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道个歉】

    近期,我的更新一直都处于不稳定状态,这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非常对不起!

    我今年十七岁,还在读书,目前是高二艺术生。

    每天,我的时间都安排得比较紧凑,除了必要的休息时间、上课时间,其他的已经在赶稿,现在我正在将近段时间的稿子赶出来,有可能这个月月底会恢复正常更新。

    我是用手机码字的,别人都是用电脑的,所以我的码字速度也就一个小时两千到三千之间,加上修改的时间,一章书也要好几个小时这样。

    在我的学校,是禁制带手机的。所以,我码字的时候,还得留意老师,因为手机一旦被没收,我就不能码字更新了。现在虽然更新有点乱,不过还能给你们更新和修改,让你们继续在这本书看下去。

    我这本,一个月收入大约三百来的人民币。我的生活费也就这些,一周两箱左右的压缩饼干,一箱三十,这就是我的早餐和午餐。下午,去饭堂领四块钱的菜,没有肉。

    一个月下来,稿费的全部收入还能剩下几十块钱,但是周末我是没有回家的,这几十块钱就是我的周末生活费。

    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后才能休息,早上六点起床,中午除了吃饭和码字,我就休息半个小时。

    这就是我的日常了。

    我不求你们原谅我,要是你们觉得我实在是引起了你心里对我的憎恨,那就通过陌上网站举报我吧!

    我留下我的QQ号码:3283748762

    Q名是:路途&心意&思考

    我欠下的章节,我会赶工补上的。奴角是银湖村中的一个铁匠,但是他为人很好,众人也经常得到奴角的帮助,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尽快找到他。

    随着王浩这个村长协同奴天陌一起发力,银湖村很多人都动起来了,家中最多只是剩下一些老人和小孩。

    但在众人的认真寻找之下,整个银湖村都被找遍了,但是却还是没有看到奴角。

    “村长,你说奴角会去了哪里呢?”有人忽然问。

    “或许他在其他什么经常去的地方吧?大家有没有记得奴角会经常去的地方?”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心里马上就出现了一个灵感。

    “好像是东边的那个小湖,好像他每隔一两天都会自己去哪里捕鱼的。”

    听到这话的奴天陌却是没有什么表示,因为他昨天才吃着父亲亲手做的鱼汤,所以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心里还是对小湖有点儿盼头的。

    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是一亮,随即就开口说:“好,那个小伙子你就带人去东边的小湖找找吧!”

    那个说话的人,他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就应声点点头带人离开了。

    有人离开后,其他人也继续提出自己的意见。

    虽然意见很多,但是奴天陌都觉得不太可能,将所有自己认为不太可能的地方都排除后,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就离开了。

    奴天陌独自一个人离开了人群的事,并没有人注意到。

    奴天陌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这个老人是在奴角搬来之后才出现的,当时他来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了,不过奴角却是找到他,给他用各种方法治好了。

    到目前为止,在这个老人的身上还有两个谜团,一个就是他的身份,这个谜团很多人都想知道,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第二个谜团就是奴角给他治疗的方法,因为在奴角找到老人之前,王浩已经找过很多人了,他们都是颇有名声的医者,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无能为力。

    最主要的是王浩请来的人根本不知道老人的病因!

    然而,奴角接手后,老人只是在两天时间每就痊愈了!

    “天陌,你看上去有些颓废啊!和爷爷我说说可以吗?”老人慈祥的开口说。

    听到老人慈祥的声音,奴天陌心里觉得很疑惑,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来到老人这里时,他却是好像不知道!

    虽然奴天陌心里有疑惑,但是当他抬头看到周围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因为老人因为是外来者,而且也没有为银湖村做什么贡献,所以他住的地方显得很偏僻,他也没有多大的力气清理杂草,消息没有传到这里,也是正常的。

    当即他就露出一个笑容来,说:“爷爷,我爹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正愁着怎么找到他呢。”

    老人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睛是不是朝着南方的小道看去。

    看到这一幕,奴天陌心里便是大喜,当即他就连忙开口问:“爷爷,难道你知道我都父亲去哪里了?”奴角是银湖村中的一个铁匠,但是他为人很好,众人也经常得到奴角的帮助,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尽快找到他。

