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后,平凡从猎手工会出来了,不过他的手上却是一枚刻有镰刀的令牌。

    令牌是猎手工会发的,令牌可以记录猎杀点,同时也可以当地图使用。

    平凡离开了猎手工会后,他就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

    平凡先是仔细看了看令牌,令牌整体呈红色,就像是血液一样红,但是却在令牌的侧面发现了‘星阁’字样。

    “难道这猎手工会是平谷他们搞出来的?”平凡看到字样的时候,他便在心里猜测。

    但是平凡除了‘星阁’字样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能够与星阁扯上关系的地方。

    研究了一会儿,平凡还是没有找到其他有关联的地方,于是他便打开了地图。

    地图是直接在脑海里面呈现的,而且还是个球形,只不过只有百分之一的位置有地图的模样而已。

    “看来,猎手工会和平谷他们有关啊!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详细的地图?”平凡看到地图的时候,他马上就明白了一些事情。

    灵魂在地图上扫过,不一会儿。平凡就看到了星龙城在逍遥星的基地。

    不出一会儿,平凡就决定前往星龙城去看看了。

    平凡来到星龙城基地的时候,他有点震惊了,因为在星龙城基地中有一个老人,他就是音。

    平凡快速的跑过去,直到跑到音的面前时,他才停下来开口说:“音,我又看见你了。”

    音看到平凡的时候,他很吃惊,不过他并没有过多的意外,在进入逍遥星之前,他就已经知道逍遥星是谁的了。他只是淡淡的开口说:“走,地主来了,请我吃饭。”

    平凡一听,他便转头看向周围,不一会儿,一酒楼便被平凡看中了。

    “那就走吧!我也没有在这里吃过,味道怎么样我可不敢肯定。”平凡锁定了酒楼后,他便转头对音开口说。

    “没关系,反正我对吃的没什么挑剔的。”音很随意的开口说。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走吧!”平凡轻轻的点点头说。

    随即,平凡就带着音来到了酒楼内。

    一个侍者眼尖,当他看到平凡的时候,他就连忙迎了上来:“两位客官,请跟我来。”

    平凡则是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然后就转头对音开口问:“需要高档位置吗?”

    音看了看周围,然后就开口说:“不用了,找个靠窗的角落吧!”

    那侍者也是心思玲珑之辈,他看到音的年龄面相明显比平凡老,所以在他听到音的声音时,他便急促开口回应:“好的,请跟我来。”

    不一会儿,平凡和音就坐在了一个窗户旁。

    “吃什么你自己点,我和你抢吃的。”刚坐下,平凡就看着窗外开口说。

    音一看平凡的反应,他便笑着从侍者手中接过了菜单。

    “十大名菜?给我各来一份!”

    “清蒸鲈鱼?两份!”

    ……

    音一口气就点了很多菜,那个侍者都听得有点怀疑了,他担心这两位客人没有足够的钱。

    “怎么了?你怎么还不去厨房?难不成你现在就能把菜肴给我们变出来?”音看见侍者迟迟不离开,他便不满的开口问。

    那侍者听到音的声音时,他便连忙诚惶诚恐的开口说:“两位客官,刚刚点的菜肴的价值高达一万五猎杀点,因为酒楼刚刚开张不久,失去了这批食材后,我们的酒楼会无法运转的,请你们先出示猎杀点,谢谢配合。”

    音听到侍者的话时,他先是白了一眼侍者,然后就伸手捅了捅平凡说:“小子,这可是你的事情了。”

    平凡听到音的声音时,他正好在窗户外面看到了一个人,于是他便取出工会令牌开口说:“给,把这个东西拿去给外面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菜篮子的那个。”

    那侍者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便快速的接过了工会令牌,不过却不是跑出去,而是取出一面镜子照了照。

    镜子照了工会令牌后,镜面上多了一些信息:持有人:平凡;猎杀点:0。

    看到这些信息,那个侍者就冷笑着开口说:“你们两个点了那么多菜,难道想白吃白喝吗?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盘!”

    虽然周围的人正在吃东西,但是他们也听到了侍者的话,于是他们一个个都支起耳朵在听。这些人的举动,完全是建立在看笑话的基础上,但是他们一个个都不知道平凡的身份,特别是此时平凡还带着个面具挡住了眼睛。

    音听到侍者的话时,他便捂住嘴巴偷笑起来,也不知道是笑侍者的无知还是平凡的无奈。

    不过侍者的话却是引起了平凡的注意:“哦?我倒想听听,这里是谁的地盘呐?”

    平凡的话一出,周围的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平凡这边。

    “这里是我们霸爷的地盘!谁要是敢在这里闹事,全部都是十死无生!你们要是不想死,那就赶紧把身上的东西都给我交出来!要不然……”侍者牛气冲天的开口说着。

    但是,此时的平凡却是笑了,他看着音问:“音,你有没有感觉周围有很大的怨气集聚?”

    “有啊!不过,你有能力处理吗?”音皱了皱眉,随即就笑呵呵的开口说。

    平凡的眉头挑了挑,随即就开口问:“难道星光基地的赵赫、竹崆就不管管吗?我可听说他们两个是星光基地的大总管……”

    侍者很是霸气的开口:“笑话!我们霸爷怎么会服从那些人的指挥,真是可笑!不说别的,你说的那两个人,他们见到我们霸爷都要绕道走!”

    然而,平凡却是诡异的笑了,随即便猛地甩出一个面具!

    面具从窗口快速的飞过,最终落在了竹崆的菜篮子里。

    竹崆感觉菜篮子有动静,他便低头一看。

    这一看,竹崆就感觉不对,面具怎么这么熟悉?好像是少爷的超级属下的面具!

    竹崆顺着面具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平凡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下一瞬间,竹崆就狂奔起来,路上的行人一个劲儿往他身上投眼神,但是他都不曾理会,他的目标只有一个,站到平凡身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