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刚刚踏入精武殿内,他就已经被精武殿的情况给惊呆了。精武殿不但灵气比外面的更浓郁,而且里面的空间也非常之大!

    一眼望去似乎看不到尽头,各种千奇百怪的建筑矗立在地面上,周围种满了各色的灵药。

    “灵药倒是挺多的,不知道这里面的弟子有多少?”平凡看着前面的灵药,心里想到了一个问题。

    正当平凡心里出现疑惑时,唐璐宗的声音忽然响起。

    “平凡!你可回来了!”

    紧接着,郑云飞的声音也跟着想起来。

    “平凡,你可来了!要不我们比试一下?”

    然而,郑云飞的声音还没有落下,范孥的声音就快速的响起:“大师兄!你可来了!这几天我们都很忙呢?来分担下?”

    平凡循声望去,只见唐璐宗、郑云飞还有范孥正肩并肩的靠近。

    平凡笑着开口说:“我要不回来,这儿变成什么样我都不知道了,下次进不来怎么办?比试的话就暂时免了吧,这儿可是你们的忙活的地方,而我就是个甩手掌柜。”

    “哈哈!不会的,你可是这里的门主,要是门主都进不来的话,谁还能进来?比试的确是不应该,现在还不是时候。”唐璐宗笑笑说。

    平凡笑了笑,接着就想到了郑云飞和范孥:“范孥、郑云飞,你们两个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唐璐宗转头看了一眼郑云飞和范孥,随机就插口道:“他们两个在两天之前醒过来的,现在他们俩正在鼓捣护山大阵呢!”

    唐璐宗说话时,平凡侧头看了看郑云飞和范孥,只见两人脸上都有些慌张的感觉。

    平凡看着郑云飞和范孥开口问:“你们两个怎么了?”

    郑云飞一听,他脸上就慢慢的变红起来了。而范孥则是支支吾吾的开口说:“大师兄,我们,我们的……领悟能力太差了……”

    听着范孥的话,平凡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冷声开口说:“你这说什么话呢?各人的机缘都是不一样的,你这么说算什么?”

    范孥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便低下头尴尬的笑着。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寒冷下来,唐璐宗和郑云飞对视了一眼,接下来两人皆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似乎上面有很多的鸡皮疙瘩……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唐璐宗才站出来当和事佬:“平凡、范孥,你们就歇歇吧!现在我们应该商讨一下护山大阵的事情,护山大阵到目前为止还没布置呢!”

    平凡一听到唐璐宗的声音,他马上就转过头盯着唐璐宗开口说:“我说怎么在大门还需要验证身份呢!原来是你们还没有布置护山大阵!”

    唐璐宗一听平凡的话,他的心就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心里恼怒的责怪自己提错了事情。

    郑云飞听到唐璐宗的话时,他马上就转头盯着唐璐宗看,只见唐璐宗的脸部慢慢的充血变红,于是他便对平凡开口说:“护山大阵其实已经选定过一次了,只是后来我们考虑到环境的问题,所以就想布置一个环境阵法,利用环境提升阵法的威力。”

    郑云飞说完,他就认真的看着平凡,似乎在等平凡的决定。不过,他的余光还是会扫向唐璐宗,似乎在观察唐璐宗的变化。

    “环境阵法?这是个什么类型的阵法?难道又是一个分支?”平凡听到郑云飞的声音,心里快速的出现了一个疑惑。

    在平凡思考的时候,范孥忽然开口补充了一点:“对了,之前的断刃峰就是有一个环境阵法在运转,所以断刃峰才会显得那么的荒芜,同时还充满着杀机。但是我将心草剑领悟之后,那个心草剑阵没有心草剑剑意的催动就消失了,现在这儿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心草剑意了。”

    听完范孥的话,平凡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断刃峰,一枚枚风刃不知道从何时何地出现,每踏出一步都会被一股庞大的剑意笼罩,一个不小心就会使人葬送生命!

    平凡努力的晃了晃脑袋,此时他的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环境阵法的特别,但是他没有问,他接着就开口说:“其实,你们为什么这么执着布置环境阵法么?我觉得环境阵法应该留作我们的一个杀手锏!而不是明面的摆在别人面前。再说了,护山大阵如果不启动,那么我们精武门的很多秘密都不再是秘密;但是护山大阵是个环境阵法,如果启动了,我们的弟子该怎么办?范孥你可是体验过环境阵法的威力了,你来发表一下你的意见吧。”

    听完平凡的一席话,唐璐宗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思中。

    而范孥听到了平凡的话,他只是很严肃的说了一句话:“环境阵法一旦动用,那么攻击就会源源不断的出现。”

    平凡静静的站在一旁,唐璐宗和郑云飞的沉思让他的嘴角多出了一丝笑容,先前的压抑彻底消失了。

    好一会儿之后,唐璐宗才忽然动了动,只见他很快就转过头看向平凡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一会儿就去把事情做好。”

    “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想必你已经有了方案,我等候你们和我说一下。”平凡轻轻的点了点头,嘴角已经再度上扬。

    唐璐宗听着平凡的话,他内心也是绽放了笑容,一直以来他都在考虑怎么样才能让精武门更强大,但是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一点:精武门还是刚刚起步,想一蹴而就很难,需要积累底蕴。

    在此时,郑云飞才清醒过来。

    平凡转过头去看着两人,问:“你们领悟到了什么东西?”

