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奴角落寂的离开,王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所以他就沉默了。

    “唉,奴天陌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的呢?”王浩无奈的叹息道,“本来宣城城主都已经看好他了,为什么到了最后却是没有任何的气感觉醒?”

    王浩叹息过后,他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

    这时候,奴天陌正一如既往的背起父亲给他做的书包去上学。

    奴天陌来到学校的时候,他的任课老师就吃惊的开口问:“奴天陌,你今天怎么又来上学了?你不是去觉醒了吗?”

    听到老师的话,奴天陌也没有打算隐瞒,奴天陌小心翼翼的开口说:“老师,我……我没有觉醒气感……。”

    听到奴天陌的声音,任课的老师老师便露出了丑恶的面容!

    “你看你成天在那里装,装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现在好了,你终于失败了吧!”

    奴天陌听着声音觉得很无语,这老师说的,和现实根本就不一样。

    好学生之中,的确是有奴天陌这么一号人。但是装出来的就不是奴天陌了。

    “老师,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哦!要知道你可是很多人的师表,要是你还这样的话,小心你的名节被你自己扔了……”

    奴天陌的反击非常犀利!

    因为奴天陌的老师是个女性,而且又是单身一个人,所以在听到奴天陌的反击后,她也发出了反击:“你!你个我小子居然说我名节不保?你是不是想死!”

    然而,这时候奴天陌却是出奇的安静!无论女老师怎么样骂都好,他就是不为所动。

    等女老师骂到嘴累的时候,奴天陌非常有礼貌的开口说:“老师您说了这么多,您让我受益不菲,谢谢!不过,您说了这么久,也该口渴了,赶紧去喝点水吧!我先去看会书、练练字了。”

    奴天陌说完,他也不管女老师的反应,他只是转身走进教室。

    站在教室门口,奴天陌的心忽的就沉重起来,整个教室里,留下来的只有几个人,而且他们都没有达到觉醒的时间。

    奴天陌表情严肃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然后拿出一张纸开始练字。

    奴天陌练字的时候,笔画间落笔迅速,转折之处圆润而有力,这就是练字。

    然而,此时奴天陌的父亲奴角却是走在一个非常阴深的地方。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奴角终于在一片山涧前停下。

    此处山涧前面是一个大瀑布,后面就是丛林,各种各样的深林野兽经常会出没,偶尔还有有妖兽出现。

    奴角先是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就对着瀑布的某处打出了一道攻击。

    攻击瞬间便没入了瀑布中,再也寻不着攻击的踪迹。

    不过,奴角却是消失了!就在原地消失了!

    仔细观察奴角之前所站立的地方,只见那看似高出来一点点,但是却有着机关的纹路!

    奴角的攻击就是用来启动攻击的,所以在攻击抹去瀑布的时候,机关就被启动了。机关之后,一个世外桃源的景色非常优美,奴角正在一个石屋里坐着。

    石屋里,除了一个阵法之外,便是空无一物,什么也看不到。

    “沫颜,六年了,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他现在觉醒不了气感,无需卷入修真者的各种各样纷争,他是幸福的。”奴角温柔的开口说。

    “沫颜,当年,我把天陌带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如今他已经懂了很多呢……”

    奴角一句又一句的说着,他根本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咦,父亲居然不在家?”奴天陌回到家里时,居然没有发现奴角。

    奴天陌看了看家里的各个方向,然后就看向窗口。

    窗口外面,天空已经看不到太阳了,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是黄色。

    “算了,父亲应该是有事情要做,所以还没回来。”奴天陌自我安慰道。

    奴角在除了是农民外,他还有一个铁匠的身份,铁匠铺在银湖村的村口,而家却是在村尾,这样一来,两个地方就形成了最远的距离。

    奴天陌看着天色慢慢的降下来,他的心里就想着先把晚饭做好,然后等父亲回来才一起吃。

    当即,奴天陌就带着微笑开始做饭了。

    奴天陌做饭的时候,他并没有留意到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黑色,下雨之前的黑色。

    奴天陌做饭的速度很快,大约半个小时,桌面上就已经摆了好几道菜肴了。

    奴天陌心满意足的看着桌面上的菜,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诱人的香气不断的钻入鼻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间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刺耳的雷鸣声响起。

    奴天陌站起身走到窗户旁,只见窗外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

    奴天陌侧着头看了一下放雨伞地方,上面有三把雨伞静静的倚着墙,当即他就急了:“不行!下这大的雨,我得去接父亲回来!父亲也没带伞出去,下这么大的雨,父亲肯定会被困在铁匠铺回不来的。”

    于是,奴天陌顾不得桌面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了,他一把手抓起一把雨伞就朝着外面走去。

    雨里,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走着,他就是奴天陌。虽然他打着伞,但是他的步速还是很快的。

    半个小时后,奴天陌来到了自家铁匠铺面前。

    但是,奴天陌看到的是铁匠铺内黑灯瞎火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里面根本没有人。

    奴天陌吃惊的开口说:“这……父亲不在铁匠铺?”

    奴天陌静静的打着伞在外面站了一刻钟。

    “村长家距离这里近,父亲应该是去村长家避雨去了。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奴天陌看着面前的铁匠铺,他想到了一个事情。

    奴天陌一个转弯就走到了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里。

    街道的尽头就是村长的家,整个村子就村长的家最大。

    用村民们的话来说,一个村子就必须有一座大房子,这就是一个村的形象。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