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威候听完平凡的话,他便低着头思考,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这种事,我也没有遇到过,不过我想绝对不会简单的。”

    “嗯~”

    就在此时,神威候的弟弟却是忽然发出了声音。

    神威候一听,他便连忙转头看。

    神威候惊喜的开口说:“弟弟,你醒了!”

    神威候的弟弟坐起来轻轻的开口说:“嗯,这里是敬轩楼吧?这布置好熟悉。”

    “果然是敬轩楼的熟客,紧紧是看到布置,你就知道是敬轩楼了。”神威候听到弟弟的声音,他便微笑着看了一下周围,随即就微笑着开口说。

    看到神威候的弟弟坐起来,平凡便微笑着开口说:“我到厨房去取一份吃的过来。”

    说着,平凡就朝着门口走去。

    神威候看了看离开的平凡,但是却没有说话,应该是默认了吧。

    平凡离开后,神威候的弟弟便低声开口问:“哥,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是在魔窟之中的吗?”

    “应该是那一股危机,它让平凡做出了什么决定吧!总之,我们现在暂时是安全了。”神威候看着门口的方向,神情恍惚的开口说。

    “是吗?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神威候的弟弟认真的开口问。

    “等,找机会向他了解了解,想必他会知道些什么。”神威候沉吟着开口说。

    神威候的弟弟点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

    就在这时,躺在一旁的兰宇侯也是发出了声音。

    神威候连忙跑过去扶。

    兰宇侯看到神威候的时候,他便疑惑的开口问:“神威候,我们这是到哪了?”

    “这里是敬轩楼,是平凡带我们回来的。”神威候静静的开口说。

    兰宇侯听到神威候的声音,他眼里只有惊奇,不过却没有开口说话。

    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随即平凡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平凡端来的东西有点多,应该有两份的样子。

    平凡走进来的时候,他便冲兰宇侯微笑的点了点头,随即就把他端的东西放到桌面上。

    “正好,这些东西还热乎着大家快点吃吧!”平凡将端来的东西放好后,他就对着三人开口说。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你会告诉我吗?”神威候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他便微笑着开口问。

    “如果你们真的想知道,加入凡心学院吧!当然,你们是客卿。”平凡没有冷静的开口说。

    “为什么?难道如果不加入,你就不打算给答案我们?”兰宇侯盯着平凡开口质问。

    “你们有实力是没错。但是,你想要从我口中得到答案,那你们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这关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不能外泄任何信息!”平凡冷漠的开口说。

    “给时间他们考虑考虑吧!他们都是一方名侯,不可能这么草率就做出决定的。”神威候的弟弟已经答应加入凡心学院了,所以他反而是不用做其他的,但是也因为这样,他才开口说。

    “我没问题,不过最多今天之前,过时不候。”平凡听到神威候的弟弟的声音,他便点了点头,随即就开口说。

    说完,平凡就转身要走,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停下来开口说:“过了今天,如果还不加入凡心学院的,以后就不用加入了。”

    平凡的声音冰冷而焦急,甚至带着些许恐怖。

    神威候的弟弟下意识就开口问:“为什么?”

    但是平凡的声音却没有响起,神威候的弟弟抬头一看,只见门口的位置已经空荡荡的。

    “弟弟,你们两个还没吃东西,赶紧吃东西吧!这不是还有半天的时间嘛,够我们用了。”神威候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随即就安慰道。

    神威候的弟弟点了点头,随即就转身靠近桌子。

    兰宇侯迷惑的看了一眼神威候,随即又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眼睛半眯着,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而神威候则是看着平凡离开的门口出神,久久不能自拔。

    ……

    “凌建,去查看过魔窟了吗?”

    平凡坐在凌建对面开口问。

    “看过了,那个魔窟和我们那个是一样的,只不过里面多了一道能量,不知道能量从哪里来。”凌建皱着眉头开口说。

    “会不会是阵法?或许以前魔窟没有生长的时候,某些人在上面开宗立派呢?”平凡思考了片刻,随即就开口说。

    “我觉得不是,虽然你说的有点对,但是,魔窟并不是一块土地,而是一个空间,这点你清楚的吧?如果说,阵法是魔窟还没复苏之前就布下的,根本不可能,除非魔窟沉寂之前就已经布下的阵法,因为魔窟沉寂之后,是没有人能够进去的。”

    凌建皱着眉头开口说。

    “这样呢?”平凡疑惑的闭上了眼睛。

    随即,平凡就陷入了沉思之中。而凌建则是摇了摇头,随即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多久后,平凡睁开了眼睛,正要开口说话,但是却发现凌建早已闭上眼睛,因此他也就闭紧嘴巴了。

    过了好一会儿,凌建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你想说什么?”看着平凡紧闭嘴巴的样子,凌建疑惑的开口问。

    平凡看了看凌建,随即就转身看向天空,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魔窟并不是新的,只是一直未有人发现罢了,但是作为天道,他应该会知道的,也许这是他留下来的禁制。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第二个就是它们会阵法了。至于你说的魔窟沉寂之前布置的,应该可以排除了,周围并没有什么灵气浓郁的地方,所以我认为一个阵法难以运转至今。”

    听完平凡的话,凌建就沉默了半响。

    平凡在凌建沉默的时候,他也陷入了沉默。

    足足一个小时后,平凡才结束沉默,不过凌建还没有脱离沉默状态。

    ……

    凌建还在沉默的时候,神威候等三人却是要找平凡了。

    兰宇侯无奈的开口说:“我们都已经统一意见了,那么接下来应给就是我们给平凡答案的时候了,可是他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