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陌,小心点儿!上学的时候要认真!知道吗?”一个男子严肃的对一个孩子叮嘱道。

    “爹,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还有,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能不能别说了?”一孩子一脸苦涩的开口道。

    “额……孩子,这也是为了你好啊!”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

    但是那小孩子一听到男子的话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股不耐烦的脸色。

    顿时,男子就连忙改口道:“好好!以后我就不说这话了……”

    “切,你这话都是骗人的!我已经听了几百遍这样的话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出自你的口中的。”孩子一脸不信的说道。

    “额……”男子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爹,我要去上课了!中午记得来接我,再见!”孩子快速的开口道。

    随即孩子就消失在男子的视野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一名男子出现在一个村子中了。

    一个男人看见男子出现后,他马上就迎上前说:“奴角呀,你们在这里也有五年多了,孩子现在要是过完生日就是六岁了,我就想知道你妻子怎么了?她怎么连来这里看一眼孩子都不愿意?”

    这人是该村的村长王浩。

    “浩大哥,其实我妻子已经去世了,就在天陌出生的那一天……”男子颓废的说道。

    这男子正是奴角,而他所在的村子则是叫银湖村。银湖村中最有名的就是一个人王浩。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村长王浩惊愕的开口道。

    “这个,这个恕我不能告诉你。”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开口说道。

    “随你吧!不过,我这次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这件事关乎天陌的未来。”王浩认真的开口说道。

    “你是说晋城的一年一度觉醒仪式?”奴角听到王浩的声音后,他的眼角一跳就开口说道。

    “不错!据说后天就要开始觉醒了。你觉得要不要带他去?”王浩点着头开口说道。

    “带去吧!你帮我带去,我有一些原因不能去。”奴角很严肃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王浩不懈的问道。

    “奴角明明就已经对天陌重视了,为什么他就不去亲眼看看他儿子的结果呢?”王浩疑惑的在心里想道。

    “好了,你去干活吧!我想静静。”奴角看着远方开口道。

    “随你吧,天陌我会帮你带去,不过结果就有他自己告诉你吧。”王浩开口说道。

    王浩说完之后,他就缓缓离去了。而奴角也没有开口说话。

    “五年了,陌刹镇的,你们现在怎么样了?”王浩急速之后,奴角就在心里想道。

    接着,奴角就再次想道:“五年了,你的神魂种子还没有太大的反应……你到底怎么样了?我们的儿子已经五岁多,快六岁了。”

    这一次,奴角陷入了深深地痛苦之中。

    银湖村的一所公塾里,一个孩子正认认真真的听课。

    “奴天陌!你父亲来了,快出去吧!别让你父亲等急了。”

    一个中年人忽然看到公塾外面的一个人后,他马上就开口道。

    “天陌,小心点儿!上学的时候要认真!知道吗?”一个男子严肃的对一个孩子叮嘱道。

    “爹,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还有,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能不能别说了?”一孩子一脸苦涩的开口道。

    “额……孩子,这也是为了你好啊!”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

    但是那小孩子一听到男子的话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股不耐烦的脸色。

    顿时,男子就连忙改口道:“好好!以后我就不说这话了……”

    “切,你这话都是骗人的!我已经听了几百遍这样的话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出自你的口中的。”孩子一脸不信的说道。

    “额……”男子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爹,我要去上课了!中午记得来接我,再见!”孩子快速的开口道。

    随即孩子就消失在男子的视野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一名男子出现在一个村子中了。

    一个男人看见男子出现后,他马上就迎上前说:“奴角呀,你们在这里也有五年多了,孩子现在要是过完生日就是六岁了,我就想知道你妻子怎么了?她怎么连来这里看一眼孩子都不愿意?”

    这人是该村的村长王浩。

    “浩大哥,其实我妻子已经去世了,就在天陌出生的那一天……”男子颓废的说道。

    这男子正是奴角,而他所在的村子则是叫银湖村。银湖村中最有名的就是一个人王浩。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村长王浩惊愕的开口道。

    “这个,这个恕我不能告诉你。”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开口说道。

    “随你吧!不过,我这次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这件事关乎天陌的未来。”王浩认真的开口说道。

    “你是说晋城的一年一度觉醒仪式?”奴角听到王浩的声音后,他的眼角一跳就开口说道。

    “不错!据说后天就要开始觉醒了。你觉得要不要带他去?”王浩点着头开口说道。

    “带去吧!你帮我带去,我有一些原因不能去。”奴角很严肃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王浩不懈的问道。

    “奴角明明就已经对天陌重视了,为什么他就不去亲眼看看他儿子的结果呢?”王浩疑惑的在心里想道。

    “好了,你去干活吧!我想静静。”奴角看着远方开口道。

    “随你吧,天陌我会帮你带去,不过结果就有他自己告诉你吧。”王浩开口说道。

    王浩说完之后,他就缓缓离去了。而奴角也没有开口说话。

    “五年了,陌刹镇的,你们现在怎么样了?”王浩急速之后,奴角就在心里想道。

    接着,奴角就再次想道:“五年了,你的神魂种子还没有太大的反应……你到底怎么样了?我们的儿子已经五岁多,快六岁了。”

