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之后,一个世外桃源的景色非常优美,奴角正在一个石屋里坐着。

    石屋里,除了一个阵法之外,便是空无一物,什么也看不到。

    “沫颜,六年了,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他现在觉醒不了气感,无需卷入修真者的各种各样纷争,他是幸福的。”奴角温柔的开口说。

    “沫颜,当年,我把天陌带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如今他已经懂了很多呢……”

    奴角一句又一句的说着,他根本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咦,父亲居然不在家?”奴天陌回到家里时,居然没有发现奴角。

    奴天陌看了看家里的各个方向,然后就看向窗口。

    窗口外面,天空已经看不到太阳了,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是黄色。

    “算了,父亲应该是有事情要做,所以还没回来。”奴天陌自我安慰道。

    奴角在除了是农民外,他还有一个铁匠的身份,铁匠铺在银湖村的村口,而家却是在村尾,这样一来,两个地方就形成了最远的距离。

    奴天陌看着天色慢慢的降下来,他的心里就想着先把晚饭做好,然后等父亲回来才一起吃。

    当即,奴天陌就带着微笑开始做饭了。

    奴天陌做饭的时候,他并没有留意到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黑色,下雨之前的黑色。

    奴天陌做饭的速度很快,大约半个小时,桌面上就已经摆了好几道菜肴了。

    奴天陌心满意足的看着桌面上的菜,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诱人的香气不断的钻入鼻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间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刺耳的雷鸣声响起。

    奴天陌站起身走到窗户旁,只见窗外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

    奴天陌侧着头看了一下放雨伞地方,上面有三把雨伞静静的倚着墙,当即他就急了:“不行!下这大的雨,我得去接父亲回来!父亲也没带伞出去,下这么大的雨,父亲肯定会被困在铁匠铺回不来的。”

    于是,奴天陌顾不得桌面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了,他一把手抓起一把雨伞就朝着外面走去。

    雨里,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走着,他就是奴天陌。虽然他打着伞,但是他的步速还是很快的。

    半个小时后,奴天陌来到了自家铁匠铺面前。

    但是,奴天陌看到的是铁匠铺内黑灯瞎火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里面根本没有人。

    奴天陌吃惊的开口说:“这……父亲不在铁匠铺?”

    奴天陌静静的打着伞在外面站了一刻钟。

    “村长家距离这里近,父亲应该是去村长家避雨去了。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奴天陌看着面前的铁匠铺,他想到了一个事情。

    奴天陌一个转弯就走到了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里。

    街道的尽头就是村长的家,整个村子就村长的家最大。

    用村民们的话来说,一个村子就必须有一座大房子,这就是一个村的形象。

    村长他虽然有一所大房子,但是他却是孤身一人生活,好像从来就没有看见他身边有女人。机关之后,一个世外桃源的景色非常优美,奴角正在一个石屋里坐着。

    石屋里,除了一个阵法之外,便是空无一物,什么也看不到。

    “沫颜,六年了,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他现在觉醒不了气感,无需卷入修真者的各种各样纷争,他是幸福的。”奴角温柔的开口说。

    “沫颜,当年,我把天陌带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如今他已经懂了很多呢……”

    奴角一句又一句的说着,他根本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咦,父亲居然不在家?”奴天陌回到家里时,居然没有发现奴角。

    奴天陌看了看家里的各个方向,然后就看向窗口。

    窗口外面,天空已经看不到太阳了,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是黄色。

    “算了,父亲应该是有事情要做,所以还没回来。”奴天陌自我安慰道。

    奴角在除了是农民外,他还有一个铁匠的身份,铁匠铺在银湖村的村口,而家却是在村尾,这样一来,两个地方就形成了最远的距离。

    奴天陌看着天色慢慢的降下来,他的心里就想着先把晚饭做好,然后等父亲回来才一起吃。

    当即,奴天陌就带着微笑开始做饭了。

    奴天陌做饭的时候,他并没有留意到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黑色,下雨之前的黑色。

    奴天陌做饭的速度很快,大约半个小时,桌面上就已经摆了好几道菜肴了。

    奴天陌心满意足的看着桌面上的菜,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诱人的香气不断的钻入鼻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间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刺耳的雷鸣声响起。