    随着王浩这个村长协同奴天陌一起发力,银湖村很多人都动起来了,家中最多只是剩下一些老人和小孩。

    但在众人的认真寻找之下,整个银湖村都被找遍了,但是却还是没有看到奴角。

    “村长,你说奴角会去了哪里呢?”有人忽然问。

    “或许他在其他什么经常去的地方吧?大家有没有记得奴角会经常去的地方?”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心里马上就出现了一个灵感。

    “好像是东边的那个小湖,好像他每隔一两天都会自己去哪里捕鱼的。”

    听到这话的奴天陌却是没有什么表示,因为他昨天才吃着父亲亲手做的鱼汤,所以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心里还是对小湖有点儿盼头的。

    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是一亮,随即就开口说:“好,那个小伙子你就带人去东边的小湖找找吧!”

    那个说话的人,他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就应声点点头带人离开了。

    有人离开后,其他人也继续提出自己的意见。

    虽然意见很多,但是奴天陌都觉得不太可能,将所有自己认为不太可能的地方都排除后,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就离开了。

    奴天陌独自一个人离开了人群的事,并没有人注意到。

    奴天陌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这个老人是在奴角搬来之后才出现的,当时他来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了,不过奴角却是找到他,给他用各种方法治好了。

    到目前为止,在这个老人的身上还有两个谜团,一个就是他的身份,这个谜团很多人都想知道,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第二个谜团就是奴角给他治疗的方法,因为在奴角找到老人之前,王浩已经找过很多人了,他们都是颇有名声的医者,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无能为力。

    最主要的是王浩请来的人根本不知道老人的病因!

    然而,奴角接手后,老人只是在两天时间每就痊愈了!

    “天陌,你看上去有些颓废啊!和爷爷我说说可以吗?”老人慈祥的开口说。

    听到老人慈祥的声音,奴天陌心里觉得很疑惑,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来到老人这里时,他却是好像不知道!

    虽然奴天陌心里有疑惑,但是当他抬头看到周围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因为老人因为是外来者,而且也没有为银湖村做什么贡献,所以他住的地方显得很偏僻,他也没有多大的力气清理杂草,消息没有传到这里,也是正常的。

    当即他就露出一个笑容来,说:“爷爷,我爹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正愁着怎么找到他呢。”

    老人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睛是不是朝着南方的小道看去。

    看到这一幕,奴天陌心里便是大喜,当即他就连忙开口问:“爷爷,难道你知道我都父亲去哪里了?”奴角是银湖村中的一个铁匠,但是他为人很好,众人也经常得到奴角的帮助,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尽快找到他。

    随着王浩这个村长协同奴天陌一起发力,银湖村很多人都动起来了,家中最多只是剩下一些老人和小孩。

    但在众人的认真寻找之下,整个银湖村都被找遍了,但是却还是没有看到奴角。

    “村长,你说奴角会去了哪里呢?”有人忽然问。

    “或许他在其他什么经常去的地方吧?大家有没有记得奴角会经常去的地方?”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心里马上就出现了一个灵感。

    “好像是东边的那个小湖,好像他每隔一两天都会自己去哪里捕鱼的。”

    听到这话的奴天陌却是没有什么表示,因为他昨天才吃着父亲亲手做的鱼汤,所以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心里还是对小湖有点儿盼头的。

    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是一亮,随即就开口说:“好,那个小伙子你就带人去东边的小湖找找吧!”

    那个说话的人,他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就应声点点头带人离开了。

    有人离开后,其他人也继续提出自己的意见。

    虽然意见很多,但是奴天陌都觉得不太可能,将所有自己认为不太可能的地方都排除后,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就离开了。

    奴天陌独自一个人离开了人群的事,并没有人注意到。

    奴天陌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这个老人是在奴角搬来之后才出现的,当时他来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了,不过奴角却是找到他,给他用各种方法治好了。

    到目前为止,在这个老人的身上还有两个谜团,一个就是他的身份,这个谜团很多人都想知道,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第二个谜团就是奴角给他治疗的方法,因为在奴角找到老人之前,王浩已经找过很多人了,他们都是颇有名声的医者,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无能为力。

    最主要的是王浩请来的人根本不知道老人的病因!

    然而,奴角接手后,老人只是在两天时间每就痊愈了!

    “天陌,你看上去有些颓废啊!和爷爷我说说可以吗?”老人慈祥的开口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