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奴角正好来到人群。

    “你们说我儿子不见了?”

    奴角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王浩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很是吃惊:“奴角这是怎么了?他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什么?这个人就是城主?”那个小伙子惊讶的开口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就是城主。他来自宣城之中最强大的一个家族——轩家!”老者严肃的开口说道。

    这时,城主再次开口说话了:“轩霸!你虽然是我的儿子,但是,你贵为我的大儿子,你的威望也是挺好的!你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轩霸一听城主的话,他就一脸羞愧的低着头说不出话了。

    “既然你现在不说,那就等回到家里再说吧!现在你就给他们免费令牌吧!等他们觉醒气感后,我们宣城的实力就可以增强一些了!”城主看到他儿子的神情后,他就顺势给了轩霸一个台阶说道。

    “嗯。”轩霸听到城主的话后,他马上就低声应了一下。

    随即轩霸就开始派发号码牌了,这一次是不需要任何费用的。

    “来来来,大家都排队来领号码牌!每个孩子一块号码牌!”轩霸开始派发号码牌的时候,他就高声喊道。

    随着轩霸的声音出现,一个个带着孩子的人都自觉排队了。

    不多时,王浩已经来到了轩霸的前面了。

    “少城主好!我是来自银湖村的,这次我银湖村有六个孩子需要进行觉醒,所以我需要六块号码牌。”王浩低声对轩霸开口说道。

    “嗯!没问题!给,孩子们,都过来那号码牌吧!”轩霸快速的开口道。

    说着,轩霸就将六块号码牌递给了六个孩子。

    奴天陌接过令牌后,他就查看了一下令牌。令牌上铭刻着一行字:三十三。

    “我是第三十三号,那么和我同村的就分别是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三十二,看比武台上的速度,我应该很快就可以完成觉醒了。”奴天陌看到令牌上的文字后,他就快速的在心里想道。

    这时,他前面的一个孩子开口了,道:“天陌!你的成绩那么好,等一下觉醒气感的时候,你的气感数一定会是最多的!加油!”

    奴天陌听到有人对他说话后,他就愣住了,因为在赶来宣城的途中,并没有一个人和他对话过!

    奴天陌虽然愣住了,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跟着他就开口说道:“这可说不定!但是,你的体魄那么强,你一定会觉醒气感的!你也要加油!”

    奴天陌前面的孩子听到奴天陌的话后,他刚刚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但是这时候已经有一个声音出现了!

    “下一位觉醒者!三十二号!”

    这是城主的声音!

    于是,那奴天陌前面的孩子连忙就喊了一声到。随后他就走到了城主的面前。

    “慢慢的走进去,等你感觉有斥力排斥你的时候,你就开始退出来!明白了吗?明白了就进去!”城主快速的开口道。

    三十二号一听,他就抬腿朝着金色楼阁的唯一一个门户走进去。

    很快,奴天陌就看不到三十二号的身影了。

    大约几息时间后,三十二号的身影就重新出现了。

    这时,城主开口道:“三十二号,你的资质一般,现在只是觉醒了一个气感!还需要努力哦!”

    三十二号听到城主的话后,他的脸色就垮下来了。不过他还是识趣的不开口说话退到了一旁。

    跟着奴天陌就走上前了。这时,城主又开口喊道:“下一位觉醒者!三十三号!”

    城主喊完的时候,奴天陌已经走到了城主的面前了。

    “咦,你小子的筋骨不错!应该能够觉醒五个气感!”城主惊讶的声音忽然响起来了!奴角是银湖村中的一个铁匠,但是他为人很好,众人也经常得到奴角的帮助,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尽快找到他。

    随着王浩这个村长协同奴天陌一起发力,银湖村很多人都动起来了,家中最多只是剩下一些老人和小孩。

    但在众人的认真寻找之下,整个银湖村都被找遍了,但是却还是没有看到奴角。

    “村长,你说奴角会去了哪里呢?”有人忽然问。

    “或许他在其他什么经常去的地方吧?大家有没有记得奴角会经常去的地方?”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心里马上就出现了一个灵感。

    “好像是东边的那个小湖,好像他每隔一两天都会自己去哪里捕鱼的。”

    听到这话的奴天陌却是没有什么表示,因为他昨天才吃着父亲亲手做的鱼汤,所以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心里还是对小湖有点儿盼头的。

    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是一亮,随即就开口说:“好,那个小伙子你就带人去东边的小湖找找吧!”

