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肉身还能回来,真是想不到啊!”平凡摸着自己的身体,心情激动的开口说。

    “咦,好像我的皮肤变黄了,有一种古铜色。”忽然,平凡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古铜色,是健康的肤色之一。

    过了好一会儿,平凡才想起自己的储物戒指,于是他连忙从祭坛上往下看。

    但是,平凡看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储物戒指。

    “唉,要去找储物戒指才行。”平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随即就无奈的开口说。

    平凡的话音落下,他的身体已经在台阶中跑动。

    因为平凡已经将天玄之火炼化了,所以在高温的火焰都对平凡无效了。

    半天小时后,平凡重新来到了自己的骨架被焚毁的地方。

    地面上有一滩黑色的粉末,那是平凡的骨灰,不过现在平凡看到自己的骨灰时,他只是感慨万千。

    很快,平凡就找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他从储物戒指取出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又出现了:“怎么离开?”

    想来想去,平凡还是觉得答案在祭坛中,于是他又折身往祭坛的方向走去。

    当平凡回到祭坛上时,时间又过去了半天。

    平凡仔细的观察着每一寸地方,但是却没有一下子就发现特别的地方。

    一天又过去了,这时候平凡才发现原来祭坛所在的位置下,有一条看起来像人字的图纹!

    那图纹是整个祭坛独一无二的图纹!

    “难不成这个图纹就是我离开的关键?”平凡看到图纹的时候,他的心里便将之与离开的方法挂钩了。

    事实上,那个独一无二的图纹正是离开的方法,只是平凡还没有找到方法而已。

    而在那一座木制建筑中,老人还在那里,只不过他的身便已经多了一副茶具。

    看茶具的做工精细程度,和平凡的天道茶具相差了不知多少倍,但是老人却很享受用这茶具泡出来的茶水。

    ……

    又是半天过去了,平凡还在那里鼓捣着,他已经试过很多种方法了,有注入能量的,有拼命按压的,也有注入天玄之火的,但是平凡就是无法启动。

    经过一次次的失败,平凡不禁对自己的选择出现了猜疑:“这到底是为什么?除了这个图纹,其他的也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难不成我找错了?”

    虽然平凡对自己的选择有了猜疑,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相信,而是继续思考。

    “人和我之前的方法有关联的,就是利用,但是这些利用都没有用,那么围绕人为主题的还有什么呢?”

    “利用,也并不是只有人能够拥有,那些妖兽也能够做到这一步,因而利用这方面就过去了。”

    “那么,最特别的是什么呢?”

    平凡的大脑在急促的转动着,一个个想法快速的出现,随后又接着消失了。

    “对了,人的血液是独一无二的!我记得,凌建有一次曾经说过,人的血液可以融合其他血液,而这血液的融合,就是血脉的融合,这是其他种类很少有的能力,这离开的关键会不会是血液?”平凡忽然惊呼道。

    想到这里,平凡马上就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划过皮肤,血液落在了那一枚特别的图纹上!

    一股炽白的光芒忽然出现,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血液落在地上的符文。

    炽白的光芒落在平凡身上的时候,一股剧痛传入了平凡的神经,衣服瞬间变成了虚无!

    衣服变成了虚无之后,皮肤也慢慢的消失,就好像从来就没有存在一样,身躯被焚毁的时候,还有黑色的骨灰出现,但是这消失却是没有任何物质留下!

    要不是平凡亲眼看着,他一定也会认为身上的皮肤、肌肉是不存在的,但是他却是一直看着。

    此时,平凡才反应过来,他呆呆的自言自语:“呃,好像我做错了什么……这身上的剧痛是怎么回事?”

    正在木制建筑中喝茶的老人忽然惊呼道:“毁灭流光!”

    随即,老人就挥手打出一道能量。

    能量没入了镜子内,镜子中忽然出现了平凡的情况。

    “毁灭流光已经出现了,他能否活下来?”老人疑惑的盯着镜子看。

    毁灭流光是大千世界的终极能量,能够摧毁一切,但是也有部分人能够成功活下来,这些人都是与众不同的。

    半天后,平凡来到了一片空间中,空间并不是太大,只有一百多立方米的空间,而且地面上还堆放着之前储物戒指的东西。

    看着周围的情况,平凡忍不住吃惊道:“难道这里是我的储物戒指里面?可是也不对啊!储物戒指里面可是没有大地的啊!”

    这时,一股信息滂流涌现。

    平凡完全吸收了信息后,他终于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意念空间,识海的进化版本,集齐世界顶级能量,意念空间将会变成一个世界。

    “顶级能量?难不成是天玄之火和天玄之冰这种?”平凡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

    在平凡的手上,一红一蓝一白的原点在闪烁着。

    红色代表天玄之火。

    蓝色代表天玄之水。天玄之水是炼化了天玄之火之后才出现的。

    白色代表天玄之冰。

    低头看了一下之后,平凡就心念一动离开了。

    平凡离开后,他便看向周围,但是刚入眼时,却只有老人。

    “怎么?不敢相信吗?”老人笑呵呵的开口问。

    平凡摇了摇头,说:“我以为我还在那一片火焰世界中。”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给,这是这里的出入令牌,只能用一次的,下次你想要进来,你就直接可以从别的地方进来了。另外,你识海的变化,不要告诉别人。如果你有时间,那就多来这里挑战,不过只有一次机会。”老人慢悠悠的开口说,“来,喝茶。”

    平凡点点头,坐在了老人的身边。

    一杯茶喝完之后,平凡的眉头皱了皱,但是老人却是注意到了。

    老人和蔼的开口问:“怎么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