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天陌焦急的看着耀眼金光急促放大,但是他只能焦急,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奴天陌焦急的看着耀眼金光急促放大,但是他只能焦急,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

    耀眼金光很快就没入了奴天陌的身躯,他只觉得脑袋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疼痛,在金光没入奴天陌身躯时,已经成为了唯一代言。“奴角,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人忽然大喊道。

    随着这个人的声音响起,很多人都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在前面不远处,奴角正在一步一步走过来。

    “快快快!去把奴天陌那小子叫来,他父亲出现了,他居然不知道在哪里,真是的。”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时候,他就一拍脑袋开口说。

    “对呵,天陌他估计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谁看见他了?”

    是啊!谁看见奴天陌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奴天陌去了哪里……

    “大家快想想看,最后一次看到奴天陌是在什么时候!”王浩发现奴天陌一直都没有出现的时候,他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随即就开口说。

    “我记起来了,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天陌的时候,是在一个小时之前,那时候我没有留意到他想做什么,只是发现他往南方走去了。”一个村民在王浩的提醒下忽然惊醒。

    此时,奴角正好来到人群。

    “你们说我儿子不见了?”

    奴角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王浩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很是吃惊:“奴角这是怎么了?他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

    不过,王浩的吃惊并不代表他会追究下去,因为奴天陌失踪了!

    “在傍晚的时候,他回到家做好饭了,但是你迟迟不归,偏偏天又下大雨,他就以为你在铁匠铺,所以去找你了……”王浩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奴角听完王浩的话,他的表情顿时就严肃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众人认真的开口问:“最近有没有陌生人来过这里?”

    奴角的声音还没落下,众人就互相看了一眼,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陌生人,所以他们都摇了摇头。

    至于王浩在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便想到了一个事情:五年多之前,奴天陌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奴角就来到了银湖村,但是谁也不知道奴角的来历,只是因为奴角有一手打铁的能力,所以银湖村的众人才选择让奴角留下的。

    想到这里,王浩就开口问:“你当年来这里,是不是为了躲避仇家?”

    奴角听到王浩的问题时,他脸上的严肃顿时就闪过一丝仇恨,但是又很快消失了,只有少数人察觉到。

    随即,一股恐怖的气息便凭空出现!气息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银湖村!

    在气息之中的村民们,他们很多人都是没有修为的,他们在气息出现的时候就晕过去了。

    至于那些有点儿修为的也是汗流浃背的坚持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唯有王浩一个人的腰板挺直,但是他的衣服却是已经湿透了。

    片刻后,笼罩整个银湖村的气息消失了,奴角的表情却是变成了阴冷!

    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表情时,他忽然就吓尿了!

    “奴角,你可不能做坏事啊!你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这里还是你儿子的出生之地呢!”王浩看到奴角的表情,他为了村民的安全着想,他还是开口了,虽然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下一瞬间,奴角就开口说:“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遥遥传来。

    “去南方走走吧!昨天晚上他在我家往南走去了!”“奴角,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人忽然大喊道。

    随着这个人的声音响起,很多人都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在前面不远处,奴角正在一步一步走过来。

    “快快快!去把奴天陌那小子叫来,他父亲出现了,他居然不知道在哪里,真是的。”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时候,他就一拍脑袋开口说。

    “对呵,天陌他估计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谁看见他了?”

    是啊!谁看见奴天陌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奴天陌去了哪里……

    “大家快想想看,最后一次看到奴天陌是在什么时候!”王浩发现奴天陌一直都没有出现的时候,他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随即就开口说。

    “我记起来了,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天陌的时候,是在一个小时之前,那时候我没有留意到他想做什么,只是发现他往南方走去了。”一个村民在王浩的提醒下忽然惊醒。

    此时,奴角正好来到人群。

    “你们说我儿子不见了?”

    奴角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王浩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很是吃惊:“奴角这是怎么了?他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

    不过,王浩的吃惊并不代表他会追究下去,因为奴天陌失踪了!

    “在傍晚的时候,他回到家做好饭了,但是你迟迟不归,偏偏天又下大雨,他就以为你在铁匠铺,所以去找你了……”王浩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奴角听完王浩的话,他的表情顿时就严肃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众人认真的开口问:“最近有没有陌生人来过这里?”

