断刃峰的两公里之外!”

    平凡看着手中的玉鉴,心里衡量了一下距离,发现两公里之外已经是松涛学院的位置,这种特殊位置并不合适,而且布下两仪玄剑阵之后,会影响到松涛学院的发展。

    想到这里,平凡就将两仪玄剑阵放在一旁,然后就抬头对唐璐宗说:“既然这样,那这个两仪玄剑阵就不要了吧!”

    说完,平凡也不管唐璐宗什么表情,他只是再度拿出一个玉鉴,这次他直接用灵魂力查看了玉鉴的内容。

    很快,平凡就看到了玉鉴里的内容。

    炫龙阵,布阵要求需要一枚火种,阵法布置成功后,阵法内会出现九条火龙,操控火龙攻击敌人事半功倍,但是攻击的范围只能在阵法中。这是阵法的简介,接下来则是介绍如何布阵的。

    看完炫龙阵的信息,平凡摇了摇头,接着就放下炫龙阵的玉鉴重新取出一个玉鉴查看。

    唐璐宗在一旁看着平凡,心里忐忑不安的想着平凡会不会嫌弃他挑选的阵法不好。一旁,郑云飞和范孥也是紧张不以,似乎平凡的态度会决定他们的生死一般。

    对此,平凡毫无感觉,他只是快速的查看着玉鉴。

    仅仅是半个小时,平凡已经将第三个玉鉴看完,但是玉鉴都被他冷落在一旁,而且每放下一个玉鉴平凡都会哀叹一声。

    平凡的哀叹让唐璐宗三人苦笑不以,任谁也没想到三个人精心挑选的阵法在平凡手里只有冷落。

    然而,平凡在拿到第四个玉鉴时,他的神情却是一动,接着他就快速的注入灵魂力进行查看。

    很快,平凡就惊喜的开口说:“这个九元微仪阵合适我们!”

    唐璐宗听完平凡的话,他便善意的出声提醒道:“可是,这需要九柄不同属性的法器才能布置出这个阵法,目前我们还不能寻找到这么多的法器,而且有属性的法器都是三阶法器,我们现在根本弄不来这样的东西……”

    平凡一听,眼睛大大的翻了一次白,说:“我又没说我要自己找这些法器,要知道我们凡心学院现在已经不简单了!”

    平凡说完,他就开始大笑起来,然后就想到立刻联系谢军。

    谢军身为神威侯,是天灵国的五大王侯之一,他手里肯定不会没有三阶法器的,所以平凡就将注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取出侯爷令之后,平凡立即就联系上了谢军,大致的意思就是问他给九件三阶法器。

    远在云生的谢军感应到侯爷令的振动时,他便快速查看了信息,结果却发现是平凡,随即便爽快的同意了平凡的要求,同时还说两天后将九件三阶法器送到凡心学院。

    平凡看到事情顺利完成之后,他马上就转过头看着唐璐宗说:“九件三阶法器已经准备好,过几天就可以布置九元微仪阵了。”

    “那就好!这样一来,我们的安全系数就会更高了!”唐璐宗一听平凡的话,他便激动的大喊。

    然而,平凡看到唐璐宗的激动时,他却是无情的掐灭:“唐璐宗!现在还不是激动的时候,要知道九元微仪阵是一个环境阵法!环境阵法一旦启动,那么攻击就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如果不选择一个普通点的护山大阵,日后遇敌时我们是不是不顾弟子的安危去启动九元微仪阵?”

    平凡的话,如同一盘冰水混合物浇在了唐璐宗的心头,他的激动瞬间就消糜殆尽,此时他也明白自己的激动不合时宜。

    很快,唐璐宗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他挥手结印再度取出一个密封箱子,手头有条不絮的将箱子打开。

    打开的箱子摆在平凡的面前,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玉鉴,大致也有十多个玉鉴的样子。

    平凡将所有的玉鉴都看了一遍之后,他才缓缓得抬起头说:“这儿的玉鉴里面,你认为哪些阵法最好?”

    “在之前,我选定了三个阵法,其中一个是幻阵类型的,而且具备足够的防御能力;另外两个分别具备不同的攻击能力以及相同的防御能力,一个是用剑气攻击,一个是用音波攻击。在这三个阵法中,我已经徘徊无数次,但是最终还没能做出决定。而这时候云飞和范孥清醒过来了,他们略一研究,就觉得用环境阵法比较好,所以我们又搜集了一些环境阵法。”

    唐璐宗听到平凡的话,他没有多犹豫什么,他只是快速的取出了三个玉鉴并开口说。

    平凡伸手接过三个玉鉴,灵魂力快速的注入其中一个。

    很快,平凡就将第一个玉鉴看完,接着又看第二个。

    半个小时后,第二个玉鉴被平凡轻轻的放下。

    此时平凡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唐璐宗等仨人根本看不出平凡的意思。

    而平凡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静静的拿起了第三个玉鉴。

    虽然唐璐宗知道平凡拿起的玉鉴里记载着什么阵法,但是毫无表情的平凡让唐璐宗从根本上无法猜测结果。

    第三个玉鉴很快就被平凡看完,只是他在衡量着阵法的因素,一直都不曾给出任何意见。

    时间一刻钟又一刻钟的过去,平凡依旧是在衡量。

    平凡的衡量注定了他人的无奈。在一旁,唐璐宗三人已经等得有些累了,他们无奈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接受时间的煎熬。

    足足一个小时后,平凡才抬起头开口说:“攻击我们已经有九元微仪阵了,那么我们还是不要攻击了吧!就选那个幻雾龟甲阵吧!”

    “幻雾龟甲阵?”唐璐宗迟疑了一下。

    “组合起来的确挺合适的,毕竟幻雾龟甲阵只是拥有防御和迷幻能力而已,而九元微仪阵则是可以进行攻击,幻雾龟甲阵就当做给别人的警示吧!”郑云飞听到平凡的话,他一下子就精光一闪,接着就开口说,“而且这个阵法还能给门下弟子增加一块灵力护甲,这样战斗中受到的伤害也会更少一些。”

    唐璐宗听到郑云飞的这一席话,他忽然惊醒:“对啊,我怎么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的呢?”

    平凡听着唐璐宗和郑云飞的话,他却是在分心观察范孥,因为范孥在他说出幻雾龟甲阵的时候就心事重重的样子,眼光躲躲闪闪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平凡猛地开口说:“范孥,你来说说你的资料吧?”

    范孥一听,身体猛地一颤,接着就僵住了。

    唐璐宗和郑云飞一听声音,他们便转头看向范孥,只见这时的范孥还没反应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范孥才抖了抖身子说:“如果布置幻雾龟甲阵的话,我们可以去东岭潭去猎杀一头碧水龟,那头碧水龟已经在那儿很久一段时间了,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去过那里……”

    范孥说着说着,他脸上就出现了惊悚的表情。

    平凡看到范孥的表情,他马上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便肯定的开口说:“好,我们去东岭潭看看,范孥你就顺手将那头碧水龟给击杀了吧!”

    而此时,唐璐宗和郑云飞自然明白范孥是怎么回事了,他们两个都认真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