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轻松的朝着断刃峰赶去,对于身后所发生的一切并未察觉。(书屋 shu05.com)

    不知道多久后,平凡来到了断刃峰的前面。

    断刃峰的山脚下还是原来那郁郁葱葱的树林,在半山腰下来一点点则是耸立着一座阁楼。

    阁楼与山脚的大道有一条长台阶相连,台阶统一用大理石铺设而成,旁边还有些雕塑栩栩如生的摆放着,整条长台阶美观极了!

    平凡快速的走在长台阶上,不一会儿便已经可以看清楚阁楼下的几个守卫了。

    在守卫的后面便是那座高大的阁楼,阁楼一共有三层,最下面一层有着两个门,一个门往东南方向开着,一个门往西南方向开着。

    在两个门中央,还有一个金色的牌匾,看起来应该是一件法器,上面还有些灵力的波动。牌匾上面写着‘精武门’三个字。

    守卫一共有八个,每四个守卫看一个门。

    台阶上多了个圆脸的男人,守卫们站在高出自然很快就发现了,他们都很好奇的看着这个蓝色长袍的人,但是脸上依旧严肃。

    很快,穿着一身蓝色长袍的平凡就来到了阁楼前的平地,平凡好奇的打量着阁楼。

    “这阁楼的第二、第三层被他们用来做什么了?怎么没人?”平凡看到第二、第三层都没人时,他的心里出现了一个疑惑。

    然而正当平凡疑惑时,两个守卫迎上了平凡。其中一个年龄看起来大一点的人对平凡喝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平凡听到声音,他便笑着低下头说:“我来拜访一下这里的长老,希望两位帮我通知一下。”

    两个守卫刚一听到‘拜访’两字,他们便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接着年龄大的守卫接着开口说:“不好意,我们这儿不接受拜访。请这位少爷见谅。”

    听到守卫的话,平凡的圆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这么对我就不怕我让精武门的长老惩罚你们?”

    两个守卫听到平凡的话,他们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海边,依旧板着一张严肃的脸。而那个年龄大的守卫更是认真的开口说:“这位少爷说笑了,我们只是在这里按照规矩办事而已。就算长老们要惩罚我们,我们也不能让您进去,这是我们的规矩!”

    平凡听完守卫的话,他跟着就在心里说:“这两个小子倒是可以啊,让我用钱贿赂他们一下试试。”

    随机,平凡就取出三十两银子说:“这三十两银子就给你们拿去喝酒。两位就让我进去吧!”

    两个守卫一听,他们同一时间摆摆手说:“这位少爷,您请回吧!我们这儿不收钱。”

    说完,两个守卫就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平凡一看,他便追上去说:“我是松涛学院的弟子,我有要事进去。”

    说着,平凡已经将松涛学院的弟子腰牌取了出来。

    然而就在平凡刚刚靠近时,之前那两个守卫已经冷声拒绝道:“不行!”

    平凡看了看周围,然后就小声说:“这个令牌能不能让我进去?”

    此时,平凡的手里已经换了一块令牌。

    这一次,先前的两个守卫动都不动的站在哪里,就像是一桩木头似的。

    还好,有个年轻的家伙忍不住,他侧头看了一眼,脸上顿时就变成了吃惊:“您,您是门主?”

    “要是我没拿错令牌的话,我应该就是这里的门主。”平凡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脑袋说。

    说话的年轻守卫一听,他连忙快速的跑出几步,然后对平凡恭恭敬敬的开口说:“门主快请进!”

    此时,其他的几个守卫才惊讶的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了平凡手里的令牌,接着就恭恭敬敬的看着平凡。

    而那两个之前和平凡说话的两个则是诚惶诚恐的看着,大气也不敢多喘。

    平凡的一身蓝色长袍经过两个诚惶诚恐的守卫面前时,忽然就停了下来。

    两个守卫紧张的盯着自己的双脚,生怕有什么举动会激怒平凡。

    “你们两个不错,以后记得不要轻易让别人进来。”平凡停下来后,他轻轻的说了一句话。说完又走了。

    很快平凡就消失在众守卫的视野里,这时那些守卫才松了一口气,只见那两个曾经拒绝过平凡的守卫已经全身湿透了。

    待平凡离开了很远之后,浑身湿透的两个守卫才心悸的看了一眼平凡离开的方向,知道没有发现平凡时,年龄大的守卫才小心翼翼的说:“大家伙们,帮我想想办法,我们两个惹了门主,以后的日子估计不好混了,我……”

    其他的守卫一听,他们都安静了下来,似乎在衡量。

    进去大门后没多久,平凡就响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因为心结而盘坐在地上修炼的郑云飞不在了!