    那个说话的人,他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就应声点点头带人离开了。

    有人离开后,其他人也继续提出自己的意见。

    虽然意见很多,但是奴天陌都觉得不太可能,将所有自己认为不太可能的地方都排除后,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就离开了。

    奴天陌独自一个人离开了人群的事,并没有人注意到。

    奴天陌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这个老人是在奴角搬来之后才出现的,当时他来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了,不过奴角却是找到他,给他用各种方法治好了。

    到目前为止,在这个老人的身上还有两个谜团,一个就是他的身份,这个谜团很多人都想知道,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第二个谜团就是奴角给他治疗的方法,因为在奴角找到老人之前,王浩已经找过很多人了,他们都是颇有名声的医者,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无能为力。

    最主要的是王浩请来的人根本不知道老人的病因!

    然而,奴角接手后,老人只是在两天时间每就痊愈了!

    “天陌,你看上去有些颓废啊!和爷爷我说说可以吗?”老人慈祥的开口说。

    听到老人慈祥的声音,奴天陌心里觉得很疑惑,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来到老人这里时,他却是好像不知道!

    虽然奴天陌心里有疑惑,但是当他抬头看到周围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因为老人因为是外来者,而且也没有为银湖村做什么贡献,所以他住的地方显得很偏僻,他也没有多大的力气清理杂草,消息没有传到这里,也是正常的。

    当即他就露出一个笑容来,说:“爷爷,我爹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正愁着怎么找到他呢。”

    老人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睛是不是朝着南方的小道看去。

    看到这一幕,奴天陌心里便是大喜,当即他就连忙开口问:“爷爷,难道你知道我都父亲去哪里了?”“奴角,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人忽然大喊道。

    随着这个人的声音响起,很多人都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在前面不远处,奴角正在一步一步走过来。

    “快快快!去把奴天陌那小子叫来,他父亲出现了,他居然不知道在哪里,真是的。”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时候,他就一拍脑袋开口说。

    “对呵,天陌他估计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谁看见他了?”

    是啊!谁看见奴天陌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奴天陌去了哪里……

    “大家快想想看,最后一次看到奴天陌是在什么时候!”王浩发现奴天陌一直都没有出现的时候,他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随即就开口说。

    “我记起来了,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天陌的时候,是在一个小时之前,那时候我没有留意到他想做什么,只是发现他往南方走去了。”一个村民在王浩的提醒下忽然惊醒。

    此时,奴角正好来到人群。

    “你们说我儿子不见了?”

    奴角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王浩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很是吃惊:“奴角这是怎么了?他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

    不过,王浩的吃惊并不代表他会追究下去,因为奴天陌失踪了!

    “在傍晚的时候,他回到家做好饭了,但是你迟迟不归,偏偏天又下大雨,他就以为你在铁匠铺,所以去找你了……”王浩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奴角听完王浩的话,他的表情顿时就严肃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众人认真的开口问:“最近有没有陌生人来过这里?”

    奴角的声音还没落下,众人就互相看了一眼,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陌生人,所以他们都摇了摇头。

    至于王浩在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便想到了一个事情:五年多之前,奴天陌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奴角就来到了银湖村,但是谁也不知道奴角的来历,只是因为奴角有一手打铁的能力,所以银湖村的众人才选择让奴角留下的。

    想到这里,王浩就开口问:“你当年来这里,是不是为了躲避仇家?”

    奴角听到王浩的问题时,他脸上的严肃顿时就闪过一丝仇恨,但是又很快消失了,只有少数人察觉到。

    随即,一股恐怖的气息便凭空出现!气息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银湖村!

    在气息之中的村民们,他们很多人都是没有修为的,他们在气息出现的时候就晕过去了。

    至于那些有点儿修为的也是汗流浃背的坚持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唯有王浩一个人的腰板挺直,但是他的衣服却是已经湿透了。

    片刻后,笼罩整个银湖村的气息消失了,奴角的表情却是变成了阴冷!

    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表情时,他忽然就吓尿了!

    “奴角,你可不能做坏事啊!你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这里还是你儿子的出生之地呢!”王浩看到奴角的表情,他为了村民的安全着想,他还是开口了,虽然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下一瞬间,奴角就开口说:“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遥遥传来。

    “去南方走走吧!昨天晚上他在我家往南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