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看到老人的时候,他连忙拱拱手说:“老人家您怎么来了?”

    “人老了,总要为这个村子付出点儿什么,不然对不起我这个银湖村的身份。”老人感慨的开口说。,这里就要爆发一次兽潮,唯有此功法可以杀死兽潮的妖兽,因此希望你们好好修炼!”岚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浩,随即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兽潮?”王浩吃惊的开口问。

    “你要记住,从这里往南方走一千米之后,你才能后真正回到族地。那里,如今。

    “兽潮?”王浩吃惊的开口问。

    “你要记住,从这里往南方走一千米之后,你才能后真正回到族地。那里,如今被称为小妖界,我在那里镇守了好几百年,但是却是后继无人,此次我趁小妖界的统领集聚设局封印了一些,随后我就回来了奴角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回头看了一下四周,随即就抱抱拳说:“多谢指点!”

    随即,奴角的身影就消失了。

    此时,王浩等人还没有清醒过来。

    过了一刻钟以后,王浩等一众村民才清醒过来。

    而一个驻着拐杖的老人也在这时候出现,这正是指点平凡往南方走去的老人。

    王浩拼命回忆自己的记忆,但是却没有关于老人的任何信息,唯一能喝对的上号的就是老人来到新婚错以后,当即他就已婚的开口问:“你的意思是?”

    “老朽名为岚龙,银湖村猎户岚家的最后一代人,一千年前曾带队守护银湖村,如今我要去见我的朋友们了。”老人慢慢的开口说,说话的时候,他还慢慢的转动着脑袋看四周。

    “岚家?”王浩吃惊的开口,但是记忆里居然没有任何关于岚家的信息。

    “去,把这里所有的十岁以内的人都叫来,我给他们一份机缘。”岚龙一丝不苟的开口说。

    岚龙的话说出后,王浩就连忙吩咐人开始找来孩子。

    “岚龙爷爷,您能告诉我关于岚家的事情吗?”王浩吩咐完村民后,他就小心翼翼的走到岚龙身边开口问。

    岚龙转头看了一眼王浩,然后就好像想到了什么,当即他就开口说:“岚家,在千年之前,是排名第五的猎户家族,如今当初的前十家族都已经没落了,想要活着,你们就必须要修炼一门功法,如今我将功法给你,你好好参悟下,有不懂的,来问我。”

    岚龙说完后,他就将一本书籍递给王浩。

    王浩翻开书籍一看,只见在书籍的封面的后面写着两个文字:儒武。

    王浩随后就往后翻去,越是往后翻,他就觉得不可思议。

    ……奴角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回头看了一下四周,随即就抱抱拳说:“多谢指点!”

    随即,奴角的身影就消失了。

    此时,王浩等人还没有清醒过来。

    过了一刻钟以后,王浩等一众村民才清醒过来。

    而一个驻着拐杖的老人也在这时候出现,这正是指点平凡往南方走去的老人。

    王浩看到老人的时候,他连忙拱拱手说:“老人家您怎么来了?”

    “人老了,总要为这个村子付出点儿什么,不然对不起我这个银湖村的身份。”老人感慨的开口说。

    王浩拼命回忆自己的记忆,但是却没有关于老人的任何信息,唯一能喝对的上号的就是老人来到新婚错以后,当即他就已婚的开口问:“你的意思是?”

    “老朽名为岚龙,银湖村猎户岚家的最后一代人,一千年前曾带队守护银湖村,如今我要去见我的朋友们了。”老人慢慢的开口说,说话的时候,他还慢慢的转动着脑袋看四周。

    “岚家?”王浩吃惊的开口,但是记忆里居然没有任何关于岚家的信息。

    “去,把这里所有的十岁以内的人都叫来,我给他们一份机缘。”岚龙一丝不苟的开口说。

    岚龙的话说出后,王浩就连忙吩咐人开始找来孩子。

    “岚龙爷爷,您能告诉我关于岚家的事情吗?”王浩吩咐完村民后,他就小心翼翼的走到岚龙身边开口问。

    岚龙转头看了一眼王浩,然后就好像想到了什么,当即他就开口说:“岚家,在千年之前,是排名第五的猎户家族,如今当初的前十家族都已经没落了,想要活着,你们就必须要修炼一门功法,如今我将功法给你,你好好参悟下,有不懂的,来问我。”

    岚龙说完后,他就将一本书籍递给王浩。

    王浩翻开书籍一看,只见在书籍的封面的后面写着两个文字:儒武。

    王浩随后就往后翻去,越是往后翻,他就觉得不可思议。

    ……

    足足一刻钟之后,王浩才看完整本书。他看着岚龙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岚龙爷爷,这本书到底是功法还是文学书籍?我感觉其中既有儒家的气息,又有武道的气息。”