    转头看看其他地方也没有发现什么。

    看来看去都没有发现郑云飞的身影,平凡也只能是认为郑云飞已经打破心结了。

    于是平凡便开始往峰顶走。

    一会儿之后,平凡就来到了一处平台前。

    在平凡的记忆中,此处平台应该是范孥在领悟心草剑的那块平地,曾经被松涛学院副院长断言为真正的断刃峰的那块平地。

    在之前,平地是寸草不生的荒地,看起来就像是被雷击中之后的样子,然而现在却是很好看,周围已经种植了一些不怎么珍贵的灵药。

    灵药生机勃勃的长在周围,站在平台上都能感受到灵气比其他地方浓郁不少!

    平凡看着周围,却始终没能找出和原来的平地有什么关联,最终只是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平凡才结束沉默,他抬头看了看峰顶,最终认为范孥有可能是已经将剑法领悟了,于是他便找到一条台阶往断刃峰峰顶走去。

    一路上,平凡看到了很多的精美雕塑,各种各样的都有,有一些还是特别搞笑的。

    ……

    一会儿之后,平凡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大殿,大殿前面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精武殿。

    精武殿上面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让人看了一眼就有大气稳重的感觉。

    “这应该是件空间法器,只是唐璐宗那里来的空间法器?”平凡看着前面的精武殿很是疑惑。

    一般的,法器都是只有一个名字的,除非重新炼制过的,所以平凡的疑惑也是正常的,因为精武殿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符合精武门了。

    犹豫了一会儿,平凡便跨入了精武殿内。

    精武殿内的某个地方,唐璐宗和范孥以及郑云飞正坐在椅子上研究阵法,一切似乎都显得那么的安静。

    唐璐宗忽然停下手头的工作抬起头,然后闭着眼睛仔细的感应了一番。

    仔细感应完毕之后,唐璐宗忽然站起身来说:“两位兄弟,我们的门主回来了!”

    “平凡?”郑云飞听完唐璐宗的声音就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而范孥则是在郑云飞的话之后突然大喊:“大师兄终于回来了!看到精武门现在的情况,他会不会惊呆了?”

    在此时,郑云飞才猛地惊醒,随机就摇了摇头说:“就精武门现在这情况可让他吃惊不了,毕竟他也是个侯爷,虽然只是个骑士,但是就现在精武门的样子,我想他应该不会吃惊。”

    “是啊!平凡可不是见识少的人,而且我们凡心学院里面的副院长有几个很特别,他们似乎什么都懂,而且他们几乎能够代表平凡的,这就说明平凡的见识绝对不会少,不然他身边怎么来的这么多奇人?”唐璐宗听到郑云飞的话时,他也是认真的开口说。

    此时,范孥才想起自己有一次去到凡心学院的时候,那些出来见自己的长老都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就像是个普通的弟子一样,然而在见到了一个叫柯天的副院长时,那些长老却是非常的恭敬,就算是他身边的副院长也没能享受这么好待遇。

    “结合我的所见所闻,你们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之前我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平凡真的不简单啊!”范孥摸了摸额头小心翼翼的开口说。

    唐璐宗扫了一眼周围,随机就开口说:“好了,我们也不说这些了,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碍事的。现在,我们先去把平凡带进来再说吧,精武殿可不是个小地方。”

    “好!我们一起走吧。”郑云飞点点头说。

    然而唐璐宗和郑云飞走了一会儿之后,郑云飞无意一侧头却发现范孥还停留在原地。

    郑云飞伸手碰了碰唐璐宗,唐璐宗感觉到郑云飞的动作便转过头去一看,却发现郑云飞给自己做暗示。

    唐璐宗一愣,随即就察觉范孥并不在郑云飞身边,于是便回头一看,只见范孥还在原地踌躇不定的沉思着。

    唐璐宗看了看范孥,然后就走近范孥,最终停在范孥的身边问:“范孥,你在想什么?”

    范孥听到声音,他便抬起头看着唐璐宗认真道:“呃,我在想怎么样才能把精武门建设得更好,让大师兄他惊艳一下。”

    “其实你不必如此,因为这儿并不是平凡要专心建设的地方,你想啊,我们凡心学院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势力,目前我们接触的就已经超出一般势力,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也会更多,接触的事情和秘密也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想要让精武门在平凡眼里惊艳一番很难,除非门下弟子能够出色一些。”唐璐宗很认真的开口说,“如果要这样的话,那还不如大力建设凡心学院,毕竟那里在内门弟子以上都是我们自己人,日后对我们更加有利。你说是吧?”

    范孥听完唐璐宗认真的一番话后,他也是觉得有道理,于是便释然的点点头说:“好了,我们赶紧去接一下大师兄吧,他对这里并不熟悉,万一他迷路了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