    奴角的声音还没落下,众人就互相看了一眼,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陌生人,所以他们都摇了摇头。

    至于王浩在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便想到了一个事情:五年多之前,奴天陌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奴角就来到了银湖村,但是谁也不知道奴角的来历,只是因为奴角有一手打铁的能力,所以银湖村的众人才选择让奴角留下的。

    想到这里,王浩就开口问:“你当年来这里,是不是为了躲避仇家?”

    奴角听到王浩的问题时,他脸上的严肃顿时就闪过一丝仇恨,但是又很快消失了,只有少数人察觉到。

    随即,一股恐怖的气息便凭空出现!气息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银湖村!

    在气息之中的村民们,他们很多人都是没有修为的,他们在气息出现的时候就晕过去了。

    至于那些有点儿修为的也是汗流浃背的坚持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唯有王浩一个人的腰板挺直,但是他的衣服却是已经湿透了。

    片刻后,笼罩整个银湖村的气息消失了,奴角的表情却是变成了阴冷!

    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表情时,他忽然就吓尿了!

    “奴角,你可不能做坏事啊!你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这里还是你儿子的出生之地呢!”王浩看到奴角的表情,他为了村民的安全着想,他还是开口了,虽然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下一瞬间,奴角就开口说:“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遥遥传来。

    “去南方走走吧!昨天晚上他在我家往南走去了!”“奴角,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人忽然大喊道。

    随着这个人的声音响起,很多人都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在前面不远处,奴角正在一步一步走过来。

    “快快快!去把奴天陌那小子叫来,他父亲出现了,他居然不知道在哪里,真是的。”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时候,他就一拍脑袋开口说。

    “对呵,天陌他估计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谁看见他了?”

    是啊!谁看见奴天陌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奴天陌去了哪里……

    “大家快想想看,最后一次看到奴天陌是在什么时候!”王浩发现奴天陌一直都没有出现的时候,他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随即就开口说。

    “我记起来了,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天陌的时候,是在一个小时之前,那时候我没有留意到他想做什么,只是发现他往南方走去了。”一个村民在王浩的提醒下忽然惊醒。

    此时,奴角正好来到人群。

    “你们说我儿子不见了?”

    奴角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王浩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很是吃惊:“奴角这是怎么了?他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

    不过,王浩的吃惊并不代表他会追究下去,因为奴天陌失踪了!

    “在傍晚的时候,他回到家做好饭了,但是你迟迟不归,偏偏天又下大雨,他就以为你在铁匠铺,所以去找你了……”王浩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奴角听完王浩的话,他的表情顿时就严肃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众人认真的开口问:“最近有没有陌生人来过这里?”

    奴角的声音还没落下,众人就互相看了一眼,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陌生人,所以他们都摇了摇头。

    至于王浩在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便想到了一个事情:五年多之前,奴天陌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奴角就来到了银湖村,但是谁也不知道奴角的来历,只是因为奴角有一手打铁的能力,所以银湖村的众人才选择让奴角留下的。

    想到这里,王浩就开口问:“你当年来这里,是不是为了躲避仇家?”

    奴角听到王浩的问题时,他脸上的严肃顿时就闪过一丝仇恨,但是又很快消失了,只有少数人察觉到。

    随即,一股恐怖的气息便凭空出现!气息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银湖村!

    在气息之中的村民们,他们很多人都是没有修为的,他们在气息出现的时候就晕过去了。

    至于那些有点儿修为的也是汗流浃背的坚持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唯有王浩一个人的腰板挺直,但是他的衣服却是已经湿透了。

    片刻后,笼罩整个银湖村的气息消失了,奴角的表情却是变成了阴冷!

    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表情时,他忽然就吓尿了!

    “奴角,你可不能做坏事啊!你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这里还是你儿子的出生之地呢!”王浩看到奴角的表情,他为了村民的安全着想,他还是开口了,虽然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下一瞬间,奴角就开口说:“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遥遥传来。

    “去南方走走吧!昨天晚上他在我家往南走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