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们是要包间呢?还是?”侍者引路后,他便小心翼翼的开口说。

    神威候谢军扫了一眼周围,随即就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一群人,他们就在这座酒楼的五楼,于是便开口说:“暂时不需要,你带我们去五楼吧!”

    侍者听到谢军的话时,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加入这座酒楼的时候,老板就亲自找到新员工说了一句话:“在我的酒楼里,客人就是上帝。”

    在谢军进行吩咐后,侍者很快就把众人带到了五楼上。

    放眼望去,五楼有很多人,但是却都不是包间,就像是一个大厅似的。

    因为多人的缘故,很多人都没有注意什么,他们依旧是自顾自的吃着。

    神威候在登上五楼的时候,他便已经快速的朝着四周看去,而侍者则是被兰榆叫退了。

    与此同时,平凡也在观察,只不过和谢军有点不同,平凡是在观察环境,而谢军则是在找人。

    忽然,谢军盯着一个方向开口说:“跟我来,我找到他们了。”

    听到谢军的声音,平凡就转头看了一眼谢军,随即就转头看向谢军的目光方向。

    在谢军的目光尽头处,一群人也在看着,只不过他们是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的。

    很快,谢军就带着人来到了桌子旁边。那些正在吃饭的目标则是疑惑的开口问:“你们是谁?”

    谢军冷冷的看了一眼,随即就微笑道:“感觉你们比较有钱,所以就想让你们请我们几个吃顿饭。”

    平凡听到谢军的声音,心中很是吃惊,不过他的手里却是多出了一枚令牌,弟子令牌。

    “笑话!你一个侯爷居然找我要吃的,这可有点不可思议!再说了,你这里还不是一个侯爷,而是两个,这种事情。呵呵。”正在吃饭的一个人听到谢军的话,他便站起来笑呵呵的开口说。

    这话一出,很多人都吃惊的看向一个方向,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事情的最真实情况。

    而平凡依旧在等候机会,他小心翼翼的将一道道符文通过脚释放,而兰榆等人则是有意无意的靠近桌子,准备包围。

    但是,最直接的还是谢羽路,他一看到桌子旁边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直直的盯着窗口,这窗口的对面正是敬轩楼。

    谢军轻笑着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人,随即便准备呵斥,只不过他却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突然就和善的开口说:“哦?是吗?现在我可是非常真心来你这里,你们就这样对待朋友的吗?”

    “笑话!你若是我的朋友,我不会介意的,但是如今你确实我们这几个人的敌人,共同的敌人,所以你最好快点离开,要不然你就要死在这里!”

    谢军的话音刚落,一个坐在距离窗口最近的人就站起来,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嘴巴却一张一合的动着。

    谢军听到声音的时候,脸上便出现了犹豫之色。

    吃饭的一桌子人看到谢军的犹豫,他们都拍着桌子大笑起来。

    然而,平凡的嘴角却是勾出一个弧度,一面令牌快速的放大,仅仅是一个眨眼的时间,令牌就已经有两张桌子一般大了!

    “嗯?这是什么?”

    “不好!这是松涛学院的弟子!”

    “快!快走!”

    原本坐在椅子上吃饭的人看到令牌时,他们都非常激动,但脸上更多的却是恐惧!

    “晚了,你们,就不要走了!”

    听到声音,平凡却是忽然开口说。

    这时候,那些被谢军等人围住的人才发现,自己的周围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该死!这是阵法!”一个人看到周围的情况,他便马上开口大吼。

    “没错,这里就是一个阵法,但是很快就不是了。”平凡听到大吼的声音时,他也是很吃惊,不过他很快就明白对方有认识阵法的人了,于是便轻笑着开口说。

    当声音传开时,平凡已经将弟子令牌拍向了阵法。

    弟子令牌似乎是可以无视阵法的,只见一块令牌径直出现在一张桌子的上空,而桌子之外的一米却是迷雾。

    然而,这一切紧紧有几个眨眼的时间存在,因为弟子令牌已经一下子拍下,一切都进入了出凡阁楼中。

    平凡慢悠悠的进入了出凡阁楼内部,不过他却是非常平静。

    一个人看到平凡,他便瞪着眼睛开口说:“你是谁?”

