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老四怎么办?”逃跑的四个抢到不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跟着就问出了一个问题。

    墨玉匆匆回头一看,一句话已脱口而出:“你觉得我们现在还能回去救他?”

    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的时候,墨玉的第二句话跟着就响起来了:“现在我们回去不但会救不了老四,而且会让我们因此送命!你们觉得这样好吗?我看我没问你还是先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再找准时机为老四报仇!有句话不是说‘不是不报仇,而是时候未到’这句话想必你们应该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吧?”

    墨玉的话让几个兄弟都陷入了沉思,他们考虑的不起老大的话,而是回头救自家兄弟的可行性。

    ……

    时间总是过去的飞快,强盗们从团结到意见分散,也不过是用了很短的一段时间而已。

    在这段时间中,平凡的攻击接近了林丹問。

    “林丹問!我看你这次往哪儿跑?”

    “哼!他这次插翅难逃!兄弟们上!”

    ……

    就在攻击即将彰显它的威力时,各种各样的人围住了林丹問,他们一个个冷笑着发出意见。

    “糟糕!因为这小子居然被包了饺子!”

    林丹問听到声音,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冷静的观察着四周。

    “兄弟们不要留手!”

    东南方向一个队伍的头领大喊。这些人身长穿的服饰都是相同的,而且衣服的右袖还有一把蓝色的刀刃。

    林丹問快速的扫过东南方向,心里肯定的做出了决定:“这群人是蓝刀门的,非常团结,而且功法上也是以组合居多,想要从这里突破太难!”

    东南方突破被林丹問放弃后,东北这边马上就成为了他观察的位置。

    在林丹問的东北方,一群女子想在一声不吭的靠近,但是脸上都写满了愤怒。

    “呵呵,原来是这群被上过的女子,这个方向先留着,应该能用上的。”林丹問看到愤怒的女子团时,他的脸上多出了一份笑意,只是特别的猥琐。

    随后,林丹問就转而看向了北方,他的嘴角偏偏扬起:“这儿只有平凡自己一个人,突破最容易的!那我就从这里突破出去!”

    林丹問的观察能力很强,他观察第三个方向之时,平凡的星辉之光才靠近他。

    这一次,林丹問并没有任何的分心,他一挥手就是一道庞大的灵力撒出!

    星辉之光与纯灵力瞬间相撞!层层肉眼可见的气浪迅速传播。

    “这个强盗的灵力居然如此霸道!主人,你小心点,他可能要从你这儿逃跑!”

    在层层气浪扩散的时候,小重子的声音携带着惊讶响起。

    “什么?他盯上了我?”平凡一愣,随即就笑了起来:“真以为我好欺负?那就来尝尝小爷我的阵法吧!”

    说着,大量的符文已经被平凡凝聚出来,只是符文并不曾被发现,所有的符文都被平凡通过双脚注入地下。

    “小子,要怪你也只能怪你倒霉了,谁让你只有自己一个人呢?而且还没背景没实力的。”林丹問冷笑着看向平凡,双腿也快速的动了起来。

    就在,此时平凡的阵法刚好完成!

    阵法彻底完成的瞬间,林丹問正好踏入阵法的覆盖范围,顿时林丹問就再也不知道平凡身处何方了。

    “这可是你一头撞进来的,不关我事。”平凡一脸无辜的看着阵法里面的林丹問。

    “小子,那个林丹問呢?”一个人看到林丹問突然消失后,他便冷声问道。

    平凡听着声音,他便侧头问道:“谁?刚刚消失的那个强盗吗?”

    问平凡话的,是个中年女子,平凡的声音刚刚响起,她便已经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道:“不然还有谁?快说!”

    “他,他在我的幻阵里边。”平凡低头想了想,最终将结果说了出来。

    “幻阵?”中年女子脸上的表情在听到幻阵二字时,似乎变得纠结起来。

    中年女子的眼睛时不时扫过平凡,心里想着自己不懂阵法该怎么做……

    “大姐,别担心,现在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将这崂山五匪给抹除了,所以我们可以通力合作!你看,大家一起来没问题吧?”

