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天陌敲村长门的时候,村长因为下雨天有点冷,而且也没有什也事情可做,所以他就早早的休息了。(书=-屋*0小-}说-+网)

    银湖村村长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时,他先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打算继续睡。

    不过因为奴天陌找不到父亲,所以他的心情非常焦急,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敲门速度非常快。

    王浩听着敲门声间隙中传来的雨声疑惑的开口:“这是奴天陌的声音!也不对啊,这时候正下着大雨,奴天陌这孩子怎么在我家门口?我得去看看才行!”

    当即,王浩就随便往自己身上套了一件衣服离开了房间。

    当王浩打开门的时候,他首先看到的是王浩自己打着伞、提着一盏灯在门外站着。

    看到这副模样的奴天陌,王浩心里不禁一疼:“天陌,你怎么下大雨也来我这里?有事情吗?”

    奴天陌看到王浩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很欢喜了,他心里已经认为奴角就在王浩家里了。

    于是在王浩开口的时候,他就非常激动的开口问:“村长,我想问一下我父亲在你这里吗?”

    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后,他就疑惑的开口问:“怎么了天陌?难道奴角那家伙不在家?”

    听到王浩的话,奴天陌心里不禁迷茫起来:“父亲会去了哪里呢?”

    看到奴天陌一脸迷茫的样子,王浩就知道奴角怕是不在家,而奴天陌则是出来寻找奴角的。

    当即,王浩就对着奴天陌问:“你什么时候出来寻找的?吃饭了没有?”

    王浩这声音还没落下,奴天陌的肚子里便传来‘咕’的一声。

    王浩听到奴天陌肚子里传来的声音后,他就伸出手拉着奴天陌打灯笼的手说:“来,先不管你父亲了,他要是失踪了,等你吃了我的面条后,我就和你一起出去寻找他!”

    王浩的动作很霸道,也不管奴天陌要不要进去,他只是一味的把奴天陌拉进去。

    进到屋子后,王浩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天陌啊!现在你还没有吃饭,要是你现在就出去寻找你父亲,等一下体力跟不上的话就很麻烦了,到时候我们还得多找一个人,所以希望你先等我一会儿,等我把面条煮、好吃了再出去找,好吗?”

    奴天陌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也觉得有理,于是便同意了:“好,村长,我听你的。”

    得到奴天陌的回答后,王浩就放心的进入厨房开始做面条了。

    而奴天陌则是在思考奴角的过往。

    通常情况下,奴角都会在太阳落入山脉的时候离开铁匠铺,而奴天陌也会开始煮饭。

    等奴角回到家的时候,奴天陌的饭菜已经做好了,每当奴角进入家门时,迎接他的总是香喷喷的饭菜味。

    只是,奴天陌一直以来都不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饭菜做好后,父亲却是不在家!

    “父亲他会去哪里呢?”奴天陌一遍又一遍的自问。

    这时候,王浩忽然开口说:“天陌,面条已经做好了,过来吃吧!”

    奴天陌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王浩正端着一碗面走向一张桌子。奴天陌敲村长门的时候,村长因为下雨天有点冷,而且也没有什也事情可做,所以他就早早的休息了。

    银湖村村长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时,他先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打算继续睡。

    不过因为奴天陌找不到父亲,所以他的心情非常焦急,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敲门速度非常快。

    王浩听着敲门声间隙中传来的雨声疑惑的开口:“这是奴天陌的声音!也不对啊,这时候正下着大雨,奴天陌这孩子怎么在我家门口?我得去看看才行!”

    当即,王浩就随便往自己身上套了一件衣服离开了房间。

    当王浩打开门的时候,他首先看到的是王浩自己打着伞、提着一盏灯在门外站着。

    看到这副模样的奴天陌,王浩心里不禁一疼:“天陌,你怎么下大雨也来我这里?有事情吗?”

    奴天陌看到王浩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很欢喜了,他心里已经认为奴角就在王浩家里了。

    于是在王浩开口的时候,他就非常激动的开口问:“村长,我想问一下我父亲在你这里吗?”

    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后,他就疑惑的开口问:“怎么了天陌?难道奴角那家伙不在家?”

    听到王浩的话,奴天陌心里不禁迷茫起来:“父亲会去了哪里呢?”

    看到奴天陌一脸迷茫的样子,王浩就知道奴角怕是不在家,而奴天陌则是出来寻找奴角的。

    当即,王浩就对着奴天陌问:“你什么时候出来寻找的?吃饭了没有?”

    王浩这声音还没落下,奴天陌的肚子里便传来‘咕’的一声。

    王浩听到奴天陌肚子里传来的声音后,他就伸出手拉着奴天陌打灯笼的手说:“来,先不管你父亲了,他要是失踪了,等你吃了我的面条后,我就和你一起出去寻找他!”

    王浩的动作很霸道,也不管奴天陌要不要进去,他只是一味的把奴天陌拉进去。

    进到屋子后,王浩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天陌啊!现在你还没有吃饭,要是你现在就出去寻找你父亲,等一下体力跟不上的话就很麻烦了,到时候我们还得多找一个人,所以希望你先等我一会儿,等我把面条煮、好吃了再出去找,好吗?”

    奴天陌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也觉得有理,于是便同意了:“好,村长,我听你的。”

    得到奴天陌的回答后,王浩就放心的进入厨房开始做面条了。

    而奴天陌则是在思考奴角的过往。

    通常情况下,奴角都会在太阳落入山脉的时候离开铁匠铺,而奴天陌也会开始煮饭。

    等奴角回到家的时候,奴天陌的饭菜已经做好了,每当奴角进入家门时,迎接他的总是香喷喷的饭菜味。

    只是,奴天陌一直以来都不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饭菜做好后,父亲却是不在家!

