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带着几个孩子离开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在身后冷笑了。最开始奴天陌被称赞的时候,他们是一脸的嫉妒,心里千方百计要将奴天陌挖走,可是到了最后奴天陌的气感无法觉醒时,他们却是一脸鄙夷的看着王浩一行人远去。

    对于奴天陌的事情,城主感到很奇怪,毕竟一个筋骨很好的少年居然无法觉醒气感,这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之前,城主自己本身连听都没有听过的事例,却是在今天出现在自己的手里……

    这样的事情让宣城城主很迷惑,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耽搁多久,毕竟后面还有很多少年要觉醒气感。

    不过,宣城城主也并不是完全放下,因为他始终惦记着奴天陌奇特的体质!

    一路上沉默无言,一行人的神情都有些恍惚。

    回到银湖村村口的时候,一群孩子的父母激动的来到自己的孩子面前,但是这一切都与奴天陌无关……

    奴天陌一闪身就离开了人群,而后便自个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奴天陌回到家的时候,奴角已经拿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旁等着了。

    奴天陌一看到奴角,脸上先是露出了笑容,接着就切换为悲伤。不过他还是跑向奴角。

    奴天陌一把就涌入了奴角的怀里,奴角也伸出双手抱住了他。

    抱住奴角的一瞬间,奴天陌不禁落泪了。

    泪水一滴滴落在自己的身上,衣服不禁湿了,奴角感觉到了不对,于是他就开口问:“孩子,你怎么哭了?”

    奴天陌抽噎着应道:“父亲,我,我这次……”

    但是奴天陌并没有说完。

    奴角微笑着开口说:“没事的!有什么事,和爹说说,我给你处理。”

    奴天陌听到父亲的话,他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奴角听到儿子的叙述后,他沉默了。

    奴天陌一看,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便笑着说:“父亲,你这就相信了?看来我的演技不错嘛!”

    奴角听到儿子的话后,他只是摸了摸儿子的头说:“好了,我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赶紧进去吃吧!”

    奴天陌听到父亲的话后,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拉着父亲走向屋里。

    奴天陌的家很简单,仅仅有一个房间,一个大厅,一个厨房。而且整个屋子还是木头做的,这样的屋子在银湖村已经是一个很破旧的屋子了。

    另外房间也是非常拥挤的,因为奴角在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地面上摆放了两张床!床的中间还有一张挺大的圆桌!

    奴角和奴天陌两人默默的吃过饭后,便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奴角出去了,奴天陌独自一个人在家学习。

    奴角离开家后,他就径直来到了村长王浩家里。

    奴角敲了敲门就开口说:“村长,你在吗?我是奴角。”

    声音响起不久,奴角就听到王浩的声音:“等等,我这就来开门。”

    很快,大门就被打开了。

    奴角很是开门见山的说:“村长,我儿子真的不能修炼?”

    村长王浩听到声音时,他就无奈的开口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还没有进行觉醒的时候,城主就说他筋骨很好,但是到了最后却一个气感也觉醒不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去打猎了。”奴角听完村长王浩的话后,他就心情沉重的开口说。随即便离开了。王浩带着几个孩子离开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在身后冷笑了。最开始奴天陌被称赞的时候,他们是一脸的嫉妒,心里千方百计要将奴天陌挖走,可是到了最后奴天陌的气感无法觉醒时,他们却是一脸鄙夷的看着王浩一行人远去。

    对于奴天陌的事情,城主感到很奇怪,毕竟一个筋骨很好的少年居然无法觉醒气感,这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之前,城主自己本身连听都没有听过的事例,却是在今天出现在自己的手里……

    这样的事情让宣城城主很迷惑,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耽搁多久,毕竟后面还有很多少年要觉醒气感。

    不过,宣城城主也并不是完全放下,因为他始终惦记着奴天陌奇特的体质!

    一路上沉默无言,一行人的神情都有些恍惚。

    回到银湖村村口的时候,一群孩子的父母激动的来到自己的孩子面前,但是这一切都与奴天陌无关……

    奴天陌一闪身就离开了人群,而后便自个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奴天陌回到家的时候,奴角已经拿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旁等着了。

    奴天陌一看到奴角,脸上先是露出了笑容,接着就切换为悲伤。不过他还是跑向奴角。

    奴天陌一把就涌入了奴角的怀里,奴角也伸出双手抱住了他。

    抱住奴角的一瞬间,奴天陌不禁落泪了。

    泪水一滴滴落在自己的身上,衣服不禁湿了,奴角感觉到了不对,于是他就开口问:“孩子,你怎么哭了?”