    “这是一门功法,修炼这门功法就必须有一杆笔,此笔凝聚了修炼者的全身修为,若此笔断,修为废。这门功法有大因果在其中,但是却能够保全你们的性命,所以我才会交给你们,希望你们活着!三年后,这里就要爆发一次兽潮,唯有此功法可以杀死兽潮的妖兽,因此希望你们好好修炼!”岚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浩,随即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

    “兽潮?”王浩吃惊的开口问。

    “你要记住,从这里往南方走一千米之后,你才能后真正回到族地。那里,如今被称为小妖界,我在那里镇守了好几百年,但是却是后继无人,此次我趁小妖界的统领集聚设局封印了一些,随后我就回来了,但是我们的传承石碑却是消失了,想必这就是后继无人的原因。”岚龙认真的开口说。奴角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回头看了一下四周,随即就抱抱拳说:“多谢指点!”

    随即,奴角的身影就消失了。

    此时,王浩等人还没有清醒过来。

    过了一刻钟以后,王浩等一众村民才清醒过来。

    而一个驻着拐杖的老人也在这时候出现,这正是指点平凡往南方走去的老人。

    王浩看到老人的时候,他连忙拱拱手说:“老人家您怎么来了?”

    “人老了,总要为这个村子付出点儿什么,不然对不起我这个银湖村的身份。”老人感慨的开口说。

    王浩拼命回忆自己的记忆,但是却没有关于老人的任何信息,唯一能喝对的上号的就是老人来到新婚错以后,当即他就已婚的开口问:“你的意思是?”

    “老朽名为岚龙,银湖村猎户岚家的最后一代人,一千年前曾带队守护银湖村,如今我要去见我的朋友们了。”老人慢慢的开口说,说话的时候,他还慢慢的转动着脑袋看四周。

    “岚家?”王浩吃惊的开口,但是记忆里居然没有任何关于岚家的信息。

    “去,把这里所有的十岁以内的人都叫来,我给他们一份机缘。”岚龙一丝不苟的开口说。

    岚龙的话说出后,王浩就连忙吩咐人开始找来孩子。

    “岚龙爷爷,您能告诉我关于岚家的事情吗?”王浩吩咐完村民后,他就小心翼翼的走到岚龙身边开口问。

    岚龙转头看了一眼王浩,然后就好像想到了什么,当即他就开口说:“岚家,在千年之前,是排名第五的猎户家族,如今当初的前十家族都已经没落了,想要活着,你们就必须要修炼一门功法,如今我将功法给你,你好好参悟下,有不懂的,来问我。”

    岚龙说完后,他就将一本书籍递给王浩。

    王浩翻开书籍一看,只见在书籍的封面的后面写着两个文字:儒武。

    王浩随后就往后翻去,越是往后翻,他就觉得不可思议。

    ……

    足足一刻钟之后,王浩才看完整本书。他看着岚龙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岚龙爷爷,这本书到底是功法还是文学书籍?我感觉其中既有儒家的气息,又有武道的气息。”

    “这是一门功法,修炼这门功法就必须有一杆笔,此笔凝聚了修炼者的全身修为,若此笔断,修为废。这门功法有大因果在其中,但是却能够保全你们的性命,所以我才会交给你们,希望你们活着!三年后,这里就要爆发一次兽潮,唯有此功法可以杀死兽潮的妖兽,因此希望你们好好修炼!”岚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浩,随即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

    “兽潮?”王浩吃惊的开口问。

    “你要记住,从这里往南方走一千米之后,你才能后真正回到族地。那里,如今被称为小妖界,我在那里镇守了好几百年,但是却是后继无人,此次我趁小妖界的统领集聚设局封印了一些,随后我就回来了,但是我们的传承石碑却是消失了,想必这就是后继无人的原因。”岚龙认真的开口说。

    足足一刻钟之后,王浩才看完整本书。他看着岚龙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岚龙爷爷,这本书到底是功法还是文学书籍?我感觉其中既有儒家的气息,又有武道的气息。”

    “这是一门功法,修炼这门功法就必须有一杆笔,此笔凝聚了修炼者的全身修为,若此笔断,修为废。这门功法有大因果在其中,但是却能够保全你们的性命,所以我才会交给你们,希望你们活着!三年后,这里就要爆发一次兽潮,唯有此功法可以杀死兽潮的妖兽,因此希望你们好好修炼!”岚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浩,随即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

    “兽潮?”王浩吃惊的开口问。

    “你要记住,从这里往南方走一千米之后,你才能后真正回到族地。那里,如今被称为小妖界,我在那里镇守了好几百年,但是却是后继无人,此次我趁小妖界的统领集聚设局封印了一些,随后我就回来了,但是我们的传承石碑却是消失了,想必这就是后继无人的原因。”岚龙认真的开口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