    “父亲他会去哪里呢?”奴天陌一遍又一遍的自问。

    这时候,王浩忽然开口说:“天陌,面条已经做好了,过来吃吧!”

    奴天陌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王浩正端着一碗面走向一张桌子。奴天陌敲村长门的时候,村长因为下雨天有点冷,而且也没有什也事情可做,所以他就早早的休息了。

    银湖村村长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时,他先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打算继续睡。

    不过因为奴天陌找不到父亲,所以他的心情非常焦急,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敲门速度非常快。

    王浩听着敲门声间隙中传来的雨声疑惑的开口:“这是奴天陌的声音!也不对啊,这时候正下着大雨,奴天陌这孩子怎么在我家门口?我得去看看才行!”

    当即,王浩就随便往自己身上套了一件衣服离开了房间。

    当王浩打开门的时候,他首先看到的是王浩自己打着伞、提着一盏灯在门外站着。

    看到这副模样的奴天陌,王浩心里不禁一疼:“天陌,你怎么下大雨也来我这里?有事情吗?”

    奴天陌看到王浩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很欢喜了,他心里已经认为奴角就在王浩家里了。

    于是在王浩开口的时候,他就非常激动的开口问:“村长,我想问一下我父亲在你这里吗?”

    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后,他就疑惑的开口问:“怎么了天陌?难道奴角那家伙不在家?”

    听到王浩的话,奴天陌心里不禁迷茫起来:“父亲会去了哪里呢?”

    看到奴天陌一脸迷茫的样子,王浩就知道奴角怕是不在家,而奴天陌则是出来寻找奴角的。

    当即,王浩就对着奴天陌问:“你什么时候出来寻找的?吃饭了没有?”

    王浩这声音还没落下,奴天陌的肚子里便传来‘咕’的一声。

    王浩听到奴天陌肚子里传来的声音后,他就伸出手拉着奴天陌打灯笼的手说:“来,先不管你父亲了,他要是失踪了,等你吃了我的面条后,我就和你一起出去寻找他!”

    王浩的动作很霸道,也不管奴天陌要不要进去,他只是一味的把奴天陌拉进去。

    进到屋子后,王浩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天陌啊!现在你还没有吃饭,要是你现在就出去寻找你父亲,等一下体力跟不上的话就很麻烦了,到时候我们还得多找一个人,所以希望你先等我一会儿,等我把面条煮、好吃了再出去找,好吗?”

    奴天陌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也觉得有理,于是便同意了:“好,村长,我听你的。”

    得到奴天陌的回答后,王浩就放心的进入厨房开始做面条了。

    而奴天陌则是在思考奴角的过往。

    通常情况下,奴角都会在太阳落入山脉的时候离开铁匠铺,而奴天陌也会开始煮饭。

    等奴角回到家的时候,奴天陌的饭菜已经做好了,每当奴角进入家门时,迎接他的总是香喷喷的饭菜味。

    只是,奴天陌一直以来都不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饭菜做好后,父亲却是不在家!

    “父亲他会去哪里呢?”奴天陌一遍又一遍的自问。

    这时候,王浩忽然开口说:“天陌,面条已经做好了,过来吃吧!”

    奴天陌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王浩正端着一碗面走向一张桌子。奴天陌敲村长门的时候,村长因为下雨天有点冷,而且也没有什也事情可做,所以他就早早的休息了。

    银湖村村长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时,他先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打算继续睡。

    不过因为奴天陌找不到父亲,所以他的心情非常焦急,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敲门速度非常快。

    王浩听着敲门声间隙中传来的雨声疑惑的开口:“这是奴天陌的声音!也不对啊,这时候正下着大雨,奴天陌这孩子怎么在我家门口?我得去看看才行!”

    当即,王浩就随便往自己身上套了一件衣服离开了房间。

    当王浩打开门的时候,他首先看到的是王浩自己打着伞、提着一盏灯在门外站着。

    看到这副模样的奴天陌,王浩心里不禁一疼:“天陌,你怎么下大雨也来我这里?有事情吗?”

    奴天陌看到王浩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很欢喜了,他心里已经认为奴角就在王浩家里了。

    于是在王浩开口的时候,他就非常激动的开口问:“村长,我想问一下我父亲在你这里吗?”

    王浩听到奴天陌的话后,他就疑惑的开口问:“怎么了天陌?难道奴角那家伙不在家?”

    听到王浩的话,奴天陌心里不禁迷茫起来:“父亲会去了哪里呢?”

    看到奴天陌一脸迷茫的样子,王浩就知道奴角怕是不在家,而奴天陌则是出来寻找奴角的。

    当即,王浩就对着奴天陌问:“你什么时候出来寻找的?吃饭了没有?”

    王浩这声音还没落下,奴天陌的肚子里便传来‘咕’的一声。

    王浩听到奴天陌肚子里传来的声音后,他就伸出手拉着奴天陌打灯笼的手说:“来,先不管你父亲了,他要是失踪了,等你吃了我的面条后,我就和你一起出去寻找他!”

    王浩的动作很霸道,也不管奴天陌要不要进去,他只是一味的把奴天陌拉进去。

    进到屋子后,王浩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天陌啊!现在你还没有吃饭,要是你现在就出去寻找你父亲,等一下体力跟不上的话就很麻烦了,到时候我们还得多找一个人,所以希望你先等我一会儿,等我把面条煮、好吃了再出去找,好吗?”

    某左右某些女性♀女奴奴与我恭喜你哦我哄孩子哦对哦一看见了某摸摸摸摸呃呃呃呃呃呃呃的得得得斤斤计较斤斤计较看看啊啦啦啦啦啦啦啊啦啊啦啦啦阿拉啊啦啦啦啦啦聚餐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