    平凡的话才刚刚出现,唐璐宗已经将目光转移到了郑云飞和范孥的身上,脸上带着一股好奇。

    郑云飞和范孥一听,连对视都不曾对视便说:“以后我们要稳打稳扎,让基础更加的牢固!精武门也要如此!”

    郑云飞和范孥刚一说完,他们都吃惊的看着对方,接着两人就开始开怀大笑起来。

    两人的话,惊人的一致,就连说话的双方都感到不可思议。

    而平凡和唐璐宗则只是轻轻的一笑,接着两人就双双抬腿走向了一个方向。

    唐璐宗的身形比平凡要前一点点,不过他的神情很是恭敬。

    郑云飞和范孥察觉平凡已经离开时,他们才连忙快步跟上,急匆匆的样子有些搞笑。

    在唐璐宗的带领下,平凡很快就来到了精武殿的核心位置,一路上平凡看见了很多的灵药。

    然而在到达核心位置之前,旁边的灵药令平凡惊讶不以,种植的灵药都是很珍贵,有的灵药平凡连在清佃峰都不曾看见过!

    在整个武隆帝国中,灵药的珍贵程度决定了价值,而灵药的珍贵程度最普遍的判别方式就是感应,灵药越是珍贵,正在生长的灵药周围的灵气就会越浓郁!

    然而,走在路上时,平凡却发现地面上的灵药周围灵气非常浓郁!这说明了其中种植的灵药很珍贵!

    而且,越走越远的同时,灵药周围的灵气就越浓郁,每一株灵药都茁壮成长着。

    随着时间的过去,平凡的灵魂力感应到的浓郁程度越来越高!

    这样让平凡特别吃惊,走了一会儿平凡便忍不住对唐璐宗问:“这里的灵药应该是很珍贵的,你怎么搞来的?”

    平凡的字音才刚刚清晰的全部出现,走在前面的唐璐宗却是忽然停了下来,平凡一个不小心就撞了上去。

    撞到唐璐宗后,平凡才察觉唐璐宗已经停了下来,而且余光中也看见郑云飞和范孥停了下来。

    平凡正想问问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现象:唐璐宗、郑云飞和范孥的表情都一样,一样的苦楚样子,似乎都经历过同样的事情似的,而且经历的事情都令他们记忆深刻!

    “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变故不成?”平凡看着三人的表情,心里不由自主的进行猜测起来。

    平凡不清楚情况的时候,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

    唐璐宗似乎察觉到时间的流逝,他率先反应过来,说:“这些灵药都是我找一些人去赌战场打回来的,那时候我们还担心会出事情,不过幸好只是有人受了些轻伤,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大碍。”

    “你朋友?”平凡皱了皱眉头道。

    唐璐宗郑重的点点头,说:“平凡你放心,我的那些朋友都是信得过的人,而且现在他们也在精武门这边,已经按照原定程序加入了。但是你不在,我也没让他们担任什么职务,现在还是在精武门里当弟子。”

    平凡听完唐璐宗的话,他便低头思索起来。

    片刻后,平凡才抬起头看着唐璐宗说:“那就好,辛苦他们了。你找时间去问问他们,要是想要职务的就给他们职务,长老也可以。”

    “好,我知道了。”平凡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唐璐宗的声音就欣喜的响起来。

    不知道何时,郑云飞和范孥也反应过来了,他们听到平凡的声音时都是会心的笑了。

    ……

    到了平时唐璐宗三人研究阵法的地方时,唐璐宗才回头看看道路两旁的灵药,接着就转头看着平凡说:“这一路上的灵药惊艳了你吧?”

    “哪能不惊艳?有一些灵药比清佃峰的还要更胜一筹!而且数目也不是少数!”平凡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说。

    说完,平凡还回头看了看,只见道具两旁的灵药还真是特别的多!

    “和我说说赌战场吧!我还不了解这么一个地方呢!”平凡看着道路上的灵药,他忽然想到了唐璐宗说的一个地方。

    唐璐宗听到平凡的话便转过头去看郑云飞和范孥,只见他们都是一脸为难的看着平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