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打响之前,平凡已经从人群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来还有人注意到平凡的一身蓝色长袍,但是在林丹問的身影彻底出现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

    虽然平凡穿着一声蓝色长袍,但是他却很懂得抓紧机会,他一看见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后,他便谨慎的离开了。

    离开的途中,平凡的脸上慢慢的绽放笑容,似乎是在为脱离人群而高兴。

    “主人,你笑得那么奸诈干什么?”小重子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要不要我去把那个幻阵给破解了?”

    平凡不以为然的开口说:“幻阵?我不是已经破解了吗?”

    不过,平凡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嘴角却是不自然的抽搐着:“我的小动作小重子也能感受到?”

    惶重殿内一块大草坪上,小重子悠闲的坐在一把摇椅上躺着,虽然双眼闭着但是嘴巴却在自言自语:“别以为你小子的小动作能瞒住我,想当年,老主人这样做还不是被我发现了……”

    惶重殿内的事情,平凡一无所知,他还在快速的催动着幻影步。

    虽然平凡的嘴角在抽搐,不过他的动作却不慢,仅仅是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就已经移动了上百米!

    在这上百米的距离里,平凡的残影一共出现了十次,每次都是出现又消失,快得很。

    不知道好久之后,平凡忽然停了一下来,他发现了一条蛇,蛇还活着的,碗口大小,长度却是足足达到了十米!

    蛇身上已经有一道伤痕,看起来应该是一些锋利的石头划破的,这应该是在之前平凡取走灵脉的时,山峰崩塌的时候造成的。

    “哈哈,这条妖蛇的实力是吐纳境五重!而且看它这虚弱的样子,击杀它绝对不是什么难事的!”平凡认真的看清楚情况后,他便在心里狂笑。

    不仅仅是在心里狂笑,平凡的脸上也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吐纳境五重的妖蛇似乎看透了平凡的心思,它将带伤的身子立起来,头部对准平凡,嘴巴的蛇信子快速的发出丝丝的声音。

    平凡看到妖蛇的攻击状态,他的嘴角被透露出一丝好奇:“哟呵,这条妖蛇挺敏感的哈!不过,不知道我用九柄剑攻击它的话,能够撑多久?也不知道那个林丹問怎么样了?”

    平凡一直以来都冷着一张脸,似乎什么都与他无关似的,不过此时他却是透露出好奇,甚是神奇。

    在林丹問那个地方,一群人一开始以为平凡已经将阵法解开了,所以就一哄而上,只是平凡对阵法做了手脚。

    原先只有一个阵法,阵法里面也只是有个林丹問在里面,但是平凡却担心那些人会杀人灭口,所以就多布置了一个幻阵。

    林丹問的身影刚刚从第一个幻阵中出现,一群要击杀他的人就带着各种表情进入了第二个阵法的区域。

    攻击林丹問的人有的很紧张,走的很激动,有的人也是狰狞至极,似乎要亲手击杀林丹問才能够泄气。

    第二个阵法依旧是个幻阵,在一部分人进入了阵法后,正在脱离现场的平凡便轻轻的远程催动了阵法。

    顿时,一群人就被困在了第二个幻阵之中。

    不过,林丹問倒是被击杀了。在他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时,众人就已经将准备好的攻击发出。

    在幻阵之外的人没有三十也有二十多,这样一来,发出的攻击可不是一般的少,一个毫无准备的林丹問根本抵挡不了那么多攻击……

    于是,在部分人进入第二个幻阵的时候,林丹問就因为防御不过来被击杀了!

    林丹問站立的地方已经没有尸体,地面上只剩下一摊血红色的东西,上面还零星有一些布碎,布碎似乎在和众人说这是林丹問死去之后的情形。

    原来,攻击一股脑儿落在林丹問的身上时,林丹問只是施展了一个防御武技就死了,因为攻击的灵力太多,一个修为相差不大的人根本就无法抵御那么多攻击!除非有什么辅助手段,但是林丹問先前一点儿也没想到会这样,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陷入了众人的攻击中。

    在众多攻击之中,林丹問瞬间成为了肉酱……

    不过就在此时,平凡正好在远处催动了第二个幻阵,幻阵瞬间将大部分人笼罩在其中。

    幻阵被催动的刹那,阵法里面的人都发现了不对,环境瞬间变化了!这使得他们警惕起来。

    “这环境怎么变了?”

    “会不会是幻阵?”

    “不用说,这肯定是幻阵!只有幻阵才会瞬间变换环境!”

    “要是让我逮着那小子,我肯定将他千刀万剐!”

