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谢羽路气急败坏的开口,但是却只发出了一个字音。

    这时候,谢军已经来到了旁边,他伸出手拍了拍气急败坏的弟弟说:“好了,羽路,你先到后面去。”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长幼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谢羽路听到谢军的话时,他便乖乖的退了下去。

    “我弟弟生性散漫,再加上被族里的其他人宠坏了,所以还希望你不要介意。”谢军小心翼翼的开口对平凡说。

    平凡侧头看了一下谢羽路,但是却发现他正瞪着自己,不过不用平凡有所动作,那因为谢军的出现而安静的空冥,它已经再度发出叫声。

    对此,平凡只能无奈的笑笑,随后就正回身子说:“看来,你还需要多教教他待人之道。不过,我没有兴趣,想必你有事情找我吧?到酒楼里面去说吧。”

    “嗯,我会多管教他的,你放心。我的确是有事情找你,那我们现在就去清香酒楼大吃一顿?”谢军严肃的开口说。

    平凡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心里已经想到了清香酒楼,自从得到封地开始,就已经开始经营了,如今更是入驻文澜,成为五星建筑区的唯一饮食楼,这其中经历了什么,平凡都不曾有时间关注过。

    ……

    清香酒楼前,平凡笑着抬头看向酒楼最顶部。

    在平凡的视野里,清香酒楼“你!”谢羽路气急败坏的开口,但是却只发出了一个字音。

    这时候,谢军已经来到了旁边,他伸出手拍了拍气急败坏的弟弟说:“好了,羽路,你先到后面去。”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长幼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谢羽路听到谢军的话时,他便乖乖的退了下去。

    “我弟弟生性散漫,再加上被族里的其他人宠坏了,所以还希望你不要介意。”谢军小心翼翼的开口对平凡说。

    平凡侧头看了一下谢羽路,但是却发现他正瞪着自己,不过不用平凡有所动作,那因为谢军的出现而安静的空冥,它已经再度发出叫声。

    对此,平凡只能无奈的笑笑,随后就正回身子说:“看来,你还需要多教教他待人之道。不过,我没有兴趣,想必你有事情找我吧?到酒楼里面去说吧。”

    “嗯,我会多管教他的,你放心。我的确是有事情找你,那我们现在就去清香酒楼大吃一顿?”谢军严肃的开口说。

    平凡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心里已经想到了清香酒楼,自从得到封地开始,就已经开始经营了,如今更是入驻文澜,成为五星建筑区的唯一饮食楼,这其中经历了什么,平凡都不曾有时间关注过。

    ……

    清香酒楼前,平凡笑着抬头看向酒楼最顶部。

    在平凡的视野里,清香酒楼一共有十八层,比晴杨镇的三层酒楼多了十二层。而且,文澜清香酒楼的建筑也更为恢宏大气,这是晴杨镇清香酒楼不能比拟的。

    走进清香酒楼后,平凡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一样。

    放眼望去,一座座阁楼依山而建,靠近外围的食客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有的是小湖,有的是花园“你!”谢羽路气急败坏的开口,但是却只发出了一个字音。

    这时候,谢军已经来到了旁边,他伸出手拍了拍气急败坏的弟弟说:“好了,羽路,你先到后面去。”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长幼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谢羽路听到谢军的话时,他便乖乖的退了下去。

    “我弟弟生性散漫,再加上被族里的其他人宠坏了,所以还希望你不要介意。”谢军小心翼翼的开口对平凡说。

    平凡侧头看了一下谢羽路,但是却发现他正瞪着自己,不过不用平凡有所动作,那因为谢军的出现而安静的空冥,它已经再度发出叫声。

    对此,平凡只能无奈的笑笑,随后就正回身子说:“看来,你还需要多教教他待人之道。不过,我没有兴趣,想必你有事情找我吧?到酒楼里面去说吧。”

    “嗯,我会多管教他的,你放心。我的确是有事情找你,那我们现在就去清香酒楼大吃一顿?”谢军严肃的开口说。

    平凡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心里已经想到了清香酒楼,自从得到封地开始,就已经开始经营了,如今更是入驻文澜,成为五星建筑区的唯一饮食楼,这其中经历了什么,平凡都不曾有时间关注过。

    ……

    清香酒楼前,平凡笑着抬头看向酒楼最顶部。

    在平凡的视野里,清香酒楼一共有十八层,比晴杨镇的三层酒楼多了十二层。而且,文澜清香酒楼的建筑也更为恢宏大气,这是晴杨镇清香酒楼不能比拟的。

    走进清香酒楼后,平凡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一样。

    放眼望去,一座座阁楼依山而建,靠近外围的食客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有的是小湖,有的是花园,有的是一览众山小的俯视图。

