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天过去,平凡的面前,出凡阁楼正滴溜溜的旋转着。

    “怎么感觉出凡阁楼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呢?”平凡盯着出凡阁楼问。

    火灵子抬头看了看天空,那里,一颗珠子正在慢慢的上升,可是嘴巴却是一张一合的吐出了一句话:“因为你肩负的东西不同,所以出凡阁楼也比较特别。”

    平凡听到这里,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左眼,自己的左眼是特别的,具有和别人不一样的能力。

    “难道,这责任是左眼给我带来的?”平凡在心里猜测着。

    火灵子转头看了看平凡,随后就盯着远方看去:“你在想你的左眼吧?没错,你的责任就是左眼给你带来的,那一枚眼睛是我师傅此生的心血。师父希望你能够解救这一个星球,如果没有这一个星球,大千世界的秩序会因此而改变。”

    刹那间,平凡好像看到了星球的毁灭,一股庞大的能量席卷四周。

    在其他地方,一场又一场战斗正在演绎,这些都是战争!

    战争,给世界带来了一个结局,一个个星球不断的被毁灭。

    ……

    平凡努力摇晃着脑袋,试图将那些画面甩出脑海,但是他并没有做到。

    火灵子看着正在摇晃脑袋的平凡,脸上的表情正在不断的变幻,时而激动,时而郁闷,时而为难。

    足足一刻钟后,火灵子才开口说:“拿出天道茶具吧!我来给你泡一次茶。”

    平凡一听,摇晃脑袋的动作停下来了,他快速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天道茶具。

    火灵子如同对待恋人一般接过茶具,手指缓缓的从茶具上摩挲而过,眼睛里透露着柔情。

    “这天道茶具,和你的左眼同出一地,但是他们的能力却是各不相同,一个主战斗,一个主辅助。用此茶具泡出最好的茶,是直接悟道。”火灵子温柔的开口说。

    “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泡出这样的一壶茶。”平凡听着火灵子的话,他也是很激动的开口说。

    “相信你能够做到的。”火灵子轻轻的点头说。

    也就是这时候,火灵子已经开始泡茶了。

    ……

    不到一刻钟,火灵子就将一壶茶泡好了,他倒出一杯茶对平凡说:“尝尝我的手艺,已经很久没有泡茶了,也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后。”

    平凡点点头,身处双手将茶杯端过来,放在鼻底轻轻一嗅,一股深入人心的香味钻入鼻孔。

    平凡闻着香味发出了感慨:“这茶真香!”

    听到平凡的声音,火灵子乐呵呵的笑了,同时他也端起一杯茶重复了平凡的动作,不过他却是已经将茶水吸进了嘴巴里。

    随后,一种陶醉的表情就出现在火灵子脸上。

    见此,平凡也抿了一小口茶,一股苦涩的味道在嘴中弥漫。

    但是,平凡却没有因此而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泡出来的茶绝对不会差!于是他就再次泯了一口,但是这时候茶水已经没有了味道。很快,平凡又再度抿了第三口茶。

    “好茶,第一口苦涩,第二口无味,第三口却是满嘴生津!这应该不是我的茶叶吧?”半天过去,平凡的面前,出凡阁楼正滴溜溜的旋转着。

    “怎么感觉出凡阁楼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呢?”平凡盯着出凡阁楼问。

    火灵子抬头看了看天空,那里,一颗珠子正在慢慢的上升,可是嘴巴却是一张一合的吐出了一句话:“因为你肩负的东西不同,所以出凡阁楼也比较特别。”

    平凡听到这里,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左眼,自己的左眼是特别的,具有和别人不一样的能力。

    “难道,这责任是左眼给我带来的?”平凡在心里猜测着。

    火灵子转头看了看平凡,随后就盯着远方看去:“你在想你的左眼吧?没错,你的责任就是左眼给你带来的,那一枚眼睛是我师傅此生的心血。师父希望你能够解救这一个星球,如果没有这一个星球,大千世界的秩序会因此而改变。”

    刹那间,平凡好像看到了星球的毁灭,一股庞大的能量席卷四周。

    在其他地方,一场又一场战斗正在演绎,这些都是战争!