    这一次,奴角陷入了深深地痛苦之中。

    银湖村的一所公塾里,一个孩子正认认真真的听课。

    “奴天陌!你父亲来了,快出去吧!别让你父亲等急了。”

    一个中年人忽然看到公塾外面的一个人后,他马上就开口道。

    “天陌,小心点儿!上学的时候要认真!知道吗?”一个男子严肃的对一个孩子叮嘱道。

    “爹,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还有,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能不能别说了?”一孩子一脸苦涩的开口道。

    “额……孩子,这也是为了你好啊!”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

    但是那小孩子一听到男子的话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股不耐烦的脸色。

    顿时,男子就连忙改口道:“好好!以后我就不说这话了……”

    “切,你这话都是骗人的!我已经听了几百遍这样的话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出自你的口中的。”孩子一脸不信的说道。

    “额……”男子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爹,我要去上课了!中午记得来接我,再见!”孩子快速的开口道。

    随即孩子就消失在男子的视野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一名男子出现在一个村子中了。

    一个男人看见男子出现后,他马上就迎上前说:“奴角呀,你们在这里也有五年多了,孩子现在要是过完生日就是六岁了,我就想知道你妻子怎么了?她怎么连来这里看一眼孩子都不愿意?”

    这人是该村的村长王浩。

    “浩大哥,其实我妻子已经去世了,就在天陌出生的那一天……”男子颓废的说道。

    这男子正是奴角,而他所在的村子则是叫银湖村。银湖村中最有名的就是一个人王浩。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村长王浩惊愕的开口道。

    “这个,这个恕我不能告诉你。”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开口说道。

    “随你吧!不过,我这次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这件事关乎天陌的未来。”王浩认真的开口说道。

    “你是说晋城的一年一度觉醒仪式?”奴角听到王浩的声音后,他的眼角一跳就开口说道。

    “不错!据说后天就要开始觉醒了。你觉得要不要带他去?”王浩点着头开口说道。

    “带去吧!你帮我带去,我有一些原因不能去。”奴角很严肃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王浩不懈的问道。

    “奴角明明就已经对天陌重视了,为什么他就不去亲眼看看他儿子的结果呢?”王浩疑惑的在心里想道。

    “好了,你去干活吧!我想静静。”奴角看着远方开口道。

    “随你吧,天陌我会帮你带去,不过结果就有他自己告诉你吧。”王浩开口说道。

    王浩说完之后,他就缓缓离去了。而奴角也没有开口说话。

    “五年了,陌刹镇的,你们现在怎么样了?”王浩急速之后,奴角就在心里想道。

    接着,奴角就再次想道:“五年了,你的神魂种子还没有太大的反应……你到底怎么样了?我们的儿子已经五岁多,快六岁了。”

    这一次,奴角陷入了深深地痛苦之中。

    银湖村的一所公塾里,一个孩子正认认真真的听课。

    “奴天陌!你父亲来了,快出去吧!别让你父亲等急了。”

    一个中年人忽然看到公塾外面的一个人后,他马上就开口道。

    “天陌,小心点儿!上学的时候要认真!知道吗?”一个男子严肃的对一个孩子叮嘱道。

    “爹,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还有,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能不能别说了?”一孩子一脸苦涩的开口道。

    “额……孩子,这也是为了你好啊!”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

    但是那小孩子一听到男子的话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股不耐烦的脸色。

    顿时,男子就连忙改口道:“好好!以后我就不说这话了……”

    “切,你这话都是骗人的!我已经听了几百遍这样的话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出自你的口中的。”孩子一脸不信的说道。

    “额……”男子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爹,我要去上课了!中午记得来接我,再见!”孩子快速的开口道。

    随即孩子就消失在男子的视野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一名男子出现在一个村子中了。

    一个男人看见男子出现后,他马上就迎上前说:“奴角呀,你们在这里也有五年多了,孩子现在要是过完生日就是六岁了,我就想知道你妻子怎么了?她怎么连来这里看一眼孩子都不愿意?”

    这人是该村的村长王浩。

    “浩大哥,其实我妻子已经去世了,就在天陌出生的那一天……”男子颓废的说道。

    这男子正是奴角,而他所在的村子则是叫银湖村。银湖村中最有名的就是一个人王浩。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村长王浩惊愕的开口道。

    “这个,这个恕我不能告诉你。”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开口说道。

    “随你吧!不过,我这次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这件事关乎天陌的未来。”王浩认真的开口说道。

    “你是说晋城的一年一度觉醒仪式?”奴角听到王浩的声音后,他的眼角一跳就开口说道。

    “不错!据说后天就要开始觉醒了。你觉得要不要带他去?”王浩点着头开口说道。

    “带去吧!你帮我带去,我有一些原因不能去。”奴角很严肃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王浩不懈的问道。

    “奴角明明就已经对天陌重视了,为什么他就不去亲眼看看他儿子的结果呢?”王浩疑惑的在心里想道。

    “好了,你去干活吧!我想静静。”奴角看着远方开口道。

    “随你吧,天陌我会帮你带去,不过结果就有他自己告诉你吧。”王浩开口说道。

    王浩说完之后,他就缓缓离去了。而奴角也没有开口说话。

    “五年了,陌刹镇的,你们现在怎么样了?”王浩急速之后,奴角就在心里想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