    奴天陌站起身走到窗户旁,只见窗外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

    奴天陌侧着头看了一下放雨伞地方,上面有三把雨伞静静的倚着墙,当即他就急了:“不行!下这大的雨,我得去接父亲回来!父亲也没带伞出去,下这么大的雨,父亲肯定会被困在铁匠铺回不来的。”

    于是,奴天陌顾不得桌面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了,他一把手抓起一把雨伞就朝着外面走去。

    雨里,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走着,他就是奴天陌。虽然他打着伞,但是他的步速还是很快的。

    半个小时后,奴天陌来到了自家铁匠铺面前。

    但是,奴天陌看到的是铁匠铺内黑灯瞎火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里面根本没有人。

    奴天陌吃惊的开口说:“这……父亲不在铁匠铺?”

    奴天陌静静的打着伞在外面站了一刻钟。

    “村长家距离这里近,父亲应该是去村长家避雨去了。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奴天陌看着面前的铁匠铺,他想到了一个事情。

    奴天陌一个转弯就走到了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里。

    街道的尽头就是村长的家,整个村子就村长的家最大。

    用村民们的话来说,一个村子就必须有一座大房子,这就是一个村的形象。

    村长他虽然有一所大房子,但是他却是孤身一人生活,好像从来就没有看见他身边有女人。

    奴天陌敲响了村长家门口的一口钟并开口喊:“村长机关之后,一个世外桃源的景色非常优美,奴角正在一个石屋里坐着。

    石屋里,除了一个阵法之外,便是空无一物,什么也看不到。

    “沫颜,六年了,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他现在觉醒不了气感,无需卷入修真者的各种各样纷争,他是幸福的。”奴角温柔的开口说。

    “沫颜,当年,我把天陌带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如今他已经懂了很多呢……”

    奴角一句又一句的说着,他根本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咦,父亲居然不在家?”奴天陌回到家里时,居然没有发现奴角。

    奴天陌看了看家里的各个方向,然后就看向窗口。

    窗口外面,天空已经看不到太阳了,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是黄色。

    “算了,父亲应该是有事情要做,所以还没回来。”奴天陌自我安慰道。

    奴角在除了是农民外,他还有一个铁匠的身份,铁匠铺在银湖村的村口,而家却是在村尾,这样一来,两个地方就形成了最远的距离。

    奴天陌看着天色慢慢的降下来,他的心里就想着先把晚饭做好,然后等父亲回来才一起吃。

    当即,奴天陌就带着微笑开始做饭了。

    奴天陌做饭的时候,他并没有留意到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黑色,下雨之前的黑色。

    奴天陌做饭的速度很快,大约半个小时,桌面上就已经摆了好几道菜肴了。

    奴天陌心满意足的看着桌面上的菜,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诱人的香气不断的钻入鼻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间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刺耳的雷鸣声响起。

    奴天陌站起身走到窗户旁,只见窗外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

    奴天陌侧着头看了一下放雨伞地方,上面有三把雨伞静静的倚着墙,当即他就急了:“不行!下这大的雨,我得去接父亲回来!父亲也没带伞出去,下这么大的雨,父亲肯定会被困在铁匠铺回不来的。”

    于是,奴天陌顾不得桌面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了,他一把手抓起一把雨伞就朝着外面走去。

    雨里,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走着,他就是奴天陌。虽然他打着伞,但是他的步速还是很快的。

    半个小时后,奴天陌来到了自家铁匠铺面前。

    但是,奴天陌看到的是铁匠铺内黑灯瞎火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里面根本没有人。

    奴天陌吃惊的开口说:“这……父亲不在铁匠铺?”

    奴天陌静静的打着伞在外面站了一刻钟。

    “村长家距离这里近,父亲应该是去村长家避雨去了。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奴天陌看着面前的铁匠铺,他想到了一个事情。

    奴天陌一个转弯就走到了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里。

    街道的尽头就是村长的家,整个村子就村长的家最大。

    用村民们的话来说,一个村子就必须有一座大房子,这就是一个村的形象。

    村长他虽然有一所大房子,但是他却是孤身一人生活,好像从来就没有看见他身边有女人。

    奴天陌敲响了村长家门口的一口钟并开口喊:“村长,在家吗?”,在家吗?”

    奴天陌敲响了村长家门口的一口钟并开口喊:“村长,在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