    战争,给世界带来了一个结局,一个个星球不断的被毁灭。

    ……

    平凡努力摇晃着脑袋,试图将那些画面甩出脑海,但是他并没有做到。

    火灵子看着正在摇晃脑袋的平凡,脸上的表情正在不断的变幻,时而激动,时而郁闷,时而为难。

    足足一刻钟后,火灵子才开口说:“拿出天道茶具吧!我来给你泡一次茶。”

    平凡一听,摇晃脑袋的动作停下来了,他快速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天道茶具。

    火灵子如同对待恋人一般接过茶具,手指缓缓的从茶具上摩挲而过,眼睛里透露着柔情。

    “这天道茶具,和你的左眼同出一地,但是他们的能力却是各不相同,一个主战斗,一个主辅助。用此茶具泡出最好的茶,是直接悟道。”火灵子温柔的开口说。

    “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泡出这样的一壶茶。”平凡听着火灵子的话,他也是很激动的开口说。

    “相信你能够做到的。”火灵子轻轻的点头说。

    也就是这时候,火灵子已经开始泡茶了。

    ……

    不到一刻钟,火灵子就将一壶茶泡好了,他倒出一杯茶对平凡说:“尝尝我的手艺,已经很久没有泡茶了,也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后。”

    平凡点点头,身处双手将茶杯端过来,放在鼻底轻轻一嗅,一股深入人心的香味钻入鼻孔。

    平凡闻着香味发出了感慨:“这茶真香!”

    听到平凡的声音,火灵子乐呵呵的笑了,同时他也端起一杯茶重复了平凡的动作,不过他却是已经将茶水吸进了嘴巴里。

    随后,一种陶醉的表情就出现在火灵子脸上。

    见此,平凡也抿了一小口茶,一股苦涩的味道在嘴中弥漫。

    但是,平凡却没有因此而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泡出来的茶绝对不会差!于是他就再次泯了一口,但是这时候茶水已经没有了味道。很快,平凡又再度抿了第三口茶。

    “好茶,第一口苦涩,第二口无味,第三口却是满嘴生津!这应该不是我的茶叶吧?”半天过去,平凡的面前,出凡阁楼正滴溜溜的旋转着。

    “怎么感觉出凡阁楼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呢?”平凡盯着出凡阁楼问。

    火灵子抬头看了看天空,那里,一颗珠子正在慢慢的上升,可是嘴巴却是一张一合的吐出了一句话:“因为你肩负的东西不同,所以出凡阁楼也比较特别。”

    平凡听到这里,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左眼,自己的左眼是特别的,具有和别人不一样的能力。

    “难道,这责任是左眼给我带来的?”平凡在心里猜测着。

    火灵子转头看了看平凡,随后就盯着远方看去:“你在想你的左眼吧?没错,你的责任就是左眼给你带来的,那一枚眼睛是我师傅此生的心血。师父希望你能够解救这一个星球,如果没有这一个星球,大千世界的秩序会因此而改变。”

    刹那间,平凡好像看到了星球的毁灭,一股庞大的能量席卷四周。

    在其他地方,一场又一场战斗正在演绎,这些都是战争!

    战争,给世界带来了一个结局,一个个星球不断的被毁灭。

    ……

    平凡努力摇晃着脑袋,试图将那些画面甩出脑海,但是他并没有做到。

    火灵子看着正在摇晃脑袋的平凡,脸上的表情正在不断的变幻,时而激动,时而郁闷,时而为难。

    足足一刻钟后,火灵子才开口说:“拿出天道茶具吧!我来给你泡一次茶。”

    平凡一听,摇晃脑袋的动作停下来了,他快速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天道茶具。

    火灵子如同对待恋人一般接过茶具,手指缓缓的从茶具上摩挲而过,眼睛里透露着柔情。

    “这天道茶具,和你的左眼同出一地,但是他们的能力却是各不相同,一个主战斗,一个主辅助。用此茶具泡出最好的茶,是直接悟道。”火灵子温柔的开口说。

    “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泡出这样的一壶茶。”平凡听着火灵子的话,他也是很激动的开口说。

    “相信你能够做到的。”火灵子轻轻的点头说。

    也就是这时候,火灵子已经开始泡茶了。

    ……

    不到一刻钟,火灵子就将一壶茶泡好了,他倒出一杯茶对平凡说:“尝尝我的手艺,已经很久没有泡茶了,也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后。”

    平凡点点头,身处双手将茶杯端过来,放在鼻底轻轻一嗅,一股深入人心的香味钻入鼻孔。

    平凡闻着香味发出了感慨:“这茶真香!”

    听到平凡的声音,火灵子乐呵呵的笑了,同时他也端起一杯茶重复了平凡的动作,不过他却是已经将茶水吸进了嘴巴里。

    随后,一种陶醉的表情就出现在火灵子脸上。

    见此,平凡也抿了一小口茶,一股苦涩的味道在嘴中弥漫。

    但是,平凡却没有因此而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泡出来的茶绝对不会差!于是他就再次泯了一口,但是这时候茶水已经没有了味道。很快,平凡又再度抿了第三口茶。

    “好茶,第一口苦涩,第二口无味,第三口却是满嘴生津!这应该不是我的茶叶吧?”楼座有毒魔头巨幕5句摸头扣女YY搂着我我摸摸摸摸默默哦默默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么么你扣跟我说细节都已经我最我付钱我扣哦哟哟哟哟哟哟哟饿呢爷们课呢爷爷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