    “你来这里吃过没有?”平凡回头看着谢军开口问。

    “没有,难道你不知道往上面去的通道?”谢军摇摇头疑惑的问道。,有的是一览众山小的俯视图。“你!”谢羽路气急败坏的开口,但是却只发出了一个字音。

    这时候,谢军已经来到了旁边,他伸出手拍了拍气急败坏的弟弟说:“好了,羽路,你先到后面去。”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长幼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谢羽路听到谢军的话时,他便乖乖的退了下去。

    “我弟弟生性散漫,再加上被族里的其他人宠坏了,所以还希望你不要介意。”谢军小心翼翼的开口对平凡说。

    平凡侧头看了一下谢羽路,但是却发现他正瞪着自己,不过不用平凡有所动作,那因为谢军的出现而安静的空冥,它已经再度发出叫声。

    对此,平凡只能无奈的笑笑,随后就正回身子说:“看来,你还需要多教教他待人之道。不过,我没有兴趣,想必你有事情找我吧?到酒楼里面去说吧。”

    “嗯,我会多管教他的,你放心。我的确是有事情找你,那我们现在就去清香酒楼大吃一顿?”谢军严肃的开口说。

    平凡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心里已经想到了清香酒楼,自从得到封地开始,就已经开始经营了,如今更是入驻文澜,成为五星建筑区的唯一饮食楼,这其中经历了什么,平凡都不曾有时间关注过。

    ……

    清香酒楼前,平凡笑着抬头看向酒楼最顶部。

    在平凡的视野里,清香酒楼一共有十八层,比晴杨镇的三层酒楼多了十二层。而且,文澜清香酒楼的建筑也更为恢宏大气,这是晴杨镇清香酒楼不能比拟的。

    走进清香酒楼后,平凡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一样。

    放眼望去,一座座阁楼依山而建,“你!”谢羽路气急败坏的开口,但是却只发出了一个字音。

    这时候,谢军已经来到了旁边,他伸出手拍了拍气急败坏的弟弟说:“好了,羽路,你先到后面去。”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长幼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谢羽路听到谢军的话时,他便乖乖的退了下去。

    “我弟弟生性散漫,再加上被族里的其他人宠坏了,所以还希望你不要介意。”谢军小心翼翼的开口对平凡说。

    平凡侧头看了一下谢羽路,但是却发现他正瞪着自己,不过不用平凡有所动作,那因为谢军的出现而安静的空冥,它已经再度发出叫声。

    对此,平凡只能无奈的笑笑,随后就正回身子说:“看来,你还需要多教教他待人之道。不过,我没有兴趣,想必你有事情找我吧?到酒楼里面去说吧。”

    “嗯,我会多管教他的,你放心。我的确是有事情找你,那我们现在就去清香酒楼大吃一顿?”谢军严肃的开口说。

    平凡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心里已经想到了清香酒楼,自从得到封地开始,就已经开始经营了,如今更是入驻文澜,成为五星建筑区的唯一饮食楼,这其中经历了什么,平凡都不曾有时间关注过。

    ……

    清香酒楼前,平凡笑着抬头看向酒楼最顶部。

    在平凡的视野里,清香酒楼一共有十八层,比晴杨镇的三层酒楼多了十二层。而且,文澜清香酒楼的建筑也更为恢宏大气,这是晴杨镇清香酒楼不能比拟的。

    走进清香酒楼后,平凡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一样。

    放眼望去,一座座阁楼依山而建,靠近外围的食客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有的是小湖,有的是花园,有的是一览众山小的俯视图。

    “你来这里吃过没有?”平凡回头看着“你!”谢羽路气急败坏的开口,但是却只发出了一个字音。

    这时候,谢军已经来到了旁边,他伸出手拍了拍气急败坏的弟弟说:“好了,羽路,你先到后面去。”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长幼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谢羽路听到谢军的话时,他便乖乖的退了下去。

    “我弟弟生性散漫,再加上被族里的其他人宠坏了,所以还希望你不要介意。”谢军小心翼翼的开口对平凡说。

    平凡侧头看了一下谢羽路,但是却发现他正瞪着自己,不过不用平凡有所动作,那因为谢军的出现而安静的空冥,它已经再度发出叫声。

    对此,平凡只能无奈的笑笑,随后就正回身子说:“看来,你还需要多教教他待人之道。不过,我没有兴趣,想必你有事情找我吧?到酒楼里面去说吧。”

    “嗯,我会多管教他的,你放心。我的确是有事情找你,那我们现在就去清香酒楼大吃一顿?”谢军严肃的开口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