    奴天陌抽噎着应道:“父亲,我,我这次……”

    但是奴天陌并没有说完。

    奴角微笑着开口说:“没事的!有什么事,和爹说说,我给你处理。”

    奴天陌听到父亲的话,他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奴角听到儿子的叙述后,他沉默了。

    奴天陌一看,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便笑着说:“父亲,你这就相信了?看来我的演技不错嘛!”

    奴角听到儿子的话后,他只是摸了摸儿子的头说:“好了,我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赶紧进去吃吧!”

    奴天陌听到父亲的话后,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拉着父亲走向屋里。

    奴天陌的家很简单,仅仅有一个房间,一个大厅,一个厨房。而且整个屋子还是木头做的,这样的屋子在银湖村已经是一个很破旧的屋子了。

    另外房间也是非常拥挤的,因为奴角在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地面上摆放了两张床!床的中间还有一张挺大的圆桌!

    奴角和奴天陌两人默默的吃过饭后,便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奴角出去了,奴天陌独自一个人在家学习。

    奴角离开家后,他就径直来到了村长王浩家里。

    奴角敲了敲门就开口说:“村长,你在吗?我是奴角。”

    声音响起不久,奴角就听到王浩的声音:“等等,我这就来开门。”

    很快,大门就被打开了。

    奴角很是开门见山的说:“村长,我儿子真的不能修炼?”

    村长王浩听到声音时,他就无奈的开口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还没有进行觉醒的时候,城主就说他筋骨很好,但是到了最后却一个气感也觉醒不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去打猎了。”奴角听完村长王浩的话后,他就心情沉重的开口说。随即便离开了。王浩带着几个孩子离开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在身后冷笑了。最开始奴天陌被称赞的时候,他们是一脸的嫉妒,心里千方百计要将奴天陌挖走,可是到了最后奴天陌的气感无法觉醒时,他们却是一脸鄙夷的看着王浩一行人远去。

    对于奴天陌的事情,城主感到很奇怪,毕竟一个筋骨很好的少年居然无法觉醒气感,这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之前,城主自己本身连听都没有听过的事例,却是在今天出现在自己的手里……

    这样的事情让宣城城主很迷惑,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耽搁多久,毕竟后面还有很多少年要觉醒气感。

    不过,宣城城主也并不是完全放下,因为他始终惦记着奴天陌奇特的体质!

    一路上沉默无言,一行人的神情都有些恍惚。

    回到银湖村村口的时候,一群孩子的父母激动的来到自己的孩子面前,但是这一切都与奴天陌无关……

    奴天陌一闪身就离开了人群,而后便自个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奴天陌回到家的时候,奴角已经拿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旁等着了。

    奴天陌一看到奴角,脸上先是露出了笑容,接着就切换为悲伤。不过他还是跑向奴角。

    奴天陌一把就涌入了奴角的怀里,奴角也伸出双手抱住了他。

    抱住奴角的一瞬间,奴天陌不禁落泪了。

    泪水一滴滴落在自己的身上,衣服不禁湿了,奴角感觉到了不对,于是他就开口问:“孩子,你怎么哭了?”

    奴天陌抽噎着应道:“父亲,我,我这次……”

    但是奴天陌并没有说完。

    奴角微笑着开口说:“没事的!有什么事,和爹说说,我给你处理。”

    奴天陌听到父亲的话,他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奴角听到儿子的叙述后,他沉默了。

    奴天陌一看,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便笑着说:“父亲,你这就相信了?看来我的演技不错嘛!”

    奴角听到儿子的话后,他只是摸了摸儿子的头说:“好了,我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赶紧进去吃吧!”

    奴天陌听到父亲的话后,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拉着父亲走向屋里。

    奴天陌的家很简单,仅仅有一个房间,一个大厅,一个厨房。而且整个屋子还是木头做的,这样的屋子在银湖村已经是一个很破旧的屋子了。

    另外房间也是非常拥挤的,因为奴角在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地面上摆放了两张床!床的中间还有一张挺大的圆桌!

    奴角和奴天陌两人默默的吃过饭后,便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奴角出去了,奴天陌独自一个人在家学习。

    奴角离开家后,他就径直来到了村长王浩家里。

    奴角敲了敲门就开口说:“村长,你在吗?我是奴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