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陌,小心点儿!上学的时候要认真!知道吗?”一个男子严肃的对一个孩子叮嘱道。

    “爹,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还有,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能不能别说了?”一孩子一脸苦涩的开口道。

    “额……孩子,这也是为了你好啊!”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

    但是那小孩子一听到男子的话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股不耐烦的脸色。

    顿时,男子就连忙改口道:“好好!以后我就不说这话了……”

    “切,你这话都是骗人的!我已经听了几百遍这样的话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出自你的口中的。”孩子一脸不信的说道。

    “额……”男子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爹,我要去上课了!中午记得来接我,再见!”孩子快速的开口道。

    随即孩子就消失在男子的视野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一名男子出现在一个村子中了。

    一个男人看见男子出现后,他马上就迎上前说:“奴角呀,你们在这里也有五年多了,孩子现在要是过完生日就是六岁了,我就想知道你妻子怎么了?她怎么连来这里看一眼孩子都不愿意?”

    这人是该村的村长王浩。

    “浩大哥,其实我妻子已经去世了,就在天陌出生的那一天……”男子颓废的说道。

    这男子正是奴角,而他所在的村子则是叫银湖村。银湖村中最有名的就是一个人王浩。“杀!不要让那个娘们进入我们的核心地方!”

    “杀呀!杀了那个娘们后,宗门一定会给我们很多奖励的!”

    “……”

    话语连绵不断的在陌刹镇中响起。

    这时候的陌刹镇,已经是一个军队密布的地方了。

    在一处老旧的房子中,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正躺在地面上。

    “孩子呀,你等一下再出来好吗?我先去把你爹给救出来。”

    女子躺在地面上的同时她还在轻声开口说话。

    原来这个女子已经快要分娩了。

    女子说完话之后,她马上就挣扎着站起来了。

    但是就在女子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一股剧痛从她的下身传来了!

    剧痛出现的那一瞬间,女子就担忧的想:“现在这里到处都是敌人,我应该怎么去做?这孩子可不能就在这里给敌人!……”

    女子还没想完的时候,她就已经疼痛得不得不重新躺下了。

    当女子重新躺下的时候,女子就已经知道她要分娩了。于是就马上开始自行生产……

    女子在生产的时候,她只有两个想法:一,希望孩子可以快点儿出世,好让她可以去救他的丈夫、孩子的爹;二,希望孩子的爹可以在身边陪伴着她。

    但是女子也知道第一个想法可以实现,而第二个想法则是很难。因为她知道他的丈夫被敌人关住了。

    ……

    外面,一群人正在不断的接近着老旧的房子,他们在不断的搜索着前进。而就在另一个方向,一道身影正急速的朝着老旧的房子前进!

    不久之后,一群人已经在老旧的房子周围搜索了。而那道急速前进的身影也在周围了!

    “这是怎么回事?沫颜的气息怎么会这么虚弱的?难不成她被抓住了?”停止前进的身影在心里想道。

    停止前进的身影正是女子的丈夫,他叫奴角。

    奴角看着正在不断搜索的人群再次在心里想道:“这里这么多人,我应该怎么去营救沫颜?”

    奴角静静的思考着。

    在陌刹镇的中心,一个人正在一个大殿中发脾气。

    “你们这群废物!连一个人都看不住!这个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却是被他的妻子将我们威胁了!你们这些人都在干嘛?”

    这是一个中年人说的。这时候他正坐在一张高高在上的一张太师椅上。

    这时有一个人开口了道:

    “宫主,不必如此,我们已经将所有成员都打发出去寻找那两个人了。”

    “那就好!记得快点儿将他们给找到了!要不然我们还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变故的。”中年人威严的开口道。

    随后中年人就摆摆手让其他人退下了。整个大殿之中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奴角啊奴角,我们一同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想不到今天那个女人却是为了你而杀上门来了!你算什么东西?一个阶下囚也敢跟我抢女人!真是不知死活!哼!别让我再次抓到你,要不然你一定会终身难忘的!”中年人喃喃自语道。

    但是他的话只有他一个人听到,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而且别人也不知道他和奴角认识。

    就在这时,老旧房子里面传来了一声娃娃的哭喊声!

    一直在外面观察的奴角一听娃娃的哭喊声他就马上动了!因为他知道他的妻子已经产下孩子了!他要不顾一切的去保护她!

