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老朋友,这次辛苦你们了,过段时间我请你们吃一顿!”副院长看了看固良,然后就对他的朋友们开口说。一个半小时后,平凡、景东、药朴、娜莲以及空冥围在了一起。

    在五人中央,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盛有汤的汤锅,在旁边就是一些碗筷。

    “想不到你居然会做菜!”

    景东惊奇的打量着汤锅、吸着浓郁的香气开口。

    药朴和娜莲对视一眼,随即药朴就笑着说:“那是因为您最近才加入凡心学院,要不然这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了。”

    景东惊奇的看了一眼平凡,随即就开口问平凡:“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平凡点点头,道:“只要是我带领加入的,都尝过我的手艺,而你只是比较迟了而已。”

    平凡说话时,他也不谦虚,脸上带带着满满的自豪。

    景东看着平凡的自豪,他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直到出去后,直接去到凡心学院时,他才明白。

    此时,空冥不满的冲景东叫了叫。

    药朴听到声音,他的目光就转移到平凡的身上。

    只见平凡听到声音后,他便笑着对景东说:“我们的朋友空冥说你耽搁吃饭时间了。”

    “就它?”景东惊奇的看了一眼空冥,随即就不可思议的开口说。

    平凡耸耸肩说:“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空冥它就是要陪伴我一生的朋友。”

    平凡说这话时,之前的自豪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苟的严肃。

    景东看到平凡的样子,他心里则是暗叹一声:“平凡对人、对妖的态度都差不多,不过这应该是没有招惹到他的情况吧?”

    平凡也不知道景东在想什么,他只是在说完之后就补充道:“来来来,开吃了!再不吃,这美味的汤就凉了。”

    随着平凡的声音响起,药朴和娜莲都快速的站起身,娜莲端碗,药朴取勺勺汤。

    每当碗里的汤盛到一定程度时,娜莲便将手中的碗放到了每个人的面前,最先的是平凡的,随后就是景东的,接着就是空冥的,最后才是药朴自己和娜莲的。

    对这样的排序,空冥叫了几声,以表示不满,不过平凡只是一笑而过,并没有多说什么。

    空冥看了看主人,随即就低头开始大口大口的喝汤,他知道只要他喝汤的速度越快,他就能够得到更多的汤喝。

    在平凡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空冥跟药朴学到了一些日常举动。

    当空冥喝完第一碗汤的时候,他就自己靠近桌子开始盛汤了。

    景东看了看空冥,很是无语的摇了摇头,因为他才喝第一口汤,味道还没有品尝出来,结果空冥却是已经喝完了。

    平凡看了看空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碗已经空了,不过他不急,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空冥。

    空冥的身板不过是平凡的头高,但是金灿灿的猴毛衬托出他很好看!

    汤锅的高度和汤锅差不多,不过他却是在盛汤之前将自己的碗放下,位置就在汤勺柄的附近。

    平凡看到这一幕,他并不明白空冥的想法,直到他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了一木墩,自己一跳就站在上面,而后一双猴爪快速的抓住了汤勺柄。

    看到空冥的后续动作,平凡不禁拍拍手夸道:“空冥,你真聪明!”

    空冥听到平凡的声音,他笑了,不过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滞。

    片刻,一碗汤已经在碗里荡漾,一双猴爪捧住碗开始品尝其中的汤水。

    这一次,空冥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喝汤,小心翼翼的样子很是可爱。

    “看到他这样子,我也想养一只猴子了。”景东端详着空冥开口对平凡说。

    平凡回头看了一眼景东,随即就笑着开口说:“我只能说你可以养,但是想要空冥这样的,那就不大可能了,他可是很有灵性的。”

    药朴和娜莲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们皆是回过头朝着景东快速的点头。

    而空冥听到声音的时候,他马上就笑嘻嘻的冲景东叫了两声。

    景东吃惊的看向空冥,随即就认真道:“难道他真的和你说的一样?”

    平凡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接着就伸出手将汤勺拿起。

    很快,一碗汤也在平凡的碗里荡漾着,而平凡端碗的手很是暖和。

    也不知道过去了几个小时,平凡和景东从出凡阁楼离开了,在平凡的肩头还蹲着空冥。

    景东离开了出凡阁楼后,他便看着平凡肩头的空冥说:“空冥在这里真的不会耽搁我们?”

    “你就放心吧!他什么都不强,但是他的实力可不低。”平凡伸出手摸了摸空冥,随即就认真的开口说。

    此时,空冥也是裂开猴嘴笑了起来。

    “那……”景东还是有些焦急。

    平凡侧头看着景东,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真的不用担心,他的实力我心里有数。”

    景东听完平凡的这一番话,他便认真的开口说:“好吧,既然你一再而三的坚持,那我也不再说什么了。”

    “很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将大门轰开吧!”平凡点点头,目光落在了第六座宫殿的大门上。

    景东听到这话,他的表情也坚定起来了,手里忽然多出了一把重锤。

    景东这种重锤,一共有两把,都是固良带他去他朋友那里购买的,而且在平凡和景东的试验下,砸门的运用非常大!