    ……

    阵法内,一阵阵声浪不断响起,只是因为阵法的缘故声音并没有外传。

    而在阵法外面的人,他们在攻击林丹問的人的身影消失的瞬间,他们都停下了脚步。

    众人目光扫视着前方,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却没什么人懂阵法,所以也就没人能察觉到阵法。

    “快去找找那个年轻人!他肯定还在附近!”一个精明的人忽然想到了平凡,他连忙喝道。

    随着这个人的声音落下,其他人一下子就醒悟过来了,一群人纷纷朝周围跑去……

    但是这周围那里还有平凡的身影?

    早在第二个阵法完全启动的时候,平凡的身影已经距离原地一百多米,再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已经是再也找不到平凡了。

    再者,距离阵法不远处就是一个小树林,以平凡的速度,躲进小树林之后就像鱼儿一样了,躲进林子的平凡跟躲在水里的学生没什么区别,外人想要找到两者可难了。

    再看平凡这边,妖蛇对平凡已经越发的警惕,特别是平凡盯着它的时候。

    妖蛇在时间的流逝下越发的不安,蛇信子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吐越快!

    血红色的蛇信子,暗青色的蛇皮,闪烁着白光的蛇瞳在环境中特别不明显,但是在平凡眼里却没有任何区别,蛇的一切举动都被平凡收录在眼里。

    平凡看着前面的妖蛇,嘴角慢慢的露出了一丝冷笑:“妖蛇啊,虽然你的修为和我相差无几,但是你已经受伤了,你可那我没办法。”

    说着,平凡就取出了九柄剑,九柄剑被平凡悬浮在空中,修长的剑身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悬浮在空中的一柄剑忽然动了,剑身笔直的射向妖蛇!

    妖蛇看到对自己射来的利剑,它似乎并不在意,眼里隐隐约约透露出一种轻蔑。

    在青岛的剑即将击中蛇身时,妖蛇才很随意的侧了侧身子,而平凡的剑就被它轻松躲过!

    “你这反应倒是不错,不过,我现在只是一柄剑,若是九柄剑同时施展武技呢?”平凡轻轻的一笑,随即就开始运转灵力催动武技。

    看九柄剑的动作,应该还是星辉之光,只不过此次的星辉之光一共有九柄剑一同施展而已。

    在施展星辉之光时,平凡体内的灵力迅速流转,蓝色的长袍在庞大的灵力波动下无风自动,飘飘扬的长袍轻盈如云。

    九柄剑一同施展星辉之光时,莫大的危机笼罩了妖蛇。

    妖蛇不安的吐着蛇信子,眼珠子似乎在迅速转动着。

    “星辉之光!去!”

    星辉之光被准备完毕时,平凡大喝一声,双指并拢一挥,悬浮在空中的九柄剑瞬间朝着妖蛇激射而去!

    虽然平凡要尽快将妖蛇击杀,但是平凡却清楚的记得任务要求要整条、骨骼不能受损。因而平凡就在攻击的同时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尽量保证妖蛇的尸首能完美符合任务要求。

    妖蛇受到攻击时,它不会叫,只能拼命的扭动身体,然而平凡早就预料到妖蛇的情况,他一开始时就刻意控制速度,有一些攻击很快,有一些则是在妖蛇的位置变换之后再攻击而下。

    星辉之光轰在蛇身上时,一道道伤口瞬间出现,那蛇肉已经开始往外翻。

    伤口出现的时候,血液散发着腥臭出现在了伤口外,妖蛇的行动速度也因此而降低了不少。

    地面上的血迹越来越多,之前仅仅是血迹斑斑的出现在地上,但是妖蛇的翻滚使地面上多出了很多的血液,血液最终连成了一大片。

    ……

    不到一刻钟,妖蛇已经是没了动静,失血过多使它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另外,也因为失血,它的生命力正在不断流失,平凡正好在一旁坐享其成。

    很快,妖蛇就彻底死去,平凡一把手就将其收入了储物戒指中。

    收好妖蛇的尸首的之后,平凡昂头看了看天空,太阳才刚刚处于正中位置。

    平凡低下头时,他脸上绽放了笑容:“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该去做下一个任务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可以先去断刃峰走走,精武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就是师弟,上次离开的时候,他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说着,平凡就再度踏出幻影步朝着远处赶去。

    但是,围杀林丹問的地方却是欢喜起来了,平凡的幻阵因为能量耗尽而自动消失,所有被困的人都一下子出来了。

    那个中年女子才刚一出来,她就已经对着自己的人问:“之前那个会布置阵法的小子呢?”

    中年女子的属下一听,一个人便恼怒的开口说:“回禀宫主,那个小子已经逃了,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那小子的逃窜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

    “什么?逃了?”一个被困的男子听到声音时,他一下子就跳起来大吼。

    此时,一个方脸男子拍了拍暴跳如雷的男子说:“弟弟,别着急,以我们对气味的辨认能力,那小子绝对跑不了!我们循着他的气味去找他!”

    听到这个声音,很多人都激动的跳了起来,随后就嚷嚷着让这对兄弟行动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