    就在娃娃的哭喊声出现的那一瞬间,并不是只有奴角听到了,那群女子的敌人同样也是听到了。于是他们便快速的朝着老旧房子的位置赶过去!

    这时,奴角已经跟上了敌人的脚步了!而且还隐隐约约比敌人快那么一点点!

    那群人之中的头领看到了奴角的出现后,他马上就大声的喊道:“弓箭手准备!准备好了就自行放箭!”

    这头领的声音不单单是只有他们的人听到了,女子和奴角也听到了!

    女子听到敌人头领的命令后,她第一时间就把孩子抱在怀里并蜷缩着身子。

    而奴角听到了敌人头领的命令后,他变更加不要命的朝着前面跑去了!因为他知道他的妻子有危险了!

    于是,奴角就快速的观察这周围,他这是在为撤退准备一条最合适的路线。

    一会儿之后,奴角的心中就多出了一条路线了。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快速确定,因为他还在不断的排除任何不确定性因素。

    突然,一个尖叫的女声出现了:“啊!”

    奴角听到了尖叫声后,他马上就不顾一切的冲向了老旧的房子,当然,他可是已经打开了他的防御了。

    这时,女子已经被箭羽射中身体了!而且她的身上并非只有一根箭羽!而是数十根!

    奴角进入了老旧的房子后,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被箭羽射中的女子了!

    奴角颤声道:“沫颜!你怎么样了?”

    奴角在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来到女子的身边了。这女子正是奴角的妻子黎沫颜。

    “我没事!赶紧带着孩子离开这里!这是我们的结晶!”黎沫颜激动的说道。

    本来黎沫颜就以为她丈夫奴角不会来的,但是事实却是告诉她她丈夫来了!因此黎沫颜就想到了让她丈夫奴角带走孩子。

    “不!我们一起走!”奴角疯狂的说道。

    “我……啊!”黎沫颜刚刚张嘴吐出一个字就已经惨叫了!

    奴角一看,只见黎沫颜的后心位置已经多出了一根箭羽!箭羽留在外面的只有三分之一!而且这时候箭羽还在不断的颤动着!

    奴角看到正在颤动的箭羽后,他就明白有射箭的高手来了!他必须要快点儿离开!否则他和孩子都无法存活下去的!到时候他妻子就白白葬送了性命了!

    于是奴角马上就俯身将被黎沫颜护住的孩子抱起来了。

    孩子被抱起来之后,奴角马上就朝着外面撤退了。

    奴角刚一离开老旧的房子的时候,他马上就按照他之前选择的撤退路线离开了。

    五十多天之后,奴角带着一个孩子回到了云影城。但是他却是在进城之前得到熟人告知:奴家在二十天前被灭了!奴家仅仅剩下几个人丁。

    奴角听到了奴家的消息后,他便马上选择远遁云影城了。

    谁也不知道奴角去了哪里。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村长王浩惊愕的开口道。

    “这个,这个恕我不能告诉你。”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开口说道。

    “随你吧!不过,我这次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这件事关乎天陌的未来。”王浩认真的开口说道。

    “你是说晋城的一年一度觉醒仪式?”奴角听到王浩的声音后,他的眼角一跳就开口说道。

    “不错!据说后天就要开始觉醒了。你觉得要不要带他去?”王浩点着头开口说道。

    “带去吧!你帮我带去,我有一些原因不能去。”奴角很严肃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王浩不懈的问道。

    “奴角明明就已经对天陌重视了,为什么他就不去亲眼看看他儿子的结果呢?”王浩疑惑的在心里想道。

    “好了,你去干活吧!我想静静。”奴角看着远方开口道。

    “随你吧,天陌我会帮你带去,不过结果就有他自己告诉你吧。”王浩开口说道。

    王浩说完之后,他就缓缓离去了。而奴角也没有开口说话。

    “五年了,陌刹镇的,你们现在怎么样了?”王浩急速之后,奴角就在心里想道。

    接着,奴角就再次想道:“五年了,你的神魂种子还没有太大的反应……你到底怎么样了?我们的儿子已经五岁多,快六岁了。”

    这一次,奴角陷入了深深地痛苦之中。

    银湖村的一所公塾里,一个孩子正认认真真的听课。

    “奴天陌!你父亲来了,快出去吧!别让你父亲等急了。”

    一个中年人忽然看到公塾外面的一个人后,他马上就开口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