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犹豫了许久,眼睛时不时闪烁过一丝不忍。

    看到这一幕,奴天陌马上就激动的开口问:“爷爷你是不是知道我父亲去了哪里?”

    看到奴天陌的激动,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说:“早上的时候,我看到你父亲从这里离开,至于有没有回来我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我去这边找找。爷爷,我先走了,等我找到我父亲,我再来这里找您。”奴天陌听到老人的话,他马上就开口说。

    随即,奴天陌就朝着南方走去,手中打着一把伞摇摇晃晃的离开。

    看着奴天陌的背影渐渐缩小,老人不禁摇了摇头说:“奴角,你有着一身实力,为什么就不愿意出去走走呢?你儿子虽然不能修炼,但是你也不能抛弃他啊!”

    奴天陌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夜色里,老人也听着雨声回到了房间入睡。

    然而,银湖村的村民们还在寻找着,但是却没有人发现奴天陌已经离开了。

    一路上,奴天陌依靠着天空中的雷光看路,有时候没有打雷的时候,他就收起伞敲敲地面,以便确定前方的路。

    有时候,奴天陌敲到的是一块大石头,当他走上去的时候,速度碰到了别的,有时候是一团荆棘,有时候是一些腐朽的木头……

    但是,奴天陌一直都在克服困难,只要是他碰到的,他都坚持走过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雷还在不断打鸣,雷光稍后便照耀着大地。雨也在不断的下着,因为奴天陌的探路动作,衣服早已湿透。

    不知道多久后,雷雨慢慢的变大了,奴天陌在雨中瑟瑟发抖前行。

    “这前面好像是一平原!”

    奴天陌忽然激动的自言自语道。

    随即,奴天陌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就大喊起来:“父亲!你在哪里?”

    下雨天,因为雨滴的存在,声音的传播会受到干扰,不但传播的距离会减短,而且还会混淆视听,因此奴天陌的声音只是传出了几十米的半径。

    然而,这相对于一个草原来说,这无疑就是扔石子进大海,无风无浪。

    但是,奴天陌却是一直在坚持,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两条腿也在不断的迈动。

    忽然,打雷的声音开始变大了,闪电的亮度也在提升。

    “不好!这雷雨可能要变大了!我得找个地方避雨才行!”

    奴天陌一向很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特别是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所以在雷雨出现变化的时候,他马上就知道了。

    当即,奴天陌就停下来,小小的腰板被挺得直直的。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袋也在转着,但是他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怎么办?附近根本就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而且这里还是平原的正中心区域……”

    奴天陌清楚了周围的情况后,他就决定继续前进了。

    忽然,一道闪电将整个大地都照亮了,而且并没有停止的趋势!

    看到周围的光亮,奴天陌不禁吃惊道:“难道这是太阳从雨天出来了?”

    当即,奴天陌就抬头一看,然而一道雷电已经劈中了他!老人犹豫了许久,眼睛时不时闪烁过一丝不忍。

    看到这一幕,奴天陌马上就激动的开口问:“爷爷你是不是知道我父亲去了哪里?”

    看到奴天陌的激动,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说:“早上的时候,我看到你父亲从这里离开,至于有没有回来我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我去这边找找。爷爷,我先走了,等我找到我父亲,我再来这里找您。”奴天陌听到老人的话,他马上就开口说。

    随即,奴天陌就朝着南方走去,手中打着一把伞摇摇晃晃的离开。

    看着奴天陌的背影渐渐缩小,老人不禁摇了摇头说:“奴角,你有着一身实力,为什么就不愿意出去走走呢?你儿子虽然不能修炼,但是你也不能抛弃他啊!”

    奴天陌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夜色里,老人也听着雨声回到了房间入睡。

    然而,银湖村的村民们还在寻找着,但是却没有人发现奴天陌已经离开了。

    一路上,奴天陌依靠着天空中的雷光看路,有时候没有打雷的时候,他就收起伞敲敲地面,以便确定前方的路。

    有时候,奴天陌敲到的是一块大石头,当他走上去的时候,速度碰到了别的,有时候是一团荆棘,有时候是一些腐朽的木头……

    但是,奴天陌一直都在克服困难,只要是他碰到的,他都坚持走过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雷还在不断打鸣,雷光稍后便照耀着大地。雨也在不断的下着,因为奴天陌的探路动作,衣服早已湿透。

    不知道多久后,雷雨慢慢的变大了,奴天陌在雨中瑟瑟发抖前行。

    “这前面好像是一平原!”

