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鹿田听到东兰家的人话,他马上就是一喜,随即就快速的开口说:“好!赶紧吧!耽误了事情,你们可担当不起!”

    在说话的时候,纳兰鹿田却是已经暗中启动了一个阵法!

    这时候,纳兰鹿田再次开口说:“东兰家的兄弟,你们可以停下来了。”

    纳兰鹿田说话的时候,他的前面已经多出了一个石碑,正是平凡交给他的石碑。

    “你什么意思?”东兰家的人一听,他便疑惑的转头看。

    纳兰鹿田笑眯眯的开口说:“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们,你们只能在这里起个誓言,要不然就没有机会离开了。”

    纳兰鹿田的声音刚刚落下,他便发现自己手中的弟子令牌已经震动起来了。

    纳兰鹿田低头一看,他便隐隐猜到了什么,随即就松开手。

    弟子令牌被松开的时候,它便快速的放大了。

    “这是什么?”东兰家的众人吃惊的看着弟子令牌。

    但是,无论东兰家的人多么吃惊都好,弟子令牌还在快速的放大着。

    弟子令牌很快就放大到了极限,只不过这个极限是因为空间太小才形成的。

    很快,弟子令牌就狠狠地朝地面上拍去!

    “没什么,给你们选择,被困或者在外界听令于我,我会给你们自由,只需要你们承诺不背叛、不泄露我的信息。”平凡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东兰家的三个人中,一个人冷静的开口问。

    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平凡的身影出现在了东兰家的三个人面前:“还记得今天天亮之前的那些事吗?”

    “什么?你就是那个人!”东兰家的东兰高璐一听到平凡的话,他便吃惊的开口说。

    “没错!我就是那一个人。请看你们的右侧,也就是我的左侧。”平凡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东兰家的三个人都紧张的盯着平凡,他们并不想转头看,因为他们担心平凡会突然袭击。

    面对东兰家的三个人,平凡只是轻轻的嗤笑出声:“放心,如果我想要击杀你们,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因为在你们的右侧已经有三座阵法了,只要我愿意,阵法就可以攻击你们。”

    东兰家的人一听,他们连忙回头一看,只见三座阵法已经布置成功,只要布阵者愿意,阵法就能够攻击别人。

    “你到底想做什么?”东兰高璐看到三座阵法的时候,他便一惊,随即就沉声开口问。

    “我需要你们这样一群下属,我想将东玄镇整合起来。”平凡转头看了一眼东兰高璐,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口说。

    东兰高璐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只是在思考,并没有打算第一时间回应平凡的话。

    不过,东兰高璐身边的一个人却是忍不住了,他厉声喝道:“整合东玄镇?你确定你有这样的实力?”

    “我有没有实力,这不用你说,你只要听我的话去做,你们是没有反抗的机会的。”平凡笑呵呵的开口说。

    “东兰目鱼,你闭嘴!”东兰高璐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他便从思考状态离开,他转头对着他身边开口说话的人怒喝。

    被怒喝的东兰家人他愤愤不平的开口:“高璐,我们现在就身处东兰家,只要时间有这么久……”

    东兰高璐听到东兰目鱼的忽的,他忽然甩了一巴掌:“我让你闭嘴!”

    这时候,那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得到东兰家人忽然开口说:“目鱼,听高璐的。”

    随着这个人的声音出现,东兰目鱼的嘴巴才闭上,而东兰高璐则是看向平凡开口说:“你整合了东玄镇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在文澜县,有一个魔窟,我需要人手去镇压,那个魔窟是上古魔窟等级,如果不镇压,它的成长速度会非常快,最终会让生灵涂炭的局面出现,因而我希望……”

    在东兰高璐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时,平凡便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即就开口说。

    东兰高璐听完平凡的话,他便希冀的看着平凡开口说:“很好,我愿意起誓,希望凡心学院能够容许我们的家族独善其身。”

    “没问题,不过,有一件事我可要告诉你们,我凡心学院有七个外院,你们只能依附在其中一个,这些日后你们再仔细了解吧!”平凡看了看东兰高璐,随即就开口承诺道。

    东兰高璐点点头应道:“好,我明白了。那,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平凡微笑着开口说:“起个誓言,希望你们好好配合,毕竟我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

    平凡说话的时候,他还迅速的将石碑取来。

    东兰高璐听到平凡的话,他便认真的点了点头:“好!”

