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一声,被平凡攻击的魔窟生物扑倒在地上。

    “呼,还以为魔窟生物可以无视千蜂针的攻击!还好,它并不是可以无视千蜂针的。”平凡看着前面的魔窟生物尸体,心中的大石头落下了。

    在平凡的灵魂视野里,千蜂针刚刚穿过魔窟生物的躯体,魔窟生物的躯体就动了,这一刹那,平凡很担心魔窟生物并没有被杀死!

    幸好,魔窟生物并不能无视攻击。

    平凡冷笑着看向其他生物,随即就用灵魂力操控千蜂针再次攻击。

    半个小时过去,一头头魔窟生物被平凡以同样的手段解决。

    “好了,我又可以重新上路了,希望接下来的路不会那么难走。”平凡抬头看着远方,眉头微微舒张。

    在外界,神威侯等三人已经聚集在凡心学院。

    在一个大殿内,凌建等几个副院长坐在一侧,神威侯三人坐在一侧,遥遥相望。

    “凌建,你说少爷他从回来到领地后,他就没有停留过半天?”神威侯谢军疑惑的开口问。

    谢军的声音刚出,大殿内其他落座的人都盯着凌建,希望能够听到具体的答案。

    凌建转头看了看其他人,心里却是一阵叹息:“如果你们知道平凡去了哪里,你们估计会发疯的去找他,为了你们的安全,我也只能隐瞒。”

    经过凌建的一番思考,他便给出了一个答案:“准确是他只在这里停留了两个小时,然后他就走了。具体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凌建说这话的时候,他是违心的,平凡停留在文澜的时间很长,但是知道情况的却没有多少人。

    谢军听到凌建的话,他并不质疑,他知道平凡最近都有些神秘。

    首先是从炼城开始,他的身影出现在现场。

    其次就是炼城进行了不到半天就消失了,一点儿讯息都没有传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再然后就是蓝灵儿和东云天,谢军对两个孩子都仔细的检查了,但是却发现他们有惊人体质,虽然不是特殊体质,但是却是一种非常适合修炼的体质!

    最后,而后平凡却是再次消失了!

    这些都是谢军派人打听回来的消息,本来他还不相信其中的一部分的,但是却从凌建口中再次得到了证实。

    “那,他离开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或者是留下了口讯?”谢军抬头看着凌建开口问。

    凌建摇了摇头应道:“没有。”

    然而,就在此时,谢羽路却是忽然开口说:“小子!看你也挺年轻的!想不想干出一番事业?把我们想要的答案给我们,我保你成就一番功名!到时候,权力、荣耀、金钱集于一身,这样的事情岂不是最好?”

    谢羽路说话的时候,鼻孔都在看天空,不过这时候却没有人开口。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凌建,凌建用眼神阻止了其他人。

    谢羽路说话的时候,谢军就觉得有些不对,于是便打算开口打断自己弟弟,但是却看到了凌建阻止的眼神。

    兰榆也是明白谢羽路说话时,不对,但是凌建却是冲他使了一个眼神。

    凡心学院的众人,本来都准备开口训话谢羽路了,但是凌建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过他们都明白一个事情:凌建阻止的事情,一是可以掌控全局,不用担心其他;其次就是事情不能阻止,阻止会引起不良后果。

    此时,凌建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两眼朝着谢羽路看去。

    谢羽路一看凌建的动作,他便瞪着凌建冷笑:“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们这些井底之蛙!”

    然而,凌建却是笑了,不过没有说话,他的心里已经去到了一千多年前。

    凌建被迫化身大陆时,战争已经席卷逍遥大陆!

    当时,凌建统领着整块大陆最强的一支队伍,那是何等的荣耀?

    在荣耀的背后,隐藏了金钱;在荣耀的前面,权力已经降落在他身;在荣耀之中,包围世界的重担落下。

    只是,这一切只有凌建自己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

    也正是因为这样,凌建才会对谢羽路冷笑。

    此时,凌建已经抬腿朝着主座的位置走去。

    主座,一直以来都是给平凡坐的,就算平时面见什么重大人物,也没有人坐在上面。

    而凡心学院的人看到凌建的动作时,他们都快速的站起来。

    虽然不明白凌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柯天等人知道,凌建做出的决定并不是错误的,这就够了。

    只见凌建走到主座上坐下来,他的手温柔的抚摸着主座上的扶手,嘴角含笑。

    谢军看到这一幕,他惊慌的转头看向兰榆,在他心里却已经想到了一些事情:凌建的动作,只有当今皇上做过这样的动作,但是凌建的动作非常熟练!