    平凡抬头看了一眼前面,随即就开口说:“我给你们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希望你们考虑一下,成为我的属下,被困,你们选哪个。”

    说着,平凡就已经取出惶重殿。

    因为在布置阵法的时候,平凡就已经在心里和小重子进行了沟通,所以在惶重殿被取出来时,惶重殿已经自动放大了。

    看着放大的惶重殿,平凡点点头离开了出凡阁楼。

    “好了,他们被我解决了,我们走吧!”平凡离开出凡阁楼后,他便撤去了阵法,同时也对谢军等人开口说。

    谢军看了看前面,随即就转头看了看兰宇侯,只见他也是一脸疑惑,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随即,谢军就带着人离开了,唯一和来时不同的是酒楼上少了一张桌子、四条长椅。

    “侍者,刚刚我从你们这儿拿走了四条长椅、一张桌子,你去问下你们掌柜的要多少钱。”

    谢军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柜台,随即便对着柜台的侍者开口说。

    侍者一听谢军的话,他便愣住了,“哪有吃完饭还把桌椅带走的?真是奇葩!”

    虽然侍者心里有想法,但是在谢军面前却没有丝毫迟钝:“好的,客人请稍等,这种事情我们目前还是第一次遇到,我现在就去请示掌柜的。”

    谢军轻轻的开口说:“嗯,好的。”

    随即,谢军就走到一个位置站着,等候侍者的回来了。

    很快,那个侍者就回来了,不过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人。

    侍者回到了谢军的面前时,他便满脸堆笑的说:“几位客人,这位是我们的掌柜,他说想见见你们。”

    还没等谢军开口说话,那个掌柜就笑眯眯的开口说:“请几位贵客跟我来,我们去包间谈。”

    谢军听到掌柜的话,他没有立即同意,而是转头看向平凡。

    这一切并没有被掌柜发现,因此平凡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到平凡的点头动作,谢军这才开口说:“好,还请掌柜带路。”

    没过一会儿,掌柜就将一行人带入了一个包间里。

    掌柜一一请人坐下后,他就给各个人端了茶水,请大家稍等,说是安排吃的。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我们肚子也饿了。”谢军听到掌柜的话,一结合掌柜的举动,他便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份,随即就点点头开口说。

    掌柜一听谢军的话,他便快速的点点头退走了。

    掌柜离开后,谢军才看着平凡开口说:“这个掌柜可能认出了我们的身份,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谢军说完后,整个包间便陷入了一会儿的沉寂之中。不过,谢羽路却是在不久后就开口说:“我觉得吧,他只是认出了我们的身份,他想趁此机会结交我们。”

    在谢羽路说完后,兰榆也跟着开口说:“我认为这有可能不是,刚刚那些人明显就已经盯了我们很久,也许这掌柜也是他们的人,他这是在拖延时间。”

    听了弟弟和兰榆的话,谢军便转头看向平凡。

    感受到目光的平凡,他便摇了摇头开口说:“靠猜是很难的,不如等他自己说吧!反正,我们已经在这里了,如果他不是想做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情,他应该会来的。”

    “可是……”

    听到平凡的话,兰榆却是焦急起来。

    “不用急,平凡这么说应该也是有依据的。”谢军看着镇定的平凡,他忽然就明白了什么,随即就开口说。

    谢军的声音刚落下,敲门声便响起,转头看去,掌柜正好笑眯眯的走进来。

    “几位贵客,我已经安排厨房做菜了,现在我们就来谈一些事情吧!”掌柜进入包间后,他便开门见山的开口说。

    “你是这里的主人,你说就是了,不用这么客气的。”谢军很随意的开口说。

    在对话的时候,掌柜已经找到位置坐好了。

    只听掌柜的看向谢军,然后又将视线转移到兰榆,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因此而停下。

    很快,掌柜的目光便停在了平凡的身上:“请问,您是不是凡心学院的院长?”

    听到这声音,谢军等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眼神冷冽的看着掌柜。

    平凡听到掌柜的话时,他也是认真起来,随即就开口说:“没错,你想说什么?”

    虽然谢军等人的眼神很恐怖,但是掌柜还是微笑着开口说:“是这样的,刚刚有个人来找我,说你来了,让我和你商讨关于这座酒楼的分配问题。”

    平凡听到这里,他也是一愣,随即就开口问:“为什么会有商讨问题出现?”

    掌柜非常认真的开口说:“合作美莴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