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之后,一个世外桃源的景色非常优美,奴角正在一个石屋里坐着。

    石屋里,除了一个阵法之外,便是空无一物,什么也看不到。

    “沫颜,六年了,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他现在觉醒不了气感,无需卷入修真者的各种各样纷争,他是幸福的。”奴角温柔的开口说。

    “沫颜,当年,我把天陌带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如今他已经懂了很多呢……”

    奴角一句又一句的说着,他根本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咦,父亲居然不在家?”奴天陌回到家里时,居然没有发现奴角。

    奴天陌看了看家里的各个方向,然后就看向窗口。

    窗口外面,天空已经看不到太阳了,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是黄色。

    “算了,父亲应该是有事情要做,所以还没回来。”奴天陌自我安慰道。

    奴角在除了是农民外,他还有一个铁匠的身份,铁匠铺在银湖村的村口,而家却是在村尾,这样一来,两个地方就形成了最远的距离。

    奴天陌看着天色慢慢的降下来,他的心里就想着先把晚饭做好,然后等父亲回来才一起吃。

    当即,奴天陌就带着微笑开始做饭了。

    奴天陌做饭的时候,他并没有留意到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黑色,下雨之前的黑色。

    奴天陌做饭的速度很快,大约半个小时,桌面上就已经摆了好几道菜肴了。

    奴天陌心满意足的看着桌面上的菜,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诱人的香气不断的钻入鼻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间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刺耳的雷鸣声响起。

    奴天陌站起身走到窗户旁,只见窗外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

    奴天陌侧着头看了一下放雨伞地方,上面有三把雨伞静静的倚着墙,当即他就急了:“不行!下这大的雨,我得去接父亲回来!父亲也没带伞出去,下这么大的雨,父亲肯定会被困在铁匠铺回不来的。”

    于是,奴天陌顾不得桌面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了,他一把手抓起一把雨伞就朝着外面走去。

    雨里,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走着,他就是奴天陌。虽然他打着伞,但是他的步速还是很快的。

    半个小时后,奴天陌来到了自家铁匠铺面前。

    但是,奴天陌看到的是铁匠铺内黑灯瞎火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里面根本没有人。

    奴天陌吃惊的开口说:“这……父亲不在铁匠铺?”

    奴天陌静静的打着伞在外面站了一刻钟。

    “长老,你回来了。”东兰高璐静静的开口说。

    “是啊!我回来了,只可惜身份已经变了。”东兰石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无需介意,现在,我们还是原来的身份,去把府中的其他人叫过来。”东兰高璐认真的开口说。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东兰石基听到东兰高璐的话,他也只能同意。

    “记住,是全部。”东兰高璐点点头叮嘱道。

    东兰石基听完东兰高璐的话,他的心里就有了点儿头绪。不过,他也没有多纠结,他只是快速的找人去集中全部人。

    就在此时,东兰高璐忽然开口问:“东兰豪,后悔吗?”

    “后悔也没用了,如果不是我,我们就没有今天,不过都已经过去了,不用在意太多,安心办事吧!”

    那个一直都很少说话的人就是东兰豪,在纳兰鹿田拔出黄金剑的时候,东兰高璐三人前往暗道正是他的决定。

    对此,东兰高璐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再说其他,不过他却是已经盘腿坐在地上开始布阵。

    一时间,整个大殿都安静下来,只见一道道符文持续不断的出现。

    半个小时后,一门阵法成功覆盖了整座大殿。

    “长老,府中的全部下人已经在外面集中了。”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

    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东兰高璐便开口说:“让他们进来吧!”

    东兰石基一听,他便明白了东兰高璐的声音,随即他便重复东兰高璐的话:“听着,让他们都进来。”

    “好的,请长老稍等。”东兰石基的声音落下时,大殿外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随着东兰石基的话音落下,一群人便鱼贯而入。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东兰高璐心里非常高兴。

    没过多久,进来的人就没有了。

    东兰石基看了看已经没有人出入的大门,随即便对着东兰石基开口问:“找人清点一下,看看都到齐了没有。”

    东兰高璐的声音响起时,东兰石基便马上示意身边的人行动。

    东兰石基身边的一个人听到声音,他便快速的走上前开始清点人数。

    片刻之后,人数清点完毕:“府中的全部仆人都在这里了。”

    东兰石基听到回答的时候,他便转头看向东兰高璐。

    东兰高璐不等东兰石基的动作出现,他便已经暗中启动了阵法。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平凡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大殿中。

    “东兰高璐,赶紧的,安排让他们起誓,起誓完成后,我们就去找现在的东兰家家主。我们还是尽快完成这件事的好。”平凡一出现在大殿,他便严肃的开口说。

    这次,应话的却是东兰石基。只见他非常认真的开口:“好的,我明白了。”

    在东兰石基的声音落下的时候,东兰高璐开口了,他看着众人开口说:“好了,现在你们就开始起誓,要求:不背叛、不泄露关于平凡的信息。其他的就没有了。”

    “这算什么嘛!一个毛头小子也……”

    “长老,您可不能让外人嚣张啊!”