    而兰榆也是非常震惊!当今皇上的动作也没有凌建娴熟,这是兰榆的震惊。

    谢羽路则是一脸阴沉的看着凌建,至于凡心学院的众人,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心里偶尔也有一些念头。

    在众人心思纷飞的时候,凌建悄然开口了,道:“咳,现在,我坐在这里和你们说几句。”

    “我,凌建,是凡心学院的元老级副院长。如今,院长不在这里,我代他处理一些事务。”

    “首先,关于礼仪问题,就刚才,谢羽路他以下犯上,念在初犯,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也不希望再有下次。”

    “其次,你们只需要按照学院安排的去做,有自己的想法,你也可以加上去,但是在我面前,不要提那些权力、财富、荣誉,因为他们都在我手里过了一遍,我不希望再有一次那样的事情出现。”

    “其三,凡心学院的任何决定,都可以代表院长的决定,当然院长如果不同意,那就是不同意,他可以否决,但是你们没有资格质疑凡心学院元老级副院长!”

    凌建一口气说了很多,在谢羽路看来,他只是觉得可笑。因为在他眼里,凌建只是一个平民。

    然而,谢军和兰榆却是不同!他们每个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觐见皇上,他们对皇上的一些举动和气势非常熟悉。但是,今天凌建却是连续两次打破了他们的记忆!

    一个成立时间不到一年的势力,居然有可以匹敌甚至更厉害的人存在!

    这也就算了,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是,凌建说话时的气势却是杀气!

    一个杀气腾腾的凌建,以极速出现在谢军和兰榆的印象里。

    从凌建开始说话的时候,谢军和兰榆都开始颤抖,因为凌建的杀气实在是太重了!

    等凌建说完的时候,谢军和兰榆的全身已经湿透了。

    特别是凌建说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眼神明显就是在盯着他们的方向!

    柯天看了看凌建,然后又转头看向谢军等人。

    谢军和兰榆的表现,柯天一直都看在眼里。

    柯天转头看向身边的断指,只见断指朝凌建瞟了一眼,随后就开口说:“现在大家就自己去办自己的事情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

    谢军一听,他连忙点点头,随即就拉着谢羽路准备走人。兰榆也是如此,他和谢军的想法一样,都想尽快离开这里。

    但是,谢羽路这个不知情的却是不同,他挣扎着开口说:“哥,你们不能这样!我们可是侯爷!”

    谢羽路的声音响起时,谢军连忙伸手捂住了弟弟的嘴巴,随即就转头对凌建带着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才转头对弟弟说:“你给我闭嘴!赶紧跟我走!”

    “你就不该……你这是在纵容他们!”谢羽路并没有安安静静的听哥哥的话,他还在发表自己的意见。

    “侯爷,我来!”兰榆一个闪身就靠近谢羽路。

    只见兰榆迅速的对准谢羽路的后脑勺,一手刀快速的移动着。

    还没等兰榆的动作停下,谢羽路已经瘫软在谢军的怀里。

    谢羽路被兰榆处理后,他霎时间就安静下来了,因为他已经昏迷了。

    不过,这时候谢军却是回头对凌建开口说:“副院长,您放心,我会好好的教训我弟弟的。我们就先走了。”

    凌建很随意的点了点头,并不打算接过话头。

    柯天看着谢军离开后,他便转头对凌建开口说:“凌建,你这么做值得吗?他们只是一些小蝼蚁,让一些人去处理就好了,何必亲自动手?”

    “这事你们就不要管了,反正我可以保证的是我并不亏。”凌建无所谓的开口说。

    柯天转头看了一下身边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什么表示,于是柯天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好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目前我们还是要清理魔窟生物,不能让他们的增长速度再度增加了!明白吗?”凌建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里却已经想到了魔窟内部,平凡的身影正在前行。

    “好!我们知道了!”柯天带领着众人高呼一声,随即就转身离开了。

    但是,这时候凌建却是开口说:“凉风,你留下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说。”

    凉风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停下来,眼睛疑惑的扫向凌建。

    很快,大厅之内就剩下两个人了。

    “凌建,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凉风看到周围都没有人的时候,他便对凌建开口问。

    “天鬼魔谱的事情还记得吧?那里面应该有一个阵法的,这个阵法可以消除魔窟生物的躯体,将之化成能量,所以希望你好好努力下。”凌建转头看着凉风认真的开口说。

    凉风低头想了想,随后就开口说“阵法?我暂时没有发现耶!”

    “不要紧。慢慢来,那个阵法我也不知道存不存在,我只是隐隐约约想到的,你有时间就去找一下,我走了。”凌建微微一笑道。

    凌建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凌建这是怎么了?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凉风疑惑的站在原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