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王浩一行人就来到了宣城中心了。

    宣城中心之中,一座比武台之上,一个金色的阁楼正好放在上面。金色的阁楼是有一个门户的。

    “来来!谁要进行觉醒仪式的!过来我这里领取号码牌!”一个人大声喊道。

    这人非常的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这人的声音刚刚响起来,众人就已经将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了。

    “这次居然是城主的大儿子来发号码牌!这有点儿不同寻常啊!”

    一个人忽然出声道。

    “是啊!往年都是城主府的士兵来做的,而这次却是换成了城主的儿子,这代表了什么?难道说今年有大人物来临?”

    一个人则是疑惑的开口说道。

    类似的话还有很多,不过这并不是王浩等人的目标,他们的目标是比武台之上的金色阁楼。

    因为比武台之上的金色阁楼,乃是整个宣城之中唯一能够进行觉醒的仪器!

    觉醒就是觉醒气感,气感就是修炼者的起点!

    如果没有起点的话,一个青铜人就只能成为普通人,除非能够获得逆天药材!但是这样的机遇并不多!

    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家族实力庞大的公子小姐才能够得到。

    “这位少爷,我们想要一个令牌,进行觉醒……”一个老者带着两个孩子开口道。

    这老者的声音很低很低,几乎只是让周围两三米的人听到。

    “你想要号码牌?拿十两金子来!要不然你就别想拿到令牌!”那个城主的儿子一脸鄙夷的看着老者说道。

    “什么?这次觉醒居然要十两金子才可以?”老者吃惊的开口说道。

    “不错!如果你没钱,那你就给我滚到一边去!”城主的大儿子无比肯定的开口说道。

    城主的大儿子的声音很大,整个比武台的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这时,那些在比武台周围的人就开口说道:“这次居然要十两金子?这是什么意思?”

    “可不是么?以前觉醒的号码牌都是不需要任何财物的!”一个人附和道。

    “够了!今年改变制度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不是也觉醒的!哼!”城主的大儿子冷声道。

    “你怎么能这样!宣城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都已经上百年了,你现在说要改什么改?你当各位先辈不存在的吗?”一个人质问道。

    “现在我才是最大的!你们无论怎么说都是一样!我的决定无人能改变!”城主的大儿子满不在乎的开口道。

    “是么?轩霸,你从今之后,永远不得加入宣城城主府势力!”

    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城主大儿子的话。

    众人发现声音出现的时候,城主的大儿子的脸色忽然变化了!

    随即,众人就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中年人正缓缓的朝着比武台前进。

    “这是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疑惑的开口道。

    “这是城主!”一个年老的人忽然惊叫道。

    宣城之中,人群都在朝着城市中心移动。而王浩也就在其中,他带着一群孩子。

    很快,王浩一行人就来到了宣城中心了。

    宣城中心之中,一座比武台之上,一个金色的阁楼正好放在上面。金色的阁楼是有一个门户的。

    “来来!谁要进行觉醒仪式的!过来我这里领取号码牌!”一个人大声喊道。

    这人非常的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这人的声音刚刚响起来,众人就已经将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了。

    “这次居然是城主的大儿子来发号码牌!这有点儿不同寻常啊!”

    一个人忽然出声道。

    “是啊!往年都是城主府的士兵来做的,而这次却是换成了城主的儿子,这代表了什么?难道说今年有大人物来临?”

    一个人则是疑惑的开口说道。

    类似的话还有很多,不过这并不是王浩等人的目标,他们的目标是比武台之上的金色阁楼。

    因为比武台之上的金色阁楼,乃是整个宣城之中唯一能够进行觉醒的仪器!

    觉醒就是觉醒气感,气感就是修炼者的起点!

    如果没有起点的话,一个青铜人就只能成为普通人,除非能够获得逆天药材!但是这样的机遇并不多!

    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家族实力庞大的公子小姐才能够得到。

    “这位少爷,我们想要一个令牌,进行觉醒……”一个老者带着两个孩子开口道。

    这老者的声音很低很低,几乎只是让周围两三米的人听到。

    “你想要号码牌?拿十两金子来!要不然你就别想拿到令牌!”那个城主的儿子一脸鄙夷的看着老者说道。

    “什么?这次觉醒居然要十两金子才可以?”老者吃惊的开口说道。

    “不错!如果你没钱,那你就给我滚到一边去!”城主的大儿子无比肯定的开口说道。

    城主的大儿子的声音很大,整个比武台的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这时,那些在比武台周围的人就开口说道:“这次居然要十两金子?这是什么意思?”

    “可不是么?以前觉醒的号码牌都是不需要任何财物的!”一个人附和道。

    “够了!今年改变制度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不是也觉醒的!哼!”城主的大儿子冷声道。

    “你怎么能这样!宣城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都已经上百年了,你现在说要改什么改?你当各位先辈不存在的吗?”一个人质问道。

    “现在我才是最大的!你们无论怎么说都是一样!我的决定无人能改变!”城主的大儿子满不在乎的开口道。

    “是么?轩霸,你从今之后,永远不得加入宣城城主府势力!”

    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城主大儿子的话。

    众人发现声音出现的时候,城主的大儿子的脸色忽然变化了!

    随即,众人就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中年人正缓缓的朝着比武台前进。

    “这是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疑惑的开口道。

    “这是城主!”一个年老的人忽然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