    “长老……”

    东兰石基听到众人的声音,他也是非常无奈,因为他也经历过了同样的事情,只是因为自己爱惜生命,不果断的选择了同意。

    在众多声音纷纷响起的时候,东兰石基全段开口说:“诸位,都听东兰高璐的话吧!你们眼前的这一幕,我也经历过了。”

    东兰石基的声音一出,众人便停止了开口说话,不过他们的脚上却是带着众多的表情。

    有的是震惊,他们在震惊为何长老会显得如此淡定。

    有的是苦笑,身为东兰家的长老,却也只能同意,那么想必自己也无法左右了。

    有的则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虽然他们都是府中的人,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是外面来的,并不一定会对东兰石基忠心。

    ……

    “诸位,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个选择,其一便是快点儿起誓,成为我们的一员;其二,你们从今往后离开这个地方,直到有一天你们有足够的实力,要不然永远都不能回来,这就是我给你们的第二个选择,囚禁。”

    看到众人的诸多表情,平凡不禁冷笑起来,随即就开口说。

    在说话的时候,平凡已经随手取出了惶重殿。

    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惶重殿是什么,他们只是看到了一个迷你宫殿。

    也正是因为不认识惶重殿,所以很多人都对平凡的话无动于衷。

    看到这一幕,平凡的神情渐渐冷漠下来:“一刻钟的时间里,希望你们已经完成起誓,要不然我的囚禁就会降临。”

    平凡说完,他便盘腿坐下了。

    “快!大家赶紧起誓!要不然你们就真的要和家人分离了。”

    东兰石基一看,他便快速的对众人开口。但是却依旧没有人行动。

    一刻钟的时间很短暂。

    一刻钟到达的时候,平凡便站起来了,他往周围看了一下,随即就微笑着开口说:“嗯?还没有人起誓?”

    平凡的话音刚刚落下,惶重殿便快速的放大。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选第二个吧!”

    平凡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惶重殿已经轰然砸在了地面上,而一些人则是消失了。

    没有被惶重殿收走的人,他们都纷纷吃惊的开口:“那些人呢?”

    “那些人啊!他们已经被囚禁了。等什么时候反省了,他们才有机会离开。”平凡看着手里

    “村长家距离这里近,父亲应该是去村长家避雨去了。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奴天陌看着面前的铁匠铺,他想到了一个事情。

    奴天陌一个转弯就走到了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里。

    街道的尽头就是村长的家,整个村子就村长的家最大。

    用村民们的话来说,一个村子就必须有一座大房子,这就是一个村的形象。

    村长他虽然有一所大房子,但是他却是孤身一人生活,好像从来就没有看见他身边有女人。凡心学院每年从七大外院招收弟子,每次招收的【名额】是【第21名——第99名】如果外院的掌控者同意,前20名也可以加入凡心学院。一年一度。

    排名以每个外院的排名战榜为准。

    排名战榜由天才比拼大会确立。一年一度。

    每次天才比拼大会都由凡心学院派出长老主持。

    外院从其他地方收录弟子,最主要的来源是文澜盛会。

    【文澜盛会】

    文澜盛会是凡心学院七大外院以及凡心学院联合举行的盛会,同样是一年一度。

    文澜盛会中,凡心学院负责前十名的奖赏,七大外院负责前500名的奖赏。

    前一千名奖赏等级

    11至100名

    101至200名

    201至500名

    每年加入外院的弟子分为两部分,大部分是文澜盛会的人选,小部分为云游种子。

    云游种子是云游者选择的人,可以参与外院弟子入门考核。

    云游者为凡心学院长老,负责寻觅周边地区的寒门天才给七大外院。

    【八大外院】

    【绿野庄园】锦华

    ②【天桂门】天沐

    ③【快剑宫】克南

    ④【枪王门】冠南

    ⑤【琅山宗】兴鹰

    ⑥【云隐派】孔目

    ⑦【千射山】维摩

    〈特殊分部【云鹰庄园】:负责外院进入内院的考核〉

    【凡心学院共计七个外院】

    【各大盛会或招生时间】

    5月19日:文澜盛会——文澜城宣布成立时间(对外开放)

    12月01日:排名战榜——凡心学院招生开始(不对外开放)

    奴天陌敲响了村长家门口的一口钟并开口喊:“村长,在家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