    旁边的一个男人看到中年女子的纠结样,他便小心翼翼的站到一旁开口说。

    “话虽然是这么说,只是我们这现在谁也不懂阵法,万一这小子骗我们怎么办?”中年女子转头扫了一眼男人,随后就将目光转移到平凡身上,只见她盯着平凡看了好一会儿才说。

    平凡一听,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各位,大家大可放心,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我自然可以将阵法撤了,这阵法也仅仅是我保命的手段而已;如今大家伙都在这里,我撤掉阵法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所以大家准备一下,我将阵法撤去,这样你们就能看到那个消失的强盗了。”

    平凡的话音刚落,旁边就有人出声道:“好,就信你一回,希望你小子不要出尔反尔。”

    那男人也是认可的点了点头,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林丹問消失的位置,似乎他眼里只有林丹問一般。

    而那中年女子则是摆了摆手,示意她同意平凡的说法了。

    平凡侧头看了看其他人,发现他们都纷纷点着头,眼睛里都透露着催促平凡快点行动的意思。

    就在平凡观察的时候,那个男人忽然开口说:“好了,现在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同意了,你赶紧把林丹問给放出来吧!”

    平凡一听,他便点点头,然后往人群外走了两步。

    平凡刚一有动作,周围的人就纷纷开嘴说着。

    “你要干什么?找死?”

    “你快点给老子解开阵法,要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能够让你们更快的攻击林丹問嘛!我这就给大家解开阵法。”平凡听到周围的声音,他不得已停了下来,本来他是打算离开更远一段距离的。

    停下来的平凡,双手很快就开始结印,此后林丹問的身影从消失的地方慢慢出现,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个人影。

    “看!这果然就是林丹問!大家赶紧把武技给准备好!林丹問突然变换了环境,他一定会吃惊的,那正是我们快速攻击的好机会!”

    一个人看到慢慢出现的林丹問,他脸上写满了激动,只见他在激动之余大喝道。

    这个人的话语才刚一在人群中传播,一些反应快的人就已经开始动作起来。

    整个场面顿时就有些压抑了,而且还在升级中。

    “这林丹問怕是坏事做了不少啊!要不然林丹問怎么会让这些人这么谨慎?”平凡在远处感受着压抑不断扩张,他心里不由得对林丹問做出了评价。

    “主人,我看这群人也不是简单的货色,你把阵法解开之后就赶紧离开吧!”

    平凡对林丹問做出评价时,小重子忽然开口说。

    听到小重子的声音,平凡则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的目光盯住了自己前面,一些人正在努力准备着武技;再看看其他人,也是这样。

    “这些人一副要将林丹問一击必杀的心态挺好,合适我以最快速度离开这里。”平凡将看到的情况仔细分析后,一个结论很快就出现在了他的心里。

    有了结论,平凡的手头动作也快了不少,只见林丹問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众人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

    不出片刻,平凡就将幻阵完全解除,而他的身影则是在原地慢慢的消失。

    在原地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平凡的身影忽然出现,但随后又缓缓的消失着。

    如果有人认识幻影步的话,他就会知道平凡在干什么。

    平凡出现又消失,显示又出现的情况正好符合幻影步的特征。

    原来,平凡在阵法停止运转的时候,他一下子就利用幻影步离开了,他担心林丹問被解决后所有人会将矛头指向自己。

    平凡的离开神不知鬼不觉,而且因为现场所有人的关注重点都在林丹問,所以平凡的离开很顺利。

    那林丹問在平凡离开时,他还处于懵懂的状态,他希望自己还在平凡的幻阵中:因为周围有太多的人,而且每个人都有着灵力波动!

    感觉到灵力波动的时候,林丹問就已经知道自己回归了现实,而且灵力波动就意味着武技被准备着,攻击很快就来了……

    此时,林丹問也没有过多的犹豫,他伸手就取出了一柄长枪。

    长枪的造型有些奇特,在刀刃尾部有着四条蛇缠绕,上面的鳞片还清晰可见!

    “岐蛇枪!大家注意了!这枪藏有暗器的!一旦被暗器伤到,我们将会被毒死,至今还没有谁能够找到解药!”

    一个见多识广的人看到造型奇特的长枪,他马上就给众人提了个醒。

    “该死!怎么会是岐蛇枪?这东西不是墨玉那家伙的吗?”中年女子看到岐蛇枪时,她的脸部表情开始不自然起来。

    “会不会是墨玉那个家伙得到了更好的法器?”一男子犹豫的说出了他的想法。

    “我想是这样的,毕竟他们崂山五匪这两个月都没什么消息传出来,也许这两个月他们获得了什么际遇,估计是这样的。”

    ……

    “不管了!反正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围攻下,林丹問这个家伙迟早都是要死的!大家小心点就是了!”中年女子听着众人的话,她的心慢慢的沉下,不过却在林丹問冷笑之时一狠心大喝道。

    随着中年女子的声音落下,她的攻击瞬间落在了林丹問站立的地方,只是被林丹問躲过了……

    不过,其他人的攻击也紧随其后被发出……

    战斗,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