    奴天陌忽然激动的自言自语道。

    随即,奴天陌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就大喊起来:“父亲!你在哪里?”

    下雨天,因为雨滴的存在,声音的传播会受到干扰,不但传播的距离会减短,而且还会混淆视听,因此奴天陌的声音只是传出了几十米的半径。

    然而,这相对于一个草原来说,这无疑就是扔石子进大海,无风无浪。

    但是,奴天陌却是一直在坚持,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两条腿也在不断的迈动。

    忽然,打雷的声音开始变大了,闪电的亮度也在提升。

    “不好!这雷雨可能要变大了!我得找个地方避雨才行!”

    奴天陌一向很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特别是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所以在雷雨出现变化的时候,他马上就知道了。

    当即,奴天陌就停下来,小小的腰板被挺得直直的。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袋也在转着,但是他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怎么办?附近根本就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而且这里还是平原的正中心区域……”

    奴天陌清楚了周围的情况后,他就决定继续前进了。

    忽然,一道闪电将整个大地都照亮了,而且并没有停止的趋势!

    看到周围的光亮,奴天陌不禁吃惊道:“难道这是太阳从雨天出来了?”

    当即,奴天陌就抬头一看,然而一道雷电已经劈中了他!老人犹豫了许久,眼睛时不时闪烁过一丝不忍。

    看到这一幕,奴天陌马上就激动的开口问:“爷爷你是不是知道我父亲去了哪里?”

    看到奴天陌的激动,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说:“早上的时候,我看到你父亲从这里离开,至于有没有回来我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我去这边找找。爷爷,我先走了,等我找到我父亲,我再来这里找您。”奴天陌听到老人的话,他马上就开口说。

    随即,奴天陌就朝着南方走去,手中打着一把伞摇摇晃晃的离开。

    看着奴天陌的背影渐渐缩小,老人不禁摇了摇头说:“奴角,你有着一身实力,为什么就不愿意出去走走呢?你儿子虽然不能修炼,但是你也不能抛弃他啊!”

    奴天陌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夜色里,老人也听着雨声回到了房间入睡。

    然而,银湖村的村民们还在寻找着,但是却没有人发现奴天陌已经离开了。

    一路上,奴天陌依靠着天空中的雷光看路,有时候没有打雷的时候,他就收起伞敲敲地面,以便确定前方的路。

    有时候,奴天陌敲到的是一块大石头,当他走上去的时候,速度碰到了别的,有时候是一团荆棘,有时候是一些腐朽的木头……

    但是,奴天陌一直都在克服困难,只要是他碰到的,他都坚持走过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雷还在不断打鸣,雷光稍后便照耀着大地。雨也在不断的下着,因为奴天陌的探路动作,衣服早已湿透。

    不知道多久后,雷雨慢慢的变大了,奴天陌在雨中瑟瑟发抖前行。

    “这前面好像是一平原!”

    奴天陌忽然激动的自言自语道。

    随即,奴天陌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就大喊起来:“父亲!你在哪里?”

    下雨天,因为雨滴的存在,声音的传播会受到干扰,不但传播的距离会减短,而且还会混淆视听,因此奴天陌的声音只是传出了几十米的半径。

    然而,这相对于一个草原来说,这无疑就是扔石子进大海,无风无浪。

    但是,奴天陌却是一直在坚持,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两条腿也在不断的迈动。

    忽然,打雷的声音开始变大了,闪电的亮度也在提升。

    “不好!这雷雨可能要变大了!我得找个地方避雨才行!”

    奴天陌一向很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特别是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所以在雷雨出现变化的时候,他马上就知道了。

    当即,奴天陌就停下来,小小的腰板被挺得直直的。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袋也在转着,但是他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怎么办?附近根本就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而且这里还是平原的正中心区域……”

    奴天陌清楚了周围的情况后,他就决定继续前进了。

    忽然,一道闪电将整个大地都照亮了,而且并没有停止的趋势!

    看到周围的光亮,奴天陌不禁吃惊道:“难道这是太阳从雨天出来了?”

    当即,奴天陌就抬头一看,然而一道雷电已经劈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