    此时,平凡的右手一握,一把重锤也出现了,锤头抵住地面,想要抓住重锤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力气。

    空冥这时候却是忽然叫了一声,随即就从平凡的肩头跳下。

    平凡看了看空冥,随后就开口说:“好好好,空冥你也一块儿!”

    平凡的话音刚落,空冥就一把窜了出去,平凡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在次看见空冥时,却发现空冥已经在第六座大殿的大门上。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空冥的手,那里有一个瓶子。

    平凡看得仔细,瓶子里面装着两种颜色不同的液体,被一层薄膜隔绝。

    还没等平凡看清楚液体的作用,空冥就已经窜到了平凡的身边。

    平凡正要抬腿往前走时,空冥却是忽然抓住了他的裤脚,似乎是想让他往后退。

    平凡低头看了一眼空冥,随即就拉了拉景东开口说:“我们先退下去,空冥似乎要做什么事情。”

    景东闻言,他便跟着平凡往后退去。

    “这什么跟什么啊?”景东疑惑的开口,“明明就是我们要去轰碎石门,为什么要退开啊?”

    平凡只是摇了摇头,随即就往后退去,至于景东他还不信邪的往前面走着,平凡也不管他。

    此时,平凡忽然觉得肩膀一重,转头一看却发现空冥已经站在上面。

    “空冥,你那么神秘,你做了些什么啊?”平凡轻轻的笑着问。

    空冥把脑袋依在平凡耳朵,似乎是在思考。

    片刻,空冥就站直身子,双手缓缓合在一起,然后又猛地摊开。

    平凡一看,他便脱口而出:“难不成是爆炸?”

    接着,平凡就大喊道:“景东!快退下来!那扇门……”

    “嘣!”

    平凡的话还没说完,景东的方向就传来了巨响!

    “……会爆炸!”

    此时,平凡的声音才完全响起,并且慢慢落下。

    然而已经迟了,景东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已经在倒飞……

    “嘣~”

    很快,第二个声音响起来了,这是景东和地面亲密的时候发出的。

    此时,平凡的肩膀一轻,金光一闪,空冥已经站到了景东的身边。

    空冥小心翼翼的伸出猴尾巴扫了扫景东的脸,似乎是没有反应。

    景东的脸黑乎乎的,眼睫毛那里更是已经焦黑一片。

    “咳咳……”

    “那倒是,不过,现在我们赶紧恢复一下吧!等你的伤势完全好了,我们就去你说的那个阵法那里看看,也许有什么好东西在等着我们。”平凡一边坐起来,一边认真的开口说。

    “好,我们赶紧吧!最好不要有别人进入,要不然有好东西都轮不到我们了。”景东认真的开口说。

    平凡看了一眼,随即就神秘莫测的开口说:“你放心,有我在,只要是属于我们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平凡的声音斩钉截铁,甚是认真。

    景东也不知道听没听到,他只是盘坐下来开始修炼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景东彻底将伤势修复了,至于那些短时间没有办法解决的,那也只能留着。

    “平凡,我感觉可以了。”景东站起身对着平凡开口说。

    接着,景东的语气就是一转,道:“我要修炼一些武技,我希望你能够让我的实力提升一些,这也能够让你能够专心破解阵法。”

    平凡本来就在研究一些武技,所以在听到景东的声音时,他便抬起头开口说:“你要知道武技是合适自己才是最好的,太多了,并不好。”

    “我知道,但是前期阶段,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低级的功法,等我们修为高了,还可以修改。”景东无比坚定的开口说。

    “罢了,你都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我把功法都搬出来,你拿去看看吧!”平凡听到景东的声音,他认真的看了一眼景东,随即就下课重要决定。

    话音刚落,平凡已经从意念空间中取出一叠书籍,一眼扫过去就有数十本!

    景东震惊的开口说:“这么多?”

    平凡扫了一眼,随即就开口说:“只要你能够消化,这仅仅是开始。”

    平凡说完,他又开始研究武技去了。

    而景东也快速的开始研究平凡交给他的功法。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平凡和景东皆是沉浸在研究武技里。

    时间回到一天以前。固良在等候的时候,他忽然收到了平凡的信息,具体内容就是说危机已经过去了。

    然而,这在平凡看来,并没有什么,但是固良已经通知了副院长,而副院长又通知了一些实力很强的朋友。

    这样一来,固良和副院长都有点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