    平凡微笑着看着东兰高璐起誓,嘴巴却是一张一合的说:“我,是文澜县的骑士,凡心学院是我的,我想为众生考虑下,希望你们好好努力,虽然我的势力还很小,但是人多力量大。”

    平凡说完,他便转头撇了一眼还没起誓的两个人。

    东兰高璐说完的时候,他也普通平凡一样,他也瞥向了自家的两个人:“你们两个也过来起誓吧!虽然你们心中有不愿,但是我们在这个地方是无法反抗的,因为他还有一个身份,松涛学院的弟子,想必你们已经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东兰高璐的话音落下,那个不怎么说话的人就往前走,随后就来到石碑前起誓了。

    “很好,我现在就送你们出去,记得和纳兰鹿田多配合一下,如果我现在能够掌控两个家族,东玄镇的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平凡满意的开口说。

    虽然平凡的话只是说明要整合东玄镇,但是他的话里却是带着其他意思。

    “好的。我明白了,离开这里后,我就去找其他人。”东兰高璐听到平凡的话,他便明白了平凡话中蕴含的意思,随即他便认真的开口说。

    平凡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将东兰家的三个人送走。

    外界,纳兰鹿田已经等了好一会儿。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纳兰鹿田,从此以后,我们两家就要真的合并了,你怎么看?”

    “我自然是很高兴,不过你现在还有正事要办,你带着你手里的弟子令牌去找人吧!我在这里等你,你明白的。”

    纳兰鹿田一听,他便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了,当即他就开口说。

    纳兰鹿田的话音刚刚出现,东兰高璐便想到了一些事情,天亮之前,一个人戴着面具灭杀了很多人,其中就有纳兰鹿田在内,这就是传回来的信息。

    但是在看到平凡的时候,他便明白了事情的真是情况了,因而纳兰鹿田暂时还不能暴露在众人面前,要不然会有大事情发生。

    东兰高璐微笑着点点头开口说:“好,我明白了,你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你先去把大门的那几个人搞定,让他们也起誓吧!祝你们好运。”纳兰鹿田重重的点了点头。

    东兰高璐挥挥手就带着身边的两个人离开了。

    看着东兰高璐的离开,纳兰鹿田则是在原地盘坐下来修炼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东兰高璐已经带着人前往一个长老的住处。

    大约半个小时后,东兰高璐就来到了长老的住处。

    一个看门的发现东兰高璐的时候,他便微笑着开口询问:“高璐管事,您怎么来了?”

    东兰高璐的年龄并不是太高,但是他已经进入了中年,而且也在东兰家担任了管事的职务,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

    东兰高璐表情严肃的开口说:“去,告诉长老,就说我有重要事情需要详谈。”

    “噢,原来是有要事,那您还请等一下,这位长老的事情您也知道,所以还希望谅解。”看门的一听到东兰高璐的话,他便急急忙忙开口说。

    “没事,长老的规矩我还是懂的,你赶紧吧!”东兰高璐微笑着点点头。

    随即,那个看门的人就往建筑里面走去。

    东兰高璐静静的等着,不过他的心思却很活跃,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迅速控制东兰家,然后朝着其他势力辐射而去。

    在来到长老的住处之前,东兰高璐就已经和身边的两个人说清楚了,只要一进入长老的住处,便迅速动手,争取逐个击破。

    “高璐管事,长老有请,请跟在下走一下。”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正是看门的人的声音。

    东兰高璐听到声音,他便点点头走向了看门的人,而他身旁的两人也是跟着走。

    很快,东兰高璐一行人就停在了一建筑面前。

    看门的人停下来的时候,他就对着东兰高璐开口说:“高璐管事,请进,长老已经在里面等候,我便不进去了。”

    “好的。”东兰高璐点点头就朝着建筑内走去。

    很快,东兰高璐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个人了,那人正是东兰家的一个长老,名为东兰石基。

    就在此时,东兰高璐忽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弟子令牌震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表露出什么状态,他只是朝着东兰石基走去。

    很快,东兰高璐便来到了东兰石基的面前,一会你东兰石基认真的开口问:“高璐,你找我有什么重要事情?”

    “是一件关乎东玄镇未来命运的事情。在刚才,纳兰家派人来和我说……”东兰高璐镇定的开口说。

    不过,东兰高璐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一块烂木头牌子却是忽然腾空而起,而且已经在急促放大了。

    东兰石基一看见烂木头牌子,他便震惊的开口:“这……”

    但是东兰石基的声音只有一个字音,其他的字音还没有发出,他便被收到了出凡阁楼中。

    “你面前有一块石碑,你去起个誓,不背叛、不泄露和平凡有关的信息就好了。在你的右手边,十座圣虎阵已经准备好,想死的,尽管来。”平凡的声音淡淡的从四面八方传来。

    东兰石基这种长老已经步入老年了,这种人是最爱惜生命的时候,所以他在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便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情况真的和平凡说的一样,当即他便快速的起誓了。

    起誓完毕后,平凡就叮嘱一句:“出去之后,听东兰高璐的话去做。”

    平凡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东兰石基的身影就重新出现在外界了。